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男友是怪物

作者:月下金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Chapter 1

      一九四四年六月,七三一秘密军事基地里,活体及死体解剖部门发生了一件怪事,有一个中国人在打入不明血清及细菌后,身体突然间发生激烈的反应,随即产生了变异,造成研案室技术人员八人被碎尸,五人四肢俱断流血身亡,屋内情景惨不忍睹,血腥扑鼻,令人作呕。
      陆军中将将此事暗地压了下来,他预感到日本将败,已回天乏术,恐怕此事传开造成影响,后果堪重,思考数日,决定先调遣一支分队,秘密将变异人种带入深山里严加关押察看,并派病理技术人员跟随其后,做详细研究及记录。
      
      时至今日,杜修然仍然清楚的记得那件事的每一个细节,因为,那件事及那个男人,改变了他一生的命运……
      那段记忆仿佛是一颗连着神经的毒瘤,已然成为他身体的一部分,永远存在,无法摘除。
      即使日后相隔着一个时代的距离,它仍然像颗种子一样埋藏在他心底,不知道什么时候便会悄然的破土而出,重现天日!
      
      ***
      
      当时杜修然的名子并不叫杜修然,而是叫周未。
      因为时间仓促,派遣进山的日军只在山里盖了座临时住所,并将那个变异人暂时关押在一处天然的山洞里,
      天气临近深秋,山里树木枯黄,气温逐冷,周未走出简陋的草屋,抬头看了看天,然后用手裹了裹身上有些单薄的棉袄,闷头往外走,任外头冰冷的秋雨滴在他脖子上,起着一阵又一阵的鸡皮疙瘩。
      
      路上他拾起了一张大点的树叶子,小心的盖在剩饭的小木桶上,这样能防止雨水再落进去。
      桶里面其实只有很少的一点玉米粥,被雨水一兑更显的清汤沥沥,低头可以照见人影。
      走到山洞前,负责看守的日军看守上下看了看周未,然后讥笑的用刺枪尖挑开桶上的树叶,往里望了望。
      
      “八嘎雅鲁,这粥皇军不允许滴嘎活。”日军看守说完,便一脚将桶内的粥踹翻,顿时桶里的玉米粥大半流了出来,散落在地上,被雨水一浇,更显的玉米颗粒少的可怜。
      周未一直低着头没有作声,那个日军看守动手往桶里又灌了些雨水后,桀桀笑了两声,便从裤兜掏出白色药瓶,拧开后往桶里倒了半瓶类似石灰粉的东西,有一些撒在了桶边,他见状直接拿刺枪在桶里搅了几下,见粉末溶入了汤水中,才满意的收回枪,一挥手道:“好,拿进去滴嘎活,快点!”
      
      周未忙点头弯腰提起木桶,低着头走进山洞。
      山洞的环境非常潮湿,光线很暗,手臂粗的实心铁柱捍成的笼子,岩石上不断的有渗出的雨水滴落,在寂静的洞内显得特别刺耳。
      
      那个男人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还带着干涸的血迹,他佝偻的躺在石壁一角,进山后他曾经发狂过三次,把铁柱差点拧断,靠近他的几根柱子上还有坑坑洼洼被人扭曲的痕迹,日军技术人员至今仍查不出他的变异原因,只是发现,给过少的食物会削弱他的力量,在饭里加入一种化学剂会让他精神迷糊,有助于日军技员更好的取血研究。
      即使很虚弱,最后一次爆发,他仍然将正在用刀片取他血肉的技术人员当场撕裂致死,所以已经很多天没人敢进洞再去骚扰他。
      
      周未在铁柱旁停下脚,那个男人大概听到了他的脚步声,头微微抬起,上面凌乱的头发还沾着枯草叶,通红的眼瞪向他,带着一种野兽般的血腥。
      周未不敢再看,忙低头用瓢崴粥,其实他曾经见识过这个人的诡异,指甲能瞬间窜出半尺来长,通体乌黑亮泽,坚硬无比,可以轻易间将石头划烂,对于这种人,他内心还是充满着惧怕的。
      给这个人喂食用的并不是正常人的碗筷,而是一种专门为他特制的器具,一把长柄铁勺,柄有两米多长,直径正好能伸进铁笼的两根柱子内。
      
