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

作者:夏念南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But love 41.

      佐伯看到手冢出现在公寓门前的时候,很是惊讶。他本来是听到不二说感冒了,所以帮不二请假的时候也帮自己请了假,为的是来照顾不二。可是他还没有走到公寓门前,就看到手冢先进了公寓了。
      
      佐伯站着的地方,离公寓有些院,所以手冢并没有看到他,但是他却清楚地看到了手冢。手冢脸上的表情依旧很冷淡,但是从他眼底所流露出的焦急却骗不了人,他应该是知道不二生病了吧。
      
      想当然,手冢国光是不可能那么轻易就放下不二周助的,所以果然不二的一举一动都逃不过他的眼睛么。不过这样也好,不二不是一直找不到他么?现在他主动出现,至少两人能够见面好好谈谈了吧。
      
      >>>
      
      当手冢打开那张他开过无数次的公寓门时,他的心底竟莫名其妙地涌出了一丝怀念的感伤。明明离开也才一个月而已,可是他却觉得好久好久了。
      
      在玄关换了鞋,客厅里的摆设还是跟以前一模一样,只是稍微显得有些乱。自己一不在,那个家伙果然没办法好好照顾自己呢。看到桌上的医药箱,手冢总算是安心了一些,那家伙总算还是知道要吃药的。
      
      不二卧室的门并没有关,手冢轻轻走进他的房间,他此刻正在床上熟睡,眉头微微促起,脸颊上也泛起不正常的红,看起来是非常不舒服才对。
      
      手冢转身走进厨房,打了一盆凉水,又准备了两条毛巾,一条毛巾包满了冰块,随后又走进了不二的卧室。
      
      将准备好的冰袋轻轻搁置在不二的脖子处,不二本来在正在做一个很奇怪的梦,梦见自己正在一个滚烫的大锅里游泳,手冢的这个冰袋有些刺激,让他不觉从梦中惊醒。
      
      头痛欲裂,不二努力了好久,才勉强睁开眼睛,他用手轻揉着自己的额头,沙哑着声音问:“佐伯,是你来了么……”这句问话,在不二看清面前的人时变得越来越弱。
      
      “手冢?”不二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随后他的嘴角泛起一抹苦涩的笑,低头仿佛自语般地说:“怎么可能是手冢呢?呐,佐伯,我发烧都烧糊涂了,竟然把你错当成手冢了。”
      
      手冢看着满脸受伤的不二,沉默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的心因为那句“怎么可能是手冢呢”一阵抽痛。呵,怎么可能是手冢呢?
      
      “不二,你病得很严重,再睡会儿吧。”
      
      听到手冢的声音,不二再次惊讶,这个人真的是手冢吗?他不相信的伸出手,颤抖着摸上手冢冷漠而帅气的脸,这时手冢的鼻子,这时手冢的眉毛,然后是……眼镜……在碰到镜架的那一刻,不二触电般地收回了手。这个人,他真的是手冢国光!
      
      怎么可以真的是手冢国光呢?不二不可置信地捂住自己的嘴,漂亮的冰蓝色眸子里瞬间蓄起了泪。
      
      “不二……”看到不二这样,手冢却连一句安慰的话都说不出来。
      
      “呐,手冢,其实……其实我说讨厌你,是骗人的呢,我从来都没有……都没有讨厌过你。对不起,你一直对我那么好,可是我却对你那么冷淡……对不起……”不二沙哑的声音里夹杂着很浓厚的哭腔,可是他的脸上却在笑,一种很勉强的笑,一种很苦涩的笑,一种眼角泛泪的笑……
      
      可恶,他明明是想对手冢好好的笑一笑的,可是为什么嘴角怎么都抬不起来呢?为什么眼泪都不听使唤,直往下掉呢?不停地擦着眼角溢出地泪,不二仍旧拼命保持着脸上的笑容,他说:“呐,手冢,对不起啊,其实明明不想哭的,可是眼泪就是一直不停的往下掉……”
      
      看着明明什么都没做错的不二一直不停地落泪道歉,手冢心痛地无以复加。不二周助,你让手冢国光如何面对这样让人心疼的你呢?
      
      伸出手轻轻把不二拥进自己怀里,手冢轻拍着他的背,“不二,想哭的话就哭吧,不要笑了。”
      
      在心里积蓄了一个多月的委屈,就在手冢这句话里全部爆发了出来,不二躲在手冢的怀里,疯狂地掉着泪,他说:“手冢,你究竟去哪了?为什么我都找不到你?”
      
