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

作者:缺月寒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治疗

    作者有话要说:
    啊~终于报完志愿了
    报志愿真是个郁闷的事情吖~
    PS 那个本人一点医疗常识都没有
    牵扯到的治疗方法为本人半百度半胡诌的
      一上午我都处在浑浑噩噩的状态,一直都在担心今天中午帮手冢国光治疗的事情,好在前世学的东西应付区区一个国中还绰绰有余,否则还真不知道怎么向那么和蔼的校长交代。
      
      “唉!”我在厕所中,对着镜子拍了拍双颊,打起精神冲龙崎堇的办公室走去。
      
      再说另一边,手冢国光在下课后,难得的坐在自己的位子上发呆。他看着自己的手臂,他从未妄想过在大赛前能治好自己的手臂,他本就打算好了即使是失去这条手臂,他也要带领青学进入全国大赛进而夺得全国冠军。可是,现在突然有人告诉他,他的手臂能被治好,而他又变得不确定起来,他期待着自己的手臂能被治好,毕竟他真心的热爱着这个运动,然而他又怕着,他怕到最后一切的希望都会变成失望。
      
      “唉!”他也长叹了口气,收拾好东西,朝龙崎教练的办公室走去。
      
      ……
      
      我敲了敲门,里面又传来龙崎堇中气十足的声音,“请进!”
      
      “龙崎老师!”我向龙崎堇鞠了一躬。
      
      “啊!你来了,先坐一会儿吧!手冢还没有来,你先吃着饭吧!”她指了指旁边的沙发和矮几,我点了点头,便坐下拿出便当盒,准备吃饭。
      
      “呀,小落枫,这是你自己做的吗?好香的味道啊,不过这些好像都是中国菜吧!”龙崎堇看到我的便当吃了一惊道。
      
      我点了点头,“是我自己做的,我觉得中国菜比较好吃,所以一向是做中国菜吃的。”
      
      龙崎堇低头想了一会儿,道:“这样吧,小落枫,我一直都很忙,所以午饭都是买着吃的,那些买的饭都不太合我的胃口。本来还有樱乃帮我准备午饭,现在这个待遇成了给越前的了。反正以后你都要来我这儿吃饭,不如你做两份午餐,我付你钱怎么样?”
      
      我很清楚龙崎堇是在想方设法帮我,我究竟该不该答应,我犹豫了。龙崎堇看我低头不语,叹了口气,道:“我不会多给你钱的,就按外面的价钱来,怎么样?这你总该没意见了吧,就算你不考虑你自己,你就当可怜可怜我这个老太婆!”
      
      “……好!”我默然了一会儿,终是答应了。
      
      龙崎堇高兴地揉了揉我的头,道:“这就对了嘛……“龙崎堇还准备继续教育我,突然响起了敲门声。
      
      “是手冢吗?进来吧!”
      
      一个高挑瘦削的身影走了进来,我起身,点头示意,“手冢君。”
      
      他也点头回应我,“远山同学。”
      
      “手冢,你也先吃着饭吧,吃完饭再治疗!”龙崎堇在一旁招呼手冢国光。
      
      “嗨,龙崎教练!”他也挑了一个离我不近不远的地方坐下,拿出了便当盒。便当盒里的食品搭配很健康,但是一点都不像是他这个年龄段爱吃的东西。我用余光飞快地偷瞄了他一下,坐姿相当端正,吃饭的姿势相当优雅,不愧是大家族出来的人。
      
      食不言寝不语,这是中国古老流传的礼仪,在日本的大家族中同样适用,尤其是像手冢这样古老的大家族。而远山家说白了,不过是后来通过经商富起来的家族,其历史、文化底蕴远远不能与手冢相比,自然没有这样的气度,这样的礼仪。
      
      我又想到了迹部,还有至今未曾谋面的不二,我知道他们都是真心的喜欢着网球,但他们最终又会怎样呢?身处在大家庭里,他们有太多的身不由己,于是迹部学会了张扬,手冢学会了冷漠,不二学会了微笑。真正能一直热爱网球并坚持下去的,只有那个小王子越前龙马了吧?无怪乎他会是网球王子的主角。所以我要帮助他,不让他在仅有的能打网球的日子里留有遗憾。
      
      “手冢君的伤是旧伤,大概是两三年前受的伤吧?为什么一直拖到现在都没有治好?”我检查过他的手臂后,嗔怪地问道。
      
      “这……”手冢低头不语。
      
      “手冢君你的手臂如果一开始就好好调理,早就应该好了,但是我相信你并没有听医生的话。我知道你热爱网球,热爱青学,可是你不该拿着自己的手臂作代价!如果这次你能听我的话,我保证在关东大赛之前治疗好你的手臂,但是如果你仍旧一意孤行,我现在就离开。”
      
      一旁的龙崎堇也开口道:“手冢,你应该为自己考虑考虑,我们都不希望你为了取得冠军,牺牲了自己的手臂!”
      
