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手世家

作者:夜深沉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出发

      我楞在当场。
      回想起来从我进入研究所,在发掘现场遇到写着“三生石卷”的石头,在到寄给我的黑色匣子,再到被刘二请到青铜酒家,而现在在这小茶馆里面。这发生的一切,我一直认为是巧合,到现在听到店老板的话,我顿时觉得背后开始冒冷汗。
      这一切似乎有什么人在背后不停地推着我,把我一步一步推入这样的迷雾当中。但究竟是谁?我脑海里立刻出现刘二的名字,一定是他,所有的这一切都是他。
      “不,不是刘二,他只是一个马前卒!”店老板说道。
      我吓了一跳,瞪着眼睛看着他。他能听到我心里的想法?
      “我并不知道你心里的想法,但是我猜你现在怀疑的是刘二!”
      “你……,我确实怀疑他!”
      “小远,其实我也不太清楚,当年的考古行动我没有参加,你父亲执意要去,后来就出事了。一直到现在,你又将卷入这个谜团中。”
      其实我现在内心只有一个想法,管他是谁在背后推着。既然已经把我推进迷雾中,我就非要拨开迷雾见月明。
      “不用再说了,从你说我印堂发黑,到现在,其实就在说一个问题,那就是让我远离这摊浑水。不过我现在十分清醒,不用什么人背后搞鬼,我一定要弄清楚父亲当年发生了什么,不管遇到什么事情!”

      我一字一句说出这段话,坚定的语气和坚定的眼神。
      店老板看着我,他也许是读懂了我眼神中坚定和执着,又或许是从我身上看到了当年我父亲。他又点起一支烟,深深吸了一口之后,轻轻的叹了一口气。然后他转身在房内的书架上来回的翻找着什么。
      我看到他从其中的一本书中拿出了一把别致的钥匙,然后又转身来到另一面墙上。我这才看清,那墙上挂着一幅铁画。那是一幅真正的铁画,上面画着一个古旧的围墙,围墙旁边停着一辆老式的自行车,自行车的后座上放着一个上锁的小箱子。
      他把钥匙缓缓插进铁画上面自行车后小箱子上的锁孔里面。
      我内心一阵发笑,墙上是一幅铁画。这店老板不会是早期的老年痴呆吧,画里面的箱子也能打开?
      但紧接着而我就笑不出来了。
      那把钥匙真的从画上小箱子的锁孔中插了进去,然后就是“吱”的一声。我心里明白,是锁被打开的声音。再接着,他拉开画上小箱子的部分,从墙里面拿出一个真正的黑色木盒。
      我瞪大眼睛看着面前的一切,什么叫做孤陋寡闻,什么叫做现场打脸,这一刻,我比谁都更有发言权。

      店老板端着木盒来到我身边,在我的面前打开之后,拿出里面的一个泛黄的笔记本。打开笔记本之后,他拿出夹在里面的一封旧信,然后递给我。
      “你好好看看!”
      我打开这张满是岁月痕迹的老纸张,上面的字迹是我父亲的。
      ......
      西林吾弟:
      愚兄已收到你的来信,你提供的信息很重要。这将会是一场前所未有的大发现,愚兄已向上级主管部门提交申请,想不日便有肯定回复。愚兄已得知,上级部门审批只是时间问题,大致已经定下来这次的行动。愚兄想邀请你一起前往,这次的发现,你的功劳很大。
      愚兄已将材料准备好,为你争取此次的名额。
      相关重要内容,信中不便细说。两日后我便抵达你处,详细再谈。

