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

作者:夏念南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But love 38.

      不二早上醒来的时候,被手冢近在咫尺的脸吓了一跳。他惊讶地往后退了一下,手冢看着他往后退的姿势,皱了一下眉,然后果然不出他所料,不二从床上消失了,之后响起了“嘭”的一声闷响。
      
      不二揉着被摔疼的地方,再次看向床上,手冢还在,这说明自己并不是在做梦。还好还好,刚刚一睁眼看到手冢就在自己身边,他还以为自己病入膏肓,就连做梦都是手冢了呢。
      
      “我们怎么……会睡在同一张床上?”其实不二要问的是“你怎么还不起来”,但是觉得这样问显得很没有礼貌,就换了一个看起来还算比较委婉的问题。
      
      也不是手冢故意赖在不二的床上不起来,只是昨天他被不二压着睡了一晚上,现在浑身发麻根本就动不了。琥珀色的眸淡淡地扫过不二皱起的眉心,“手脚都麻了,动不了?”
      
      “怎么会都麻了?”一问出口,不二立刻有些窘迫,因为他回想起了自己刚醒来时的姿势。难道手冢就那样被自己压着睡了一晚?那样手脚不麻才怪吧!可是他也明明可以推开自己的,为什么却没有那样做呢?
      
      躺了一会儿,手冢逐渐缓了过来,他坐起身,下床的动作还是有些僵硬。揉了揉有些酸疼的脖子,他侧头问不二,“早餐吃什么我去给你弄。”
      
      不二怔住,为什么这个男人可以这么自然地对自己问出这种问题呢?就像是事先演练了许多遍,然后再在自己面前天衣无缝地表演出来。还是说,其实在之前,这就是他养成的习惯呢?
      
      看来自己之前真的是很了不得呢,竟然让这么高高在上的男人帮自己做早饭。
      
      “那个,其实我出去买点吃就好。”
      
      “不行,外面的东西不营养,不干净。”手冢说这话的声音不大,可语气里却带了一种不容抗拒的强硬。
      
      不二转身铺床,不再回答手冢的话。既然他一定要做,那就让他做好了。
      
      吃早饭的时候,不二问手冢:“为什么不见姐姐呢?”
      
      手冢喝了一口茶,淡淡答:“她昨天就回家了。”
      
      “回家?那这里是?”不二一时无法理清思绪。
      
      “我的小公寓。”手冢的回答依旧淡淡的,丝毫不受不二惊讶语气的影响。
      
      看着手冢波澜不惊的态度,不二没来由地有些生气,他微笑着放下手中的早餐,站起身说:“手冢先生,麻烦你送我回家,谢谢。”
      
      手冢也放下手中的早餐,推了推鼻梁上的镜架,说:“你姐姐把你交给我了,我有义务要照顾你。坐下,把早饭吃完。”
      
      最讨厌了!他这种处变不惊的态度,最让人讨厌了!好像世界上没有什么事,是他在乎的,你永远都抓不到他的弱点,可是他才不要就这样轻易认输。
      
      不二脸上温暖的笑容一点一点的消失,他沉着声音一字一顿地说到:“手、冢、国、光、我、说、我、要、回、家!”说完,他转身准备离桌,去不小心将桌上的牛奶杯带落。
      
      “啪”的一声,牛奶杯碎裂了一地。不二看着摔碎的杯子,面露愧疚,随后蹲下身准备拾起。手冢连忙站起身,说:“放着我来收就可以了。”
      
      可是已经晚了,碎片已经划破了不二细嫩的手指。手冢蹲下身,看着不二滴血的手指,眉头越皱越深,可是却连一句责怪的话都没舍得讲,只是小声说:“你坐着吧,我来收。”
      
      随后手冢从房间拿来了医药箱,半跪在地上,如同对待珍宝一般捧起了不二的手。占有酒精的棉花,很轻的落在了伤口上,刺激的疼痛,让不二下意识地缩了缩手。
      
      手冢皱眉,“会有点疼,忍一忍就过去了。”
      
      不二看着为自己仔细清洗伤口的手冢,有些愣神。一些零散的片段,从他的脑海一闪而过。画面中的他,也是在帮一个人清洗着伤口,可是被清洗伤口的那个人,却只是一个黑影,他想努力回忆起那个人的脸,可是只要稍稍一想,他的头就会开裂般的疼。
      
      可是到底是谁呢?他能够清楚地感觉到自己在清洗伤口时,那种撕心裂肺的疼,一定是因为受伤的那个人是对自己非常重要的人吧。那此刻的手冢呢?看他皱着眉小心翼翼的样子,他是不是也像那时的自己一样,因为别人的伤口,而感到狠狠地心疼呢?
      
