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从前有个神医有病,有个妹子有药。
内容标签: 爆笑

搜索关键字:主角: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神医被吃了

立意:立意待补充

  总点击数: 4963   总书评数:10 当前被收藏数:43 文章积分:3,197,339
文章基本信息
  • 文章类型: 原创-言情-架空历史-爱情
  • 作品视角: 女主
  • 所属系列: 短篇
    之 女傻子
  • 文章进度:完结
  • 全文字数:10113字
  • 版权转化: 尚未出版(联系出版
  • 签约状态: 已签约
  • 作品荣誉: 尚无任何作品简评
[爱TA就炸TA霸王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打开晋江App扫码即可阅读

神医!你有病!我有药!

作者:焓淇
[收藏此章节] [投诉]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全文


      (一)

      金罗城外。

      辛小桩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眯眼望天。炎炎烈日正当头,城外荒凉又光秃,触目都是黄土地,被日头照的晃眼。
      她追着寒小神医一路出了金罗城,汗湿了一背,黏腻的难受,摸摸空空如也的肚子,再看看不远处的茶摊,一双脚怎么也迈不动步子了。

      辛小桩脑中进行着激烈的思想斗争,她轻功太差不及寒小神医脚程快,紧赶慢赶已经追了大半个月,一转眼寒小神医又不见了,按理说,她不该停下来歇息的,不然要落得寒小神医更远了,可是她此时又累又饿,真的走不动步子了……
      寒小神医也需要歇歇脚吧?她小小的停一下应该不会落得太远吧?
      如此一想,她笑容满面的走向茶摊,摸出怀里的两个包子,拿起来大咬了一口,她要快点吃,吃的越久离寒小神医就越远了。
      因为吃的太急了,她一下子就被噎到了,赶忙倒了杯茶就往口中送,茶水烫的要命,辛小桩差一点就把嘴中的东西尽数喷了出去,她赶紧捂住嘴四处张望,如此粗鲁的吃相,会被人嘲笑吧?
      正逢此时,几个大汉扇着草帽风风火火的进了茶摊的茅草棚子,正意兴盎然的说着什么,也就没人注意到角落的她。
      其中一个大汉道:“刚才看见的那个就是寒小神医寒初见!错不了!我在大成药庄见过一次!都被追到这来了!”
      另一个大汉道:“看那急慌慌的样子,还真像真事!我还以为是谣传呢!”

      茶摊老板正招呼着刚进来的这几位,较有兴趣的问道:“诸位大侠,老身常年在这茶摊待着耳朵短,这江湖上又出了什么新鲜事?”
      大汉一脸夸张,扇扇草帽,大腿一抬坐到长凳上,娓娓而谈起来:“这么大的事你不知道!听说那寒小神医被一个女土匪看上了,非要绑回山里当压寨相公,这都追了大半个月了!其彪悍程度直把寒小神医吓的抱头鼠窜!”

      一边狂啃包子一边听着的辛小桩听到这,啃包子的动作顿了顿。
      咦?原来不止我一个人在追寒小神医吗?居然还有一个女土匪要抓寒小神医当压寨相公!怪不得寒小神医跑得这么快,原来不是在躲她啊!
      想到这,辛小桩心里舒服了些。她和寒小神医往日无仇近日无冤,而且她还是来救他性命的!寒小神医怎么会躲她呢?

      茶摊老板继续问道:“老身也曾听过寒小神医,听说功夫在江湖上是上等的,虽然是个女土匪但终究也是个女人,寒小神医还敌不过一个女人?”
      大汉咂咂嘴,扇了扇草帽:“这你就不知道了!听说那个女土匪啊!功夫了得,一身惊人的蛮力!这小神医也不能打女人不是?所以就只能跑喽!”说到这,大汉颇有不爽的摇摇头:“也不知道现在这个世道怎么了?女人都喜欢那种看起来手无缚鸡之力的小白脸!要我说!我这种身高体壮的才是真汉子!”

