泰坦尼克之回归正途

作者:怀愫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泰坦尼克号

      沈蕊坐在床沿上生了会闷气,卡尔简直油盐不进,她不可能再顺着他,而她也不敢冒冒然的做些激烈举动去惹怒他。沈蕊只想让他讨厌自己,不再这么每天每天的盯着,让她想做点小动作都不能。
      
      她努力想了想,露丝在餐桌上面对着一群贵族说哗器官,也只是让卡尔脸色难看,根本没有去找她的麻烦。那自己要再做点什么事才能让他厌恶呢?沈蕊捶了一下床垫,难道她要去和杰克调情?
      
      不不不,这简直是自寻死路。沈蕊摇摇头把这可怕的想法晃出脑袋,她现在躲着杰克还来不及呢。他知道露丝想要自杀,而现在沈蕊就是露丝,她不怕应付杰克的追问,但她不想让卡尔不高兴。
      
      沈蕊叹了一口气又深深吸进一口气,束身衣让她连一松下肩膀都觉得吃力。沈蕊站起来绕着房间团团转,这些都没用,好好想想沉船的时候该准备些什么才能活下来才更实际。
      
      沈蕊走到梳妆台前站定盯着首饰盒子看了看,小心翼翼的打开了它。海洋之心正静静的躺在里面,昨天卡尔没来得及把它收进保险箱里。沈蕊回头看了看卧室门,她把化妆凳移到门边抵住门,像做贼似的侧过耳朵听外面的声音。
      
      努力听了一会没有声响之后又走到窗边去,耳朵贴着玻璃想听听卡尔离开了没有,等他走了,这个套房里就是她说了算,她想到外头的保险箱里拿点钱出来,昨天卡尔打开的时候她看到里面放着一叠现金的。
      
      卡尔慢条斯理的切着面前的香肠,伺候在一旁的女仆腿肚子打颤,小姐又惹先生不高兴了,而通常倒霉的会是她们。卡尔虽然不会迁怒,但他脸色不好的时候还是会把这些靠着他心意吃饭的女仆们吓坏。
      
      而现在他的脸色非常不好,露丝不可能是因为他的举动生气,她虽然没有特别迎合过,但也从来没有对这方面表示过不满意,他知道自己让她舒服,甚至之前那段时间她只有在床上才会相对比较乖顺。
      
      刚刚也明明是这样,她全身慢慢发热柔软,脸色绯红,可偏偏清醒过来之后像是受到了惊吓。卡尔把咖啡杯“啪”的一声放在碟子上。
      
      女仆马上过去问:“先生还要再来一杯吗?”
      
      卡尔摇摇头:“准备些甜点给小姐送去。”刚刚她只啃了一只鹌鹑,扔了一堆没吃干净的骨头在桌子上就怒气冲冲的走了。卡尔拿起餐巾扔在桌子上:“如果小姐找我,告诉她我在书房里。”
      
      沈蕊听见了,她咬着手指心里的猫挠似的,卡尔的脾气也太好了点吧?小时候看电影只留下来一个卡尔好凶好坏的影响,打人还拿着枪追杀,可就这两天,以沈蕊的直观感受来说,卡尔对着她的时候脾气好的不得了。
      
      她开始觉得有些内疚了,不是因为想要逃走,而是因为如果她要逃走,当然需要钱最好还能有首饰。这些钱和首饰也是卡尔买的,吃他的穿他的用他的,最后还要拿他的。
      
      沈蕊做不到像露丝那样觉得这是应当的,她从小受的教育就是不占别人的便宜。而现在她正准备偷偷带走一笔钱,甚至还有比钱价值多得多的首饰。
      
      海洋之心沈蕊是不敢拿的,她想拿是那种串起来的珍珠链子或者镶着小宝石的耳环什么的,这些容易处理,只要剪开来就行了。昨天女仆拿进来的几条项链里就有珍珠,沈蕊打开首饰盒把珍珠长链拿出来。
      
      要怎么做才能不让人发现呢?女仆平时不是她吩咐不会碰首饰,卡尔不也会看,除了凯伯特夫人会一边翻着首饰一边说些卡尔多么善解人意之类的话外,应该不会有人打开盒子了。
      
      问题是就算她拿了要怎么藏起来呢?不被人发现,沉船的时候还能带走呢?沈蕊皱起眉头苦思。电影她没能重温到最后就莫名其妙上了露丝的身,对普通人的结局只留下一点模糊的记忆,沉船的时候是半夜,很冷很冷,有许多人没有等到救生船来就已经冻死了。
      
      那些没来得及穿上外衣就逃生到甲板上的人,最后身体上都结了一层白霜,托那个噩梦的福,沈蕊把这些她早已经忘记了的画面一下子都记起来了,也许专家们大多数时候都在扯淡,但至少这一点说得对,人见过的东西都不会真正遗忘,只是藏在了大脑的缝隙中,一受刺激她就全想起来了。
      
      保暖的衣服、鞋子、袜子、手套、围巾,越是暖和越好,沈蕊的房间里有一个小小的壁橱,她平时穿的衣服都放在这儿。她走过去打开它,除了裙子还是裙子,要么就是丝绸的披肩,现在的天气并不算温暖,露丝要不要比巴黎时装周更赶潮流啊。
      
      沈蕊看着这一橱的春装甚至夏装裙子,船上当然很舒适,到处都烧着炉火,偶尔去甲板上吹风也只要披上羊毛披肩就行了,但现在的问题是,除了这些她再没有别的衣服了吗?
      
