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寡人无疾》

作者:菊源

秦昭王(前324-251)中国战国时期秦国国君。嬴姓,名稷,又称秦昭襄王。秦武王异母弟。曾为人质于燕,武王死后归国,于公元前306年继位。在任前期,其母宣太后当权,贵族外戚骄横,大权旁落。昭王四十一年(前266),采取断然措施驱逐专权的贵族外戚,废黜太后,重整纲纪。前期任用足智多谋的魏冉为相,日益东进,“天下皆西向稽首”。后用魏人范雎为相,白起为将,采取范雎远交近攻的谋略,大破韩、魏、楚军,夺取邓、宛、河东之地,攻取楚都,建立南郡,又联合各国破齐,并大败赵军于长平(今山西高平北),使秦疆土日广,为日后秦的统一奠定基础。

继位为君
秦昭王生于公元前324年。在这一年,秦惠文王称王,爱妾芈八子为他添了一个儿子,惠文王十分高兴,为这个儿子取名为稷,取意以农为本,希望这个儿子能给秦国的农业生产带来好的收成。惠文王称王的第十一年(公元前314年),赵武灵王在燕国的子之之乱后从韩国迎立燕公子职。公子职就是后来大名鼎鼎的燕昭王。但此时燕国局势混乱,公子职在易王后的支持下,与太子平发生战斗,公子职不利。燕国的太后易王后是秦惠文王的女儿,燕昭王是易王后的儿子,易王后与燕昭王希望能够得到秦国的支持。公元前311年,秦国与魏国组成联军进攻燕国太子平,杀之,立公子职,秦燕结盟。秦惠文王派自己喜欢的儿子稷入燕为质,以表明秦国对秦燕友谊的重视。在公子稷入燕不久,秦惠文王就死去了,太子荡即位。
燕国是一个远离中原的落后国家,国力比较弱。在经过子之之乱后,国力更弱了。公子稷到燕后,燕国正处于百废待兴的状态。燕昭王下求贤令,筑黄金台,招揽天下能人贤士。公子稷眼看着这位比自己大不了几岁的外甥在姐姐的帮助下使燕国复苏,十分羡慕。易王后虽名为太后,但实际年龄并不大,只有三十多岁,对公子稷这个远离家乡、年少的异母弟来说既是姐姐,又是母亲。由于有易王后的照顾,稷比其他在国外为质的公子要好过得多。易王后是见识过秦孝公、卫鞅和秦惠文王是如何强国的,为了使燕国这个落后的荒蛮国家富强起来,易王后采用了当初秦国的成功经验。燕国很快就走出了内乱造成的困蔽,逐渐强大起来。公子稷就是在燕国的图强巨变中度过了自己的青少年时光。
秦武王四年(公元前307年),秦武王举鼎绝膑而亡。武王无子,惠文后欲立自己的儿子公子壮,宣太后欲立自己的儿子公子市。结果在魏冉的支持下,宣太后取得了胜利。对于秦国国内的政治震荡,远在燕国的易王后、燕昭王和公子稷也在密切关注着。秦国北方的邻国赵国,此时已是一个十分强大的国家,它的国王赵武灵王雄心勃勃。赵武灵王在宣太后战胜惠文后和公子壮后,通知宣太后,他要迎立宣太后的长子、远在燕国为质的公子稷为新的秦王。此时的秦国经过三年内战,刚刚稳定下来,对于赵武灵王的趁虚而入、插手秦国内政,宣太后是既气愤又无奈。如果拒绝赵国,那么秦赵之间必然又要有一场恶斗,秦国很可能会丧失更多的领土和主权。而且公子稷毕竟是自己的大儿子,赵国迎立公子稷,宣太后还是可以接受的。于是,赵武灵王让代相赵固到燕国迎立公子稷。易王后和燕昭王听说赵国要迎立公子稷为新的秦王,非常支持。由与燕国有深厚感情的公子稷出任秦王,秦燕两国的友谊必将会有进一步的发展。这对于列强环绕、变法图强的弱国燕来说,实在是一个好消息。于是,燕国和赵国在公元前305年,将公子稷送回秦国即位。武王死后秦国发生的内乱时间,在纪年上被划入昭王朝,公元前305年就是昭王二年。
