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续前缘

作者:月下金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六章

      李弦凉气得直哆嗦,被他打了一拳后,这混蛋仿佛当他只是在挠痒痒,他气得肺都要炸了。
      “马辰一,够了!你放开我!”他红着眼咆哮着低吼。
      
      清醒过来第一眼看到这混蛋,心口几乎要被愤怒给涨破,他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痛恨过马辰一,就是眼前这个冲着他笑得无所谓的混蛋,几乎把他之前所拥有的一切都给催毁了。
      他的生活,自尊,身体,都被这个人亲手扭曲踩在脚下,用着各种卑鄙的手段,将他逼入绝境,将他玩弄于股掌之中。
      
      自始至终,在马辰一的眼里,他都只是一个替身玩物罢了,玩够了就换上嘲弄的嘴脸,蔑视的看着他在别人身下卑躬屈膝任人侮辱□□,他就坐在那里,眼神冷酷的另人颤栗,无情的让人绝望……
      
      马辰一凑过来吻他的时候,他抖着嘴青着脸,几乎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扇了他一个耳光,然后抬脚将他踹开,他忍住全身的疼痛挣扎着起身,刚爬到床边,右脚上传来一阵大力,被马辰一狠狠的拖了回去,李弦凉当场闷哼的半跪在床上,腰和上身痛得紧贴在床单上,整个人抖成筛糠一样。
      马辰一带着嘴边的血,力道大得让李弦凉疼痛到麻木,身体及内心的痛苦使得泪水毫不抑止的流下来,他恨这个人,他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痛恨过这个人。
      
      马辰一摸了摸火辣辣的左脸,然后翻过李弦凉。
      “怎么?哭了?”马辰一平静的拿过桌上的烟塞进嘴里打着火,然后回头看他。
      李弦凉毫无生气的躺在那里,沉默的望着房顶,没有反应。
      马辰一皱眉,他低头冲李弦凉吐了口烟雾道:“药效差不多过了,不难受了吧?说话!”
      
      李弦凉扭开脸,待烟散开,他表情出奇的平静,他说:“马辰一,欠你的钱我就是借高利贷也会还你,所以,请你放过我吧。”
      马辰一手一抖,他随即笑说:“别瞎想了,你现在给我多少钱也没用。”说完点了点烟灰,“你只有一个选择,就是跟我履行协议。”
      
      李弦凉平静的看了他一眼,机械的说:“何必呢?你不是已经厌倦了我这种人?还有必要遵守吗?我把钱还你,你没有任何损失。”他望着房顶,喃喃说:“像你这样有钱有势的大少爷,想给你做替身的人一定不少,长得像高路也不止我一个,硬绑在一起也没什么意思,你心里不喜欢,我也觉得厌恶,大家分开会更好过……”
      
      马辰一脸色很差的咬着烟,听到后面几乎要把烟嘴咬碎了,他愤怒的将只抽了几口的烟狠狠捻灭,咬牙道:“你死了这条心吧,直到我厌倦为止,你都得留在我身边,哪也不能去。”
      “凭什么?”李弦凉握紧拳头问他,“你凭什么要这么羞辱我?就因为你有钱?你叔叔是马国雄?”
      
      “对!”马辰一恶狠狠的说,他起身两只手撑在李弦凉头的两边,居高临下的看他,“你说的没错,就因为我有钱,有我叔叔在背后撑腰,我想做什么都可以,我想要你怎样就怎样,所以,你最好别想从我身边跑掉,想都别想!”
      李弦凉气得浑身发抖,他骂道:“马辰一,你这个人渣,败类,说得话简直恶心得让人想吐!”
      
      马辰一脸色一变,他定定的看着李弦凉恨极的脸,知道这次是真得伤了他,马辰一心中何尝没有痛苦,因为李弦凉不是圈里人,他不喜欢男人,所以,马辰一跟他做|爱,他便觉得是羞辱,就算他此时抱住他,求他,跟他说几千遍自己有多爱他,他也只会觉得恶心,想逃开他,根本不会回应自己同等的感情,可能还会以为这是自己戏耍他的另一种手段。
      
      马辰一闭了闭眼,他早已不奢望李弦凉会爱上他,只想着能把他留在身边,只是这一个要求而已,他都要用威胁才能勉强办得到。
      
      于是他咽下苦水,撇着嘴角故意放狠的说:“没错,你说对了,我就是你嘴里说的人渣败类!”他看着李弦凉冷笑说:“其实,我跟姓陈的都一样,姓陈能做的事情,我马辰一也能做,所以你最好不要挑战我的忍耐极限,乖乖的留在我身边,等我厌恶那天,自然会放你离开……”
      李弦凉咬着牙,拳手直接挥了过去,只是太过于软弱无力,被马辰一掰到枕侧,他摁着李弦凉,说道:“别白费力气了,你这么做改变不了任何事,只能激怒我。”
      