      手冢帮不二包扎好伤口,拿起一旁的书包和校服,对不二说:“我先去学校了,你自己在家无聊的话,就看会儿电视吧。冰箱里有吃的,饿了热一热就可以吃。”
      
      不二正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好半天才反应过来手冢是在对他说话,连忙朝他点了点头。
      
      >>>
      
      不二回来之后,日子一直这么不紧不慢的过着,看似和以前没什么两样,可是手冢知道,他和不二之间已经竖起了一道无法逾越的墙。不二周助,仍旧是手冢国光心中最重要的不二周助,可是手冢国光,却不再是不二周助心目中最重要的人了。
      
      单方面的付出总是辛苦,手冢国光可以忍受不二周助对他不冷不热,也可以忍受他对自己的不友好,可是却无法忍受他的故意逃避。是的,不二周助最近这一段时间都在躲着手冢国光。
      
      即算是他对自己不冷不热,即算是他对自己不友好,那样至少还能每天见到他,可是如果他躲着自己,那种每天连一面都碰不上的感觉,实在是让人很难受。
      
      手冢国光回家的时候,客厅里依旧一片漆黑,从不二房门底下的门缝中透出一丝暗暗地光,显示着房间里有人。手冢国光在心底暗暗叹气,他就知道是这样,走过去轻轻敲了敲门,里面传出不二的声音,“手冢吗?我已经睡了。”随后,不二房间的灯熄灭。
      
      从回来的第一天开始就是这样,他放学回家的时候,他已经把自己锁在了屋子里,手冢去敲门,他就会说自己已经睡了,可是会有谁天天那么早就睡呢,明显只是个蹩脚的借口而已,可是手冢却不能揭穿他。早上手冢起床上学的时候,不二的房门依旧是关着的,他去敲门,里面不会有任何动静,他知道,这不过是不二装睡的伎俩而已,可是他依旧不去揭穿他。只因为,他不想被不二周助讨厌而已,仅此而已。
      
      早晨不二从房间走出来的时候,被坐在客厅沙发的手冢吓了一跳。这个时间,应该是手冢上课的时间才对,为什么他还在家里?手冢听到动静,轻轻抬眼,看着从房内走出的不二,说:“不二,我觉得我们有必要谈谈。”
      
      不二微笑着看向手冢,问:“手冢想谈什么呢?”
      
      “关于你最近一直躲着我……”
      
      “我并没有躲着你啊。”手冢的问题还没有问完,不二就否定了他。
      
      “不二……”手冢喊了不二的名字,却再也接不上一句话。他的表情有些落寞,有些难过,看在不二的眼中,让不二的心开始隐隐作痛。
      
      “我只是出来接水。”不二找了个借口,慌乱地逃往厨房,所以他才要千方百计的逃避这个男人啊。因为他的一举一动都会牵动着自己的心,就算只是一个轻微的皱眉的动作,他也会在意得不得了,却不知道那些在意是从何而来。
      
      不二周助,你是不是病了?因为手冢国光,而生病了?
      
      甩去脑海中那些奇奇怪怪的想法,不二接了一杯凉开水,穿过客厅,走进了自己的房间,随后是那声冰冷的关门声。
      
      手冢随着关门声无止尽的下沉着,他狭长漂亮的眸看着不二消失的地方,里面堆积的悲伤越来越浓郁。他忘记了他,而他却怎么也走不进他的心。不二,你说,如果再继续这样下去,我们两人之间的距离会不会变得越来越远,然后最终成为相逢陌路的陌生人呢?
      
      不二周助,如果可以,你可以不可以告诉手冢国光,他究竟该怎么做,你才会接受他,而不是一味地躲着他呢?
      
      不二周助,不是手冢国光不喊痛,而是从小,他就被要求不能喊痛,所以不喊痛成了他的习惯,可是他不喊痛,并不代表他真的一点都不痛。难道你都感觉不到么?从他心底传出的呐喊,他真的很痛,他因为你痛得快要死了,可是你却不愿意伸出一只手来救救他。
      
      不二周助,面对那样可怜的手冢国光,难道你不心疼么?面对那个明明只是被你忘记,却好像被全世界狠狠抛弃的手冢国光,难道你真的真的一点都不心疼么?
      
      不二周助,如果有一天你恢复记忆了,你会不会因为自己曾经这样对待手冢国光而感到后悔呢?他曾经,真的是你心中最最重要的手冢国光啊……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