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星传奇之京城除奸

作者:蒋胜男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53 章

      秋临风与林啸立刻行礼告退出来,出了勤政殿,走入宫巷,才长长地出了一口气。林啸白了秋临风,似笑非笑道:“娶公主很难吗?宁死不从?哼,怎么有人脸皮这么厚,什么糟糠之妻,你哪来的糟糠之妻?”
      秋临风悠然道:“三媒六聘,林小姐已入我秋家之门,怎么不是我秋临风之妻。”
      林啸看到他这么一幅“你逃不了”的样子,气得真想一拳挥过去打掉他这可恶的笑容,一看前面还有引道的小太监,只得忍了下来,只用手暗暗地、狠狠地掐了他一把。不料秋临风虽然痛得脸微微变色,却笑得更响了。
      瞧着林啸气呼呼的样子,秋临风更觉得可爱,却也知不能惹她太过,忙讨好道:“别生气了,最多我请客,明天带你去大吃一顿,”
      林啸疑惑道:“为什么要明天,今晚不行吗?”
      秋临风欲言又止:“本来今晚……算了,我今晚先陪你去你最喜欢的天然居去。呆会儿差人去跟杨府说一声!”他故意把最后一句话放得极轻,林啸耳尖早听到了,立刻敏锐地追问:“杨府?原来——秋将军今晚要赴杨姑娘之约呀,那真是不意思,我怎么好打扰两位呢!”
      秋临风纠正道:“是杨大人约了我今晚有事。”
      林啸皮笑肉不笑地说:“嗯,哼,对,秋将军说是杨大人就是杨大人,不是杨姑娘。阁下还是快去吧,我有什么关系!”
      秋临风正色道:“既然如此,今晚我们一起赴杨府之宴如何?”
      林啸眼睛滴溜溜乱转:“这、这怎么好意思呢!嗯,嗯,既然秋将军盛情相约,那在下也只好恭敬不如从命了。”
      秋临风微微一笑:“请吧!”要是早告诉她今晚向杨一清说明身份,这丫头一定溜得比什么都快,她现在玩这个“鬼也怕恶人”的游戏正上瘾呢,哪肯轻易说明真相,到了杨府,有林安石在场,自然不必由他来头疼后面的事了。
      这时一个小太监匆匆从后面赶来,对秋临风道:“秋将军,边关有紧急军情,杨大人请您立刻到兵部去。”
      秋临风一怔,忙对林啸道:“我先去兵部,你自行回府,过会儿我去你府中接你一起去杨大人那儿。”
      林啸挥了挥手:“好,你忙去吧!”
      秋临风匆匆而去,林啸看着他的背影,却是疑云大起,怎么秋临风今天这么殷勤着要亲自接她去,好象生怕她不去杨府一样。莫非——这家伙有什么阴谋?
      正想着,忽然远处传来一声少女的尖叫,林啸立刻转身向那声音的来源跑去,才过宫墙的转角,就见前面乱纷纷的一团,太监宫女们混乱着跑来跑去,只听得无数声尖叫:“有刺客,公主让刺客给抓走啦!”
      林啸大惊,不假思索已经施展轻功向上飞跃,她疾步在宫墙上几下点击,已经跃上墙头,就要她的视线刚刚越过高墙时,眼角余光就已经见到一道人影以极快的速度越过宫墙,直向北门而去。
      这人好快的身法,手中携了一人,速度还能够如此之快,能够有此轻功的世上只有一人,那就是——
      林啸不及多想,立刻跟了上去。
      两人在大内宫殿的琉璃瓦上飞掠而过,远远望去一前一后,宛若晴蜓点水,如此快的速度,却是连半片琉璃瓦也没踩碎了。
      那刺客轻功极高,若非她抓了一人,且林啸又紧追不舍,以大内侍卫那点能耐,只怕早已经被她逃走。那刺客好生了得,这般情况之下,她却已经跃过宫墙,进入了御花园中