      听到这吃着包子的辛小桩赞同的点了点头,男人还是高高壮壮的才是男人!她见过寒小神医,身形消瘦,仿佛风一吹就会倒的样子,面若冠玉比女人还白净。小白脸?想到这三个字,辛小桩也不禁偷偷捂嘴笑了笑,还真像。

      “哎哎哎!你们听说过没有!听说那个寒小神医讨厌女人,所以才一见了女人就跑的!”
      “自然听过了!听说寒小神医小的时候生的太柔弱,连小姑娘都欺负他,所以才拼命练功有了现在的成就,也养成了讨厌女人的性子!”

      辛小桩闻言收了笑容,嘴里的包子也吃的没味了,霎时有种想掩唇流泪的冲动!
      寒小神医好可怜啊!不仅从小恶疾缠身,医者不能自医!生的柔柔弱弱不像个男人!还从小被姑娘欺负!寒小神医!你简直是世界上最可怜的人了!作为侠女的我一定要救你于水火之中!帮你解决女土匪!

      辛小桩几口吞下包子,拿起包袱和佩剑站了起来,几步走到大汉身前。
      她带着一脸的豪情壮志,气势若虹道:“大哥!请问你在哪里看到寒小神医了!”

      大汉虽然见过不少世面,但是眼前这个面若芙蓉,秀气可人的姑娘身上却迸发着强大的气势,不禁让他虎躯一震。
      “就……就在那边的小树林……”大汉傻愣愣的看着那张精致的小脸,指向一个方向。

      辛小桩毫不犹豫,抬腿就冲着那个方向奔了过去。

      她身后的大汉们面面相觑:“这……这不会是那个女土匪吧?”
      “不像啊,长的清秀可人,身子柔柔弱弱的,怎么看也不像有一身蛮力的女土匪啊……”

      就在这时!
      一行马队奔腾而来,撞得地面轰轰作响,茶摊内的众人闻声看去,皆不由得惊呼!

      眼见刚才那个清秀的姑娘就要与一匹跑得飞快的高头大马相撞!就当众人皆以为,那姑娘定然要一命呜呼之时!
      只见!那姑娘纤细的手臂一抬,拍出凌厉一掌,那匹高头大马轰然倒地!只能四只脚乱扑腾了,怎么都站起不来!

      众人不知是被刚才那惊险的一幕吓的,还是被姑娘那一身蛮力惊的,皆是一身的冷汗。
      那……那姑娘……就是那个女土匪吧……果然是人不可貌相……

      (二)

      树林深处。

      身着青衫粗布衣的男子,靠在一棵老树下气喘吁吁,满面倦容,本该璀璨夺目的凤眸下有两个明显的乌印,一头青丝随意扎着,本就显着落魄的青衫还沾了几处污迹,无一不昭显着“狼狈”这两个大字。

      江右元翻身下马之时看到的就是这般模样的寒初见,着实吃惊了一把。
      “寒初见,听说你被女土匪追着当压寨相公,看来此言非虚啊。真没想到有朝一日你也会落得如此狼狈?能看到如此幕,我江右元也算是荣幸之至。”江右元挂着玩味的笑意,拿着一把白玉镶金镂花扇敲着手心缓步走进。

      寒初见闻言紧锁眉头,低声暗叹:“传言竟已经传成这样了……”想起紧追他不舍的那人,模样虽不像女土匪,但脾气却还真是十之八九。

      想到那人他又开始烦躁不已,听着江右元敲扇子的声音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江右元,收起你那骚包的扇子。”

      江右元闻言轻挑眉,阴阳怪气的说道:“呦!那个飞鸽传书叫我急忙前来助阵的寒初见是谁啊?此时就是这个态度?”

