怡然清穿

作者:月光之旅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荣舟到访

      第二日清晨,陈翠在一阵阵饭菜香中醒了过来,提拉着鞋子起身看见那个什么心儿的在灶间忙碌着,虽然人家也准备自己的早餐,可是心里照样不舒服。
      
      打了井水净了面,回屋换上鲜亮的衣服,再抿抿鬓角,翻腾出胭脂水粉,把妆给画上,最后在簪根银簪子,挂上耳环,整整乱掉的衣服。就雄纠纠气昂昂的跨进了厨房,三步并作两步的走上前去,夺过心儿手里的锅铲,很有气势的问道:“说,姓什么、叫什么、多大了、哪的人,还有这几天都干了些什么?”
      
      “我….”心儿自小长在荣舟身边,哪里见过这种阵仗?尤其是陈翠还一副逼供的模样,说话的速度也快的出奇。饶是见惯了妻妾吃飞醋的模样,这个时候也吓懵了。
      
      “翠儿”李卫从陈翠翻箱倒柜的时候就醒了,听到陈翠那连珠炮的问句,早乐开了怀。官府应该请陈翠过去问案子,连大刑都不用上,直接就把犯人整晕了。
      
      “诶!就来。”听到李卫在屋里的叫声,陈翠撅着嘴应道。她折腾半天就为了给心儿一个下马威,这李卫什么时候也会怜香惜玉了?回头再看见娇柔的心儿,心里就发毛,我见犹怜啊!想了想目前的形式,临出门前又走到心儿身边说道:“我警告你,少打李卫的注意。”
      
      陈翠一进屋,看到李卫起身的样子,赶忙走上前扶住他,再塞一个枕头到李卫的身下,顺手再整理了凌乱的床单。然后把双手环在胸前,居高临下的说道:“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心儿的来历,我昨天不是给你说了吗?”调整一下身子,半躺在床上,李卫好笑的看着居高临下、满脸严肃的陈翠。
      
      “我没说这个”不满,两个人的默契日后必须加强。
      
      “那还有那个?”李卫奇怪的问道,仔细的想了想,真没想出来什么值得陈翠这么大张旗鼓的事情。
      
      “除了心儿,就没有其他要交代的了?”陈翠偏头眨眨眼睛很无辜的问道,那表情十分天真!
      
      “没了….吧?”李卫左思右想,还是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就他现在这种身体状况,就算是有贼心也没有那个贼能力。可是陈翠做出这种表情,好像是在生气,所以李卫觉得他还是应该给自己留点余地。
      
      “你怎么受伤的?”单刀直入,陈翠觉得他们俩果然还是缺乏默契。
      
      “呃,这个没什么的。”相较于陈翠的急迫,李卫真的觉得受伤没什么问题。男人嘛,谁不受点伤留些血?受点伤就想让天下都过来关心那不是他李卫的性格。
      
      “没什么,你躺在床上这么长时间?没什么,四爷会这么好心给你放假?”看着李卫一幅受伤无所谓的表情,陈翠就满肚子委屈,她深更半夜豁出命的要出府照顾他,结果人家压根没把这伤放在眼里。
      
      “行,你不说是把,那我去问那个什么心儿;心儿要是不知道,我就去问她主子,反正总会有人会知道的。大不了我命不要了问四爷去。”陈翠转身欲走,她就不信李卫真敢让她东奔西跑、以身涉嫌。
      
      李卫眼看着陈翠急慌慌的样子,彻底没辙了,又怕陈翠真的为了这些做出什么傻事啦。这才将两个月以前的事情断断续续、剔除部分情节的告诉了陈翠,末了加了句如今一切都好,不用太担心的话。
      
      陈翠很认真的听着,把当时的情节在脑子里演练了一番,恨不得宰了那个姓刘的同知,整件事情下圣旨的是康熙,直接执行的是雍亲王,这姓刘的脑子被门夹了去刺杀十三?还让李卫给看见了。活该被判死刑,活该被抄家。
      
      还有这个把忠心当饭吃的李卫,陈翠也想敲敲他的榆木脑袋。什么叫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什么是各扫自家门前雪,他李卫知道不?十三死不死和你有什么关系,人家的亲卫都在那呢,你离他那么远没事凑什么热闹?
      
      “十三爷给你金银财宝了?”
      “没啊!”奇怪,他受伤和金银财宝搭得上关系吗?
      
      “十三爷许你锦绣前程了?”
      “也没有。”
      
      “那你干嘛没事儿替他挨刀子,死的很光荣是不是?”说着说着,陈翠又想哭了。那个死十三,救命恩人伤都快养好了,他连句谢谢都没有。
      
      “……”李卫很无语的看车陈翠。
      
      “看什么看?看我也要说。”狠狠的在脸上摸了一把,继续说道:“他十三身边那么多侍卫,你离他十万八千里,没事凑什么热闹?要是有个万一可怎么办?”陈翠越想越委屈,她也知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她也明白四爷和十三爷最后肯定会有所表示,可这些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和别人身上是两种情况,心情和想法自然也不一样。如果换做别人,她一定会嫉妒这人的运气好,前边有锦绣前程等着他走。
      
      “这不是赶上了嘛,不管他是什么身份,咱也不能见死不救不是?”李卫觉得这陈翠说话越来越随便,赶忙截住了话题。不过看着陈翠这倔强的表情,李卫还是很开心的。不管怎样,这陈翠对自己还是比对前程关心。
      
      “你不是因为他是主子才救的?”
      “说什么呢,我是这种人吗?”感情!这陈翠居然把自己当成为了向上爬什么都可以利用的人了。
      
      “笨蛋,笨蛋!”陈翠连说两个笨蛋,就开始坐在床边哭,她怎么这么没眼光啊?怎么找这么个大公无私的人。
      
      小心的抹掉陈翠眼角的泪,从侧面搂着陈翠的腰说道:“我日后会记得再不能这么冲动了,好不好?乖啦,笑一个。”
      