      沈蕊费力的把化妆凳子重新移到梳妆镜前,踩平地毯上面留下的痕迹,她整整衣服坐在躺椅上摇了摇铃。
      
      “小姐有什么吩咐吗?”特蕾西的声音,沈蕊抿着嘴唇让自己看起来不要太紧张,她说:“进来。”
      
      特蕾西带着疑惑指挥其他两名女仆把所有属于露丝的东西都搬进房间,她们恭敬的等在一边,不知道沈蕊到底要干什么。
      
      “打开它们。”沈蕊说,心砰砰跳的更加厉害了,脸也红起来,她好像在做小偷似的,心里默念了几次“船会沉船会沉”才慢慢平复下来。
      
      露丝拥有的东西可真够多的,一共有五个箱子,沈蕊问:“都在这儿了吗?”
      
      “是的,小姐。”特蕾西是女仆里面的头头,她从昨天沈蕊受到惊吓之后就一直担心吊胆的,是她把那些书带给小姐的,而不论是先生还是小姐都没有责怪她一句,这让她心存感激,对沈蕊的态度更加谦卑了。
      
      沈蕊走过去乱翻一气,也还是没能找到自己能用的东西,她皱着眉头盯着这满箱子的手帕蕾丝和绸缎,带这些到底有什么用!
      
      “小姐要找什么呢?”特蕾西小心翼翼的问。
      
      “嗯,我想找暖和点的衣服。”沈蕊决定让女仆们帮忙,还有四个箱子要翻呢。
      
      “小姐带了两条羊绒披肩,还有一身墨绿色天鹅绒的长裙,和一件女式长大衣。”特蕾西马上回忆起来,转头对另一个女仆说:“小姐是想去甲板上散散心吗?”
      
      沈蕊眼睛一亮,催促她说:“快,把长大衣和羊绒披肩拿来。”女仆蹲在地上找起来,没有人奇怪的眼神看她,或者质疑她到底想要做些什么,沈蕊突然之间扬眉吐气,这感觉真不错。除了卡尔,她不必向任何人解释。
      
      特蕾西帮她找出了长大衣,上面当然带着很多花边,但还算暖和,沈蕊把两条长披肩抖开,都够改成一件马甲了,要是有缝纫机,她自己还能做一条秋裤出来。
      
      沈蕊咳嗽了一声:“这些箱子里都装了什么。”整理箱子当然不是露丝的活,都是女仆们干的,特蕾西就像是女管家那样指着箱子告诉她说:“这是小姐的画笔和画布。”沈蕊移开眼睛盯着另一箱。
      
      “这些是小姐做的刺绣。”特蕾西打开箱子,沈蕊看着那些布和珠绣的手工活,灵感来了,也许她可以在长大衣里缝一个贴身的袋子,把钱和珠宝放在里面,缝死。等逃走之后到了安全的地方再拆开来用。
      
      想到这个办法的同时,沈蕊脑子里出现了许多电影情节,如果她跟凯伯特夫人不在同一条船上,那么只要在得救之后不被卡尔找到就行了。她可以换一个名字,找个地方躲起来。
      
      沈蕊笑眯眯的:“把它们拿出来,今天天气这么好,我好久没有做些手工了。”女仆们不明白天气好跟做手工有什么关系,但听话的把所有做了一半活拿了出来。“不,不要这些,我要全新的。”
      
      特蕾西被允许留在房间里帮沈蕊的忙,她看到小姐拿一把大剪刀把厚天鹅绒裙子剪开来的时候吓得快要昏过去了。
      
      “小姐,这这……”
      
      “我要把它改一下。”上身很服贴,料子也很厚,贴着裙线剪开来,再在腰这里开两个口子,用厚实的布从里面拼起来,这样不穿束身衣也能穿得上。裙子用来改一条长裤绰绰有余。
      
      沈蕊觉得自己聪明极了,衣服外面套上羊绒马甲再穿上长大衣,套上手套,鞋子就穿那双骑马时的靴子,唔,多出来的天鹅绒剪两双鞋垫好了。这样一定不会觉得冷的。
      
      卡尔揉了揉眉心,停下发报的手,点上一根雪茄,先赶往纽约料理一切订婚事宜的老管家发来了电报报告打扫装饰宅院的全部工作已经完成。花园里还安装了藤质的秋千,种了一大片的英格兰小玫瑰和郁金香,喷泉则选择了凯伯特庄园里那种天鹅形的,理由是希望凯伯特小姐会喜欢。
      