      寒初见深知这个好友的脾气,硬的不吃软的还要考虑几分,寒初见压下心里那股烦闷之气,说道:“你也知道若有半点办法我是决计不会找你的,此次若是给我出好主意,你想要的我会帮你得到的。”

      江右元听了眉头挑的更高了,不得不承认他此时十分诧异,那女子竟有如此能力把寒初见逼到这种程度……
      “竟有这种好事?看来这女子还真非同一般……”

      寒初见听完,似乎终于可以宣泄了一般,滔滔不绝说了起来:“自然是不一般!真不知怎么会有这么厚脸皮的恶女人!也不知道那个恶女是不是脑子有毛病!一直追着我不放,说有重要的话和我说,还说关系到我的后半生。我让她说吧,她却说什么‘我有病!她有药!’之类莫名其妙的话!到底是谁有病啊!我作为一个小神医难道还不知道自己有没有病吗?”

      “咦?不是女土匪吗?”
      “不是!但也差不多,她有一身蛮力,又不怕迷药,抓到我就不松手,我又不能打女人,只能奋力挣脱,因此毁了我好几件衣服了,我现在被她拖累的连买衣服的盘缠都没有了!”

      一身蛮力,不怕迷药,还穷追不舍,这该是怎样的女子?
      江右元较有兴趣的一笑:“身在福中不知福啊!有女子如此痴情于你,你还愁?”

      寒初见冷笑一声:“你若觉得好不如和她商量商量,以后追着你好了。”

      忽然此时传来急促的脚步声,江右元循声看去,只见一个穿的火红的姑娘气势汹汹向这边奔来,犹如一团燃烧着的火焰,一看就是个厉害的主。
      回身一看寒初见,他惊恐的表情足以断定是这位姑娘了,江右元嘿嘿一笑:“免了,无福消受。”

      寒初见紧张挑眉:“主意呢?”

      江右元手中折扇一转,计上心头,回身捉住寒初见的手臂将他按在身后的树上,倾身上去,一副暧昧的姿态。
      “你可知龙阳癖?若是让那姑娘知道你有龙阳癖问题岂不是迎刃而解了?”

      寒初见一听就怒了,这什么馊主意!刚要吼他,江右元却一把捂上他的嘴。

      跑来的辛小桩一看,一个陌生的男人将寒小神医遏制住了!大事不好!有坏人欺负寒小神医!当即飞身而起踹了过去,口中大吼道:“贼人!莫要欺负寒小神医!”

      辛小桩天生蛮力踢出去的力度让江右元五脏六腑痛了个遍,她踢开江右元一反手非常英勇的把寒初见护在身后,可惜力道太猛,寒初见反应不及被狠狠磕在了树干上,当时就晕了过去。

      江右元没想到这姑娘如此之狠戾,刚想开口说“误会啊!”,辛小桩一拳过去,毫不客气的把他也打晕了。

      完事以后,辛小桩拍拍手,得意道:“幸好我来得及时!不然寒小神医就要被欺负了!”然后一回身……哎?寒小神医怎么晕过去了?太过分了!这个贼人居然打晕了寒小神医!
      如此,她又对江右元愤恨的踢了一脚,抬手将晕过去的寒初见扛在肩上,还颠了颠重量,感叹道:“寒小神医还真不像个汉子,这么轻!怪不得谁都欺负他呢!”

      (三)

      寒初见悠悠转醒,隐约看到一个俏丽的身影正在他床边走来走去,以此时朦胧的视线看去女子模糊的轮廓仿如仙子一般。
      他在哪里?为何看到了仙女?

      寒初见摸着疼痛的后脑坐起身,女子清脆的声音响起:“你醒了!”而后女子端着一杯温热的水将他扶起,把茶杯凑到他的唇边喂他喝下,动作轻柔还带着淡淡的少女芬芳,让他心头一颤。
      温热的水滑入喉咙,寒初见整个人都舒爽了不少,他想要看清女子的脸,却在看清的那一瞬间僵直了。
      居然是那恶女!

      寒初见推开她恶劣道:“怎么是你!”

      辛小桩对他的恶劣态度十分不解,有些委屈道:“为什么不能是我?”

      把他搞得这么惨的人居然还摆出一副委屈的样子!寒初见心里不顺,当即吼道:“哪有你这般不知羞耻的女人!追着我跑了大半个封国!你放弃吧!我是绝对不会喜欢你的!”