      林啸赶到时,恰恰迟了一步,眼见那刺客已经进入绛雪轩中,眼见庭院曲折,正稍犹豫,眼前人已经失去踪影。但听见几声惨叫,轩中已有几名宫女太监已被她杀死。宫中侍卫跟了上来,将绛雪轩团团围住,然而见了这刺客手段狠毒,谁也不敢冲进去,唯恐惹怒那刺客会杀了公主。
      林啸暗叹一声,吩咐侍卫道:“刺客手段毒辣,你们这么多人围在这儿也于事无补,反而会激怒刺客伤到公主。你们统统退出去吧,这儿交给我!”众侍卫们见了轩外血淋淋的尸体,也不禁胆寒。那些太监宫女们更是吓得发抖。
      林啸话音未了,太监宫女们便逃得一个不剩,侍卫们也退了出去。刹时,绛雪轩中变成一片空荡荡的。
      林啸一步步向内行走,走廊上静悄悄地透着诡异,竹影摇风中像是随时会飞一剑封喉似的。每走一步,都像是走入鬼门关似的。
      四周门窗深锁,也不知道刺客躲在哪个房间之中。
      忽然间绛雪轩静得可怕,连一片叶子落下都像是有铿然之声。
      林啸有点后悔没拉上秋临风一起来,要说不怕是假的,可是她却不能退出。她要是一跑,里头两个女孩子——永泰公主和冷疏影就一定会死一个。
      林啸大踏步地走了进去,大声道:“影儿,我知道是你吗?我是林啸,你看见了,我没有带武器,也没有带侍卫进来。我可以跟你谈谈吗?”
      一片沈默,沈默得人心里发寒,林啸的心中,像是过了许久许久,才听到一个冷冷的声音道:“林啸,你可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
      “今天?”林啸倒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感觉,今天是什么日子,不是舒韵奴的生日,不是秋临波的生日,也不是她林啸的生日,难道说是冷疏影的生日吗?
      正当她乱猜之时,冷疏影的声音已经传来:“距现在到午时,还有一个时辰,我要你们在这一个时辰里,把九千岁放了。否则,我就杀了公主。”
      林啸恍然大悟,原来今日是刘瑾行刑之日。影子杀手冒险挟持公主,原来是为了救刘瑾。
      林啸震惊而不解:“为什么?像刘瑾这样的人,值得你冒这么大的险吗?”
      冷疏影的声音传来:“林啸,你以为天下人都像你这样忘恩负义,贪生怕死吗?林啸,你这无耻之徒,当日九千岁何等待你,你却恩将仇报,陷害于他?”
      林啸只觉得一股热血涌上心头,却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冷疏影:“恩?义?冷疏影,刘瑾何恩于你,何义于你?”她也不管冷疏影是否在听,大踏步地走上前去大声道:“就为了十三年前他把你拣回来,给你饭吃,给你衣穿吗?天下哀鸿遍野,他的衣暖食饱,来自何处?来自朝廷的给予,来自皇上的恩赐,来自百姓的耕织,来自对他人的掠夺……”四周静寂无声,像是草木都在听她说话。“刘瑾掌权五年,这五年来他祸国殃民,导致多少地方旱涝成灾,你跟在他身边,可知道多少灾民因他而死;刘瑾掌权五年,这五年来他盘剥多少财物,收受多少贿赂以致天下贪官横行,这些金银财宝,又足以救活多少人,你跟在他身边,可曾数过?你的父母为什么会饿死,因为他们的耕种收获被刘瑾这样的人掠夺!你的父母为什么会饿死,因为他们不愿意易子而食,不愿意做一个吃人的人!如果你的父母地下有知,看到他们用生命来保护的女儿,居然也变成一个吃人的人,他们会何等伤心,何等不甘?”
      冷疏影嘶声道:“住口,你住口——”
      林啸大声道:“影儿,回头吧!放了公主,不要再做刘瑾的影子了!”
