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是的,一切都只不过是“巧合”。而这个巧合,可以衍生出千百种不同结局的故事。我们可以成为朋友,知己,恋人,又或者单单只是聊天的对象。
内容标签: 阴差阳错

搜索关键字:主角: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是的,一切都只不过是“巧合”。


  总点击数: 5118   总书评数:51 当前被收藏数:13 文章积分:2,956,642
文章基本信息
  • 文章类型: 原创-言情-近代现代-爱情
  • 作品视角: 女主
  • 作品风格:正剧
  • 所属系列: 迷失都市
  • 文章进度:已完成
  • 全文字数:5622字
  • 是否出版: 尚未出版(联系出版
  • 签约状态: 未签约
  • 作品简评: 尚无任何作品简评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LONELY ONLINE

作者:嫣子危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 章

      有没有试过爱上陌生人?在你们相爱之前,你们就是陌生人。
      在寂寞的夜晚,我接到一个离奇的电话。
      “无论你是谁,请别挂掉。”他说。
      “你找谁?”我问。
      “你有没有时间,可以听我说说话?”
      “对不起,我很忙。”
      他一呆,早在他打这个电话之前应该就已经考虑过或许会被拒绝,但他未必想到会是这么直接。但他解释地说:“对不起,我知道自己很无聊,我只是拿起了电话,随意按下一串号码,没想到会挂到你家里来。”
      “我要挂了。”我说。
      “正常人在接到这样的电话时,多少会有点好奇心吧。对于一个失意的人,你就不能表现得更宽容一点吗?”他的声音颇有落寞的意味,又似有不满。
      “不,我很好奇,”我说:“但是我见过五花百门的骗局,奇巧精怪,无处不在,别以为深夜有人拨通你家的电话是有缘,说不定这正是一个等待你落入的圈套。”
      他有点生气:“你想得还真多,我不认识你,你也不认识我,那么我可以用什么方法来害你?”
      “这个还真难说。”
      “你这被害妄想狂。”
      听到这里我开心地笑起来,这个电话真有趣。
      “你为什么失意?”我问:“能令男人失意的还会有什么呢,金钱,或是女人?”
      突然切入正题反而让他无所适从,他支吾了一阵。我极不耐烦:“你在打这个电话之前就应想好如何表达,这样浪费我的时间算什么呢,如果你不想说不会打这通电话,如果你想说不要装模作样。”
      他很惊讶:“你真刻薄。”
      “给你一个测试缘份的机会,如果你有办法再拨一次这个号码,我保证毫无怨言听你完整诉说你的苦衷。”说完我毫不犹豫地挂掉话机。
      我不热衷于玩神秘的游戏,也没有这个兴致。
      那一晚电话没有再响过。当然,除非他有预谋,否则不可能完整记得自己“随意拨下的号码”。
      我继续伏案作我的报告书,腾云驾雾,头晕眼花。在这个处处充满竞争的社会,稍有怠慢,很容易被打出局,眼不够明,手不够快,机会一瞬便在你眼前招摇地飞走。
      第二天我蓬头垢面地把几十页的报告交上去,上司还嫌页数太少。
      日日在战场上高度戒备,早就什么表情都省略了,哪里还有时间在深夜接无聊电话,听无聊人诉说无聊的情殇。你无奈我也无奈,你失意我更失意,凭什么我要听你说,凭什么你不可以听我说?这个电话,本应由我挂到你家里去。
      上司对我的报告草草过目一眼,打回头时随便说一句重做,轻易毁我一夜好梦。
      我挑灯夜战,什么都要重头再来,有时我希望自己手里打的不是报告而是辞职信,可能会比较痛快。这个时候电话又响了起来。
      “是我。你还认得我吗?昨天的那个。”他说。
      我惊住:“你还说这不是圈套,你不可能记得住我家电话号码。”
      “怎么不可能,我家电话有记录功能。你说过如果我能再打过来你会听我说话的。”
      原来我败给了科技,我真是愚蠢,早知当初就不要轻易许下莫名其妙的诺言。
      “你记性真好。”我由衷地赞美:“但我真的很忙,请你提炼一下,精简一些,只说中心思想。”
      “你根本没有诚意。”
      “这个不是重点。”
      “我只是想找个人来倾诉一下而已,为什么这么难?”
      “为什么要找陌生的人倾诉,你没有朋友?”
      “不,我有很多朋友,就是因为太多,所以不知说给谁听。”