      卡尔一向非常满意艾伦的工作,他已经为霍克利家族工作了三十五年,勒杰只是他派来跟着卡尔的保镖,根本不能算是管家。真正的管家料理一切事物,包括卡尔的所有服装搭配也是由他一手包办的。
      
      卡尔掸掸电报,笑起来。天鹅形的喷泉,一定能讨到露丝的欢心,据凯伯特夫人说,露丝小时候能在喷泉边上坐上一整天。他站起来理理衣服决定先去告诉露丝这个消息,让她对他们的家多一点儿期待。
      
      “这是,在做什么?”卡尔愣在门外,沈蕊把她的房间变成了一个手工小制衣坊,剪开的裙子内衬和大片的天鹅绒布铺在床上,特蕾西站起来行礼,女仆们都松了一口气,希望先生能阻止小姐这种奇特的行为,她真的以为,把裙子剪开还能再完好的缝上吗?
      
      “亲爱的,你不喜欢这条裙子扔掉就行了,再卖新的。”卡尔走过去犹豫的说,他记得这条裙子曾经很得露丝的欢心,所以在她的穿着已经很轻簿的时候还准备把它带到美国去。就算他说过许多次,那边已经全部都准备好了。
      
      沈蕊不用想,现成的借口就到了嘴边,女仆们退到门外,她站起来走到卡尔的身边,一边给自己做心理建设一边扑到他的怀里,抽着鼻子用带着哭腔的声音说:“那本小说把我吓着了。”
      
      卡尔伸手搂住她,他低头看着她把脸埋进自己的胸膛,大力的抽动着鼻子,发出让人怜惜的声音,肩膀轻轻颤抖。卡尔挑挑眉毛说:“哦?”
      
      沈蕊不敢抬头看卡尔的神情,他一定会发现她,她用脸蹭着卡尔的西服背心,在确定自己的脸和鼻尖都已经蹭红之后抬起来:“我现在,只是提前做些准备。”努力睁大眼睛,学着自己家奥斯卡干坏事之后的无辜的眼神。
      
      这又是个新花样?卡尔忍住笑,拍拍她的头,把嘴唇贴过去吻她。她明显一僵,忍住了后退几步的冲动,屏住气接受了卡尔这个吻。
      
      占够了便宜的卡尔满意的看到她的脸真的是因为亲密接触而红起来,他轻了轻喉咙说:“别怕,亲爱的,我会保护你的。”他配合的放柔了目光,手指顺着她的背脊摸到腰上,沈蕊脱掉了束身衣,正套着一件宽睡裙,曲线在他的手掌下面被清楚的描绘出来。
      
      沈蕊咬牙忍住,卡尔正用一种看小可怜的目光看着自己,她起了一阵鸡皮疙瘩,心里觉得肉麻的要死,可又觉得卡尔真是好骗,露丝竟然放过了这么有钱人又这么傻的未婚夫,她果然比卡尔还要傻。
      
      卡尔满意了,他告诫自己要慢慢来,别做得太明显,她就不会发现被骗了。他转过头去扫了低头等待的女仆们一眼:“听小姐的吩咐,再准备些茶点来。”
      
      他一边说一边把手放在沈蕊腰臀相接的地方,挑逗似的捏了一把,又移到下面轻拍两下,深情款款的说:“只要能让你安心,什么都可以。”
      
      沈蕊扭过脸去,不忍心了,钱多人傻又好骗,为什么她以前相亲的时候就碰不到这样的男人呢?她偷偷看了眼卡尔,默默加上一句,他还英俊有肌肉……真是暴殄天物。
      
      女仆端着托盘进来,卡尔趁着沈蕊走神的时候轻轻啄了啄她的脸颊:“吃些水果塔吗?”不答应都觉得自己是在欺负人,沈蕊任卡尔拉着自己的手坐到躺椅上,但水果塔的确很香,配上加了双份牛奶的红茶,她一时没能忍住吃了两个。
      
      卡尔摸着她的脸说:“宝贝,你真可爱。”沈蕊疑惑的看着他,怎么想到说这个?
      
      真的,卡尔严肃的想,他可以对上帝发誓。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鞠躬谢谢提拉酱的地雷~~~~~
    再次申明,这篇文是不V的~~~~~只求个热闹,米娜桑请用留言爱抚我吧~~~
    祝贺小露酱答辩成功,撒花!!!!!
    他真好骗……
    她真可爱……
    于是,这就是传说中的和谐~~~~~~~
    沈蕊拿了卡尔那么多东西,于是纠结了内疚了,所以……卡尔得到回报了……
    来吧,来我的蘑菇房坐坐吧



    凤凰台
    前途艰险,知与谁同



    苗小姐减肥日记
    减减肥,谈谈爱



    涅槃
    影后跌入谷底再次新生



    月待圆时
    小丫环的赎身奋斗史



    庶得容易
    正统家族庶女成长录



    春深日暖
    家长里短,市井田园,小人物的发家史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14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