      过了许多,才听到冷疏影的声音,空空荡荡地,像是从远方飘来:“回头,我怎么回头?一个影子,怎么回头?不做影子,我是谁?你现在对我说这些都没有用了,我已经做了十三年的影子,从我做影子的那天起,我就一生一世是影子了,这是我的命运!”
      林啸大声道:“为什么不能,父母生你,天地活你。有谁生来该做别人影子的?虽然刘瑾签订了你的命运,可是午时三刻一到,刘瑾一死,你纵然和他订了生死条约,也自动废除了。”
      忽然又是一片寂静,寂静得一片空白。
      林啸放缓了声音,温柔地道:“影儿,你还记得,那天夜里我们坐在屋顶上看星星。我曾经问你:如果有一天,你和九千岁的契约不再存在,你愿不愿意跟我一起离开这儿?”
      一片寂静,冷疏影仍没有声音。
      林啸心中越来越不安,然而只有鼓起勇气,继续说下去:“还记得那天我说,有朝一日,我会离开这儿,我希望我走的时候,你不再是一个影子。还记得我们对着流星许愿吗,我们成功了,是不是?刘瑾已经倒台,我做到了,你不再是影子了。影儿,这一切,你都忘记了吗?”
      冷疏影失声道:“不——我没有忘!”
      林啸截住了她的话:“你忘记了,你忘记了你自己是谁,你忘记了我们许下的愿望了。为什么我们就要接近成功,刘瑾就要伏诛的时候,你仍然要把这一切都毁了,你要救刘瑾,你要重新做回影子,做回一具行尸走肉,为什么?为什么?”她几乎是大吼了:“影儿,你回答我,为什么?”
      黑暗中,冷疏影静静地站着,看着窗外的林啸怒吼,忽然觉得脑中一片空白。刘瑾就要死了吗?她不再是影子了吗?那么接下来她该做什么?她不知道。
      她做了十三年的影子,她早已经失去了自我,早已经麻木了。一旦失去了自己的主人,她忽然觉得很惶惑,不知道整个人该站在哪儿,做什么。一个人被捆绑久了,忽然被松了绑,她就会摔倒,因为被捆绑的日子里,她已经不会自己站立了。
      刘瑾被抓,她接受不到任何的指令,她只有一个直觉,就是再救出刘瑾。否则,她不知道自己下一步应该怎么走。
      刘瑾由石心道长和林安石这两大高手看守,她根本找不到救他的机会,只好潜入宫中。谁知武宗那次被刘瑾一吓,在宫中加强了守卫,进进出出都防卫得极严密,她一时找不着机会。今日午时三刻就是刘瑾行刑之期,她只有铤而走险。恰好永泰公主刚才因为秋临风林啸两人呕气独自跑了出来,正落入她的手中,她便拟用永泰公主来交换刘瑾。
      她做这一切,并不知道是为了什么,只是直觉之下这么做了。
      然而林啸跟了过来,一切似乎都乱了。
      她看着窗外的林啸,茫然不知所措。十三年来被禁锢的心,忽然被开释,她反而一片空白。
      然而林啸却在怒吼,她的愤怒就像一根针似的刺进冷疏影的心中,那颗冷而僵硬的心,忽然间有了一种痛楚的感觉。
      林啸却已经开始一间间地搜寻着冷疏影了:“冷疏影你出来,你看看你自己,你做了十三年的影子,永远站在别人的身后,永远站在黑暗里。你有多久没看见过阳光了,你有多久没有走到太阳底下看看自己,你还会笑吗,你还会哭吗?你去世的父母,你还记得他们吗?你失散的妹妹,你还有没有想找到她和她团聚?你怎么可以继续做一个不见阳光的影子,你怎么还要可继续做一具行尸走肉?”
      林啸一边找一边骂,一边乒乒乓乓地踢开门、踢开窗、踢开一切碍着她走路的东西。
      忽然间“呀——”地一声轻响,长廊尽头的一扇小门打开了,冷疏影站在门内,静静地看着林啸。
      林啸停了下来,一切都静了下来,她向着冷疏影伸出双手:“影儿,来——走出来——”
      冷疏影脸色苍白得可怕,神情中带着犹豫,带着惶惑,带着不安,她手中仍握着长剑,但是她的手却在颤抖。