      辛小桩闻言怔住:“我为什么要让你喜欢我?”
      寒初见反唇相讥:“当然是你喜欢我,才会让我喜欢你啊!”
      辛小桩不解:“我什么时候喜欢你了?”
      寒初见皱眉:“你不喜欢我,那你为什么追着我跑了大半个封国?”
      此问过后,辛小桩说出了那句让他十分之痛恨的话:“神医,你有病,我有药啊!”
      寒初见咆哮道:“你够了!”

      见到如此之暴躁的寒初见,辛小桩心里有了主意,伯母说过,寒小神医发病的时候,情绪暴躁,口出污言,这个时候无论如何也要将药丸助他服下。
      辛小桩拿出早先准备好的麻绳一步一步向他凑了过去,见她犹如罗刹的模样,寒初见心头一颤:“你做什么?”

      (四)

      辛小桩严肃道:“神医,得罪了!”而后将她的蛮力发挥到淋漓尽致,三下五除二利落的将寒初见来了一个五花大绑!

      她从怀中掏出寒伯母给了药瓶子,取出两颗红药丸,寒初见立即就闻出了那药味,居然是……春药?!

      还不及他反抗,辛小桩利落的掐住他的下颚将药硬是塞了进去,强逼他咽下,连吐出来的就会都没有!
      这女人太无耻了!居然喂他吃春药!

      “卑鄙无耻下流!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女子!居然喂我这种药!你休想!你做梦!你*&%¥%……”寒初见越吼越无力,体内燥热的感觉逐级上升,连话都不成句了。

      辛小桩见状以为药效发作了,开开心心的搬着椅子坐到床边,盯着寒初见看,期盼他能早些康复。
      虽然寒小神医长的嬴弱,不像她的战哥哥一般高大威猛,但却是个善良的人,一路上他救死扶伤,好似普度众生的仙人一般。虽然他经常口出恶语,但辛小桩知道他这是“发病”了,所以对他仍是崇敬的很,望他早日康复,也好不负寒伯母的托付。

      寒初见体内燥热的厉害,眼前的女子在他眼中竟然越来越极具诱惑性,不管看哪里都是如此的顺眼,可她偏还淡定自若笑嘻嘻的看着他,就好像在嘲笑他,让寒初见羞怒的很!
      不行!不能这么下去!让这个恶女看他的笑话!寒初见暗暗催动内力,摈弃那让他燥热的想法,硬是挣脱了绳子,在辛小桩诧异的目光下一跃而出,撞开门就跑了。

      辛小桩傻眼了!怎么回事!寒小神医怎么“病”的更厉害了?!
      她赶忙跟了出去,就见那白色的身影在漆黑的夜幕里飞快的移动,她催动了十成的功力才勉强能让他不离开自己的视线。

      这药十分厉害,寒初见越跑燥热的越厉害,此时已不知东西南北,忽见前面有条河,波光粼粼,跳进去必定舒爽非常。于是,他毫不犹豫跳了下去,跳下去的那一秒清凉入体,他清醒了,想起了一件事,那就是……他不会游泳!
      没进水里的那一瞬间,他只有一个想法:恶女!我与你不共戴天!

      寒小神医跳河了!他受不了病痛的折磨跳河了!
      这是辛小桩唯一的想法,她毫不犹疑的纵身跳了下去,把已经晕过去的寒初见捞了出来,心中万般悔恨,她没想到小神医发起病来如此厉害,居然痛的想不开了,一时间对他更是怜悯。
      她的心更坚定了:她势必要将寒小神医治好!

      (五)

      不幸落水以后寒初见光荣的病倒了,病来如山倒,他此时虚的厉害,又被辛小桩绑着,想反抗也没多余的力气,怎么办?只能骂,什么难听说什么,只望她能看透他的恶劣本质赶紧走人!

      但是辛小桩却对他的话置若罔闻,该干什么干什么,耐着性子给他喂药,即使面对他无比恶劣的态度仍能微笑以对,温言哄他,不似一般的女子,动不动就被气得哭鼻子。
      相比之下,有病不吃药还痛骂她的寒初见像个不懂事的小孩子。
      谁胜谁负?高下立判!