      周未给他喂食已半月有余,这个人认识他,所以,当勺子递到他面前,他便立即伸出比普通人指甲微长的手开始抓着吃,甚至头拱在勺子里吸着清汤清水,仿佛饿了很久。
      周未喂了他三勺,桶便见了底,那个人似乎不满的低吼,周未犹豫着谨慎的回头看了看洞口,见那个日本守卫没有再往洞内探头,便小心冀冀的从杯里拿出橙黄的两块玉米饼子,这是他一天的口粮,是他一天饿着肚子节省下来的。
      
      他把玉米饼掰开几块和着雨水放进勺子里,再将手柄慢慢的往里推,直到送到那个人的面前,那个人眼中带着对食物的贪婪,一爪上去便把硬玉米饼抓碎了,然后狂塞进嘴巴里,大口大口的嚼着,似乎吃的很香甜。
      周未知道他已经很久没有吃过这么好的食物了。
      见两个玉米面饼子很快进入了那个人的嘴里,他暗咽了下口水,手捂着自己饿得咕噜响的胃扭开了脸。
      
      虽然这个男人发起狂来行为像个野兽,但周未对他更多的是怜悯,他原本便是中国人,被日本人整成这个模样,这回又落到日本人的手里,下场不知道会有多惨。
      对于这个男人发狂杀死日本人的举动,周未没有害怕,反而是心底觉得痛快,他恨日本人,他恨不得那群日本鬼子全死干净了,把他们碎尸万段。
      
      他亲二叔是活生生的死在日本人的手里,被日本人拿去做了什么注射病菌的试验,结果就再也没爬起来,死的时候,身上的肉烂的没有一块好地方,是活生生的被疼死的,这群狗|日的小日本,真的就连禽兽都不如!
      
      喂食的这半个月以来,周未弄清楚了,日军守卫每次往桶里撒的白粉,其实是日本技员研究出来,对付这个男人变异体质的特殊药剂,每次吃完后那个男人都会有两个小时的虚弱状态,并陷入沉睡中,在这段时间内,日本人可以对他身体展开解剖研究,他没有意识且无力反抗。
      所以周未每次只会给这个男人喝一小半的粥,剩下的他会偷倒掉,并暗自从自己口粮里省下一小半玉米饼扔给他。
      
      之前那个男人三次发狂杀人,他怀疑跟自己喂的玉米饼有关,因为很巧的是,那三次前一顿饭他给了男人整块玉米饼。
      那是二叔的口粮,病重的那几天,他把二叔没吃的玉米饼给了这个男人。
      所以他猜想,这个男人应该是吃饱了,所以才有了力量抵抗。
      周未弯下腰收拾好了东西,拎起来往外走,走了几步后顿了下,回头看到那个人正不断的舔着手指缝及衣服上的米渣,周未叹了口气。
      
      今天他之所以给这个人两块玉米面饼,是希望他能够从日本人的手里逃过一命。
      因为昨天他无意间听到了守卫之间的对话。
      内容是,陆军中将不知道从哪儿听到了中国的一句古话:邪辟昏乱,则视其祸!
      他认为这个男人在这个非常时期出现的诡异状态,将预示着日本帝国的一场祸事,需要尽快除掉,以绝后患。
      
      于是他下了死命令,要支队在山里秘密除掉这个变异男人返回基地。
      时间大概便是今天中午,所以周未几顿没吃饭,省下的粮食全都留给了他,算是留给那个男人最后一丝希望,即使那个人那么的诡异,周未也不希望他轻易的死在日本人的手里,让日本人得逞
      周未慢慢的提着粥桶往洞外走,他没有想到的是,自己的这个小小的私念,竟然一夜间断送了这里所有人的性命,甚至包括他自己……
      
      ***
      
      日军小支队约有二百五十多人,在山里驻扎落脚的地方当地人叫做落阳谷,是一处很大的四周有岩壁挡风的山凹,唯一出山的路,要经过一条河,日军住进来后,当日便伐木打桩,临时支起一座简单的只允许两个人并肩通过的木桥。
      而且谷口每日轮班有专人把守,谷内任何人不得随意出入。
      也许冥冥之中自有天意,日军到头来必是自食恶果。
      