      我读完信中内容,不解的问道:“我父亲曾邀请你一起前往秦岭,并且亲自找你商议过,对吧,可当时你没有答应一同前往,你提供的信息是什么?”
      他没有开口,只是又把一张纸片递给我。
      我看过去,这就是刘二寄给我包裹里面的那张画着看不懂的符号的纸片。到现在我依旧不明白,并且,这位西林老板也有同样的纸片,我现在看到的,就是这位西林老板的。
      “这到底是什么?”我又问道。
      “这是解开三生石卷秘密的钥匙。那三块绿独玉的秘密,只有这张纸上的钥匙才能打开。”店老板秦西林说道:“我当年给你父亲提供的,就是这个纸片。至于纸片上的符号是什么意思,我并不知道。”
      我特么会知道!我心里已经骂了起来,刘老二把我请到青铜酒家难道就是为了这件事,你们都不知道什么意思,我特么又怎会知道?
      我怀疑店老板一定通晓读心术,我刚想到这里,他已经开口说出了我内心的想法了。
      “你是不知道,但他们认为你知道。因为你是王天的儿子!凭这一点就足够了,他们会想尽一切办法让你说出这个秘密!”
      我听了这番话,心情如同一团乱麻。我什么都不知道,他们却认为我知道,我往哪儿说理去?
      “当年我没有陪着你父亲去,让他留在了秦岭大山的深处。如今我也走不动了,今天把你留下,我想,你应该去寻找你的父亲,去解开这个秘密。”
      不用他说,我已经打定了注意。不管他们是否胁迫,这一趟秦岭之行,我是肯定要去的。
      “小远,叔叔老了。”他又点起一支烟,缓缓说道:“我想,他们会组成第二次野外考古探险队,到时候你一定要去参加。”
      “这是自然!”我说道:“我肯定去!”
      “这些东西你上,或许对你有所帮助。”他说着,从旁边的桌子上拿起一个布袋递给我。
      我接过来之后,沉甸甸的一个袋子,里面也不知道装着些什么。
      “回去吧,回去再看。”

      回到研究所之前,我避开所有人把秦西林给我的布袋放在家中的柜子里,然后又用最快的速度跑回研究所。
      刚走到办公室门门外,就听见里面吵闹的声音。我赶紧低着头,靠着墙根想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一声呵斥让我猛的站直身体,呆若木鸡。
      “上班期间,人浮于事,浑浑噩噩,更有甚者,一天都找不到人!王远,你来说说,上班期间你去干什么了?”
      “我......”
      我偷眼看过去,柳大头正怒气冲冲的盯着我。眼光扫视了一圈之后,我就知道,回来的不是时候,刚好撞在了枪口上。
      “爸,我让王远出去给我买东西了!”
      我瞪大眼睛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过去,柳叶儿从外面走进来,在说完这句话之后,她走到柳大头身边。
      撒娇又说道:“我和她一起去的,今天也没有特别忙,所以……我就让他陪我了。爸,这是女儿的错,你要骂就骂我吧!”
      果然,男人的豪横,都抵不住女儿的一句话。
      柳大头看了看柳叶儿,脸上的恼怒已经开始溶解,紧接着换上了溺爱得表情。
      “回去再收拾你!”柳大头用恶狠狠的语句说出了温柔的言语。然后他又转过头来扫视了大家,才开口说道:“前几天的考古发掘已经接近尾声,整个过程中,并没有发现有价值的文物,整个墓室里面,只有刻着三生石卷的那块石板,别的一无所获。而今,上级部门已经知道这块石板在咱们研究所离奇丢失,这个责任在我,我已经向上级部门做了责任报告。”
      柳大头说道这里,周围的同事都在小声议论着,我从他们的表情能看得出来,他们对柳大头还是十分敬重的。毕竟柳大头是研究所的头儿,这个责任自然应是他要承担的。
      其实我也有些佩服他,发掘的文物,并且是距今两千多面前的战国,哪怕是一块儿转头都有一定的价值,何况这是一块儿刻满文字的石头?
      刚发发掘出来没多久,就这样凭空消失了,还是在研究所的文物室里,如果上级追查下来,这个责任恐怕不好担。
      “上级的调查组马上就会到来,所有人,这两个星期,每分每秒都要坚守在岗位上,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除非天上下刀子。”
      柳大头冷冷的眼光扫了一圈,大家都不自觉地站直了身子。四下静悄悄的一片,我能听见我内心的声音在不停的骂着混蛋,我想此时此刻,大家的想法应该与我一样——都在骂着混蛋。

