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顾一切

作者:居筱亦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为何2

      车子飞驰在城市繁华的暗夜流光中,景衍侧坐着,苏晓沐乖巧温顺地蜷在他怀里,渐渐地被酒意醺得有些热,不安分的手抻开了外套,他抿紧了唇,又耐着心重新替她盖好,还把手搭在她的肩上微微压制着。
      
      苏晓沐不乐意了,顺着感觉往他手背上狠狠一拍,打破了车里的平静,脸庞在他腿上蹭了两下,咕哝着:“唔,好热。”淘气得像个孩子。
      
      景衍感觉到手背一阵火辣,低头看了她一眼,下意识地将车窗调低了点儿,小缝隙吹进凉爽的夜风,斑斓的霓虹忽明忽暗地划过他的脸上,稍显犀利的眼里淡出了笑意。
      
      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午夜,他抱她回房间,替她盖好被子,自己到隔壁洗去一身酒气,等他再回来时发现床是空的,旋即听到浴室有流水的声响,他缓步走过去,浴室的门没关,苏晓沐正趴在半身高的洗手台上呕着,看来酒的后劲发作了。
      
      又过了好一会儿,她才拧开冷水洗脸漱口,终于清醒了一些,没成想一抬起头就看到他正倚在门边睨着自己,她疲倦地揉了揉眉心,几次张嘴都欲言又止。
      
      最难受的,是酒醉过后不得不重新清醒面对现实,她这样闹来闹去,是任性了幼稚了,他也该烦了吧。
      
      隔了很久,她慢慢地站直身体,勉强用略微沙哑的声音问:“景衍,你相信世上有轮回吗?”
      
      景衍凝睇着他,眸里是深远的黑,将她的所有表情都收进眼底,倚着门闲懒地问:“为什么突然这么问?”
      
      “你总是这样!”苏晓沐的声音忽然拔高,显然是生气了,连带地借着酒劲向他咄咄逼问,“我问你为什么要对我好,你不说话,我说要跟你做个了断,你也不正面回答,那即使我说我爱你,你大概也会无动于衷吧?”这场作茧自缚的戏,她已经演不下去了。
      
      不料他却说:“如果是最后一个问题,我现在就可以回答你。”
      
      “什么……”苏晓沐的话还没说完,就忽然被他从背后抱住了,带着侵略的气息紧紧包围着她,她镜中的表情瞬息万变,掠过了讶异、不解甚至是莫名的愤怒,两手肘使劲往后挣扎,可他扣在腰间的手臂坚如磐石,她不得不放弃不自量力的挣扎,明明用冷水洗了脸,可是却觉得全身都散发着热气。
      
      “我没有无动于衷,我是人,不是佛。”他缓缓地低下头,不紧不慢地吻上了她的发际,“你没看到,我已经动心了吗?”他只是明白得太晚,等她想把专注从他身上移开,他才恍然大悟她早就走进了他的心里,所以才会忍不住关心她,忍不住对她好,一切的一切都有了答案。
      
      可他天生不是善于表达感情的人。
      
      苏晓沐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的气息近在咫尺,扰乱了她的呼吸,昏昏沉沉地问:“你今晚也喝酒了么?”
      
      “没有。”他的嗓音很柔软,曾经的冷仿佛悉数消融在这个晚上,使得他整个人都变得不真实了。
      
      苏晓沐眼神迷离地呢喃:“是吗?那肯定是我喝多了。”她怔了怔,自嘲地合上眼,已经分不清是梦还是现实。
      
      她这种鸵鸟的样子让他哭笑不得,他扳过她的身体,声音低沉地蛊惑着:“苏晓沐,睁眼看着我,难道你的勇气就只有这么一点点?”
      
      人到底是不服输的,她不甘示弱地打开眼眸,冷不丁就被他毫无预警的吻给镇住了,不是含情脉脉的,而是亲密无间的辗转,彼此乱了呼吸,她抵在胸前的手被他用力握住,她越反抗,他越是丝毫没有给她逃避的余地。直到她呼吸不过来他才罢手,可是依然扣紧她的腰逼着她面对自己。
      
      苏晓沐用尽力气一把推开他,微喘着气口吻不善地说:“你觉不觉得自己太过分了?凡事都该有个限度!我相信有轮回,如果真是上辈子我欠了你的,要我这辈子来还,那么这十年,什么也还清了。”
      
      “我以为,我已经表现得这么明显,你应该知道我的心意。”彼此视线相交,她眼里的脆弱让他的心软了又软,更不能放手,“既是背负了情债,那你和我就只能纠缠到底了。”
      
      苏晓沐却笑了,笑得有些悲凉:“景衍,我很清楚我不是你想要的人,所以再没用也不需要你的同情,更不需要你勉强自己来接受我。”她越过他,扶着墙壁往外走去,脚步有些虚浮,“对了,找个合适的时间找林律师来一趟。”
      