      周未喂食的时间是中午一时左右,二时有三个病理技术人员进洞察看,不多时,便有日军技员带着白口罩,手里拿着电筒及手术刀和一针筒药剂走了进去。
      周未紧张的心怦怦直跳,他想象着那个男人会像野兽一样发狂窜出的场面,目光四处找着可以快速掩藏自己身体的地方,并慢慢朝那处挪移。
      约十分钟后,三位技术人员及带白口罩手拿针筒的日本人走了出来,对守卫说了几句话便离开了,洞里安静的没有任何声音,周未突然间有点心慌,难道是自己估计错误?那男人发狂的原因其实并不是食物充足?
      
      果然,不远处的守卫说了一句:“妈的!终于死了,今晚可以睡个好觉,明天就能回基地了……”
      真的死了?就这么死了?周未有些不相信,他不由自主的移动脚步往洞里走,刚走近没几步,突然被一个日军守卫一脚踹倒,肋骨卡在石头上疼的厉害,那个日本人说:“八嘎鸭鲁,混蛋,中国人无能,没见过死人吗?放心,回基地前,你也会是他这个模样,八嘎,哈哈哈……”见到周未的倒在地上的姿势,附近几个守卫也跟着一起笑起来。
      
      周未头撞在石头上,顿时星星的,他坐倒在地上,伸手往后摸了一把,黏乎乎的全是血,周未耳朵边听着日本人猖狂的笑声,他咬紧牙根,从没有杀过人的他,那一刻,心底也起了杀念,真想拿起长刀,一刀捅死他们!而不是这样坐在这里等死。
      
      做完了工,天已入夜,月光被乌云遮掩,显得有些诡异。
      夜里除去山谷的风声及日军喝醉酒的呼噜声,再无他响。
      周未回到草屋后,用布沾着水把头上的血迹擦了擦,想起那个男人的尸体还在洞内,他叹了口气,心事重重的脱了鞋躺下,翻来覆去睡不着。
      黎明前,他正躺在那儿迷糊,突然被外面一阵很奇怪的声响给惊醒。
      像是铁柱被锯齿来回的拉,咯子咯子的,听了让人心痒痒。
      
      不久后,这个声音停了,接是一声惨叫!在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惊悚……
      然后传来铁锅被撞倒的咣当声,及很多人的脚步声,日本小分队的队长大声的喊着日语夹带着中文:“八嘎鸭鲁,快捉住他,都不许跑,抓住怪物大日本帝国有奖赏……”
      接着是一连串的枪声及惨叫声。
      
      周未住的是草屋,有几颗子弹射了进来,擦着他的头皮飞了过去,吓的他躲藏在木门边,门缝里透出很多火光,拉开门缝一看,外面火势渐猛有向草屋袭来之势。
      见草屋快烧起来了,周未顾不得别的,只能一憋住一口气冲出屋子。
      跑出去没几步便被一摊黏腻的液体给滑倒,血溅了一身,周未惊魂未定,他借着火光胆颤的看过去,突然吓的呆住了。
      
      那是什么?那是……怪物?!
      
      那双在夜里显得格外通红诡异的眼珠子,那两只伸出来比平时多出一倍,一尺余的墨黑指甲,及脊椎上七、八处刺破了皮肤与衣服,突兀的冒出来的粗长锥体,带着锋利的锥尖,狰狞的暴露在空气当中,并不断的向下滴着血迹。
      日军的子弹疯狂的打在他身体上,却只是延缓他的速度,而不能立刻杀死他,日军小队长命人抬来三响炮筒朝他狂射,炸的他体无完肤,已近发狂。
      
      周未不知道为什么这个男人会突然间活过来,还变成这个模样,即使他是中国人,但他此时杀人的样子如同地狱恶徒,挥手间便让人身首异处,脊背上的尖锥上已钉死十来个人,另周未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
      