      林啸站在庭院中,站在阳光下,她的笑容也像阳光一样明朗:“影儿,来——走到我这里来——走到阳光下——你不再是影子了——”
      冷疏影手中的长剑砰然落地,她颤声叫道:“林大哥——”忽然飞奔而出,扑入林啸的怀中。
      林啸轻抚着她的头发,笑道:“好了,一切都过去了,咱们慢慢再谈。公主呢?”
      就在这时,突然院外一阵乱纷纷脚步急促地响起,就听到一个声音厉声道:“院内的刺客听着,大内侍卫和火器营已经将绛雪轩团团包围,你就算插翅也飞不走了。快快交出公主,听候发落,否则就是死路一条。”
      林啸脸色一变,骂道:“一群白痴。”
      冷疏影猛然推开林啸,转身已经拾起长剑,道:“林大哥,我保护你杀出去——”
      林啸握住了她的手:“不,影儿,你已经不再是影子杀手,你不能再乱杀人了。”
      冷疏影嫣然一笑:“好,林大哥,我听你的,我不再杀人了。”说着,就扔下了长剑。
      林啸见她一派天真,竟如此轻易便将性命交在自己手上,更是怜惜。心中转念一想,问道:“公主呢?”
      冷疏影指了指方才出来的房间:“在里面。”
      林啸急忙飞奔到房间内,只见永泰公主端坐椅子上,见了林啸,眼睛滴溜溜地直转,却是动弹不得。林啸连忙为她解开穴道,永泰公主手脚方能动,立刻抱住了林啸大哭起来:“呜呜呜——林大哥,吓死我了。呜呜呜——林大哥,我好感动!”
      林啸连忙安慰道:“好了好了,公主,一切都过去了,没事儿了。”
      永泰公主扁了扁小嘴道:“我不要你叫我公主,母后皇兄都是叫我永儿的。”
      林啸只好听命:“好了,永儿,这样行了吧!”转眼看到窗外,已经自院墙上跃下数名高手,围住了冷疏影攻击。冷疏影却恪守方才对林啸的承诺,哪怕凶险无比,也只是左支右挡,未下杀手。她练的本就是一剑致命的杀手功夫,用于防守却是太差了,眼看只要再跃入几人,冷疏影就要有性命之忧。
      林啸暗叹了一口气,转身对着永泰公主好整以暇地微笑道:“永儿,你觉得影儿该死吗?”
      永泰公主想了想,摇头道:“她挟持我虽然是死罪,可是……”她抽了抽鼻子:“你们刚才的话我都听到了,原来她身世堪恋。我也不想她死了。”
      林啸看着永泰公主,温柔地微笑道:“那好,永儿,你能帮我一个忙吗?”
      永泰公主看着近在眼前的这张笑脸,心怦怦乱跳,怎么还记得什么是拒绝呀!连忙拼命点头:“好,你说要我做什么?”
      院内,冷疏影力拼十五名侍卫,手臂已经见伤,渐渐有些不敌了,心中却想:“林啸说,他不要我再做影子,不要我再做杀手,我答应了他,不能再杀人了。”她心神微分,猛然间右脚一痛,却原来中了那侍卫的一记铁钩,脚下一个踉跄。周围侍卫们一阵欢呼,就要联手杀来。
      忽然“砰——”地一声巨响,两扇门板飞了出去,林啸持剑架在永泰公主的颈间,厉声道:“立刻放她走,否则,我就杀了公主。”
      
    插入书签 



    芈月传
    大秦宣太后芈月传



    燕云台
    大辽太后萧燕燕的故事,宋辽夏太后系列之一,新文开始了。



    历史的模样
    我的二十五史



    凤霸九天——大宋女主(上卷)
    大宋章献皇后刘娥的故事,宋辽夏太后系列之一。



    铁血胭脂——西夏开国的血腥与欲孽(上部)
    西夏太后的故事,宋辽夏太后系列之一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