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无聊写的一篇言情短篇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无聊的短篇


  总点击数: 991   总书评数:3 当前被收藏数:0 文章积分:993,720
文章基本信息
  • 文章类型: 原创-言情-近代现代-爱情
  • 作品视角: 女主
  • 作品风格:未知
  • 所属系列: 不定期抽风,短篇随笔
  • 文章进度:完结
  • 全文字数:5105字
  • 是否出版: 尚未出版(联系出版
  • 签约状态: 已签约
  • 作品简评: 尚无任何作品简评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难得糊涂

作者:慕容长风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 章

      朋友和情人,究竟有着怎样的区别?
      欧阳大少的回答就是:朋友是来纾解精神上地压力的,而情人则是用来纾解□□上的欲望。
      当时费艳艳只是冷笑,然后一脸鄙夷:果真是纨绔子弟才会有的想法,下作。
      欧阳大少不以为意,反而哈哈大笑,指着费艳艳说:怎么,又要为你的同胞打抱不平了?
      费艳艳嗤笑:没必要,是那些人自甘堕落,明知道就算是傍上你也不会有什么好结果,却还是一个劲地往你身上扑,那样只能说那群女人没脑子。
      欧阳大少安静了一会儿,点头:是的,不过这样看来,这世上最有脑子的女人便是你了,啥时候结婚可别忘记我这个朋友。
      费艳艳挑眉拍着欧阳大少的肩膀,一脸哥俩好:那是自然,忘记谁也不能望你这个款爷,到时候礼金可绝不能少!
      
      青梅竹马,或许是男女之间最为纯真美好的感情,但是欧阳大少和费艳艳两人却完全变质。小时候欧阳大少内向害羞,比女孩子还女孩子,费艳艳在院中则完全是一个大姐头,只要是那个院中的小孩儿都会乖乖地听她的话,比男孩子还吓人。欧阳大少小时候经常被人欺负,指着他的鼻子骂他娘娘腔,每次这个时候,费艳艳都会化身为护草使者,站在他面前,对着那些欺负他的孩子吼道:我的人你们也敢动?是不是胆子肥了,想造反了?
      
      或许,那个时候,在欧阳大少心中,费艳艳就像是动画片里面那些拯救世界的英雄,值得崇拜。而费艳艳则是在某只小正太崇拜的目光下继续当他的护草使者。两人诡异的关系一直持续到小学毕业。
      
      上了初中之后,欧阳大少似乎也意识到了作为一个男孩老是躲在女孩子的背后实在是不像样,终于开始自立起来,在经历过不知道多少次的被敲诈围殴之后,欧阳大少总算练就了一身不错的身手,至少现在那些普通的小混混已经不是他的对手了。但是就他那点本事在费艳艳面前依旧不够看。
      
      费艳艳自小学习武术,身手常人根本不能比,她家里是军人世家,想来以后她也会进军营,虽然说军队不是女人呆的地方,但是那些特种女兵却不容小觑,而费艳艳自小就是以进部队为奋斗目标,并且为之努力着。
      
      初中,正是叛逆的年纪,欧阳大少经常在外面磨练身手,却也知道了那些混混的生活究竟是怎样的,欧阳大少被那个世界迷了眼,渐渐地成为了学校周围的一霸。当有人被欺负的时候,跑到大姐头费艳艳那里哭诉,而好抱打不平的费艳艳自然不会对那些混混置之不理。
      
      于是,两人第一次冲突。
      
      费艳艳恨铁不成钢,对欧阳大少的堕落咬牙切齿。欧阳大少则不堪过往那些窝囊的回忆,势必证明自己已经和小时候不一样了。但是,从打架中磨练出的拳脚如何是自小习武的费艳艳的对手。那次冲突的结果便是欧阳大少直接被费艳艳打进了医院,扔下一句垃圾,之后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而欧阳大少却成为了全校的笑话,连他的那帮所谓的手下也作鸟兽散。
      
