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

作者:缺月寒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自负的观月&别扭的裕太

      我学越前龙马找了一棵大树,躺在了树荫下的草坪上。我实在是不想看到他们脸上或愧疚或遗憾的表情……
      
      我总还记得,那个夜里,火光漫天,我怀中的纤衣——当然这个纤衣不是宋纤衣,而是一个代号为纤衣的杀手——就是用这么一种既愧疚又遗憾的表情对我说:“姐姐……来世你再做我的姐姐……可好……”然后,便慢慢慢慢地消失了她的体温,而我紧紧抱着她冰冷的尸体,想哭,却找不到眼泪,只觉得心空的厉害。
      
      “可恶!”一个说不上很熟悉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绪。
      
      我不爽地说道:“喂!不要随便打扰别人发呆!”
      
      “嗯哼,这不是青学网球部的经理——远山落枫小姐吗?”这个声音,这个语调……刚刚他的声音太过愤怒所以没有听出来,原来打扰我的竟然是观月初!
      
      由于他打断了我怀念纤衣,我决定刺激刺激他,要知道我也并不是什么善类,“怎么?被青学的人打击坏了,这么一丁点儿打击都受不了,后面还有更刺激的呢!”
      
      “你胡说什么!”果不其然,他怒了,“青学的大石和菊丸可是和我猜的一丝不差的输给了圣鲁道夫!”
      
      我唇角微勾,“但是,那个澳大利亚阵型和菊丸的假死战术,你应该全部都没有预料到吧?而且桃城和海棠打时也是一样吧,海棠的回旋蛇镖和桃城的威力,一次比一次更强的入樽式扣杀,你们的队员还被球击中而被迫弃权,应该都和你的计划不一样吧?”
      
      “你……”观月被我的话堵得什么都说不出来。
      
      “我怎么知道?”我稍稍抬了抬身子,斜倚在了大树上,“因为,这些我也没有想到过,青学的那些人靠资料来打败是根本行不通的。他们那些人会在比赛中进步,而且进步神速,他们都不是普通人呢(是有主角光环的人……)!另外……告诉你一个秘密……澳大利亚阵型和回旋蛇镖在比赛前根本还没有完成,他们是现场发挥的!”
      
      “什么?!”观月瞪大了眼睛,“怎么可能?!”
      
      “不用怀疑,那就是事实,”我略带讽刺地说道,“不要太相信你手中的资料,因为青学的人的资料是随时会变的。你不要看乾那么拼命的收集资料,他到关键时刻是会推翻自己一切的推算的。”
      
      “你是在嘲笑我的剧本吗?”观月攥紧了拳头。
      
      “不是,但是你的剧本对其他人有用,对青学的每一个人都没有用,不信的话,我们走着瞧!”我顿了顿,还是说出了那句话,“另外,给你一个忠告,尤其不要相信不二的资料,因为就连乾都收集不到他真正的资料,连手冢国光都还摸不清他的底线究竟在哪儿!”
      
      观月轻蔑地笑了笑,“那等到我和他比赛的时候,我就把他的底线亮出来给你们看看!”说完,他转身离开
      
      我看着他的背影笑了笑:真是死不悔改的小孩!
      
      他突然又转过头来,诡异地笑了笑,“不过,你似乎和传闻中的不太一样呢!”
      
      和传闻中的不太一样?我轻蔑一笑,因为传闻中的根本不是我!
      
      正准备闭眼睡一会儿,却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很有精神啊,裕太!“
      
      哈?不二周助?!我真是挑了一个好地方……
      
      不二周助继续说道:“宿舍生活已经习惯了吗?本来以为你会是第一单打或第二单打的,我还很期待和你比赛的……”骗人,鬼才信你期待和裕太比赛!
      
      “别骗我了!”不二弟弟你果然很了解你哥,“我才不在乎你怎么想的!”又骗人,鬼才信你不在乎!
      
