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宠婢日常

作者:枝呦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清莺


      东宫里面又阴沉沉。
      开年还没多久,刘太监就已经被骂好几回了。那个被送来的宫女没有被沉着脸的太子遣回去,只得到了一句厌恶的“滚”,刘太监就顾不得太子是让新来的小宫女滚还是让他滚,只记得滚子,于是连滚带爬的拉着人出去了。

      小宫女有个好听的名字,细听之下,跟折筠雾还有点像。她叫清莺。
      筠雾是竹间雾色,那她就是清晨婉转莺啼。
      清莺——莺——也就是鸟么,太子殿下喜欢鸟,人人皆知。

      刘太监是个喜欢多琢磨的,觉得皇后送这么个人来,也是废了很多心思。但是时机错了,人家折筠雾运气好,从长相,年岁,到齐额厚发,脾性,都长到了殿下的心眼里面。
      就是鸟……你名字带莺,带是折筠雾有将军啊!

      这么算下来,还是折筠雾厉害一点。刘太监就感慨:所以说,时机很重要。
      而且今年折筠雾多大?
      十三岁。

      十三岁,马上就可以十四岁了。清莺也才十四岁,她就已经可以伺候殿下。这就是区别。
      十二岁的时候可能还能称一句小,但是十三岁就不行了。
      一岁之差,因为一个十四岁的清莺到来,彻底将刘太监的思路理清楚。没错,他之前只在心里想折筠雾将来可以做侍妾,但是他想的是将来,并没有想这么快。

      如今倒是可以铺铺路了。他看看清莺,见她小心翼翼的看过来——眼神很是纯澈,很是老实,很是本分。

      刘太监:“……”
      皇后娘娘是从哪里找来的清莺!

      他咳了一声,突然又觉得世事无常,如今清莺被皇后亲自送来的,还是折筠雾那般的人,说不定殿下后面就喜欢了?

      不想做大太监的小太监不是好太监,而对于颇有姿容的宫女来说,不想做侍妾的宫女就不是好宫女。
      谁不愿意做殿下的侍妾?

      只要有机会,就想要爬上去。
      刘太监心里很是遗憾自己不是宫女,不然还有的机会去爬。

      于是对清莺就客客气气的,不过若是让他在清莺和折筠雾之间选一个,他肯定是要选折筠雾。
      废话,已经成功的和有机会成功的,是个人都选前者。于是刘太监把清莺送到了后院给春隐,让她带着人一起做袜子后,又回前院找折筠雾说话。

      他去的时候,折筠雾正在晒书。殿下让她晒的,说是今日太阳好,正好去去霉气。他说话的时候明显不高兴,但这并不能影响他对晒书的执着。

      太子殿下,一个再不高兴也会去做今日该做事情的人,他绝对不会让情绪和任何人,任何事,阻碍他做要去做的事。

      折筠雾便觉得殿下这般很好,她也想做一个像殿下这般的人。
      她问殿下,“怎么样才能不被别的事情所扰呢?”

      太子:“坚持本心罢了。”
      折筠雾就扪心自问自己的本心是什么?然后眼神微微有些失落。

      太子在挑书。有些书可以拿出去晒,有些书就没有晒的必要,直接可以放进箱笼里面。他将要晒的书一本本放在折筠雾的手上,慢慢的在她怀里堆成小小的一摞。

      她捧着书,跟在殿下身后,步履沉沉。
      太子回头一看,见她一脸失落,便停下,问她:“怎么?”

      折筠雾抱着书,看看殿下,再低头,羞愧的坦言:“殿下,奴婢的本心变了。之前本来只想吃饱的,能吃饱就算是本心,可是现在不愿意了,奴婢还想一辈子都跟着殿下。”

      她想,殿下教她读书写字,还给她吃喝,殿下这么好,她一点儿也不想离开殿下。

      太子看懂了她的心思,微微有些得意和满意,但又想,不过是小小施恩罢了,就让她有如此的心思,依旧是愚蠢的很。

      他转过身,又去拿书架上面的书,轻轻的反问,“哦?”

      折筠雾就对殿下道:“之前没觉得,可是清莺一来,奴婢很惶恐,怕殿下不要奴婢了。”
      太子哼了一声,“蠢货。”

      蠢货,竟然看不出孤如此厌恶她,还在担心她在抢自己的位置!
      以后要是他真想抬举哪个,还不得惶惶度日?

      他提点道:“如果有人敢挤你下去,你就也挤他们下去,多大点事情?”

