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

作者:临潮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骗人也要选择好对象!

      半截在嘴里的包子差点成了自杀的凶器,鼬一个手刀,我差点葬送在他的手下,包子则是彻底就义了。
      “你!我的包子!”
      “恩,怎么。”鼬眼睛一斜,无视我的存在,直盯着我爱罗。
      “你,你怎么在这?”我赶紧放弃了包子的追索权,装作不经意挡在我爱罗前面。
      鼬轻轻抬手,直接把我拨到一边,继续盯着我爱罗。
      混蛋,你是在赶苍蝇么!
      “这就是你带的孩子。”老大,你这语气到底是肯定啊还是疑问啊!我爱罗摸不着头脑的样子,凭着本能还是放下了包子摆出战斗的姿势。
      “你怎么在这?”慌忙示意我爱罗不要紧张,再次把我爱罗扯到身后。
      鼬看向我,他的眼神告诉我:你管不着。
      很好,你小子,够嚣张。
      “那您忙,我先走了。”带着我爱罗,还不得赶紧溜之大吉。
      “站住。”鼬开了金口,“我是来找你的。”
      “……呵呵,是、是么~那让我先把孩子送回去吧……”
      “不用,跟着吧,你们不是没吃饭么,走吧。”鼬根本就不需要我的回答,向前方的餐馆走去。
      ……默……鸿门宴么……
      “呐,我爱罗,你听好了,接下来的话你一定要记住,知道么。”
      “什、什么?”
      “一定不可以在那个人面前失控,绝对,绝对不可以在那个人面前显示你能控制沙的能力。”
      “绝对……”
      “对,无论什么情况。”
      “小花,你很在意……”
      是,我不能让你现在被抓走,那我爱罗,真的会死!
      “那,那我知道了。”
      “恩。”
      ……
      坐在饭桌上的我虽然是饥肠辘辘,却吃的小心翼翼。
      “没看出你这么有修养,饿成那样了,还吃的这么客气。”鼬酒足饭饱,淡定抿着茶。
      还不是被你吓的!
      “修养是内在的,所谓真人不露相!”看着这家伙这个悠哉的样子就来气!“找我什么事!”
      “哼,你的口气真是不善,几天不见壮胆了吧。”
      “没有。”我立马否认,“我真的很怕你。”
      “……既然这样,回归正题,佩恩说早点完成任务你也好回去。”
      “回去?为什么让我回去?我对你们也没有那么重要吧~~”
      鼬深吸了一口气,道:“啊,让成员的家人留在外面总有些不近人情。”
      ……说谎!你这绝对是在说谎了吧!还深吸一口气,既然觉得这种谎言这么恶心就不要说啊!说到底就是不放心我吧!是不放心吧!
      “佩恩的原话。”鼬无视我爆发的小宇宙,补充。
      “我现在还一点头绪也没有的。”
      “……不要骗我。”
      “!”他发现了什么?“……说什么骗不骗的……这种机密的事情怎么可能让我这个外人轻易知道……”
      “那这个孩子是谁。”
      ……
      “是我住的那家上忍的孩子,我帮着看。”事到如今,打死也不能说!
      “是么。”
      我总觉得鼬那双漆黑如墨的眼睛能看透人心。
      “当然是。”要么不说谎,说谎就要说的理直气壮!!!
      “恩,很好。我前一阵看见这个孩子暴走,沙子不是控制的很好。”
      ……惊天大雷……“您,您运气真好……”我努力控制自己发抖的声线。
      “所以说,不要骗我。”
      “他,他们都知道了?”我想把我爱罗往我这里拉,身体却动弹不了。
      “小花~你在发抖么?”一直低头乖乖吃饭的我爱罗察觉到了我的异样。
      能不抖么!被那群人发现背叛组织下场只有死。“小花?小花?你对小花做了什么!!!”我爱罗始终还是太小,只要轻易动怒,就会控制不住的查克拉往外冒。
      “我爱罗!记住我的话!”
      我爱罗一怔,控制情绪,紧挨着我坐下。
      “看来他很重视你。你也是。那么,有多重视,重视到你也可以不要命。”
      “跟你重视佐助一样重视。”
      鼬再次变脸,只要提到佐助,变脸,绝对变脸。
      “其实……没你那么重视……”我再一次被面子和里面丢在鼬的脚下,踩吧,你使劲踩。我仿佛觉得鼬对我说,你的脸就像运动鞋,踩着特舒服!
