割月如绛

作者:直道相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廿二章

      22【白垩】
      
      此次秦国派来的聘问大夫子予本是梁国公子,说起来与含姊妹还是堂兄妹。很自然地,澂便又陪同子予顺便往含处探访,不过含病了,只有倩一人出面相迎。澂暗暗纳罕,以含的修养,这样的推辞不见实属罕有。寒喧一阵後,倩送子予与澂出门,澂只在门外打了个转转便返身含的宫室。
      
      澂吩咐寺人不必声张,自己亦只在堂上静候,稍时倩从室中走出,冷不防瞧见澂肃容端坐,惊叫一声便赶快退回後室。澂疾步夺户而入,只见含慌忙将锦衾掩上腹前。
      
      澂将含仔细打量了一番,忽然想到一事,顿时心便冷了,涩然道:“太子还未知悉此事罢”,再瞟一眼室中整理好的行囊,便走近一步问道:“曲沃宫室未成,吾子欲往何处?”
      倩将行囊拨在身後,道:“曲曲小礼,乃是我和姊姊想要致赠大夫子予。”
      
      “眼下只我三人,吾子还要遮掩么?”澂道。
      倩赶忙拜伏:“太子妇恕。一切事由都是婢子怂恿,太子势危,不知多少人想害他,倩只不想姊姊下场如卉一般。”
      澂眼前闪过当日卉殒命时的一幕,不禁仍有馀悸。
      “原也只打算拖得一时是一时,今日幸会大夫子予,这才想到前往投奔。”含道。
      
      “可是无论如何必先让太子得知此事,我更不可对他有所隐瞒。”澂摇头。
      含道:“婢子就是害怕太子身边或有奸人,此事越少人知悉越好。仲嬴什么也没看见,我姊妹二人亦未向太子妇多言片语。吾子只在事後知我思乡疚病,又受不了冷落,这才情急离去。反正太子,太子他大约也不会在乎我们这些媵侍。怠慢之处,全凭太子妇代为掩饰。我们一俟平安之後,即转知音信。”
      
      “仲嬴!”含恳求道。
      
      澂并不答话,倩急道:“仲嬴,同是女人,说句心里话,难道你不愿少一人,不,是少二人与你分享太子的恩泽么。”
      澂闻言顿觉喉如鲠心如堵。
      “求太子妇不要声张,救我姊姊一命也权当救你自己!”
      
      “别说了,”澂心乱如麻,“趁我还没改变主意,你们欲行从速。”
      
      ***
      眼见天色擦黑,还不见澂回宫,戡腹中饥饿倒不算什么,可只怕再不动身往太子封邑,曲沃城门便要下钥了。戡只好牵着龙马候在太子旧宫外,只待澂一归,向她告了辞便走。他跂而远眺,终见澂的车驾缓缓行来。
      
      “阿嫂!”戡迎上前道。
      澂一脸漠然,径直入宫,竟似未曾听到。
      “阿……”戡看澂脸色不对,把话咽回肚里,正自踌躇要不要再跟进宫中,澂已得寺人提醒,回头招呼他:“季子。”
      
      “竟忘了留季子共食。”澂道。
      “我一觉睡到现在,肚子还胀得很。明日要返乡学,得赶紧回去温书,这便向阿嫂道别。”
      
      澂点点头又挥了挥手,竟似便这般打发戡离去。戡深感澂态度殊异,但看她眉间深有忧色,怕是这于归之日的遭遇太令她神伤罢。戡对着澂的背影恭恭敬敬行了个礼,一抬头,澂居然又再转身。
      
      “季子,”澂伸指慢慢抚过额头。
      “阿嫂头疼么?”戡从未见过澂这般迟滞。
      澂蹙眉想了一下,“我忘了,留季子多停留半日原是为了什么。你等我片刻。”
      
      不多时,寺人牙交给戡一个包袝。澂亦走出门外来,道:“是给子靖的衣裳。”
      “我?”戡愕然。
      “嗯,子靖入了乡学,须穿得体面点,莫被那些荀氏、里氏的子弟比了下去。”
      “是是。”戡瞅着包袝一角露出来的衣料,估计都是十五升以上的,比自己常穿的那种七升粗布可好太多了。其实这也怪不得戡寒酸,一是他本来就没什么积攒,兄嫂赠与的也就那么幾件让他当宝贝了,二来他辛苦惯了,穿着粗劣些倒也自在。
      
      “子靖比比看,这些原是我做给太子的,不过,我想他也不缺这些。”澂笑中泛苦,“季子的身量似乎与太子差不多,本想趁你醉眠时稍作修改,但有他事耽搁了,子靖又难得来一趟,不妨先拿去将就将就。”
      “穿得穿得,多谢阿嫂。”戡把头深深埋了下去。
      
      “咦!”澂忽然望着龙马惊道。
      戡也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高大的龙马静静肃立,一身乌黑的细毛都融于暮色,唯前额上一道弯弯白迹如明月般闪亮。
      “月亮。”澂喃喃道,她想起自己最锺爱的那匹骊驹,还有去年亲迎时那个在月亮身边笑得清朗的男子。
      
      澂转向戡,他正一旁微笑。“戡,是你么?”澂问道,“你怎么画的?”
      
      戡笑而不答,悄悄掸去衣衫上残留的一点白垩。从前他作圉人时每每害疮受伤无药医治,便靠着刮一点宫墙上的垩灰敷搽,这次临从曲沃出發前,戡路经戢正在修葺的宫室,见有全新上好的白垩,忍不住便顺了一大坨。
      
      “戡,”澂终於也舒展容颜,“谢谢你。”
      
      戡将包袱抱在怀里,躬身作别,一人一马,向北迤逦而去。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PS:呵呵,时间很零碎,终于凑了这么一章,大家将就看啊。要把以前欠的留言全回复咱也没时间啊,就先回复8月5号更新后的留言吧,如有遗漏还望包涵。
    2007-12-16
    111:谢谢。
    未留名者:谢谢。
    飞鸟:你居然同时是戢和澂的老乡,厉害啊。
    holui09:其实我自己就是铁人啊。
    YY:不知你是不是以前来桓城捧场的那位YY?不管怎样,都谢谢你。
    MOMO:谢谢。
    Hilary:此坑其实已经快两岁了。
    Viv:谢谢。
    兰:你把桓城与割月的男角作对比,我也觉得有相似性呢。我希望能写出一些不同来。
    Spring:秋日传奇,有小布吗?我没看过呢。争取将来看看。
    宜言饮酒:谢谢关心和帮忙解答。一直忙,时间又不完整,所以拖了这么久,抱歉啊。
    晕:欢迎再来捧场。
    Lin:谢谢。
    菟丝貉子:悲情路线里的人物,多半都命苦。
    Bububu:其实本来就是设计戢跟澂好的嘛。
    Felicitas:戢其实破罐破摔很久了。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