      思量来思量去,寒初见觉悟了,不吃药这病就好不了,病不好如何报仇?
      寒初见老实吃药了,辛小桩见他吃药瞬时有种苦尽甘来的感觉,奉承的多喂了他几口,喝完了药还拿出了备好的梅子奉上,好使他祛除口中的苦涩,这种特殊待遇,让寒初见一扫心中苦涩,多了几分甘甜的滋味。

      辛小桩趁热打铁,将备好的食盒端了过来,里面装着琳琅满目的菜肴,出自医者世家的寒初见只消一眼便知这些都是对生病之人极好的东西,可见辛小桩对他的用心。

      辛小桩舀了一勺参汤,嘟嘴轻轻将汤吹凉,再小心翼翼的喂到他的唇边:“神医,喝一口吧~”
      寒初见望着她嘟着的小嘴,一张小白脸不自觉的变成了小红脸。
      他将汤喝下,咳了一声掩饰脸上的尴尬:“你给我松绑吧,我自己喝,我不会再跑了。”

      辛小桩歪头打量他一番,寒小神医此时神色如常,除了脸上有“病态”的红晕,似乎没有犯病,应该不是骗她的!辛小桩很爽快的替他松了绑,寒小神医果然没有逃跑也没有任何过激的行为,将汤碗端了过去认真的喝了起来。
      辛小桩捧着下巴,一脸欣慰的看着寒初见喝汤,他垂着眼帘,长而卷曲的乌黑睫毛衬着白皙的肌肤好看极了,辛小桩不禁感叹,原来“小白脸”也可以这么好看啊!

      寒初见一抬眸便能看到辛小桩笑盈盈的望着他,让他浑身的不自在,端着汤碗的手一抬卖力的喝起汤来,脸都快埋进汤碗里了。

      好几日,她皆是如此,不知疲倦的照顾着他,纵使再铁石心肠的人也无法不对她这种无微不至的关心而动容,寒初见越来越迷惑,看她也越来越顺眼,有时还会因为她的靠近不自觉的面红耳赤,他这是怎么了?

      (六)

      接下来的日子,两人相处空前的和睦,寒小神医不仅不再犯病,且对她十分友好,脸上的笑容暖的像三月的春风,让辛小桩对“小白脸”这种生物有了别样的改观。
      一路上,他救死扶伤,她行侠仗义,相处的好不融洽。

      两人坐在路边的面摊吃面。

      辛小桩呼噜呼噜将碗中剩余的菜汤喝掉,满足的叹了一声将碗放下,对面的寒小神医正含笑看她,辛小桩面颊一热不太好意思的低下头,她吃东西的样子是不是太粗鲁了?
      寒初见掏出怀中的帕子递到她面前,温柔道:“擦擦嘴。”

      辛小桩受宠若惊,接过帕子小心翼翼的擦了擦还了回去,寒小神医本来干净整洁的白帕子沾上了她嘴上的面条,她顿觉不妥想要收回来洗干净再还给寒小神医,谁知寒小神医丝毫不嫌弃她,将帕子叠了一下擦了擦自己的嘴又收进了怀中,然后温笑道:“怎么了?”

      辛小桩悻悻然收了手,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没……没事。”

      寒初见看着她,脸上的笑容更深了一些。

      面已经吃完了,两人起身走出面摊,几个江湖中人议论纷纷与他们擦肩而过。
      “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战君儒竟然要娶毒教的毒女为妻。”

      辛小桩脚步停住,回身急切问道:“秦洛派的战君儒吗?他要娶妻了?”

      那人奇怪的看她一眼:“就是他啊,江湖上还有第二个战君儒吗?”

      辛小桩闻言如遭雷击,失魂落魄,寒初见推了她几下,她才恍然醒了神一般撒腿就跑,任寒初见在后面喊她,都不曾回一下头。
      寒初见的轻功毕竟比辛小桩高了一筹,没多久便追了上来,他拉住辛小桩的手臂:“你要去哪里!”