      “你在担心什么?”我问道。
      
      他看着我,镜片后的凤眸中透出疑惑。
      
      “你为什么不试着相信你的队员能够做到呢!今年的青学很强,前所未有的强,有天才的不二,有国家级的黄金搭档,有力量型的河村,有智慧型的乾,还有异常灵敏的桃城,耐力超强的海棠,甚至还有一个未来的武士。你究竟在担心什么?”这是我从看动画是就一直想问的一个问题,手冢并不是一个不相信同伴的人,相反,他了解并信任自己的队员,那么,为什么他却一直不能相信强如不二可以支撑起青学,非要等到越前出现,他才把支柱的责任担子交托给越前。
      
      “你对网球部的情况很了解!”
      
      他的这句话让我的心蓦地一凉,我自嘲地笑道:“你在怀疑我的动机吗?也罢,你们如何与我何干,我只负责治好你的胳膊,收好你给我的医疗费便是!”
      
      龙崎堇看着我张了张嘴,又看了看手冢,终是一句话都没能说出。
      
      我不再多言,只拿出金针,为他进行治疗,现在他还没有和迹部打,病情没有我想象的那般严重。
      
      治疗分为三个步骤,首先是灸法取穴分为两组,第一组以局部取穴为主,第二组取患侧上肢的穴位,两组穴位同时取用或交替取用。用艾条温和灸,每穴灸15分钟左右,直至局部有明显的温热感。
      
      再来是针法,配合灸法取穴也是分为两组。用酒精常规消毒后,我直刺曲池、上骼、阿是穴、内关、合谷1寸左右,又向下斜刺肘谬1寸左右。留针20分钟,留针期间行针3次。用强刺激手法针刺,捻转幅度为4圈,捻转频率为每秒5个往复,每次行针5秒。
      
      本来最好应每天针灸2次,可是没有时间,只能1次了,最后再配合我煎制的汤药效果应该也是不错的。
      
      针灸是一个比较漫长细致的工作,所以以后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不用睡午觉了,当然手冢国光也是。
      
      在远山落枫为手冢国光悉心治疗的时候,手冢国光其实是满心懊恼的,他脱口而出的那句话其实并没有怀疑的意思,只是引起了误会,手冢国光仍旧感到很愧疚。
      
      他似乎又看到那天龙崎教练把他叫到办公室里,在昏黄的夕阳斜晖下,龙崎教练对着窗,背对着他伤感地说道:“落枫,是个可怜的孩子。”
      
      诚如龙崎教练所说,他从一开始就觉察到了她的不简单,乾所说的那些资料也许是别人眼中的真实,然而这“真实”背后又藏着多少她的悲伤呢?所以,他是相信她是无辜的、可怜的的。
      
      在治疗接近尾声的时候,手冢国光还是说出了口,“对于刚才的话伤害了你,我感到很抱歉,但是请相信,我真的没有怀疑你的意思。至于你所问的问题,你下午可以到网球场来,当你看到他们的练习的时候,我就可以向你解释原因了。”
      
      “算了,我并不想知道原因了。我本来是不想与网球部的任何人扯上关系的,但是,既然我能帮你,我做不到袖手旁观!但是,我仍然希望在你离开这间办公室后,我们还是和以前一样,只有点头之交罢了,毕竟,现在我们的关系,也不过是交易关系罢了。”我从包中拿出一个保温瓶递给手冢国光,“这是汤药,请务必喝完!”
      
      我又转身向龙崎堇鞠了一躬,“龙崎老师,我先走了!”
      
      是我逾越了,我本就不该管这些事,多管闲事的下场我见识的还少吗?
      
      龙崎堇拍了拍手冢国光的肩膀,“你也回去吧,那个女孩子,太敏感,也太倔强了,只能慢慢来。”
      
      “嗨!”手冢国光鞠了一躬,又忍不住回头看了看那已消失在转角的身影。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27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