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七国

作者:非天夜翔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伏羲琴·操控人心

      
      昆仑镜不住嗡鸣,浩然持镜照去,一道金光破开海面,翻涌血水让到两畔。
      浩然微微侧头,疑道:“昆仑镜有生命?”
      子辛答道:“你我二人不也是神器化形,有何可虑?兴许是日月精华未纳足,无法脱胎。”
      浩然摇头道:“我觉得昆仑镜不太一样。”
      浩然伸出一掌,平托古镜,昆仑镜旋转着离开掌心,绚丽光华在镜面中跳跃,交织,神器不断扩大,伸展,稳稳虚浮于血水表面。
      昆仑镜似一方巨大的浮筏,离了岸畔,朝漫漫血海中央漂去。
      
      浩然与子辛并肩站在镜上,眼望那不断接近的一团光。
      “别过去!”子辛拉住了浩然。
      血海中央是一团红色的雾气,雾气中人形隐隐约约,看不真切。浩然抬手,掌心发出一道声波,周围瞬息间一静。
      声波横扫开去,海水无声地荡开浪墙,把血雾吹得无影无踪,子辛与浩然都是同时深深吸了口气。
      “这是谁?!”
      “伏羲琴?!”
      一名全身赤裸的男子被禁锢于海面上,虚浮于半空。
      他的皮肤白皙,身上伤痕处处,鲜红的血液从全身各处伤口中渗出,沿着脚踝滴进海里。
      他墨黑的长发披散在肩头,禁闭着双眼,抿着锋利的薄唇,唇上没有丝毫血色,脸色苍白得骇人。
      那名赤
    裸男子就像是静止的白玉塑像般骇人。
      他蜷起身体,身前紧紧抱着一物,安静浮于空中,怀中之物,正是一具古朴的黑木琴。
      琴弦从琴身上不合常理地交错而出,细线反反复复,勒住了那男子全身,手腕,脚踝,脖颈,腰腹,俱被那无数琴弦勒出了伤口,皮肉绽开,勒在身上的琴弦发着淡紫色光芒。
      
      浩然颤声道:“这究竟是谁?被关了多久?为何要遭此酷刑?!”
      浩然上前一步,子辛立马把他扯住,道:“别冲动!”
      血就像下雨,滴滴答答落在镜上,浩然忍着鼻前的酸楚,伸手去触,血液顺着他的手指淌下,浸湿了他的衣袖。
      
      子辛沉声道:“必须先割断其中一弦……”
      子辛把浩然护在身后,道:“若有丝毫异状,你便以混元真气震断琴弦,不可犹豫,东皇只着我们把伏羲琴带回去,并未言明是否破损……”
      浩然道:“你小心点。”
      子辛微一沉吟,便活动手腕,五指间焕发耀目金光,指锋霎时化为金铁之色。
      
      他按上了伏羲琴的第一根弦。
      
      此刻两人尚不知伏羲琴下镇着何物,只以为抱琴那男子便是被困妖灵,道行修为再高的妖,亦高不过这身为太古神器的二人,况且密室外还有一只前朝妖狐坐镇,有何可虑?
      然而伏羲琴捆缚之人并非妖鬼,而是“媒介”。
      那男子正是镇妖血海阵的阵眼,此阵乃是太上老君所制,须以神兵先镇暴戾之灵,化其血气,再以其血气为锁,捆缚住极强大的逆天之妖。
      逐鹿一战后,黄帝以妖匕“虎啸”为刃,穿刑天首级作为媒介,镇九黎族始祖蚩尤于濮阳西水坡,便是用的此法。
      老君设镇妖五弦阵,内里本有隐意。弦分宫、商、角、徵、羽,分镇五行,五象及五脏,脾应宫、肺应商、肝应角、心应徵、肾应羽,又暗合道家“五气朝元”一说,子辛贸贸然伸手,不按布阵之序便要恃强破阵,实乃大忌。
      