      大受打击的欧阳大少原先想要找回场子,但是却被自家的老头子拉回去狠狠教训一顿,而费艳艳则在一旁冷眼旁观,那种高高在上的态度让欧阳大少牢牢记在心中。
      
      从那之后,原先关系很好的两人似乎成了仇人一样,一见面不是出言讽刺,便是大打出手。而欧阳大少依旧死不悔改,照样在外面混,不过有了教训的他变得聪明了,很快他的势力便遍布周边好几所学校,不过他现在不着眼于学生,而是那些酒吧之类的地方,说白了,欧阳大少变成了黑社会中的一个小头头。
      
      但是人在江湖飘哪有不挨刀,十五岁不到的欧阳大少只能算一个孩子,他怎能完全看透这个社会究竟是怎样的呢,做事不知收敛的后果就是被人找上门。
      
      欧阳大少被人围堵在巷子里,就算他的身手再好,也比不过别人手中的砍刀,要不是有人见情况不对打电话给费艳艳,估计欧阳大少就真的要废在那里了。
      
      费艳艳救了欧阳大少,但是却也付出了代价,她的脸上被划开了一道长长的伤口,就算以后愈合了也已经毁容了。费艳艳表面上并不在意,但是欧阳大少知道,她曾在没人的时候偷偷地抹眼泪,那一刻,欧阳大少才意识到,费艳艳其实是个女孩儿,而只要是女孩儿或多或少都对自己的仪表很是注重。
      
      浪子回头的欧阳大少开始发愤图强,考上了市里面最好的高中,而费艳艳原先成绩就不错,但是因为脸上那道疤,被人认为是不良少女,很自然地被学校拒绝了。费艳艳消沉了一段时间,但是却没有一直消沉下去。
      
      欧阳大少出于愧疚,想去安慰费艳艳,找遍所有的地方最后在初中教学楼的天台上找到了她。欧阳大少吓得魂飞魄散,以为她要想不开,立刻冲上去拉她回来。
      
      ——你疯了?想不开想跳楼?
      ——你白痴啊,以为我是那种玻璃心的少女么?我只是过来吹风。
      
      毫不犹豫地松了某个大少几个卫生球,费艳艳继续回到原来的位置看风景。原本一直笑的脸此刻却很沉闷。欧阳大少坐在她身边,陪她吹风,什么也没说,因为他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好。
      
      ——我想直接去参军。
      ——你的年龄还不够吧?
      ——没事,只要我想,就可以。
      ——……好,祝你好运。
      ——多谢了,哥们儿。
      
      欧阳大少还记得那天的天很蓝,云很白,风吹过费艳艳额前的刘海,虽然脸上的伤疤破坏了她原先清秀的容貌,但是那时候她的笑却很明媚,比夏日的阳光更加灼人。不过那时候的欧阳大少并没有想那么多,他将费艳艳当成了自己的好朋友,一生的好友。
      
      费艳艳向来是那种说做就做的人,她打定主意之后,便只身一人踏上了她的军旅生涯。而欧阳大少则按着那些同龄人一般的路途,高中——大学——工作,只不过相比于其他人,他很幸运,是富二代,直接在家里的公司干。
      
      不过,欧阳大少的能力是有目共睹的,没多久,在他的带领下,公司的效益不断上升,而欧阳大少的名字也在他所在的行业中出名。公司做的大了,难免要和一些比较黑暗的地方打交道。欧阳大少十几岁的时候当的不良青年不是白当的,对那些所谓的潜规则了解得很详细。所以他能混的如鱼得水,自在的不得了。
      
      欧阳大少的绯闻很多,情人几乎一个礼拜换一个,泡吧之类的少不了,就算这样,他的红颜知己还是多得数不清,只可惜,他至今没有爱上什么人,或许是过惯了这种放浪的生活,欧阳大少也不想被所谓的爱情束缚。可是有天,25岁的他遇见了一个他原先以为的梦中情人,并开始对她进行穷追猛打,不过最后还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消沉的欧阳大少在酒吧里面买醉,却遇见了已经十年没见面的费艳艳。
      