击破楚国
昭王即位后,秦国的大权仍然掌握在宣太后手中。昭王即位时只有十八岁,政治经验不足,应付不了国际国内的紧张局面。宣太后独揽大权的另一个原因是,避免赵国借立昭王之功挟制昭王,侵蚀秦国的利益。赵国由于没有得到预期的好处,对宣太后不让昭王亲政的做法很生气。
宣太后执政初期就制定了一个兄终弟及的君位传承制度。在这个制度中,昭王就象一个过渡者,生前由母后把舵,死后由弟弟即位。对于宣太后设计的这个政体,昭王认为其中固然有宣太后想让三个儿子都感受一下国王的荣耀的爱子情怀,但此种设计也确实符合当时政治斗争的实际需要,起初他是很认可的。先前秦国的几次人事巨变都是由于国君的早逝,新君控制不了先君留下的强臣。兄终弟及避免了国君早逝,由政治经验不足的孩子来即位的危险。弟弟们在哥哥在世的时候就得到了锻炼,在哥哥去世后,政权仍然是在有实际政治经验的弟弟手中。在几个兄弟都去世后,他们的孩子也已长大,并得到了锻炼,君位又开始了新的轮流。在兄终弟及的传承体系中,由于几个弟弟既是王位继承人,又是很重要的大臣,因而国家在决策时,就要考虑国家的长远利益。在这种政体中,有很大的民主空间,国王的权力受到了一定的限制,他不可以为所欲为地胡来,国王更象一个职业,而不是财产继承权。这对于秦国保持稳定的局面和持续上升的势头有很大好处。
但有一个问题却是昭王绕不过去的。由于新政权是靠武力建立的,建立者宣太后和魏冉虽然不是国王,但却是执政者,自己虽然是国王,但却没有国王的权力。这个兄终弟及的制度从自己开始,但由于宣太后和魏冉的突出政治才能,自己只能是一个影子国王。宣太后肯定会有还政的那一天,但也不知道自己能否赶上。如此一来,新政权建立后的第一位真正的国王就会是他的弟弟,而不是他昭王,这对于有着远大理想的昭王来说,是难以忍受的。他决心改变这种情况。
在宣太后主持大局的秦国政权里,昭王更象一个礼仪性的国家元首。在国际场合,昭王代表国家利益,是秦国的化身,受到其他国家的尊重。但在国内,昭王却并不是秦国的一号人物,秦国的一号人物无疑是宣太后。在魏冉眼里,昭王只是一个比他的两个弟弟先有几年国王称号的外甥,对昭王并不怎么尊重。魏冉的眼里只有他的姐姐宣太后。昭王对魏冉对待自己的态度很能理解和容忍。他知道没有魏冉对宣太后的全力支持,他就不可能成为秦国的国王。魏冉是他的舅舅,掌握着秦国的武装部队,他也有这个实力。国内地位与国际地位的反差没有让昭王感到耻辱、有所怨言,而是很泰然地应对现实。他知道,这是秦国的一个特殊阶段,宣太后和魏冉这两个新政权缔造者的存在必然会造成国王权力空间的缩小,而且自己也确实不具备掌控这种复杂局面的能力。宣太后对于昭王的谦虚谨慎很欣赏。她知道昭王对亲政的渴望,但她认为目前国际国内的复杂局面是昭王应付不来的,过早的还政,只能害了这个稳重的儿子。宣太后也在为昭王的亲政创造条件,她并不是一个恋权的女人,只是为了保证秦国政权的稳定,她不得不亲自掌舵,以度过这个危机重重的阶段。由于公子市和公子悝是按照储君的地位来对待的,在秦国的地位很高。这使得在宣太后和魏冉背后的昭王反而显得轻了,许多追随魏冉和公子市、公子悝的大臣把昭王只当作过渡性人物,对昭王的尊敬很不够。虽然在国内昭王不是秦国的一号人物,但宣太后却不允许别人对昭王不敬。而在国际场合,任何对昭王的不敬都会遭到宣太后的严厉报复。宣太后维护的是昭王作为一个秦王的尊严,因为他代表秦国,为了国家政策能够得到有力的贯彻,国王是必须要有权威的。宣太后决心理顺这种不利于秦国稳定的局面,她不断地强化昭王的权威,缩小自己的影响,为昭王的最终亲政创造条件。