      终于熬到下班,我一心只想着秦西林给我的那个布袋,里面沉甸甸的不知道是些什么东西。带着这个强烈的好奇心,我加快了脚下的步伐。
      刚走出研究所,我正沿着斑驳的墙根走着,突然一个声音出现在前面。我赶紧看过去,果然是柳叶儿。
      她穿着可爱的浅蓝色衣服,两支麻花辫在双肩上跟随着肩膀的节奏在摇晃着。走到我面签后,她开口说道:
      “王远,你是不是忘了什么事情?”
      啊?我大脑开始高速运转,应该不会啊,我这个人的记性很好,今天一天发生这么多事,我都记得清清楚楚的。难道是我什么东西落在研究所了?
      我略带迷茫,满脸问号的对她说:“我忘带啥了,你是不是拿到了,给我吧,我还有事儿!”
      “你真烦人!说过的话就忘了!”
      “啊?”
      我最受不了女孩的无端撒娇,这种无端的撒娇,让人根本就不知道她到底在想什么,接下来的一句话就有可能变成狂风暴雨的导火线。我看着面前的柳叶儿,她双手拉着自己的麻花辫,无处安放的十根手指不停地轻甩着头发。
      “你说的晚上一块儿吃饭!”
      “我什么时候说的!”脱口而出之后,我突然想到这句话确实是我说的。但此一时彼一时,那时是为了套话,现在我想知道的都知道了,已经没有必要了。
      “啊,这个,那个——”我吞吞吐吐,赶紧想着找个什么好点的理由去拒绝她:“叶儿,你看啊,我呢,今晚确实有事儿,家里非让回去,我这不回去,有些不孝。古人说,不孝有三——”
      说道此处,我戛然而止,似乎引用的古语不太应景。
      没想到柳叶儿噗呲一声笑了出来。
      我尴尬的看着她的表情,暗地里咽了一口吐沫。
      “骗人都不会!”柳叶儿嘟囔道:“我有事儿给你说!”
      “叶儿,我真的有急事,改天,改天好吧,我一定陪你!”我想赶紧把她打发走,突然之间又想到他刚才说的话,电光火石间,我赶忙抬头看着她问道:“你说什么?有什么事儿给我说?什么事儿?”
      “烦人!没什么事儿,反正你也着急着回去!”
      “哦!叶儿,我觉得还是陪你吃饭相对比较重要!”
      “怕耽误你的重要事儿!我爸说,再过几天,就要出发了!提前给你说一声,看你对这件事那么上心,你还不领情!”
      “出发?”我楞在当场,柳大头不是说这两个星期要留在研究所,哪儿也不能去,上级调查组不是很快就要来?现在柳叶儿又说出发,去向何方?
      “叶儿,柳大头,哦不,你爸说出发,去哪里?”
      “我也不太清楚,他只是自言自语的时候说马上又要出发。”
      “叶儿,你赶紧回家,问清楚了告诉我,这对我很重要!”我诚恳的看着柳叶儿,我想知道柳大头的所谓的出发,到底是什么。“叶儿,明天晚上,我一定不失约。”
      “好吧!你可不能再骗我!”
      我重重的点点头,希望柳叶儿能问出来“出发”,去向何方!

      柳叶儿离开后,我急忙回到家中。顾不上洗把脸,立刻跑到桌子前坐下,打开店老板秦西林给我的那个沉甸甸的布袋。
      映入眼帘的,是一堆有些年代的物件。我把上面的一点一点的拿出来,最下面的,让我大吃一惊。竟然是研究所丢失的那块石碑,上面赫然写着三生石卷。
      这难道是秦西林做的?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