      “不要,你说话都不怎么算话的。”扭捏的挪了挪身子,大感不好意思,多愁善感是林妹妹的专利,她不喜欢剽窃的。
      
      “我发誓,以后做事前先想着你和娘,好不?不生气了哈。”李卫再接再厉的哄着,他这个病人还真命苦。
      
      “你还想有以后?”狠狠的甩掉自己腰上的手,陈翠不满的瞪着李卫说道。
      
      “哎呦~痛~~”李卫皱眉,双手覆着伤口处哀怨的看着陈翠。
      
      “怎么样,我碰到哪里了?让我看看。”
      
      两个人一个在焦急的翻找着,一个忙着装重病人博同情,都没有注意什么时候房门开了,屋里亮堂了。
      
      “心儿,给爷上杯茶,今儿个这戏不错。”
      
      房门外一句话传来,让屋内所有的温情和暧昧瞬间散个没影。两个人转头一看,发现门外一个很欠扁的男人,大冬天的手拿折扇,心儿却在旁边羞红了脸。陈翠狠狠的瞪了门口来人一眼,这才转头嗲着声音对李卫说道:“我去泡茶。”
      
      门口说话之人正是荣舟,作为荣舟以前的小丫头,心儿还是比较偏心自己的主子。这次荣舟直接的进门,她也就没有通传,这才让荣舟看到一幅郎情妾意、情人斗嘴的温柔画面。
      
      “你小子,满肚子坏水。”等陈翠出了门,李卫相当的不客气、直接指责荣舟做事不地道。
      
      荣舟径自把李卫的取笑当成不好意思,反正他们俩的关系,又打又骂的他习惯了,径自走到桌边翘起二郎腿看着李卫说道“你真没救了,就这么个女子,也值得你牵肠挂肚的?”
      
      “这你别管,来这儿有什么事情吗?”
      
      “没什么事,就是看看你伤养的怎么样了,再问你是否满意心儿的服侍。”
      
      “既然来了,一会儿你把心儿带走吧,翠儿在这里就行了。”李卫想了想说道,反正这个心儿也不过是端茶倒水做个饭什么的。
      
      “这怎么行?我还想看这次她怎么赶心儿走呢。”荣舟大大方方的承认自己的小心思,反正他一开始把心儿留在这里就是为了看好戏,他就是满肚子坏水,怎么着吧?
      
      “……”
      
      陈翠一路都在诅咒这个到访的客人没眼色,路上顺手还训了心儿一顿,从心儿手里接过两杯茶水,准备给人送茶去,可人还没走到门口呢,就听见里边那人在教唆李卫做坏事,差点没咬碎一口亮丽的白牙。待听到那人说李卫没胆子怕女人的时候,陈翠转身就去了厨房。
      
      荣舟正说到李卫下一步准备做什么的时候,陈翠就低眉顺目、目不斜视的走了进来,先将一杯茶放到荣舟的眼前,轻声说一句:“一杯粗茶,还望海涵。”再放一杯到李卫的床头就离开了,自始至终都恪守本分,没抬头,没乱看。
      
      看到这些,荣舟还算是满意的。这一系列动作落落大方、温柔娴淑,而且还很知书达理,还真想不出来当初她怎么敢说那样的话。待陈翠出去之后,荣舟说道:“她也不是完全没有可取之处嘛。”
      
      李卫听到这话,挑了挑眉,笑了一下,并没有说话。
      
      “噗~这什么茶?”荣舟说了这么多,也有些口渴了,顺手端起身前的茶呷了一口。还没等咽下去就被荣舟给吐了出来,什么怪茶,怎么什么味道都有?抬头看看李卫云淡风轻的脸,很不死心的上前两步端起李卫床前的那杯,就不信这陈翠连李卫的茶都敢加料。
      
      “噗~”接连被两杯加料的茶水虐待,尤其是荣舟很自信没加料的第二杯让他的舌头更是热辣辣的难受。跑到外边也不敢找陈翠要热水,直接让心儿给他打了冰凉的井水,强灌了几口这才回屋里,翩翩公子形象毁了个彻底,不免有些挑拨离间的问道:“她连你的茶都敢加东西?”
      
      “因为我没阻止你说那种混账话。”李卫很不厚道的调侃着,从陈翠进门的乖顺模样,他就知道准没好事,因为陈翠压根就不是个会吃哑巴亏的主儿。
      
      荣舟看了看李卫那幸灾乐祸的模样,心里更气了,狠狠的说道:“你知道怎么也不提醒我。”
      
      “那样的话,我怎么看你荣少爷的戏?”李卫摊着手,再抬抬下巴提示荣舟,他衣服前襟上的水渍,很没朋友爱的笑道。敢看我的笑话,我让你比我闹的动静更大。
      
      “你们俩,一个小人,一个女人,果然是绝配。“认识到李卫这家伙的劣根性,荣舟咬牙切齿的说着。
      
      李卫状似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再无辜的耸耸肩说道:“看在你是我朋友的份上,我再给你一个忠告吧,日后宁得罪小人莫得罪女人。”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说,姓什么、叫什么、多大了、哪的人,还有这几天都干了些什么?”
    我高中的时候最喜欢说的一句话:“谁、那班的、叫啥、长得帅吗、我认识不?”于是我同学集体无语。



    重生皇后
    失意皇后重生之旅……



    名门庶媳
    大家庶长媳,日子很有看头。



    怡然清穿
    李卫与陈翠的甜蜜爱情~



    红楼同人之牵绊
    我的短篇——贾元春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4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