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该作品尚无文案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虐恋情深

搜索关键字:主角: ┃ 配角: ┃ 其它:

  总点击数: 209   总书评数:1 当前被收藏数:0 文章积分:42,705
文章基本信息
  • 文章类型: 评论
  • 作品视角:
  • 作品风格:未知
  • 所属系列: 无从属系列
  • 文章进度:已完成
  • 全文字数:2120字
  • 是否出版: 尚未出版(联系出版
  • 签约状态: 未签约
  • 作品简评: 尚无任何作品简评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对锦衣卫大院儿的几个主要人物的月度考察报告

作者:李绡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1章

      宁阮阮
      她是个女人,一个让我第一眼看到就渴望拥抱她靠紧她的女人。
      唔……当然,她是个美女。不过让我有这等柔情的宁阮阮,并不是依靠她的美貌让平时冷血的我丢盔卸甲。
      阮阮的人,就像她的名字一样,软软的、柔柔的。她立在那边,既是娇弱的、飘忽的——如果不看她的眼睛的话——又是狠厉的、凄艳的、绝望的,有一种火,似乎燃烧着自己,更以汹涌之势,向身边的人席卷而来。
      这样的人生……是悲剧吧。冥冥就是这场悲剧的导演,在在阮阮十七岁那年换届,新上任的刻毒地将她的命盘狠狠拨乱,仿佛是对前十七年平安恩宠的施予者的恶意复仇,所有的美好都在那狂暴下被凌迟得片片凋零。
      这般的屈辱,若是能死了,倒是件好事吧。
      可是那过往种种,皆凝滞于心头,说不了、忘不了,只有那痛苦如附骨之疽、切肤之痛,日日要碾上几回,锥上几次。
      痛苦地想死……可是阮阮她死不了,或者说不能死。一个秘密在身上,恐怕后面关系多少条人命,自己视若命根的钥匙是关键;
      可阮阮想必一直在疑惑现在的自己算不算活着,被剥夺了尊严的人只能咬着牙将旁人冷冷吐出的“不仁不义不孝不悌”八字化作一口碧血,狠狠溅开。
      每次她吐血,我都躲在墙根儿下抹泪。
      到底,还要受多少苦,才能解脱?
      到底……有没有人在乎这个心一直在淌血的……宁阮阮?
      
      白鸟尽
      白鸟其实还是个没心没肺的孩子。
      他老是被罚,还老是被一个比他年长不了十几岁的俊美公子罚。
      瞧瞧,多憋屈。
      所以,他一定要弄出些事儿来。
      如果总结一下他的极品事迹,那就是一部叛逆期儿童的青春史……当中还有了那么些感人的东西。
      当我完成其他人的观察,开始偷窥他时,发现他自宁阮阮到了锦衣卫大院儿后就一直愁眉不展。这非常不正常。
      按照我的推断,他是因为分不清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他屡屡栽在这弱不经风的宁阮阮手里,而且让他感到杯催的是,现在宁阮阮愈来愈有继华星北后第二个让白鸟世家小公子俯首称臣的趋势。所以,他绝对不能让这个女子窥得他心中所想。
      他以为毒舌是他唯一的出路。看到他下定决心后自以为是的欠抽的自满的笑容时,我杯催地想替他撞墙。
      他以为自己伪装的天衣无缝,孰知那小眼神儿那小斗嘴那小英雄救美都含糖量高的让人觉得自己不幸在看他上演打情骂俏独角戏时不知不觉患上糖尿病。
      除此之外,还喜欢扑向心爱的人摇尾巴撒娇……活脱脱的一只大型犬。
      ——原本,我就是这么想的。可是,我现在闹不明白了。
      白鸟这个混帐孩子,看到他爹留下的那册染血秘籍时,竟没有一丝半点的犹豫,撒丫子地去闭关了,好像心里没了其他牵挂。
      不过……想想也对,孩子嘛。
      
      华星北
      提起这个人,就觉得笔若千钧。满腹话不知从何讲。
      诚如您所见,我是宁派的,谁欺负俺们家阮阮,我就夜深人静偷了他的生辰八字钉人偶。华星北可以说是欺负阮阮最凶的一个,啥恶毒事儿都是他做的,理该钉他个百八十回的……可是俺一直没下的去手。
      上峰千万不可误会,俺并不是那色迷心窍的人,只是我觉得,这华星北一路也挺难的。
      他是想做一番大事业的,然而在这乱世下,他的心愿到底能达成吗?
      他义无反顾地接手了前朝恶名昭著的锦衣卫,但现在□□地井然有序。某次见到华星北和他手下两大统领聊天儿,虽然一个姓贺兰的极端不靠谱,一个姓容的眼力价儿极端差劲,可他们谈的,也不是伤天害理的事儿,和前朝那花衫保镖特务队是很不一样的。另外听说还有个姓秦的,好像是个人物,最近在外面除暴安良呢。他年轻时候可是个风云人物,曾经因为太子认错他为女子就撸了袖子把太子胖揍一顿。嘿嘿,真是大快人心。
      再绕回来说华星北。
      华星北这人,守着这么大个家业,见天儿的为着些狗皮倒灶的事情奔波。他不做他那逍遥散侯,就像我在过往报告中所言,是皇城里那小皇帝撒泼扯皮地腻歪他,活生生将他埋进了锦衣卫这个套儿里。可华星北当时想到乃父临终前瞅了一眼那平定前朝锦衣卫的曾祖父留下的“安定天下”就鸡血了,以一股舍我其谁的庸俗的浅薄的豪情接手了烂摊子,替那小皇帝卖命。
      就前几天,又来了批自称华山派耄宿前辈,完全不顾惜名声,握了把大刀挟持了宁阮阮要挟华星北。最令人悲愤的是,丫还COS霓虹国的某半妖的兵器,把名字颠倒了俩字儿就以为没人看得出来了。如此卑劣,其心可诛。我怀了这心,就觉得他句句话都不顺耳。不过我还记得自己使命,自然不会加油添醋。他口口声声说是替天行道,又搬出华星北的外祖父铲平了锦衣卫的前尘往事来口诛笔伐他。我在梁上暗处躲得好辛苦,恨不得一锥子钉瞎了那掌门的招子。
      也许是因为家庭原因,也许是因为个人原因,我觉得华星北特有哲学家的潜质。他面对着华山派掌门的挑衅,沉着地说了番大道理,思路清晰、推理缜密、天衣无缝。大意就是水能载舟亦能覆舟。他说这番话时,我感到隐隐的有些沉重。我对大道理没兴趣,这两句话,搁在以前那开唐盛世清明君主涵养还不错的时候,还有点儿用。现在?可不敢保证。
      不过我特待见他夺刀那段儿,啧啧,真不是盖的。
      之后,我对这人就上了点儿心。发现他愁眉老是不展,仿佛有天大的压力他一个人扛着。他对人冷言冷语的,特别是对阮阮。可是他没有做过一次见死不救的事。他对许多事儿心里都明镜似的,唯独琢磨不定宁阮阮……
      唉……总之,华星北这个人啊,就是个把自己和旁人都往死里逼还觉得自己特高尚的……孩子。
    插入书签 



    拈花一啸
    这样语言轻松,笑中带虐的,才是上品。而大气磅礴,睥睨全局的,那就是极品了。



    拂乱
    这姑娘写文很认真,文字也很美。



    长生,长生
    俺就好这一口……



    兰亭
    陌北的文很对我的胃口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篇  下一篇→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