      浩然忽地意识到了什么,正要说话时,子辛手指已抚上了凌空切入那男子的第一根弦。
      “子辛?”
      子辛停了动作,指间发出金光,轩辕剑、伏羲琴二者显是在较力,浩然不敢打断。
      子辛眼神空洞,触上第一根琴弦时,脑海中“嗡”的一声,恍惚遭了重击。
      琴弦中的回声汹涌而来,子辛的精神犹如海面上的一叶扁舟,瞬间被巨浪所吞没。
      子辛闭上的双眼猛然睁开,琴弦绷断。
      “怎么了?”浩然关切地问道。
      子辛满头大汗,摆手示意不妨,浩然道:“伏羲琴能操纵人心,你方才听到什么了?!”
      紧接着,第三个人的声音于空旷海上响起,令浩然与子辛不由自主地心头一凛。
      “东皇钟……是何物?”
      浩然深深吸了口气,遭琴弦捆缚的男子,正缓慢地睁开双眼。
      他的眼神迷离,涣散,一瞬间,血海卷起滔天巨浪!
      浩然大喊一声,子辛吼道:“当心!”
      
      巨大的血龙卷从中心冲天而起,一道钟声横扫开去,紫色天幕砰然碎成万片,天穹如同碎裂的水晶顶,瞬间垮塌下来。
      “浩然——!”子辛怒吼道。
      伏羲琴刹那间五弦逐一断开!琴弦在飓风里飞荡,子辛大喝一声,冲向奔腾而起的巨大龙卷。
      
      轩辕殿外。
      大地微微震动,妲己坐直身子,疑惑地抬头看了金像一眼。
      “这是怎么了?”
      震动越来越明显,妲己吸了口气,尖叫道:“喜媚!贵人!快走!”
      
      东皇钟荡出的冲击波携着轩辕剑的万丈金光冲破殿顶,嗡的一声以首阳山为中心点,扩散开去。
      蒸腾的血雾不断从殿后喷发而出,犹如一只酣睡的地底妖兽张开了咆哮的血口,无数红烟窜出山头,喷向天空,血雾层层叠叠,遮去了烈日,形成厚厚的云层,霎时间阴风怒嚎,怨鬼惊天!
      妲己,王贵人,胡喜媚在山腰上落脚,心有余悸地望向天顶。
      “他们把什么东西放出来了?!”王贵人蹙眉道。“你不该让他们进去。”
      妲己喃喃道:“我……我不知道……这下完了。”
      喜媚叫道:“大王哥哥出来了!”
      
      天顶,沉重且愤怒的声音传来,响彻大地。
      “吾之于人也,谁毁谁誉?!”
      
      “这是什么妖孽!”子辛愤然吼道。
      他转过头,望见一名血淋淋的,全身赤
    裸的男子,忽地愣住了:“那不是你?!”
      那男子横抱着浩然,抬头望向天顶,茫然地朝子辛摇了摇头。
      “浩然!”
      浩然被这一吼,终于醒了过来,迷糊地望着天空。
      乌云蔽日,大地上阴风四处,妲己的尖叫声远远传来,浩然猛地转头道:“你是谁?”
      那男子面无表情答道:“公孙起。”
      浩然挣扎着下地,道:“天上那玩意儿是什么?”
      “浩然——!”子辛飞速朝他冲来。
      天空红云翻滚,怒号大作,云层叠于一处,形成一张巨大的脸,那张方圆千顷的脸猛然转向浩然,睁开了双眼!
      
      子辛跃于半空,身周兵芒荡开,神光冲天,浩然堪堪前跃,于半空中反手一捞,稳稳抓住轩辕剑柄!
      妖脸目中射出两道血光,继而汇为一股,冲向浩然!
      浩然一手持剑,一手持鞘,猛地一抽,天地剧撼,四海震荡不休!
      轩辕剑出鞘!
      
