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笑令

作者:钟晓生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四章

      一众黑衣人将他压到一座老宅前,匆忙间只来得及借着月色瞧见府外的匾额上书了“周府”二字,人就被一路七拐八绕提着进着了内堂,粗暴地扔在厚厚的地毯上。
      周府……
      徐溪月的双手被捆着,挣扎着抬起头来望向座上之人,借着红烛模糊瞧出那人形容也不免一惊。
      这感觉……不知该怎么说,五官姣好的像是个妇人,白肤红唇,却偏偏蓄了一缕胡子,就像是柳树偏要开出石榴花,怎么看都是别扭。
      周俊臣拿起桌上的官窑青花瓷杯淡淡抿了一口,身边的曲英走上前一脚将刚爬起来的徐溪月踹翻:“看什么看,我家大人也是你这双狗眼看得的吗!”
      周俊臣淡笑着将茶杯放回桌上:“曲英,别对客人如此粗暴。”
      徐溪月听了他艳花含毒般的声音又是不禁蹙起眉头,一身寒毛乍起,浑身不自在。
      周俊臣笑得阴慎,目光阴冷的盯着他:“不知顾、公、子有什么打算?”
      徐溪月听见“顾公子”这三个字,略有一刻的恍神,垂着眼笑得有些苦涩:“大人何苦明知故问呢?我什么都不要,大人让我做牛便做牛,做马便做马,只要大人能将他平平安安的放出来。”
      周俊臣勾了勾嘴角,纵使蛊惑人心的妖娆也掩不住眼中的不屑:“怎么,顾公子愿意投在本官门下替本官做事么?”
      堂下被反剪着双手的人硬生生挤出一脸媚笑,也盖不住眉目间的厌恶:“只要大人不嫌弃,小的从此以后就是大人的一条狗,烂肉骨头全凭大人施舍。”
      周俊臣颇有意味的扬了扬眉头:“噢,那顾公子就先将密件交给本官,以彰忠心如何?”
      徐溪月的假笑中多了三分真:“大人莫非是在拿小的打趣?就算小的是一条狗,也是条贪命的狗,护身符这种东西还是留在自家身上保险一些。”
      曲英面有怒色,又欲上前踹他一脚,却被周俊臣用眼色制止:“顾公子不愿交出来也罢。不过本官向来公平的很,这世上的道理便是一物换一物,本官拿不到密件,自然也不能放人喽。”
      徐溪月深吸了口气,笑得脸颊有些发僵:“那大人如果愿意认下小的这条狗,是否也该给小的一根骨头尝尝?”
      周俊臣似笑非笑地盯了他一阵,微微一扬下巴:“周河,你带他去后院看看那人罢。”

      名叫周和的黑衣人领了命,将人从地上提起来,也不松开他手上捆的绳子,径自领着他走出内堂向后院的厢房过去。
      这一路上徐溪月故作不经意却是用心的观察着周府的型造,一路上除了参天高木外,亭台破旧不堪、上绕枯藤、蛛网密结,厢房门窗破损,从窗户看进去屋内也是桌椅倾倒、积尘难扫。
      徐溪月满心奇怪,方才那内堂之中,依他的敏感和眼光,随意取几件器物出来都值当将周府翻新一回了。莫非是周俊臣刻意做出穷破的表象,想让外人看了以求一个清廉的名声?
      走了不一会两人便来到一间厢房外,周河停下步子,却不去开门,只将窗户推开,侧身让徐溪月瞧。
      屋内铺了层稻草,草垛上背对着窗户躺了个穿着青色道袍的人,一动也不曾动。
      窗外之人眼眶一热,心中一阵阵钝痛,喉头哽咽的发不出声来:“溪……月。”
      草垛上躺着的人突然颤了颤,吃力地翻过身子,刚露出苍白的脸,窗户便被周河关上了:“顾公子见过人了,就请跟我回内堂吧。”
      徐溪月,或者说,顾东旭已有些失常,扑上去要撞开窗户,却被周河一脚踹在小腹上,痉挛得倒在地上挣扎。
      周河冷笑一声,将人拽着头发提起来:“顾公子还是配合一些,免得你受苦,拖累他也要受苦。”
      顾东旭身子一僵,总算止了挣扎,被周河拽着向内堂走,扯开嘶哑的嗓子低吼:“溪月!小三!你等着,我一定会将你救出来的。”
      悲沉的声音一阵阵环绕在阴气沉沉的老宅中,凄厉而沙哑,久久散不开去。