      李弦凉气极反笑的咬牙道:“马辰一,你真狠啊,你是不是真得以为有钱了,就可以在这世界上只手遮天,为所欲为?”他抬手抓住马辰一的领子,眼神直冒火,他咬着牙说:“你以为我没有办法?你错了,你这么逼我,我去死总可以吧?我死了总能摆脱你吧?你总不会想告诉我,即使我死了你也能用钱绑住我?还是说你连阎王爷也能用钱买通……”
      
      马辰一脸色瞬间变得铁青,他用力掐住李弦凉手腕,力道痛得让李弦凉说不出话来,眉头紧皱在一起,马辰一哑着嗓子盯着他,眼神有点凶恶吓人,他狠狠的瞪着李弦凉一字一顿认真说道:“小凉,不要随便乱开玩笑,这么多年,你应该知道我的为人,我马辰一从来不受别人的威胁,谁若想威胁我,我定十倍奉还,你若以后再敢提死这个字,我不会善罢甘休,你不要忘了,你还有个宝贝弟弟,你若死了,我就找一群人折磨他,然后再把他丢到俱乐部让他卖一辈子的屁股,只要你敢死,我什么事都能做出来!”
      
      李弦凉脸色瞬间变得刹白,带着陌生惊恐的眼神看得他,身子抖得厉害,嘴唇哆嗦着半天说不出话来。
      马辰一停下,他将李弦凉的表情看在眼里心里阵痛,他突然后悔了,他慌张的一把搂住瑟瑟发抖的李弦凉,软下声音安抚道:“好了,别怕,小凉,只要你肯留在我身边,我保证什么都不做,什么事都不会发生,你弟弟可以继续念书,你也能继续工作,日子还是正常的过,只要你听我的话,我绝对不动李林一根头发,除了要离开我这件事,其它的你想怎样就怎样,我都满足你,好不好?”
      
      “王八蛋,你放开我……”李弦凉闭着眼低吼,眼泪突然不受控制的顺眼角流下来,他拼命的推着把他抱得死紧的马辰一。
      他愤怒的用脚踹他,逼得急了,甚至低下头狠狠的咬他肩膀,咬到牙齿渗进肉里,马辰一都没有放开一丝一毫。
      
      马辰一紧紧抱着他,压制着李弦凉激烈的动作,他单手托着他的后脑勺,忍着肩膀上的剧痛,默默的痛苦的闭上眼睛,小凉,无论如何,我都不会再放开你了,你骂我也好,恨我也罢,这些我都能忍受,只要你不想着离开我,他低下头情不自禁的吻上李弦凉颈间,意识不由自动的回到他们初遇的那一刻。
      
      那年秋天,学校门边的梨树下,少年斜倚在树下,他不经意的抬头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那一刹那,如同周身被定身魔咒禁锢般呆愣在原地,只觉得心跳不能不已。
      李弦凉就是那样出现在自己的生命中,在自己心情糟得不能再糟的那一刻,那抹笑容来得不早也不晚,在眼中宛若是大天使的救赎,没有任何理由的让他深陷其中,不可自拔。
      
      之后,他疯狂的利用李林试探他,接近他,威胁他,直到现在用尽手段强迫他,中间隔了这么多年,他才明白,只是静静的等待,这个人永远都不可能属于自己,只有用这种卑鄙的手段和方法,才能够触摸接近到他,感觉他的温暖。
      
      李弦凉松开口,他无力的摇头恍惚的说:“马辰一,你太无耻了,你这人怎么能这么无耻?你到底把我当成什么了?我不就是欠你钱了吗?我还你还不行吗?我还你不行吗?”
      马辰一低头亲着他的嘴角,眼里溢满了痛苦,他强忍着喃喃说:“小凉,我不想要你的钱,我只想要你……”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敲饭碗。。。
    筒子们,给俺留点言吧。。
    俺就是朵缺水的小花。。。
    需要乃们撒点水浇灌啊。。。
    尿就免了ORZ。。。



    寒门神隐
    穿越修仙长文(连载中



    追男神这点小事儿
    闷骚男人不好追



    美人渡君
    大魔王对小白兔一见钟情,为它吃素的故事



    重生之香途
    胭脂水粉出美人,将军极致宠溺



    末世掌上七星
    世外桃源,末世修真



    野兽嗅蔷薇
    攻宠受,古耽



    只谈钱不说爱
    低调重生,悄悄赚钱



    我的男友是怪物
    男人和怪物,青梅竹马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