      此时的费艳艳脸上的那道疤已经消失了,蓄起了长发,脸上画着淡妆,身材高挑,凹凸有致,穿着一身紧身正装,在酒吧里面格外惹眼,很多男人都用放肆的目光打量着她。因为这样的女性,给人的第一印象便是禁欲,她神情冷艳,只是静静地坐着,却给人高高在上的错觉。
      
      虽然已经过去十年了,她较十几岁的时候变化太大,但是,欧阳大少还是一眼就认出了。莫名地,他觉得费艳艳比之前他看上的那个清纯系的女孩儿好上不知道多少倍。只不过,他心里并没有那种旖旎的情思。
      
      欧阳大少二话不说,直接坐在费艳艳对面,径自叫了杯酒,说:回来了怎么也不通知我一声,好让我为你接风洗尘。
      费艳艳盯了他好久,接着笑了:“我这不是想给你一个惊喜么?
      欧阳大少大笑:的确是惊喜,谁能想到当初以一当十的大姐头,如今竟然也会有这么淑女的时候。
      费艳艳只是笑了笑,没有多说什么,举起杯子灌了一口酒。
      欧阳大少问:这么多年,你过得怎样?
      费艳艳答道:蒙君挂念,尚且安好。
      两人对视了一瞬,接着大笑,原先还有些隔阂,现在倒是消失了。
      
      接下来他们聊了各自的经历,欧阳大少的那些传奇事迹,费艳艳早就听说一二,尤其别人对他的艳史格外感兴趣,多疑费艳艳也就知道得特别多。倒不是费艳艳自己八卦,而是欧阳大少看上的那个女孩儿就是费艳艳的好姐妹,她经常说着关于欧阳大少的事情,所以就算费艳艳想装作不知道也不现实。
      
      不过,欧阳大少问道费艳艳现在在做什么的时候,却见她只是笑笑,并没有回答。
      
      当初费艳艳离开的时候什么消息都没留下,一个人就好像凭空消失了一样,连她的父母也不知道她究竟去了哪儿,就在他问的时候,不远处走进一个人,低头在费艳艳耳边说了什么,接着便离开了。欧阳大少看得出,那人脸上的神情很是恭敬,而且,他见过那人,是这座城里面一个黑帮的一把手。
      
      欧阳大少当场愣住,皱起眉头看向费艳艳,印象中,费艳艳对黑帮之类的很是厌恶,却没想到她竟然会是黑帮里面的人。
      
      看出了欧阳大少的不满和疑惑,费艳艳笑笑,说:他是我小弟。接着便起身离开了。
      
      之后,欧阳大少经常来这家酒吧,在这里把妹,搞419,但是从来没有将这样的念头动到费艳艳身上。因为在他心中,费艳艳是朋友,谁都比不上的朋友,就算他们之间有了十年的空白,这一点还是不会变。
      
      而费艳艳有空的时候也会在酒吧和他见面聊天,但是也仅是保持着朋友的关系。
      
      费艳艳嘲弄着欧阳大少糜烂的生活,而欧阳大少则是讥笑她禁欲的日子。
      
      他们都很自觉地不再过问对方现在究竟在干什么,也不过问对方地私生活究竟是怎样。因为他们是朋友,或许是这辈子最好的朋友。可能连他们自己心底都不知道对方在自己心目中究竟有着怎样的含义。
      彼此开着玩笑,却绝不会打趣着我娶你或是我嫁你这样的。
      只会是哪天你结婚的话,如何……
      哪天你嫁人的话,如何……
      
      他们现在的关系就好比一杯清水一般,清澈见底。或许他们都能在白日的疲惫喧闹之后,从彼此身上早到一丝安宁,因此,他们给彼此的定义便是:朋友。
      
      一天回家的时候,欧阳老爹警告欧阳大少,这些日子少在酒吧那些地方混,现在全国扫黑,要注意安全。
      
      欧阳大少一听到这样的消息的时候,便通知费艳艳,希望她能避避风头。她只是回答知道了,并没有再多说什么。而接下来欧阳大少手中有一个大的企划案要忙,也没有时间去多加关注。可哪知,一个月后,费艳艳出事了。
      