      “那个打败乾成为正选球员的新人,已经够资格做我的对手了!”还骗人,不二弟弟你明明很不满观月的安排!“我会使出浑身解数来打倒那个一年级的!老哥你最好输给观月,那样圣鲁道夫就获胜了。”
      
      “我倒没什么我们那个新生可不是那么容易击败的哦……裕太!”老大,你不会是来提醒你弟弟要小心的吧?!果然是弟控……对了,难道真像同人文里说的,不二其实是喜欢裕太的?完了……我看了看天空……我怎么又邪恶了……
      
      “不比比看……怎么知道!”没得比的啦,不二弟弟,人家是许斐刚的亲儿子,你就一炮灰……
      
      “可怜啊可怜……”我低叹道。
      
      “经理是在偷听吗?”
      
      “诶?”我吓得跳了起来,“不二君,你不是在和你弟弟说话吗?啊,我什么都没有听到,我什么都没有听到!”
      
      “经理好像很怕我呢!”不二依旧笑如春山。
      
      “诶?怎么会呢!”我惊道,“不二君这么温柔,我怎么会怕你呢?”
      
      “是吗?”不二突然敛了笑容,睁开了百年难得睁开一次的眼睛,“经理你放心,你只要不伤害我身边的人,我是不会怎么样你的!”说完,又眯眼笑了起来。
      
      我被震得一时无语。
      
      “好了,经理继续休息吧!”
      
      我竟然被一国中生给吓住了,真没用!他最后说的话让我感到一阵烦躁,算了,不管他了,睡觉!
      
      不久,我就陷入了睡眠,并做了一个长长的而又朦胧的奇怪的梦。
      
      只依稀记得我似乎看到一些衣着奇怪的人,最后一个场景似乎是在审判犯人,我看不清犯人的面容,却忍不住的心痛。我伸出手想挡住那些人对犯人行刑,却白光一闪,醒了过来……
      
      醒来后梦境已忘了大半,只有心还在隐隐作痛,脸颊上湿湿的,原来我早已泪流满面……
      
      为什么会做这么奇怪的梦呢?这好像并不是第一次,从前世起我就经常做一些奇怪的梦,醒来后什么都不记得,却往往都是泪流满面……
      
      我擦干眼泪,走到水龙头处洗了洗脸,总算清醒一点了,我舒了口气……
      
      “不知道越前和不二弟弟进行到什么阶段了?”记忆中似乎这也是一场苦战呢!
      
      “喂!你这女人,不要叫我不二弟弟!”
      
      一转头果然看到了不二裕太那张假装凶神恶煞的脸,“哦,是不二弟弟啊,竟然已经打完了,我有睡了这么长时间吗?”
      
      “喂!女人,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我说了不准叫我不二弟弟,你要是再叫我不二弟弟别怪我不客气了!”
      
      “不二弟弟和越前的比赛结束了,那再来就是不二周助和观月初的比赛了,是去看呢,还是不去呢?”我摸了摸下巴。
      
      “女人……”
      
      我拽住不二裕太的领子,怒道:“你够了没,女人女人的,你到底有没有点长幼尊卑的观念啊,没看到我比你大吗?要叫学姐,你懂不懂啊,不——二——弟——弟——”
      
      “你……”不二裕太被我突如其来的一下弄得不知该说什么。
      
      我松开他的领子,轻轻拍了拍他的胸膛,“不管怎么样,你都不可能改变不二周助是你哥哥这个事实,那么你何必一定要钻死牛角尖儿呢?别人并没有什么意思,如果说有的话,也是因为嫉妒你有一个好哥哥罢了,你应该知足了,因为你有一个好哥哥……我一直就想要一个可以照顾我、体贴我、关怀我的亲人呢!已经拥有我所想要的一切的你,还在我面前自怨自艾,你不觉得你的行为很可耻吗?”
      
      他别扭地把头扭向了一边,我瞟了一眼他的手臂,有些红肿,真是的,一个个的都不拿自己的手臂当回事儿,他们究竟想不想继续打网球啊!“你是不是不想要你的手臂了?”
      
      “诶?”对于我的问话,他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不想要,我帮你解决了他!”
      
      “什么?”
      
      我微微一笑,“没什么!”同时我反手扯住了他的手臂。
      
      “啊——”他痛得叫了出来,“你干什么?!”
      