      景衍仿佛没明白她话里的意思,点点头说:“你提醒了我,的确要让他来,那张婚前协议要作废,毕竟做夫妻,是一辈子的事。”而当初他们是协议维持婚姻一年,等小尧适应以后他们就和平分手。
      
      她单薄的背影顿了顿,手指收拢,一字一顿道:“景衍,你知不知道,只要你说的话我都会当真的?”当年他说不爱她她还可以忍痛离开他,现在他说他心动了,说他们是夫妻……她居然怎么也不肯再往前一步,还想抓住那一丝希望。
      
      “不用当真,我说的本来就是认真的,你也知道,我的话一旦说了出口,就是不变的承诺。”景衍正色道,上前去抓住她的手,两人无名指的白金婚戒相遇,折出闪耀的星芒,他极尽温柔的喊她的名字,“晓沐,相信自己,也相信我。”
      
      那是一种什么感觉?
      
      苏晓沐想起有一次和好友去风景地旅游,坐小船游进一个黑漆漆的溶洞,导游用了很多词来形容它的美,可是她只觉得黑,周围寂静得只有她们的声音和水桨划开潭水的声音交叠空转,越深入越幽静,直到她的耐心耗尽的前一刻,忽的眼前的景色豁然开朗,那种经万年凝练成的纯粹,足以让人无条件心折。
      
      好比如现在。
      
      景衍就是她苏晓沐的世界,她一生的风景。
      
      被酒意抽走了所有的理智,她顾不得矜持,反抓着他的手臂逼他抵着门扉,踮起脚尖情不自禁地吻了上去,那是她第二次,这么勇敢主动地去吻他。
      
      景衍鄂了一下,眼神渐渐温柔任得她主导,可显然她温吞的吻不能满足他,很快又被收回了主动权,她情不自禁地抓着他的手臂借力,他闷哼一声,突然松开她,等冷静下来她才觉得他脸色有些怪,后知后觉地发现他睡袍手臂的位置殷红一片,她徒然一惊:“你的手受伤了?发生了什么事?”说着就捋高他的袖子,一条不深但是很长的疤痕突兀地现在他古铜色的手臂上,本来结痂的伤口又迸裂开,显得有些血色的狰狞。
      
      她把最近发生的事联系起来,问道:“是因为并购案有人报复你?这几天你不回来也因为这件事?”
      
      景衍看到她本来秀气的五官纠在一起,仿佛是她受了伤似的难受,心里掠过了感动,好像很久都没有被人关心的感觉了,笑了笑,缓声说道:“只是小伤,不碍事的,不回来是怕你和小尧担心。”
      
      “一点消息都没有才更担心!”她不以为然,轻轻点了点伤口处,学着他当时在马尔代夫的语气:“这还是小伤?”抬眼不赞同地睨着他,抿抿唇去取来急救箱,细心地替他消毒,包扎,看着横亘在眼前的疤痕她又忍不住问:“伤你的人抓到了吗?”
      
      “他的父亲是被并购公司的财务总监,挪用了不少公款去投资,并购清底的时候被查出来了,所有财产被冻结,在等待庭审的期间自杀身亡了。”他淡淡地说,“那孩子只比小尧大几岁,我打算撤销诉讼。”那时现场很混乱,谁也不会去防备一个才十四五岁的孩子。
      
      怪不得,以他的身手,又有保镖跟随怎么会被伤到?
      
      他看着她皱着的眉眼,忽的低下头在她眉心处吻了一下,抬起她的下颔问:“在想些什么?怕我吗?在很多人眼里,我并不是什么好人。”比起大白鲨史密斯,他的并购手段更加的雷厉风行,只是这几年他已经渐渐厌倦了这种金钱追逐的游戏,尤其重遇了她和小尧,这些就更不重要了。
      
      可他清楚明白,只有自己足够强大,才能保护到他想保护的人,有时候,狠是必须的保护手段,不然那个孩子的处境就有可能变成他的儿子,他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苏晓沐搂着他的腰,轻轻摇了摇头,他的心,其实是很软的吧。以他的身份当年对那么陌生的她和父亲就那么用心的照顾,能可怕到哪里?他只是不会轻易表露自己的感情,也许是因为害怕受伤害吧。所以不管别人如何评价他,她愿意什么都听不见看不见,无条件信任他。
      
      “你就这么信我啊?”他舒心一笑,往后靠着软枕,把她抱得更紧了些,这是个傻女人。
      
      这个晚上,坦诚了心迹以后两个人之间的隔阂好像一下子消失了,就这么安静的一问一答,仿佛老夫老妻,虽不至于一下子甜腻如蜜,可是他们的心渐渐靠在了一起。
      
      他们是夫妻。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