      辛小桩回过头,此时的模样让他一惊,她一双大眼睛噙着泪水,似是被抛弃了一般的无助:“战哥哥……战哥哥娶妻了……我要去找他……”

      战哥哥?
      寒初见眉心一皱,心中有几分不舒服的感觉,捉紧了她的手臂:“你不能去找他。”

      辛小桩眨了眨眼睛,泫然欲泣:“为什么?我要去找战哥哥!他不能娶毒女!”

      寒初见咬了咬唇,支支吾吾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他就是不想让她离开,去找什么战哥哥,他突地大声道:“不许去!”

      辛小桩被他吓得一抖,奋力的挣脱他的手:“你放开我!”

      寒初见眉心又是一皱,上前将她一把抱住,辛小桩吓了一跳,第一反应就是寒小神医又发病了,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掏出寒伯母给她的药丸,在寒小神医要开口说话的时候塞进了他的嘴里。
      寒初见反应不及,失口咽了下去。她又喂他春药!寒初见眸光一凛,先行一步点了辛小桩的穴道,扛起她向某个客栈奔去。

      (七)

      寒初见将她抗进一间客房,继而压到床上,眼中跳动的火光让辛小桩第一次感觉到了畏惧,寒小神医的脸上有着不正常的红晕,灼热的气息喷在她的脸上,让她的心跳得飞快。
      “寒……寒小神医……”

      寒初见残留着最后一丝理智,咬牙道:“你知不知道你喂了我什么药?”

      辛小桩点点头:“知道啊……寒伯母说你发病的时候就给你吃这个药,你会马上好的……”

      他恍然明白了过来,原来是他娘在算计他,但世间怎么会有辛小桩这么愚蠢的人?难道真的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等等……她叫辛小桩?
      “你是凤鸣山庄辛庄主的独女辛小桩?”

      辛小桩点头道:“是啊,原来你知道我啊。”

      寒初见有些咬牙切齿,何止是知道……
      儿时,寒初见外公还健在的时候,他经常随母亲到凤鸣山上看望外公,山上只有几户人家,辛小桩一家就是其中一户,那时候年龄相仿的孩童只有他和辛小桩,两个孩子便经常凑到一起。
      辛小桩生的特殊,一出生便力大无穷,又出自武学世家,便认为什么人都应该和她一样,不由分说找寒初见练武,把不会武功的寒初见打的伤痕累累,寒初见好歹是个小男子汉,便回家苦学武功,每当去外公家的时候,都想着一雪前耻,但可惜,他仍旧次次被辛小桩扁的伤痕累累。
      后来,外公去世,寒初见便再也没去过凤鸣山了,也没再见过辛小桩,但辛小桩已经成为了他人生中的阴影,让他在面对任何一个女子的时候都有种别扭且不舒服的情绪。
      他娘曾说过:“解铃还须系铃人,不如你就娶了小桩吧,正好我们两家交情不错。”
      寒初见似乎明白她娘打得什么主意了……

      寒初见望着她,凤眸眯了起来:“我娘有没有说我吃了药以后,你要怎么办?”

      辛小桩眨眨眼睛,畏惧道:“寒伯母说,你吃了药就让我带你回家……”

      寒初见眸色一暗,哑着嗓子道:“这药是春药。”

      辛小桩瞬时瞪圆了眼睛,一副茫然不知的神情。

      她原来真的不是因为喜欢他才追着他的……
      真相让寒初见心中掠过一丝不知名的痛楚,他明知自己不应该,却还是抑制不住心底那份渴望,这个十分蠢笨却天真可爱的女孩虏获了他。
      他低头吻住了她诱人的双唇,在药物的驱使下越吻越深,一双手不受控制的摸向她柔软的身体……

      辛小桩身子一颤恍然醒了神,摇头要闪避他,寒初见眉心一紧,抬手捧住她的脸,却摸到了一手的湿润,他睁开眼睛,入目的是她哭泣的面容,他猛然一惊,将她松开。

      辛小桩无措的呜咽道:“战哥哥救我……”

      寒初见身子一僵,从她身上撤开了,解了她的穴道,扭头不再看她:“你走!”

