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

作者:夏念南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But love 15.

      手冢房间的台灯,直到清晨凌晨才熄灭,阳光照射进他房间的时候,不二微皱着眉,睁开了眼。最先映入他眼帘是手冢的背,还是像昨晚一般的挺拔。眼睛被阳光刺得有些疼,不二这才发现天已经亮了,难道手冢昨天就这样坐了一夜吗?
      
      急忙从床上起身,悉悉索索的声音惊动了正闭目养神的手冢,回头看不二,“醒了?”问完之后,他又觉得这句话问得是在有些多余。
      
      可是不二并不觉得奇怪,他朝手冢点了点头,脸上的笑容有些抱歉。
      
      手冢站到不二面前,把他笼罩在自己的阴影里,伸出手理了理他头上微微乱翘的头发,柔声说:“快去洗漱吧,不然我们都要迟到了。”
      
      不二歪着头问:“你已经洗漱过了?”
      
      “嗯。”手冢点头。
      
      不二这才朝洗漱间走去,十几分钟后,他洗漱完毕,再次走进手冢的房间,轻声喊:“呐,手……”到口的话语,因为看到
      手冢懈怠的背影,硬生生地停住了。
      
      轻手轻脚地走过去,发现平时那个总是把自己囚禁在铠甲里的手冢,此刻安静地像是一个毫无防备的小孩,刘海随意地搭落在前额上,原本冰冷的表情,此刻也变得柔和起来。
      
      不二有些不忍心打扰了这份美好,可惜看了墙上的钟后,他还是不得不轻轻推了推手冢的肩。
      
      手冢一向浅眠,睁开眼,眼神迷茫地看向不二,可是只是一瞬间,他就恢复了一贯冷漠的表情,可是深深地疲惫却依旧在眼底游离。不二心里有些难过,可是脸上却笑着对手冢说:“呐,因为实在是要迟到了我才……”
      
      不二的话还没说完,手冢就打断了他,“没事。”
      
      不二怔住,接着有些抱歉地对手冢说:“对不起,昨天我占了你的床,害你今天这么累。”
      
      “是我自己没有叫醒你,你不用感到抱歉。”手冢一边整理着书和文件,一边回答不二。
      
      “那你为什么不叫醒我呢?”问完这句话,不二自己也有些惊讶。怎么会这么冲动,不禁大脑的就把这种会让人尴尬的问题问出口呢?
      
      手冢收书的手在空气中做了短暂的停留,随后他把书收进书包,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淡淡地对不二说:“因为你睡得很香。”所以不忍心叫醒你。
      
      不二愣在原地,手冢走到门口,又转身走回不二身边,拉起他的手朝外走去。
      
      “再不走,就真的迟到了。”
      
      不二这才缓过神,跟着手冢一起急急地走在了上学的路上。
      
      所幸手冢的公寓离学校并不远,不二和手冢踩着铃声走进了各自的教室。松一口气的时候,他们各自的班主任走进了教室,清了清嗓子,说:“今天早上有从国外留学回来的教授要来讲公开课,一班和六班被选作代表,请同学们到演播厅集合。”
      
      一班?不二的心里冒出一丝小喜悦,那不正是手冢的班么?
      
      在演播厅门口的时候,不二遇见了手冢,他看起来更加疲惫了,脸色也比早上看起来更加糟糕,不二有些担忧地问:“呐,手冢,是不是很不舒服?要不要去医务室?”
      
      手冢摇头,“没事,就是有些头晕,等会儿我要作为学生代表上台讲话,不能离开。”
      
      不二脸上的笑容变得有些勉强,重重地点了点头。跟着手冢找到座位,朝四周看了看说:“你先坐,我去上个厕所就来。”
      
      手冢坐在椅子上,呼出一口气,脸上的表情看起来舒适了一些,可是苍白的感觉却未减少一丝一毫。
      
      不二走至无人的角落,在手机上按下了短信,[大石,手冢的状态很不好,等会儿学生代表的讲话,就拜托你了。]
      