      但是又想到他把虎皮披在她身上,她都做不了小狐狸,不知道狐假虎威,打量她去耍心机,怕不是被人吃了抹干净,骨头都不剩。

      于是一边晒书,一边等刘太监送了人回来,趁着折筠雾去晒书的空隙,太子对刘太监道了一句:“你多看顾着她,别让人欺负了。”

      刘太监脑门一紧,庆幸自己是想做个墙头草,哪边厉害哪边倒,分清楚了是折筠雾厉害,倒向了她这一边,将人送到了春隐那里,而不是秋隐。

      不然秋隐挑拨了人,折筠雾被人欺负了,还要他去救场。刘太监连忙点头哈腰,心道那清莺就可怜了,殿下这是已经将她排除在外。

      不过这皇宫里面的人都是可怜人,同情都同情不过来,他迅速的站好队,也不做墙头草了,只道折筠雾手段好,将太子笼络成这般,实在是好运道。

      但清莺是皇后赐来的,不看佛面看僧面,自然也要照顾,所以想来想去,就叫人看着秋隐跟玉容。

      “别让她们生事。”

      清莺刚来,自然是没有生事胆子的,无论她是装的还是本性如此,她都不会在开头闹出事情来。
      为此,他还叮嘱春隐,“看着是个老实的,你多看顾些,可别出事情。”

      春隐:“刘公公,你放心,我是什么人,你还能不知道么?”
      好声好气的送他出去,然后去看清莺,对她嘘寒问暖,“刘公公特意嘱咐了,让你有什么事情就找我。”

      清莺小声的哎了一句,然后迟疑的道:“那姐姐,我能帮你做什么活计?”
      春隐:“你刚来,先不急着做事情,若是你眼光好,便给我挑些花样子,以后给殿下做衣裳鞋子的时候用得着。”

      清莺就应下来,规规矩矩的做事情。心里却在犯愁。皇后娘娘让她来的意思,她也明白,她临行前娘娘叮嘱过,要让殿下……跟她行房。
      在别的皇子那边不是难事,但是在太子殿下这边却难于上青天。但是娘娘也说了,即便如此,必要的时候,也可以耍些必要的手段。

      她看看自己袖子里面的一颗药丸,心里害怕的不行,坐在屋子里面,眼泪珠子一直掉,她本就是胆小的,被派来勾引太子,万般不情愿,但也没有办法,即便害怕,还是得去做。

      正哭着,就听见外面有人喊,“清莺姑娘在吗?”
      清莺连忙擦干眼泪水去开门,低着头,厚重的头发遮住了眼睛,开门见是个脸有些圆,普普通通的小太监,她连忙喊了一声,“小公公,你找我?”

      小盛是奉了刘太监的命来叫清莺。他道:“姑娘收拾东西跟我去前院吧,刘公公说,让你以后就在前院伺候。”
      清莺就心里明白这是宫里的皇后娘娘出手了。

      她也能明白太子殿下必然是厌恶极了她。清莺低着头,请小盛进屋子里面喝茶,然后自己去收拾包袱。

      小盛倒是对她没有敌意。做奴才的,万般不由己,命都在主子身上,他听春隐说过,清莺委实是个老实的,十有八九不是装,便也觉得她不容易。

      他对她也尽心些,替她挽着包袱,道:“我手劲大,你尽管跟在我后面走,走得慢了才叫人指责。”
      清莺点点头,想到即将要面对的一切,便只能神情僵硬的走路,希冀着这条路远一些。正走着,就见小盛突然转过身来,道了一句:“姑娘,我肚子有些疼,我们可以走慢一点吗?”
      清莺连忙点头,“好。”

      她巴不得走慢些。

      小盛一边走,还一边跟她说话。
      “一起来的人里面,刘爷爷就挑中了我一个,他说我机灵,知道什么事情该做,什么事情不该做,这便很好,至少我不会犯蠢,给他惹麻烦。”

      清莺觉得他话里有话,但也不敢确定,她无暇多想,只多嘴答了一句:“可我挺蠢的。”

      说完脸红起来,“我不是那个意思。”

      小盛能理解她的紧张,“我也明白你的意思,你放心,我懂,你别害怕。”

      清莺就垂下了头,她已经被自己蠢得再说什么了。但应了他一声,知道他的善意,心里很感激。进了前院,小盛将她领到屋子里面住下,就住在折筠雾旁边。

      清莺在进门的时候,瞧见了折筠雾抱着一只白猫,脑袋上站着一只绿毛鹦鹉。

      她就有些不自在和心虚。她自然知道自己是怎么被挑中的,所以见了正主就不好意思。
      她想,若不是折筠雾年纪不合适,许就轮不到自己了。

      能给殿下做侍妾,确实是得之不易的幸事,她走的时候,多少人羡慕自己。她也以为殿下再怎么样也不会苛待自己,毕竟她是皇后娘娘送来的。

      可是殿下一个滚字,让她成了众人的笑柄,她也觉得自己愧于见人,但不知道怎么的,她又从心底松了一口气。

      殿下的脾气这般,她做侍妾肯定会害怕的,只在东宫做个奴婢也不错。但娘娘的人给了她一个香囊,香囊里面有可以催情的药。

      用水化开,戴在身上就可以了。
      她攥紧香囊,心里惶恐的不行。

      她不敢说话,折筠雾也挺尴尬的,她只好冲她笑,见她将头低下去,然后就跟小盛说话。
      “我先去花鸟房将猛虎和将军送回去,它们今日又打的不可开交。”