      恢复自由的辛小桩愣了愣,松了口气但又有些隐隐的失落,她最终看了寒初见一眼,夺门而出,再也没有回来。

      (八)

      正派战神战君儒迎娶毒教毒女步烟,这场极富有冲击力的婚礼,受到了正邪两教莫大的关注度!一场善与恶的结合,对与错的交锋,即将在蓬罗山展开!
      蓬罗山早在两日前就被正邪两教的人围个水泄不通,辛小桩以她一身蛮力,历经千难万阻,斩荆披棘,终于在新郎新娘交拜之时赶到了婚礼现场。

      十年的仰慕,十年的等待,十年的爱与痴,终换来:他结婚了,新娘不是我!
      辛小桩很难过,甚至还没有搞清楚自己的难过到底来自哪里,她站到了大堂中,万众瞩目中,大声道:“战哥哥!你为什么娶这个毒女!”

      其实这个问题,正邪两教的人都想问,只是没有一个人有这个勇气站出来。
      战神是什么?自然是战中之神。
      毒女是什么?自然是女中最毒。
      这两个人结合到一起,除非不要命,否则没人敢站出把自己当靶子使。
      正邪两教皆对这个勇敢的小姑娘默默竖起了大拇指,来年今日,他们一定会因为她今日的勇敢为她烧上一叠纸钱的。

      战君儒是赫赫有名的冷面战胜,那张脸就像北极山上的水,永远都在结冰。他看到辛小桩,冰冷的面容闪过稍纵即逝的愧疚,但他还是笃定道:“小桩,我爱她,所以我要娶她,这种爱和你对我的崇拜是不一样的,而且我一直把你当妹妹,终有一日你会明白我的感受。”

      可现在的辛小桩不能明白,她心心念念的战神战哥哥不应该娶一个恶名昭著的毒女,就算不是她,也不能是一个毒女!
      “可她是个坏女人!战哥哥你怎么能娶她呢!”

      显然毒女步烟没有战君儒的好脾气,被辛小桩一骂立马掀了头上的盖头,怒斥道:“哪里蹦出的野丫头不知好歹!本座还允你在这里胡闹!把她给我拖出去!”

      一声令下,毒教众人蜂拥而上势必要替座上把这个捣乱的小丫头给拖出去!
      可谁知,辛小桩看似娇小,但力大无穷,五大三粗的毒教汉子都未能动她一根汗毛。
      但毒教是干什么的?都是用毒的高手,一把蚀骨软筋散撒了过去,任辛小桩有天大的力气也无回天之力,被毒教一干人等拖了下去。
      被撒了蚀骨软筋散的辛小桩口不能言,眼睁睁的看着她自小崇拜的战哥哥抛弃了她和毒女拜了天地。

      一声:“礼成!”
      辛小桩的这段插曲,如天边的浮云,被风一吹就散了,再无痕迹,唯有众人的恭贺之声此起彼伏,久久没有消散。

      庄外。
      “老大!这丫头怎么办!就扔在这里吗?还是干脆毒死她一干二净!”
      “座上说,我们毒教以后要改邪归正,不能滥杀无辜的……”
      “这不算滥杀无辜吧?刚才这个小丫头可破坏了咱们座上的喜事!”
      “那咱们就毒死她!反正地府不多她一个亡魂!”

      毒教一干人等商量完毕,掏出最烈的灭尸消魂散向辛小桩围了上去,方才才对战哥哥绝望了的辛小桩惊恐的看着他们越走越近,心中闪过的第一个念头却是……寒小神医快救她!

      不知道是不是菩萨显灵,听到了她的心声,一阵浓烈的药香飘来,寒初见一身白衫翩然降临,衣衫飘诀,如天上的仙人,他手一挥,白色的药粉遍布四方,毒教一干人等措手不及晕的晕,倒的倒。
      寒初见立即拦腰扛起辛小桩,将她一路扛到山脚下,辛小桩一脸的呆滞,直到双脚落地还没回过神来。
      寒初见冷着脸,竟比冷面战胜战君儒还要冷上几分,他薄唇轻启,咒了一声:“蠢货!”随后一甩衣袖抬步离去。

      辛小桩恍然醒了神,看着他离去的背影竟比战哥哥娶了毒女还要令她心慌,她赶忙追上去:“寒小神医!你别走!”