      那个看守他的日本守卫逃走的时候,被那个男人一下子从左脖颈到右肩膀剖开,正好面朝着周未藏身的地方,守卫苍白恐惧的脸,大张开嘴还没来得及发出声来,脑袋和右肩便滑下了身体,血喷涌而出,溅了周未一脸的温热,看着那个人形的怪物,周未真的从心底开始颤栗起来。
      炮轰的越来越猛,那个男人虽然已成为血人,但依然有力量发狂的撕着日本人,连带几个和周未一样给日本人做苦力的中国人也没有幸免于难,地上一片血腥狼藉,如同修罗场。
      
      人被他杀的越来越少,日军小队长见状,狠狠推出拿着针筒的技术员,指示他过去将不名药剂打入怪物体内。
      技术员抖嗦着还未靠近,便见眼前黑光一闪,日军技术员当场腰部被裁开,上半身体砸到周未头上,周未惊恐万状,情绪一时失控,不知哪来的力气使他拼命的朝谷边的木桥冲过去,但是才只跑出几步,便被地上的石头绊倒,那一瞬间他心怦跳的几乎要炸开,牙哆嗦着,唯恐下一刻便会成为那个怪物的指下亡魂。
      
      却不知那怪物在要将墨黑的利器捅进周未身体时,动作突然一顿,指甲碰到周未皮肤突然间自动回缩。
      那个怪物此时全身皮肉外翻,脸上只有两只血红的眼珠在转动,嘴张了张却说不出半句话来。
      周未抖着身体,胆颤的猜想,这个怪物为什么会停下来,是不是认得他,认得他曾经喂过他玉米饼,此时的周未心里只能如此安慰自己,可是下一秒那个怪物就突然的仰天大叫一声,指甲微微一动,便将周未整个左臂被切了下来,痛的他差点晕死过去。
      
      那怪物凶悍的转过身,后背还有插在上面没来的及拔|出来的针筒,那针筒是日军小队长趁怪物一时没反应亲手插|进去的,他和几个手下还未来得及逃开,便被怪物当场断成几截惨死在地上,肠子拖了满地,怪物在原地发狂的抱着脑袋,似乎受着剧痛,身上的锥体及指甲也全部都缩了回去,恢复了正常人的形态。
      
      这时断了双腿的日军小队长已经爬到了炮筒边,他喊了一句周未听不懂的日语,便拉响了最后一门炮弹,准确的落在在怪物的身边,剧烈的爆炸开来。
      周未只觉得双腿剧痛晕死了过去。
      再次醒来的时候,天已微亮,死人断肢及溅在石壁上的血,充斥着谷内每一个角落,周围死一般的寂静,除了风声再没有任何的声响。
      
      周未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双脚,已经被弹片崩的只剩下了大腿骨,他觉得身体的血在不停的向外流,全身感觉越来越无力,眼皮也越来越沉重,可是木桥就近在眼前。
      他死也不想死在这些日本人的尸体堆里,至少……也要过了这座木桥,他轻微动了下翻过身体,突然间,从胸口滚下来一颗血球,血红血红的。
      他认得,那是怪物的眼睛。
      
      周未看了半天,叹了口气,他用最后一只完好的右手拣了起来,放进杯里,然后忍着剧痛向木桥爬过去。
      天气还有些昏暗,周未带着死也要爬过桥的执念,在身后拖出了三道血印。
      当他慢慢的爬过了桥上最后一根横木时,东方突然一亮,初阳冉冉升起,瞬间照亮了这个世界,驱走了黑暗的阴霾。
      
      周未望向朝阳最后一眼,惨白的脸上勉强露出了一丝笑容,随即便无力的闭上了眼……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撒花~~
    我的新年愿望是:大家进来后都能留下爪印~
    因为你们的收藏和评论是我写下去的唯一动力,谢谢╯3╰



    寒门神隐
    穿越修仙长文(连载中



    追男神这点小事儿
    闷骚男人不好追



    美人渡君
    大魔王对小白兔一见钟情,为它吃素的故事



    重生之香途
    胭脂水粉出美人,将军极致宠溺



    末世掌上七星
    世外桃源,末世修真



    野兽嗅蔷薇
    攻宠受,古耽



    只谈钱不说爱
    低调重生,悄悄赚钱



    我的男友是怪物
    男人和怪物,青梅竹马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