      “放心,我没有告诉他们。”着实松了一口气,发现原来真有冷汗浸湿后背的怕法。
      “谢……”
      “你该死的不是一件事了,不差这一件。”
      ……算我白说!
      “呐~呵呵~那个,为什么没说?”我安慰似的摸了摸我爱罗,虽然我爱罗完全搞不懂我为什么要安慰他。
      “不是我的任务。”鼬直截了当——推卸责任。你个双间!“我需要充分明白,你没有事情可以骗我。”我说你TMD的到底是多腹黑啊!
      “是,您英明~”
      “恩。”鼬居然毫无愧色的接受这个称呼,还颇为赞同的点点头。您老13就傲成这样??!!
      “不过,你真让我有些头痛,不管抓住你几件事情,你的下场只有一个死,而你抓我的一件事情,下场比死凄惨一些。”
      不要迷恋姐,姐只是个传说……
      “果然,还是在刺激一下佐助吧。”
      “别,我不会说的。”那孩子神经已经很衰弱了,被你刺激的大脑智商还没转正呢。“只要我不死!”我赶紧加上。
      鼬没有回答,可是我隐约听见他的叹息,很轻,很轻,但狠狠砸在我心里。
      “我的事办完了,该走了,回来的事你自己看着办吧。”
      鼬一直紧绷的脸颊有了一丝倦意,起身离开。
      “等等!”我越过桌子拽住他的衣角。
      “做什么。”眉头又皱起来了。
      MD!我有这么招你烦么!我仰视这个大神的脸庞:“这个……你看我还蹲在墙角吃包子……”我说:“你懂的。”
      我再次看到了鼬训练我时准备放火烧我的前兆。
      “不给也可以~”我只有耷拉下嘴唇,自己准备搁角落里哭。
      “砰。”鼬把一袋钱撂下,“若为生命故,两者皆可抛。你现在的表现,好像我又被骗了。”
      “……不是,我真的很惜命。”
      “恩,未可知。”
      风衣的兜角滑过我的脸庞,鼬走的很潇洒。
      我赶紧翻开钱袋,这下总算度过危机了。“走!小爱!我们去喝……”
      “恩?”
      “去喝西北风。”我望着一袋石头淡定的补充。
      鼬……你早就知道我要向你要钱了是么……行!够精!
      * * *
      青木冷眼看着我和我爱罗,丝毫不为所动。于是,我只能假装问他风影办公室怎么走,然后默默离开。
      我在风影办公室前等待召见,一等就是半个小时。在这半个小时里,我试图把我爱罗留下外面,没想到一向乖巧听话的我爱罗居然死活不答应,一副准备跟我死磕到底的驾驶。不得不说,我爱罗这压人的气场,绝对是不输给他老爹,青出于蓝啊!
      “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我这么评价我爱罗。
      我爱罗也不知道听没听懂,点头后接着重复:“我跟小花一起进去。”
      ……
      “小花你有什么事?”不知道是不是我爱罗在身边,风影大人还算是和蔼可亲。
      “大人,青木要我来管你要钱。”
      “青木要你来要钱?”蒙面的风影大人眯起了唯一能让人看见的双眼。
      “是的。”我是实话实说,绝对不是打击报复,虽然我非常期待青木的下场。
      风影大人沉默了。然后他问:“你究竟花了他多少钱???”
      这回轮到我沉默了。然后风影大人开始总结,大意是,青木是个好同志,工作能力强,并善于为领导分忧解难,从不为自己像组织要求什么,总得来说,严于律己,忠于奉献。所以——问题在于我。
      领导就是有水平,一下就看出了症结所在。
      “这样,回去告诉青木,从这个月开始给钱我爱罗的费用让按月报给我。”
      是,您总算知道除了是村长,您还是孩子他爹。“那我呢?”
      ……可以想见风影大人并没有考虑我的问题。
      “厄,你照顾我爱罗就按下忍待遇。”
      下忍……您真够抠的!算了,好歹是咱穿来的第一份工资,咱还计较啥?
      “那,那我下去了。”我连连鞠躬。
      “等下。”
      “哈?”
      “我爱罗已经开始修行了,之前交代过你要跟去,你怎么没去?”
      我看了眼我爱罗,您让我怎么说?
