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

作者:夏念南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But love 26.

      其实佐伯会“捡到”不二完全是个巧合,他上山原本只是跟爷爷扫墓的,却碰巧看到了倒在路边奄奄一息的不二。
      
      “喂!喂!醒醒,你没事吧?”佐伯轻摇着地上虚弱的少年。
      
      不二无意识地微皱着眉,嘴里发出痛苦的轻哼。佐伯这才看清他的脸,苍白而清秀,也不知为什么,他的心竟会因为少年皱起的眉心而隐隐作痛。
      
      抱起眼前的少年,却被地上那一滩未干的血迹,生生地扎疼了眼。
      
      “喂,你撑着点,我马上带你回家。”
      
      其实佐伯回的家并不是自己的家,而是山上的一所和式住宅,那是佐伯爷爷留下来的,佐伯每年也只有扫墓的时候回来住上几天。将不二轻轻放置在榻榻米上,佐伯端来清水,将他脸上的污渍擦尽,又帮他换上了干净的衣服,这才停下来擦了擦自己额上的汗。
      
      正想着要如何让眼前的少年看上医生,摆在一旁的手机震了起来。来电的人是忍足。
      
      “喂?”
      
      ——喂?在山上吗?这次准备待几天?
      
      “呃……这次可能要多待几天了,刚刚我救了一个重伤人员,现在正愁该怎么让他见上医生呢。”
      
      ——重伤人员?是穿着青学的制服么?
      
      忍足想起自己家的小女王刚刚跟自己说他有一个朋友也在这所山里失踪了,连忙追问。
      
      少年被换下的制服已经残破不堪,佐伯翻了一下,却还是在某个角落里看到了残缺的青学二字。
      
      “嗯,是的。你认识他吗?”
      
      ——嗯,可能是我朋友的朋友。你等着,我马上就带医生过去。
      
      半小时后,忍足赶到了佐伯所在的和式住宅,跟着他一起来的还有迹部。
      
      佐伯微微偏头,疑惑地看着忍足身边气质高傲的男子。
      
      忍足向他介绍道:“佐伯,这是我朋友,迹部景吾。”
      
      佐伯听到迹部的名字,一脸恍然大悟的表情,啊,这就是忍足从小到大挂在嘴边的“小女王”,原来他竟是男的么?不过他身上那种傲视一切,想让所有人都俯首称臣的气势,确实是配得上“女王”这个称呼。
      
      忍足随后又转头对迹部说:“这是佐伯虎次郎。”
      
      迹部的眼神从佐伯的身上不经意地扫过,招呼都没打就直接问:“不二呢?”
      
      不二?佐伯再次疑惑地皱眉,“啊,你是在说被我救起的少年吗?”见忍足朝自己点了点头,他又说:“在里面的房间,进来吧。”
      
      刚一走进房间,迹部就看到了躺在榻榻米上的不二,他满脸深深浅浅的伤痕,一张脸苍白得毫无血色,呼吸更是微弱得仿佛快要不属于这个世界。脸上的高傲瞬间崩落,他急急走到不二的身边蹲下,小声唤:“不二,不二,不二……”
      
      可是昏迷中的少年一直不愿睁眼,忍足看着这般无助的迹部轻轻皱眉,他的小女王从来都是高傲而坚强的,从来都不曾因为任何人而变得无奈和软弱过,现在却因为眼前的少年……不二周助么?看来我得对你小心了。忍足的镜片后狭长的眼看向了昏迷中的不二,一切会威胁到自己得到小女王的东西,都应该扼杀。
      
      佐伯的眼神此刻也停留在不二的身上,原来这个少年的名字叫不二么。
      
      “我想他如果再不看医生,应该会危险。你们带来的医生呢?”佐伯问。
      
      迹部握起不二的一只手,答道:“专业的医疗团队正在赶来的路上,应该马上就会到。”
      
      感受到掌心传来的温暖,不二微微皱起了眉头,然后小声地呓语:“手冢……手冢……”
      
      迹部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不二心里最重要的人果然还是手冢呢。从小到大,都未曾改变。只要世界上手冢国光存在一天,不二周助的眼里就始终看不到迹部景吾,而迹部景吾也一定走不到不二周助的心里。
      
      忍足看着迹部眼里受伤的眼神,微微眯了眯眼睛。一切会让小女王会感到难过的东西,都应该铲除。而不二周助,是小女王心上唯一一颗□□,他必须尽快拆除。
      
      房里的气氛变得有些僵,佐伯虽很疑惑手冢究竟是谁,可是感觉到屋内微妙的气氛,还是忍住没有问。
      
      正尴尬着,迹部的专业医疗团队已经赶到了,三个人一起走出了房间,这才发现跟着一起出现的还有手冢和乾。迹部看到他们并不惊讶,他早就料到了,自己一出动医疗团队,肯定马上就会被这两人盯上。
      
      手冢也懒得跟迹部计较他瞒着自己不二行踪的事,只是着急地朝屋里走,他现在只想确定一件事,那就是不二究竟是不是安全的。佐伯见这个有着冰山面容的男子想闯进屋子,本想拦住,却听到迹部说:“让他进去。”只好讪讪地收回了手。
      
      走进房间,看到屋子里静静躺着的少年,手冢一颗悬着的心终于落回了原地。然而却在看到少年的伤痕累累时,整颗心狠狠地疼了起来,疼得让他快要无法呼吸。
      
      他原想用生命保护的人,他原想送给他世界上最美好的一切的人,他原想用所有的爱珍惜的人,现在却因为他满身是伤的躺在这里。他的双眼紧紧闭着,脸上再也没有曾经熟悉的温暖的笑容。
      
      “手冢……手冢……”昏迷中的不二忽然紧皱起眉头,不安地唤起手冢的名字。
      
      手冢一惊,随后紧握住不二身侧手,小声说:“不二,我在,你别害怕,我会一直都在你身边。”
      
      就像是真的听到了手冢的话,不二的眉头稍微松开了一些,可是脸上无助的表情却更让人心疼了,他说:“手冢,我疼……我好疼……”然后,一滴闪着晶莹光芒的泪从他的眼角落下。
      
      屋子里的所有人都被那滴泪紧紧地牵住了心。
      
      手冢看着那滴泪,心像被人生生撕扯开来的痛,他紧紧地拥不二入怀,喉咙里发出一声压抑地哽咽,“不二,对不起,对不起。”
      
      对不起,我不该让你这么痛,对不起,我明明答应自己要好好保护你,却没有说到做到,对不起,在你最需要我的时候,我却不在你身边。
      
      不二,如果……如果我能代替你痛就好了。那样你就不会这样让人心疼的皱着眉,那样你就不会流下那般破碎得眼泪,我心中的不二应该是永远微笑着的才对……
      
      不二,如果可以,我愿意用生命去换你一世的美好与温暖,可是我怕我的生命比不上你一世的美好与温暖,你那么好,我及不上。
      
      不二,其实我也好痛,看你受伤,看你皱眉,看你流泪,看你不再微笑,我也心痛得快要死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南南办了一本耽同向的电子杂志呐,想看的亲,可以杂志的读者群哦~~群号:119569536
    第一期封面: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