      霎那间金光万道,轩辕剑剑身堪堪阻住那抹血光!
      “啊啊啊啊啊——!”浩然奋声大喊,双手抵着轩辕剑,死命拦住那股红光!轩辕剑嗡的一声,剑身转过一个极小的角度,红光被反射向山下。
      轰天动地的一声爆响,首阳山下千里顿成焦土,那双妖目闭上,云层朝西方褪去。
      瞬间红云中又是无声无息地卷来一道血练,山腰上传来小女生的尖叫。
      “糟了!”
      浩然飞上半空,却见晴空万里,烈阳如火,血云已消逝得无影无踪,
      
      “子辛?”浩然归剑回鞘,抓着大剑,松了一手,轩辕剑砰然摔在地上。
      浩然难以置信地拾起剑来,吼道:“子辛!!”
      轩辕剑传来疲惫的声音,道:“孤……无力化形,待孤先行歇息……”
      浩然这才松了口气,把剑背在身后,道:“方才那究竟是……”
      话未说完,冷不防挨了一耳光。
      妲己冲上山顶,咬牙切齿道:“你们究竟放出来什么东西!喜媚被那妖孽抓走了!”
      
      那名唤公孙起的男子一手提着破破烂烂的伏羲琴,漠然道:“你唤东皇钟?去找件衣服给我穿。”
      “……”
      妲己与浩然此刻才想起,血池中还放出来了一个人。
      
      一场突如其来的大战,令首阳山下多了个漆黑的巨坑,巨坑占地近百里,轩辕神殿被毁去了大半,残砖败瓦之间,妲己欲哭无泪地坐在一块破石上,披头散发,又叹了口气。
      浩然蹙眉道:“你就是白起?你可记得老君为何把你关在轩辕殿内?”
      白起茫然地摇了摇头,显是什么也不记得了。
      妲己狠狠抓着浩然的胳膊,指甲几乎要嵌进肉里,怒斥道:“老娘才不管他是什么白起黑起!那妖孽抓走了喜媚!”
      浩然吃痛道:“你等等!让我先想清楚,子辛现在连话也说不出了,那天上妖物定是厉害家伙。你老在我耳旁叫个不停有什么用!”
      浩然咆哮道:“给我闭嘴!”
      
      妲己被吓了一跳,不敢再吭声,坐了一会,嘤嘤地哭了起来。
      王贵人在殿后收拾家当,三妖的家被毁得破破烂烂,她提着一个麻袋出来道:“姐姐,我下山去找点物事。”
      浩然苦笑道:“你倒是不担心喜媚生死。”
      王贵人冷冷道:“跑得了轩辕跑不掉鞘,寻不回喜媚,吃了你两名凡人徒儿就是。”
      “……”
      浩然被妲己哭得心烦意乱,随手卷了衣袖,塞进耳内。
      他静静看着五弦全断的伏羲琴,镜上裂了一条纹的昆仑镜,浩然在那静谧中不断思索。
      昆仑镜指引他来找伏羲琴,难道神器彼此之间能够互相感应?李斯曾说昆仑镜本是着他来寻荧惑星……对了!
      “李斯呢?”浩然抬头道。
      妲己幽幽答道:“两年前便下山走了。”
      浩然疑道:“两年前?”
      妲己点了点头,答道:“老君那血池本是太清境所化……”
      浩然猛地站起身,颤声道:“我……我们进去了几年?”
      
      妲己朝浩然比了个“OK”的手势,浩然险些晕过去,道:“三年了?!”
      
      浩然犹如五雷轰顶,站在原地,脑中一片空白,过了片刻,白起拍了拍他肩膀,浩然只见其嘴一开一合,不知在说甚。
      “什么?”浩然终于回过神来。
      白起道:“方才下山那女子甚美,是谁家闺秀?”
      “……”
      浩然抡起轩辕剑狠狠一拍,把白起拍翻在地。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gredelia大人的评论貌似被晋江吞掉了?
    嗯……我昨天看还在的= =+当时没顾上回,一晚上就没了……
    在这里回复您。
    感谢您的厚爱,目前晋江遭受严打,全站关闭了印书功能
    我无能为力T_T,看样子估计三四个月里是不能再印书了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29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