      内堂中,曲英低声道:“大人,要不要搜搜他的身,说不定东西就放在他身上。”
      周俊臣斜睨了他一眼,齿贝微翕,清晰的吐出两个字:“愚蠢。”
      曲英顿了顿,跪下虔诚地伏在周俊臣脚边:“属下愚钝。”
      周俊臣冷哼一声:“起来吧,你这榆木脑筋也不是一日两日了,我什么时候真的同你计较过了?”
      曲英有些动情,缓缓从地上爬起来:“大人……”
      话未说完,周河已提着顾东旭走了回来,推搡到内堂中间:“大人,人已经看过了。”
      周俊臣看顾东旭只抿唇不语,神色哀婉,眼角尚有泪痕未揩去,甚是不屑的冷哼道:“怎么,这根骨头还受用么?”
      顾东旭突然跪倒在地,用力之猛即便是地上铺了厚重的毯子,亦发出一声沉重的闷响。
      他膝行上前,低头伏在周俊臣脚边,声音听不出起伏:“小人愿为大人肝脑涂地,但听大人吩咐。”
      周俊臣赤着脚将他踹开,他正起身子再次磕头,一声声闷响回荡在内堂之中,绕梁不绝。
      约莫磕了三十来下,周俊臣这才不急不缓的出声:“你在毯子上挠挠痒,也未免太过作秀了。若是要让本官相信你,那就做件实事出来让本官看看。”
      顾东旭总算停下了动作,低着头沉声道:“大人吩咐。”
      周俊臣使了个颜色,周河便走上前将反捆着他双手的绳索松开。手被捆的久了,一时气血不畅,酸软不堪,顾东旭缓缓将双臂回复到身旁,伸手曲英递来的一包药。
      他面有疑色的抬头,额头因方才的撞击一片殷红。周俊臣摆弄着手上的扳指,颇具玩味的紧紧盯着他:“这是海棠酒断肠,遇酒即化。只要掺一包在酒中,食用之人即刻猝死,便是华佗再世也救不了了。”
      顾东旭面无惧色的笑了笑:“大人给我这么多包,莫非是要让我灭谁的门?”
      周俊臣一眨也不眨的盯着他双眼:“灭门……就不必了,只不过本官近来看那个新近的中书侍郎李霁十分不顺眼。本官听说你同他关系亲密,想来下毒也不是什么难事,你回去挑个机会,三日之内便下手罢。”
      顾东旭轻笑了一声,将药包塞入怀中:“大人放心,小人一定完成。不知大人可还有其他吩咐?”
      周俊臣又盯了他半晌,他一直面不变色,只是垂着眼不曾与人对视。
      片刻之后,周俊臣突然笑出了声:“顾公子不必这么严肃,本官不过是同你开个玩笑罢了。本官便是再看他不顺心,这等害人性命的事情还是做不得的。这不过是几包迷嗔散,下在饮食中,顶多让人一段时间内神智恍惚罢了。本官与李大人处的不太愉快,所以想用这药给他点教训,你回去每隔一日将药下在他饮食之中,这些药的分量恰好够半个月。半个月之后你再来领药。”
      顾东旭面色沉静如水:“小人明白。”
      周俊臣满意地拨弄着扳指:“你若是做的好,你的骨头本官也会替你好生养着。你若办不好,本官扣了你的薪酬,只怕是喂不起你的骨头了。”
      顾东旭淡然一笑:“大人放心。”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呼,突然换了人名可能同学们一时有些糊涂~
    本来顾东旭同学冒充徐道长为了勾引刺客来杀自己以缓解徐溪月被追杀的压力,这是一个伏笔,我想最后再写的
    不过总觉得这个人称问题很难弄,所以想想就先揭开来吧,呼呼~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26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