      “当然是帮你解决掉你不要的手臂啦!”我一脸不在乎地说道。
      
      “我什么时候说过不要我的手臂了?!放手,该死的女人!”他怒吼。
      
      本想松手的我听到他对我的称谓后,又加大了力气,不意外地又听到他“啊——”的叫声。
      
      “我不是警告过你要叫我学姐的吗?啊嗯——”呵呵,找回了点儿当年做杀手是的感觉,我不由有些感慨:我不做老大好多年……
      
      “你放开我,你还是不是女人啊!”死小孩儿,还不肯学乖,真不要你的手臂啦!
      
      “啊!你也发现了啊,话说,人家现在还是女孩儿呢!怎么可能是女人呢?”我假装无辜地说道,“叫不叫学姐——”
      
      “我叫、我叫……”不二裕太痛得受不了了,忙说道,“学、学姐……”
      
      “我、听、不、到!”我一字一顿地说道,看着不二裕太瞬间变黑的脸,我知道他现在恨不得吃了我,可惜,他打不过我……
      
      “学姐。”他不甘地又叫了一声。
      
      “还是听不到!”
      
      “你……”
      
      “我怎么?”我挑衅般的回看了他一眼,“来,再叫一声!”
      
      “学——姐——”好,声音够大了,不过怎么听着有些咬牙切齿的。算了,放他一马,不然他的手臂真的不用要了。
      
      我放开他,他连忙站直身子,怒瞪我。我笑道:“怎么?想报仇啊?手、下、败、将!”
      
      “你刚刚是偷袭!”
      
      “输了就是输了!”我摆摆手,做了个鬼脸,“不要找借口!”
      
      “你——”他伸直胳膊指着我,正待发怒,他又似乎发现了什么“诶?”
      
      “发现了?”我笑问道。
      
      “学姐,你刚刚是在……治疗我的手臂?”他不确定地问道。
      
      “不然你以为呢?”我反问道,“我跟你有往日无怨,近日无仇的,干嘛要废了你的手臂啊!”
      
      “对、对不起!”他的脸瞬间涨红了。
      
      我笑着摸了摸他的刺猬头:哈哈,我总算明白不二周助为什么这么喜欢整不二裕太了,我刚刚趁机恶整了他一顿,最后他还要向我道歉,哈哈……
      
      “晴空抽杀以后不要再用了,想要变强有很多其他不伤及手臂的招式的。”我收起了玩笑的心思。
      
      “我知道……”不二裕太低下了头。
      
      “你知道?你真的知道你这样不要命地使用晴空抽杀,你的手臂会变成什么样吗?”我平复了一下激动的心情:作为一个医者,我一直最讨厌不爱惜自己身体的人,可是在网王的世界里看着一个个为了网球奋不顾身的王子,我又讨厌不起来了……
      
      “我想问你一个问题,”我说道,“晴空抽杀是你自己想学的,还是观月初主动要求的?”
      
      “诶?”他没想到我会问这样一个问题,“是、是我自己要学的,观月前辈他有告诫过我不要太依赖于晴空抽杀,所以我在一般情况下只会使用超级半截击。”
      
      “哦!”果然,这群单纯的王子,还真没几个能真的让人讨厌的……即使自恋如迹部、花心如忍足、自负如观月、任性如不二裕太、冷漠如手冢、腹黑如不二周助,都有比起缺点更能让人喜欢的一面。
      
      “学姐……”
      
      “嗯?”我看了看不二裕太欲言又止的样子,笑道,“有什么话直说好了!”
      
      “我知道观月前辈他做的一些事情在你们看起来很卑鄙,但是他人真的很好,他只不过是太想带领圣鲁道夫走进全国大赛罢了!”
      
      “我知道啊!我知道他是个不错的人!”
      
      “诶?!”
      
      “有这么奇怪吗?好人的话,总有一天人们会发现他的好的啊!”我拍了拍他的头,“走啦!再不走的话,就错过你哥哥给你报仇的精彩场面了!”
      
      ……
      
      正在热身准备的不二周助突然看到了远处的远山落枫在“欺负”不二裕太,他停了下来正准备走上前去。
      
      “不二前辈,越前的比赛结束了,到您上场了!”
      
      “嗨!”他攥紧了拳头,又松开,朝球场走去。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话说 误会就素这么产生滴~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27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