      “手冢,你怎么可以丢下我一个人,什么都不说就离开呢?”
      
      “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要说讨厌你的,其实我真正讨厌的是那般无理取闹的自己。”
      
      “手冢,对不起,对不起……”
      
      那一天,不二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哭了多久,他只知道他躲在手冢宽广的怀里,闻着他身上所熟悉的味道,感到前所未有的安心。原来手冢国光一直都在,从未离开。
      
      不二再次醒来的时候,窗外的天已经黑了,客厅里有灯光微弱的照进他的房间,四周很安静,所以他能听到厨房里传来的一些细微的声响。
      
      不多久,厨房里的声音安静了下来,然后手冢端着热腾腾的粥走进了不二的卧室。不二很没出息的咽了咽口水,他是真的很饿了,从今天早上发现自己生病了开始,他还没吃过东西呢。
      
      手冢把粥放在他的床头柜上,先把他扶起来,然后把他背后的枕头竖了起来起来,让他能够靠得比较舒服。确定他已经坐好了之后,这才端起粥,一小口一小口地吹凉了喂他。
      
      不二喝粥的时候,一直笑着。那种笑容跟他平时的笑容比起来,多了一种名为幸福的东西。手冢给的幸福。
      
      不二喝过粥,吃了药,不一会儿药效就上来了,他直犯困。手冢帮他把杯子盖好,小声说:“累了就睡吧。”
      
      不二勉强睁着眼睛问手冢,“那你呢?”
      
      “我会在这里陪你的,你睡吧。”
      
      听到这句回答,不二这才安心地睡过去。
      
      早晨不二醒来的时候,手冢正坐在床边的椅子上打着盹。窗外的阳光轻柔的洒入,是一个难得的大晴天。不二静静地看着浅眠中的手冢,也不叫他,昨天晚上他为了照顾自己,一定累坏了吧。
      
      然而手冢本来就只是在打盹,没两分钟他就醒了过来,看到不二正看着他,轻声询问:“醒了?感觉好些了吗?”说着,他微凉的手已经覆上了不二的额头。啊,还好,已经退烧了。
      
      “你等等,我去拿早餐。”手冢说着,走出了不二的卧室。
      
      等到不二乖乖把早餐吃了,手冢把他要吃的药准备好放在桌上,嘱咐了一句,“半小时后记得把药吃了。”
      
      说完,手冢转身准备离开。不二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有些心慌,他叫住他,“手冢,你要走了么?”
      
      手冢轻轻点头,不二更慌了,“不留下吗?”毕竟严格说起来,这里也是手冢的家,本来就是有误会他才离开的,现在误会已经解开了,他应该也可以留下,继续住下去了不是吗?
      
      “手冢,我并不讨厌你,所以……所以你回来继续住吧。你也知道我笨的,很多事都做不好……你看,你离开才一个月,我就让自己生了这么大一场病……而且你不在,我老是睡过头迟到的……我很喜欢吃你做的饭菜,可是你不在,我上哪都吃不到……手冢,所以,所以你留下来吧……”不二一口气说了很多话,但是说的很没有条理,他有些着急,他不过是想把手冢留下来,但是却害怕他不愿意。
      
      手冢自然是知道不二在想些什么的,可是他什么也没有回答他,只是任由他吧所有的话讲完,然后很轻很轻地叹出了一口气。不二的心也跟着这口叹出的气,一直沉到了底。
      
      手冢一直背对着不二,隔了好久才缓缓说:“不二,对不起,我要结婚了。”
      
      “……什么?”不二不可置信的看着手冢,只觉得自己出现了幻听。
      
      “不二……对不起,我要结婚了。”手冢只能再次将那句连他自己都不愿相信的话,再说一遍。
      
      不二,对不起,我要结婚了……不二,对不起,我要结婚了……不二,对不起,我要结婚了……不二,对不起,我要结婚了……不二,对不起,我要结婚了……不二,对不起,我要结婚了……
      
      这一次,不二周助彻底听清楚了。手冢说,他要结婚了。可是他真的无法接受,他只觉得手冢一定是在跟他开一个莫大的玩笑。怎么可能,怎么可能,说结婚就要结婚呢?
      
      他深呼吸了好几次,才平复住自己的情绪,颤抖着声音说:“可是手冢,你才18岁。”对于一个18岁的学生来说,结婚不是太早了吗?
      
      “婚礼在一星期之后,是爷爷和父亲安排的……”我没有办法拒绝。
      
      一星期之后,真的好快啊,不二苦笑着,只剩下一星期,他,又还能做些什么呢?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