      “哦,对,派你出了任务,想起来了。”风影大人有纱布遮着脸语调平稳的胡扯。
      “是。”派我去监狱进行实地调查并为砂忍村的刑讯事业贡献数据。
      “从明天起,跟着去。”
      “是。”
      “小花你做的什么任务?”
      诶?!!!我爱罗!没记错,这是我印象中我爱罗第一次跟风影说话。对,是跟风影,虽然语气词是我,但他看的是风影。
      室内温度一下子骤降。
      “哦,那个是……”
      “我爱罗,这是村里的机密。”
      你行!村长!
      “可是……可是,”我爱罗低下头:“小花半夜里一翻身都会不自觉喊疼。”
      “……”所以你才会跟风影叫板是么?不得不说,我鼻子有点酸。
      听到我吸了几下鼻子,风影又再次专注到他的文案上,说:“我爱罗如果修行中表现打到要求,她不会再出任务。”
      我知道听到这句没有很欣慰,因为这个意思代表着如果我这个保姆没有能够让我爱罗达标,留着我不会有用。然而,我爱罗很开心,我知道,因为我爱罗知道他的存在可以保护他人,会有人认同他的存在。
      青木对于我回归的欢迎程度绝对不亚于香港回归,举国同庆。当然,指的是这间屋子如果是个国家,青木一个人可以是十三亿人民。他说他突然想起来他的任务是监视我,想起来后发现竟然还把我放走了,这对一个忍者而言是不可饶恕的,他郑重补充,最不可饶恕的是他竟然让我去找领导,幸好风影大人认为你是去要钱的。然后我又补充,我对风影说是你来让我要的。在青木发飙之前,我赶紧告诉他风影大人给的新待遇,由此,从青木脚下捡回一半屁股。
      “啊,哈哈,你明天就要去陪我爱罗大人修行了,终于不用每天守着你了!”青木乐不可支,使劲给我夹菜。
      我黑着一张脸,“谢谢你这么直白地告诉我。”
      然后青木发现自己太过于得意忘形,清咳了一下,“没有,没有,这个你要是让我守着你的话,我也会跟去的。”
      我想青木估计我会说,谁要你跟去!
      结果我说:“好的,你明天跟我一起去吧。”
      青木的筷子掉了,然后闭嘴吃饭,到晚上睡觉再没有说一句话。
      ……
      第二天我们整装待发,青木早已不见踪影。这小子跑的真快……亏我还一时冲动对他有好感!刚开始还对我不错,现在整个就一个看我就烦!什么玩意儿!我愤愤不平跟我爱罗来到了他们的训练场地。
      我爱罗是个很准时的孩子,做事情很一丝不苟,所以整个训练场上只有我和我爱罗两个人,连马基都没有来。我爱罗一脸肃穆,我无聊的不得了,建议跟我爱罗玩游戏。经典的儿童游戏,推一个小土堆,上面插一个木枝,每个人轮流挖,谁把树枝弄到算谁输。规则简单明了,我爱罗一听就懂。
      鉴于我玩这个游戏,从来都是打遍天下无敌手,哎~低调低调,好汉不提当年勇。所以我随便给我爱罗讲了一下我当年的事迹,我爱罗就对我崇拜的五体投地,并称要以我为终身奋斗的目标。然后我掩饰不住骄傲拍拍我爱罗的肩膀,说,这位小同志啊,目标是好的,但是不要勉强啊~
      ……我很后悔……真的。
      五分钟后,我看着轮到我时摇摇欲坠的树枝,我真的后悔了……
      我没想到我爱罗能在看我挖了两下后就能这么充分灵活的应用我的战术,而这真的只是第一把。
      我当初是怎么认为这么简单的游戏,我会比我爱罗玩的好的来着???
      “呵呵~小爱啊,咱想问问你为什么你挖的时候那个树枝一动都不动呢?”
      “把树枝的周围的沙子混入查克拉,加强它周围的硬度,就不会倒了。”
      “……”
      “小花不用查克拉的么?”
      “啊~哈哈哈哈~”查克拉~我一直不确定我有这个,虽然被鼬狠狠□□过。“所以,我爱罗犯规,别害怕,就在脸上涂点土就行。”
      我的手在离我爱罗的脸颊0.1厘米的时候停住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恩,好想念晓啊~~~~虽然是帮变态~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41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