      具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欧阳大少根本不知道,但是当他接到医院的病危电话的时候,才知道事情究竟有多么严重。费艳艳是在一条小巷子里被人发现的,那时候她身上的伤口很多,还有被人侵犯的迹象,虽然送到医院抢救,但是还没有脱离生命危险,她的电话里面就只有欧阳大少一个人的号码,所以医院只能通知他前来。
      
      看到重症房里面双目紧闭的人的时候,欧阳大少第一次觉得后悔,贪恋她身上所谓的朋友的气息,而未多加关注她的生活,所以现在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躺在那里。
      
      不久之后,警察便出现在医院中,并且在费艳艳病房周围布置了很多人保护,欧阳大少很疑惑,被带到警局里面问话,他当然不知道什么,不过却也从局长口中得知,费艳艳是卧底。
      
      现在想来,自再次见面开始,费艳艳就不说出她的工作还有经历,欧阳大少一开始以为她只是黑社会的,所以不愿意说,现在想来她是不希望将自己卷入是非之中。
      
      接下来的时间,欧阳大少只要一有空便往医院跑,费艳艳也终于在一个礼拜之后醒了过来。但是她却在第一时间将局长找来,把她所掌握的证据上交,而对她所受的伤害只字不提。
      
      欧阳大少对费艳艳的现状很是担心,而遭受了重创的她也已经不能胜任刑警的工作,转为文职。骄傲的费艳艳真的能挺过去?
      
      欧阳大少现在恨不得将费艳艳二十四小时绑在身边,但是看见她脸上平静的神情的时候,他无端地想起十年前在教学楼的天台上,遭受打击之后的她还是笑得云淡风轻,最后坚强地站了起来。这次也一样吧。
      
      当痊愈的费艳艳出院的时候,脸上带着肆意的笑,但是欧阳大少知道她心底的伤永远也好不了了。欧阳大少一直都在一旁看着,却不知道,他已经将太多的心思放在费艳艳身上,在潜意识中,他对她的感情也已经不仅仅是朋友那么单纯了。
      
      欧阳大少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已经是半年之后的事情,那时他的母亲找他谈话提到了他的婚事。欧阳家对费艳艳很喜欢、也很欣赏,但是毕竟出了那样的事情,所以二老不希望自己的儿子越陷越深。而欧阳大少在想了一个晚上之后,却决定正式追求费艳艳,不是抱着玩玩的态度,而是真心希望娶她,和她过一辈子。
      
      华灯初上,忙碌的白天已经过去,城市迎来了奢靡的夜晚。
      
      欧阳大少将费艳艳约出来,手捧玫瑰在这座城市中最出名的情侣聚集地向她表白,可他没有见到意想之中的表情。
      
      原先不论遇到什么样的伤害都能笑出来的费艳艳,却在幸福临门的时候哭了,她原先早就不奢望什么,不单因为她早已经变得残破的身躯,还有那些不堪回首的经历,她之所以能撑下来,是因为她早已经对所谓的幸福不抱任何期望。她没想过会有人喜欢她,会有人追求她,更没想过这个人会是她的朋友。
      
      有时候面对感情,糊涂一些反而相安无事。将一切捅破,却总是让人惊慌失措。
      
      在经历了那么多磨难之后,就算是面对凶恶的歹徒都不会逃避的人,却在欧阳大少的告白前退缩了。
      
      费艳艳又一次从这个城市消失了,欧阳大少立即动用自己的人脉去找。他知道在这纸醉金迷的城市灯火中,那一抹坚强的身影已经永远停驻在他的心间。
      
      只怕,在爱情面前,欧阳大少这一辈子都学不会难得糊涂这四个字。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篇  下一篇→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