      寒初见背影一僵,不自觉的停在原地,冷哼道:“作甚?”袖下五指一收,透露出他的紧张。

      辛小桩跑到他面前,看到他如初见一般对她嫌恶的神情,心中一怔,有种要哭的感觉,支支吾吾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我……我……”

      寒初见见她久久不说话眉心一皱,绕开她继续走。

      辛小桩没由来的又是一慌,揪住他的袖子,终于支吾道:“寒小神医……你……你之前亲了我……”

      寒初见回头望着她,冰冷的面容开始破裂了,多了分……期待?
      “所以呢?”

      辛小桩揪着自己的裙摆,眨了眨杏目,闪动着求知若渴的光芒:“为……为什么啊?”

      寒初见额角一抽,气急攻心:辛小桩!你果真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说让他负责有这么难吗!
      “我……我吃饱了撑的!”寒初见一甩袖子大步向前。

      暗处。
      辛母得瑟道:“看到了没?不是我们不嫁女儿,是你儿子肾功能不好,这都没搞定我家小桩~我看他也不喜欢我家小桩,就这么算了吧~”
      寒母辩道:“才不是!我儿子这是君子风范!绝对不是肾功能有问题!以我儿子的抗药性他如果不是喜欢小桩,一定亲都不会亲她的!”
      寒父点点头:“初见为了战过小桩,自幼勤学苦练武功,我赌他一定喜欢小桩。”
      辛父也赞同道:“初见这孩子的毅力我一直很欣赏,只是小桩这孩子脑子缺根弦自小立志嫁给唯一能战过她蛮力的战君儒,如今战君儒已经成亲了,不知道她能不能想开。”说完叹了口气。
      寒母忽然惊道:“呀!你们看!”

      寒初见一走,辛小桩反射性的要追上去,谁知她方才被毒教的人拖拽的时候伤了脚,跑了一步就跌倒在地。
      她垂着头吸吸鼻子泫然欲泣,她就知道,寒小神医才不会喜欢她呢,就像战哥哥一直把她当妹妹一样,谁会喜欢她这个浑身只有蛮力的姑娘,寒小神医一定是吃了那个什么春药才亲她的……

      她正抹着眼泪,眼前突然出现一对白靴,她抬起头,寒小神医皱眉不耐烦的看着她,但只要仔细看,他的眼底都是关切。
      寒初见蹲到她面前,拍拍自己的背:“上来,我背你回家。”

      辛小桩仿佛恍然看到了一抹光亮,娇俏的小脸爬上红晕:“寒小神医……”

      寒初见咒了声:“蠢货!”干脆拦腰将她抱起。

      (尾声)

      “娘说,男女授受不亲……你会娶我吗?”
      辛小桩笑盈盈的看看替她细心上药的男子,如是说道。

      寒初见傲娇的脸上悄悄爬上了红晕,他咳了一声:“我寒初见向来正人君子,碰了你,自然会对你负责!”

      辛小桩抿了抿唇,低下头偷笑,其实寒小神医来救她,是喜欢她的吧!

      寒初见抬起头,又支吾:“你……你愿意吗……”

      辛小桩双颊红红,点了点头,她当然愿意了,谁让她小时候总把寒小神医打的遍体鳞伤呢?
    插入书签 

    ←上一篇  下一篇→
    作 者 推 文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wap阅读点击:https://m.jjwxc.net/book2/1451727/0
    打开晋江App扫码即可阅读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作 者 推 文
     
    炸TA霸王票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灌溉营养液
    1瓶营养液
    瓶营养液
    全部营养液都贡献给大大(当前共0瓶)
    昵称: 评论主题:

    打分: 发布负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
     
     
    更多动态>>
    爱TA就炸TA霸王票

    评论按回复时间倒序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