      小盛:“那你去吧,我带清莺去收拾屋子。”

      三人就此分别,清莺见折筠雾走远了,轻轻的呼出一口气。结果气还没呼完,就见小太监带着一个嬷嬷外院子口等着。

      清莺脸色再次一白,她看见了,那是皇后娘娘宫里的嬷嬷。

      ……

      太子此时一肚子火。
      早间在长乐宫里面,母后竟然又在催他生子。

      他说自己厌恶,她却道:“你这般的脾性,怎么能成大事?小不忍则乱大谋,你是储君,十五岁了,再不宠幸女子,难道要叫端王去攻击你不举么?”

      “一个储君,若是没有子嗣,那也当不得一国之君,你父皇第一个废了你。”
      皇后语重心长的开口,“一个储君,不能有任何毛病,即便你厌恶女子亲近,也不得不亲近,你必须要有子嗣,这皇位才能是你的。被人传出不举的谣言,你脸上有光吗?”

      太子觉得荒谬,“难道儿臣为储君,还要怕人说自己不举吗?”

      皇后干脆直言:“老大老二都被赐了婚,独你一个没有被赐婚,你还看不出你父皇的态度吗?”

      太子恼怒,皇后也很坚持,她忍了这么久,也生气了。
      “你赶走了一个清莺,本宫就能送去第二个,你自己试试看。”

      太子气的不行,放下“你敢松我就敢赶出去”的狠话,冷哼三声拂袖而去。谁知等他去太后那里请完安,皇后已经直接派人来东宫将人拨到了前院。

      太子勃然大怒,对皇后十分不满,摔了一地的东西。
      刘太监站在门外,让李太监赶快去花鸟房将折筠雾喊回来。
      “也就那小姑奶奶如今还能得殿下心意。”

      等李太监冒着汗走了,刘太监心里犯苦。他不敢违抗皇后,却也不敢惹太子殿下,将人领回来,盘算来盘算去,只送去了前院,不敢让她来殿下的面前。

      事情做到这一步,刘太监觉得盘算的合适,谁都能讨好,皇后宫里满意,殿下在书房里面摔东西也不会怪罪他,万般皆好,谁知道乐极生悲,只听外面一阵脚步声,小盛领着个宫嬷嬷来了。

      那是皇后宫里的,是皇后娘娘的心腹嬷嬷,刘太监赶忙迎上去,嬷嬷却笑着道:“娘娘不放心清莺,便让老奴带着她给殿下请安。”

      刘太监当时就觉得坏了,后来也证明确实坏了——等他在门外诚惶诚恐的请示殿下是否要见宫嬷嬷和清莺时,殿下叫她们进去。

      刘太监就守在门外,谁知道过了一会,就见殿下在里面怒吼了一声贱婢,然后砰的一声,砚台落了地,刘太监在外面焦急的喊了一声殿下,顾不得许多,就打开了门,只见里面清莺脱掉了外衫,露出了光洁的身子,只一件肚兜挂着,宫嬷嬷额头上面全是血,旁边落着一只砚台。

      “刘得福,把她们拉出去杖毙,杖毙——”

      刘太监不敢。宫嬷嬷毕竟是皇后的人。但他更不敢反抗,宫嬷嬷被砸的晕了过去,清莺哆嗦着身子,早已经吓得神志不清醒。
      如此情形,他觉得自己命可能都不保了,只一边亲自去拖宫嬷嬷和清莺,以此来拖延时间,一边想着怎么化解这次危机,正想着,就见折筠雾从外面跑了回来,额头上汗水连连,气喘吁吁,慌张的冲到太子殿下面前,惶恐了喊了一声:“殿下——”

      太子额头爆青筋,“筠雾,去打冷水来。”
      他只觉得自己快要气爆了,身体也要爆了。

      折筠雾赶紧去打冷水,刘得福也去打水,这样就能再延迟一些时间。唯有小盛,见着已经吓傻的清莺不忍,悄悄的捡了她的衣裳,披在了她的身上。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这本书小人物会比较多,他们悲欢的一生,也是作者君想要尝试去写的群像QAQ
    没控制住字数,多了点。
    晚安啦感谢在2021-11-08 21:59:26~2021-11-09 22:52:3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月水 3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昵称: 打分: 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消耗的不会给作者。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