割月如绛

作者:直道相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六五章

      65【北门】
      
      由雍城向东,澂车马奔行了一旬即将抵达河西,却见得对面走来一行人,澂不由愣了。
      “仲嬴”,为首的女子缓缓拜道。来者却是戢从前的媵侍、梁氏姊妹中的妹妹倩,三年前姊妹俩避难归国,不想今日在此相见。
      澂莫名惊诧,“妹妹何故来此?”
      “离了母国,自然是嫁人。”倩苦笑道,“寡君将我许往曹国。”
      “……”澂无言以对,半晌道:“那么令姊……”
      倩摇了摇头,黯然道:“她去年已因病身故。”
      澂一惊,想不到她竟去得这么快,“仲嬴不胜悲痛。”
      
      倩惨然笑了笑,“仲嬴,当初我姊妹二人匆匆离去,日後得知太子大难不死,心有愧疚……路上听闻太子入秦,倩原本还想请送嫁大夫赶至雍都代为求见太子,这下可巧,敢请仲嬴代为通传一声。”
      
      此次送倩出嫁的大夫子予从前曾在秦国出仕,并代秦君到晋国聘问婚後的澂,其後倩姊妹私下随子予返回梁国,子予也辞了秦国的官职。此番相逢,双方都问候得十分拘谨。
      
      “太子不在此地。”澂道。
      “求仲嬴周旋一二,我……阿姊生前亦有此念,我们姊妹实在于心难安。我阿姊……”倩苦苦哀求,一旁子予咳了两咳,倩这才收了声。
      
      “倩,”澂叹道,“太子真的已经先行离去。”
      “仲嬴为何不曾同行?”
      澂别过脸去,平抑了一下气息,道:“我也想再见见他,吾子若是觉得顺路,可随我同往。”
      
      澂估计戢会先回王畿,而远嫁曹国也多半要由王畿再向东行,于是众人方向一致,共同上路。只是奔至河西时,形势突然大变,沿途不断集结秦军,两岸渡船也全部封停,一问方知晋军已悍然南渡河水,包围了虢都上阳。晋军来势汹汹,秦伯为免晋人另起他意,也紧急调军戒备。虢国是向东通往周王畿的必经之路,危殆如此,只得暂时止步。
      
      “是否见过周司马伯敌父?他可曾渡河?”澂召来掌管舟楫的小吏问道。“呸,中原人最是狡猾,他嘴上答应得不错,居然夜里偷了船自己划走了。就是三日前的事。”小吏愤愤道。“哈哈哈哈”,寺人牙大笑,连澂也不禁莞尔。
      
      众人一番商议,再加上倩的婚期不好耽误,于是改而南下,沿楚国北地边境一路绕行,路上谈起戢恐怕已涉身虢国战地,澂不免惶惶。改道之後也不顺利,楚师北上讨伐郑国後又灭了弦国,沿途纷扰不断,众人屡屡回避改道,曲曲折折两个多月才总算到达叶邑。
      
      舟车劳顿,众人暂寄亭馆小憩。旧地重游,想起去年冬日在馆中那仓皇的一夜,澂愈发不能自已,正在暗中神伤之时,忽见有个少年在角落里晃了一下,澂眼一亮,认出了来人。那少年微微笑了笑,轻轻点了点头,澂稍待了片刻,亦下堂尾随而去。
      
      “桐。”澂欣喜道。
      “太子妇安好?”桐彬彬有礼地答道。原来桐的父亲子霖自召陵之盟後一直隐居乡间,桐偶然来县城采买,瞧见了澂一行人,便悄悄潜来相见。“家父日前收到太子书函,邀他至王畿任职。只是家父辞以年老病弱,难堪大用。”
      澂听了大吃一惊,如此算来,戢几乎是一面奔赴王畿,一面同时另派家臣传书至楚地。“昔时得蒙叔父照拂,来日太子定当再度登门,亲往拜会致谢。”澂请桐代为传达致歉之意,“此番太子身在旅途,寄语匆忙,种种不敬还望叔父见谅。”
      
      送走了桐,澂返回馆内只听一片哗然,却是驿馆传来消息:“虢国灭亡,虢君已逃往王畿。”虢国立国长久,向来为天子重臣,军力强悍,善于征伐,不料最终还是为晋国所灭。
      子予叹道:“原说是晋国内乱,自削其实,想不到竟仍是勇不可当。
      馆吏笑道:“听说虢君得以逃脱,幸赖晋国废太子之力,未知是否属实,嘿嘿,废太子,周司马,有趣有趣。”
      
      子予虚应了几句,澂也定下心来,传闻未必无据,则戢此时大概已安然返抵王畿。
      
      ***
      虢公刚刚流亡至国都,暂居在宫城内一处陋室之中,如此景况却仍是坚持要答谢周司马一番,戢不便推辞,只得应了。
      “伯敌父,寡人敬你。”
      “……”
      “一面是晋国的围攻,一面是晋太子的解救,寡人几乎分不清敌我了。”
      