      直到收到大石的回复短信,不二才走回演播厅,坐到了手冢的身边。手冢靠在座椅上,眼睛闭起,漂亮的眉毛打了一个结。不二看着他,心有些疼。
      
      他小心的把肩膀垫在他的头旁,手冢很自然地靠了上去。架在脸上的眼镜看起来实在是很碍事,不二伸出手为他摘去,却不小心碰到了他滚烫的额。心下暗暗地吃惊,原来是发高烧,难怪看起来这么的没有精神。
      
      好好地睡上一觉吧,我会守着你的。不二看向手冢的眼眸里透露着复杂的情感,任谁都捉摸不透。
      
      原本只是想让手冢好好睡上一觉,可是那个从国外留学回来的教授,却在一上台就盯住了睡着的手冢。
      
      他疾言厉色的指着手冢不二的方向说:“现在的学生越来越没有素质了,在公开课上居然敢公然睡觉,眼里还有‘尊师重道’这几个字吗!”
      
      即使是面对这么严厉的指责,不二脸上的笑容也未见丝毫消褪,他只是调整了一下手冢的睡姿,确保他睡得安稳。
      
      坐在台上的教授原本以为不二是要叫醒一旁的手冢,可是看到他只是轻轻调整了一下他的姿势,就没有下个动作后,立刻火冒三丈的站起身,指着不二说:“那个同学,你给我站起来。”
      
      不二微笑着站起身,礼貌地回问:“老师,请问我有什么问题吗?”
      
      讲台上的教授看着不二充满温暖笑意的脸,不禁有些惊讶。他教学这么多年,第一次遇到这样的学生,面对老师的职责,居然还能镇定自若地微笑着。
      
      “老师?”见教授久久不回答自己的问题,不二小声叫了他一声。
      
      教授回过神,面子上挂不住,脸变得一阵红一阵白的,他指着不二身边的手冢说:“你身边那位同学这样公然在课堂上睡觉,是藐视课堂纪律,还是藐视老师我呢?或者是都有?”
      
      不二依旧微笑着,可是却是笑里藏刀,他反问教授:“那老师是不是一位爱护学生的老师呢?”
      
      教授呆住,不明白不二为什么突然要问一个这样的问题,随后他连连点头,说:“当然是!”
      
      “那就不错了,”不二继续说着:“那如果这位同学生病了还坚持要来听教授讲课,只是因为不敌疲累才睡过去,那作为一位爱护学生的老师,是不是也应该谅解一下他呢?”
      
      教授被不二说得哑口无言,更加觉得自己面子上挂不住,立刻是非不分地指着不二这边,气愤地说:“如果每个学生都为自己找一个这样的理由,那是不是我的课堂就都给学生睡觉就行了!老师就是老师,学生就是学生,学生尊重老师本来就是应该的,如果他身体不舒服,大可以不来的,既然来了就应该打起精神给我好好听。现在!马上叫醒他!”
      
      教授说这话的声音很大,因为气愤尾音还有些颤抖。手冢在睡梦中皱紧了眉,喉咙里发出一丝不舒适的声音。不二看了一眼手冢苍白的脸以及他皱紧的眉,脸上的温暖的笑容在一瞬间消失殆尽。冰蓝色的眼眸像一把锋利的刀,直直地刺到了教授的面前。
      
      他缓缓地开口,声音不大,可是气势上却越来越让人透不过气。
      
      “何为老师?何为学生?并非年长者就为师,技长者才为师。那请问你又有什么把握说你一定比我和他强?你今天的课题我已经看过了,并且已经分析透彻……”说到这里,不二花了10分钟,把课题里的内容全都说了出来,顺便还连带的讲了许多与之相关内容。他每说一句,台上的教授的脸就要惨白一分。他花了大半辈子才研究出来的东西,现在竟这么容易简单的就被这个清秀的少年分析得这般透彻,而却思路清楚,条理清晰,甚至比自己的更精彩……他,究竟是谁?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南南今天早上开的穿越言情坑---
    请大家不要大意地奔去支持吧,南南会爱你们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