昭王是一个城府很深,有理想的人,而且非常务实。在燕国的见闻,让他对一个国王担负的追逐荣誉、强国富民的责任十分渴望,但他也知道,对实现自己的理想不能操之过急,目前是母后和舅舅在秦国执政,他们干得很好,而且在眼下的复杂局面下,他们也确实是不可替代的。更何况,他们在秦国的执政地位本来就应该是他们的。要想亲政,只能等待时机成熟的时候,等待母后对自己的政治能力认可的时候。而这,需要时间。至于两个弟弟对自己的不敬,昭王认为他们既是对王的不敬,也是对兄长的不敬,决定对他们要给予惩罚,而对他们最严厉的惩罚就是通过自己的长寿来实际剥夺他们的王位继承权。于是,昭王非常注意自己的健康。
宣太后在秦国的长期执政,主要是因为她具有过人的政治才能和特殊的身份,而使得她在那个时期是不可替代的。在昭王逐渐成熟,能够独立执政的时候,宣太后就谈出政坛,还政给昭王。但昭王遇到大事还是去请示他的母亲,听听她的意见。昭王知道母后是一个极为精明的人,经历过秦孝公、秦惠文王和秦武王三代秦国有为君主,而且她与张仪、公孙衍、严君疾、甘茂这些绝顶聪明的人打过交道,对如何当好一个国王、如何处理 国君与能臣之间的关系,有着别人无法相比的丰富经验。在昭王朝早期,昭王是以心悦诚服、虚心求教的态度来配合宣太后的执政的。在他亲政后,他更加尊奉宣太后行事。他知道,只有以母后的名义,才能控制住强横的魏冉舅舅和芈戎舅舅。
宣太后由于经历过三个王朝,与许多当时的风云人物交往深厚,因而对秦国的立国思想和国际攻略非常了解。她的执政使秦国的内外政策得以延续,昭王在宣太后的□□下,将秦国的争霸事业推到了一个从来未有的高度。
宣太后执政期间,昭王是积极的配合者。在他们母子的亲密配合下,诱杀了两位对秦国有极大威胁的国王,一位是楚怀王,一位是义渠王。楚怀王在位期间,灭了强大的越国,占有了原来的吴越之地,向北进攻魏韩宋,这些胜利使楚国的领土几乎扩充了一倍。楚怀王十分渴望得到秦国占领的巴蜀和汉中的肥沃土地,对这些地区进行过猛烈的攻击。对于秦国来说,楚怀王是一个非常可怕的邻居。于是,宣太后决心不计任何手段也要除掉楚怀王。她先利用自己出身楚国有楚国血统的事实,与楚怀王叙家谱,展开感情攻势。接着又示秦弱,主幼国疑,要割地嫁女与楚国结盟,希望得到楚怀王对她们母子的支持。结果,取得了楚怀王弃齐亲秦的外交胜利,造成齐、韩、魏三国因恐惧楚、秦、赵联手瓜分中原而进攻楚国。宣太后务要杀死楚怀王而后快,趁楚怀王向秦国求和的机会,迫使楚怀王入秦,强行扣留。秦昭王十一年(公元前296年),秦在楚怀王险些逃脱后杀
  [回复][投诉]
  • 评论文章:寡人无疾
  • 所评章节:153
  • 文章作者:祈祷君
  • 所打分数:0
  • 发表时间:2015-12-26 20:53: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