      戢不是没醉过,只是这次醉得实在太快,仿佛只与虢公饮过两巡,便已把持不住了。“我……晋国……”戢语不成章,咕咚一头栽倒。
      
      “啊。”戢惨叫一声,生生痛醒,不可置信地看着面前一人抡着铜殳shū猛击他曾经断折过的腿骨。“甘公?”戢未及出声甘公带又朝他颅上重重拍了一记,戢登时又晕了过去。
      
      ***
      “天子,司马毕竟曾经大败狄人,解救王畿,其心可表啊。”原公乍闻戢系于囹圄,不禁大惊。
      天子想想道,“嗯,然则他帮助楚蛮攻打我姬周同姓之国,又何尝不是其心可表?”
      王子郑附和道,“其实司马偏帮楚蛮,世所共知,否则王师早已踏平汉南,又何来召陵之盟。”
      
      原公闻听王子郑之言心头不免起了恶感,当下不便发作,改道:“太子岂不知司马昔日救卫,近日救虢之事吗?”
      “救卫卫亡,救虢虢灭”,虢公冷笑道,“原公可否告知这其中奥妙?”他恨恨道:“日前我见他遣人送书至晋,方才醒悟原来他一心归国争位,要拿我这大好河山讨他君父欢心呢。”
      
      原公也是一愣,半晌道:“无论如何,司马功不可没,愿天子三思而定。”
      “唉,其实予一人也不是不想轻判,只是司马拥兵自重,破败王制”,天子满腹的怨恨,“此风绝不可启。”
      “天子,”原公一世温和,此时也忍不住急道,“就算司马藐视王纪,然则一旦戎狄再犯,王师又当何人领导?”
      
      “啊”,天子果真头痛起来,“这,中国既安,四夷自服……”
      太子郑成竹在胸,“儿臣早有准备,齐侯率诸侯之师愿效王命。”
      
      “原公……”一旁周公忌父悄悄道,“太子郑已休了元妃,另与齐国联姻,听说齐侯已经许啦。”他把着原公的手,“算啦算啦,他们父子都乐意的事,咱们又何必多劝呢?你我都糊涂了几十年,何苦这时却聪明起来。”
      “唉,可,可是……”原公叹了叹气,终於默然。
      
      ***
      秋风萧瑟,几响击筑之声悲切地断断续续,戢勉强偏了偏头,望向不远处洛邑北门的城头。北门乃是他率王师讨伐戎狄进出之所在,兴许城头之上还有些记得他的人。不过上次他躺着进躺着出,这回不躺了却还是挺不直腰。槛车造得促狭,尺寸过高枷孔却又太紧,偏生他还一侧腿骨重创,立也立不稳,槛车只要稍微行得疾一些,便会卡住脖颈吊着。
      
      戢暗暗叹了口气,天子私下在内朝就置了他的罪,司马府中的诸多僚属也都羁押看管,不但饯邑那偏僻的弹丸之地削了去,天子更一心将他流放至贫弱的卫国。戢想,光是从宫城解到北门已不堪其苦,若还想一路颠到卫国去,怕是不用旁人动手,他便已没了性命。
      
      总算押送槛车停在北门附近,士卒不知在与何人交谈,戢方才得了片刻的喘息。只是这一停歇,引得过往士民纷纷好奇来观,戢把眼一闭,却挡不住那些唇枪舌剑。
      
      “……果真是瘸子,这番得见了。”
      “那从前是如何指挥退敌的?”
      “其实他不过挂个名,王太子谦逊,乃是真正的帅才。”
      “是啊,王太子曾帅师讨伐楚蛮,这竖子却一意阻拦。”
      “哈哈哈哈,上下都软,无非是个……”
      “当真当真?无怪乎他身边半个女人都无,原来是有心无力……”
      
      ***
      “仲嬴,我……”倩把目光从远处的槛车上收了回来,“想不到太子此番重蹈覆辙。”倩忍不住眼中含泪。澂垂首不语,寺人牙怒道:“太子为奸人所害,你看不到么?”
      倩不理他,道:“仲嬴,太子终身如此行事,又岂只是害了他自己。倩就此别过……吾子勉之。”
      
      澂终于目光平举,冷冷道:“今生不复再见,吾子勉之。”子予上前两步道:“仲嬴息怒,待我送嫁之後再护送吾子返国。”澂淡淡道:“我自有车马,不劳大夫。”说完便自行登车,不顾而去。
      
      “啊,太子妇,你真这么狠心?那我秦人也不做啦。”寺人牙骂道。
      “你去找城东一名商人禄泉,请他速速雇请人手至卫国解救太子,无论花费多少,将来定十倍奉偿。江安”,澂对御人道:“你即刻载我去齐国。”
      “啊?”寺人牙刚刚欢喜过来又哭道,“太子妇说到底还是要弃了太子去啊。”
      “我去让齐侯悔婚。”澂咬牙切齿道。寺人牙瞪圆了眼,澂喝道:“你还不去?”寺人牙一骨碌翻滚下车,澂追了一句:“牙,齐侯不喜欢瘸子作女婿……”
      
      “明白”,寺人牙已跑得不见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向久蹲坑中的朋友们致歉,鞠躬,无比感谢。所以这回我安排太子妇终于追上了太子,各位一定满意了。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