      真是矫情,我对着话机翻白眼。
      为了这个电话,那一晚的报告我重做到天亮,我觉得自己已经炼就一身本领,金眼火眼,铜皮铁骨,可惜一切全是假象,都市人个个外强中干。
      有时我会幻想一下,有机会结婚的话,我会把自己简单一点地嫁出去吧。如果有人肯负这个责任,如果有人肯做这个牺牲,那敢情是好。不过用结婚来逃避好像更不理智。但哪个女人在疲倦的时候没有想过这样可笑可爱的解决办法?
      收拾好心情,明天依然继续。
      公司里来了位新女同事,花枝招展,眼波流转。男同事们像一群勤劳的小蜜蜂,围着美女嗡嗡嗡。女孩子们对新来的同伴充满敌意,风头被抢,谁也得罪不得。
      只有我最没有威逼力,我有个朋友曾对我说,三米之外看我,根本不知道我是个女人。
      我不生气,她们永远不会把我放在敌对的位置上,在她们的眼里,我没有丝毫竞争力,但我的工作表现有目共睹,她们都当我是活标本,一边告诫自己,一边抄袭我。
      我没有仔细享受过爱情,我算不算是一个女人?我疑惑。
      电话响起来,我看一看墙上的时钟,守时的男人是值得尊敬的,现在每晚相同的时间,他都会打电话过来,要我听他说话。
      “你是不是失恋了?”我问。
      “不是。”
      “生意失败?”
      “也不是。”
      “那就奇怪了。”除了事业和爱情,还有可以影响人类感情的第三产业?怎么可能。
      “我只是想找个人来陪我聊聊天,真的,就这样而已。”
      “我不相信。”
      “你怎么老是怀疑别人。”
      “因为每个人看起来都太可疑。”
      “又是你的被害妄想症?”
      这种对话毫无意义,每晚进行。久而久之,竟成为我生活中的一部份,我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他不知道我是个什么样的人,我问他:
      “你和你老婆感情不好?”
      “我还没有结婚。”
      “那么你对现任女朋友不满?”
      “我感情空白已经接近半年。”
      “怪不得,原来这才是问题的所在。”
      “你长得漂亮吗?”他问我。
      “五官端正算不算漂亮?”
      “你会不会出来见我?”
      “你会不会爱上我?”
      “你怎么次次都这样直接。”
      现在是什么年代了,事事讲求效率,谁有心情与你玩过家家。个个都有一套原则,说一不二,快刀斩乱麻。
      我才不要浪费无聊的时间在无聊的人身上。
      新来的那位女同事每日穿上不同的时装,踩在公司的红色地毯上像是在走天桥台步。所过之处,春色无限。
      她有很多追求者,女同事们都不喜欢她,那是因为妒忌。我也不喜欢她,当然也是因为妒忌,我虽然特征不够明显,但我始终还是一个普通的女人。
      我渴望恋爱。
      “我们出来见面吧。”我在电话里这样说。
      “真的?”他很意外。
      地点是中正街的派特咖啡厅,相认信号是一客香草夹心蛋糕外加冰镇咖啡。
      时间是明日中午十二时正。
      他是一个守时的男人,所以我轻易便找到他。他坐在离窗最近的位置,我指定的点心就放在桌子上面,他很年轻,样子不俗,一切出乎我意料之外。
      这样的男人会在夜晚打无聊的电话?真是匪疑所思。
      我故意选在他旁边的桌子坐下,一直留意着他。他不断看表,看来是在等我。
      我突然没有勇气现身与他相认,太多变素,我不知道如何处理。我知道这对他来说并不公平,现在敌明我暗,仿如一场间谍游戏。
      直到他离去,我依然坐那张桌子上喝一杯冰水,如果他够细心,应该会注意到他身边其实一直坐着一个形迹可疑的女子,但他全副精神用来留意下一个推门进来的人,反而错过了身边的风景。
      晚上,他打电话来质问我,为什么不出现。
      我说我就坐你对面。你穿灰色毛衣,白色长裤,里面是反领蓝条衬衫。
      原以为他会很生气,来了又不说,算什么呢,但他竟然很高兴,“原来你真的有来,太好了。”他说。
      “哦。”我应着,这个人的反应真是变幻莫测。
      他热心地计划着下一次的见面,我觉得自己像在搞一场白烂的网恋。现实的爱情不能满足新世纪的都市人,因为不够新奇搞怪。他们追求的最高模式,是刺激,神秘和无限的想像。
      我被困于水泥钢管之中艰苦作战,根本追不上潮流,一次交锋足以让我元气大伤,我不适合太出位的爱情故事。我说:“我不会再出来见你。”
      “为什么?”他很委屈:“你觉得我条件太差,不配做你朋友?”
      恐怕是因为你条件太好,所以才会自信心爆棚,我说:“你年纪太小,和你走在一起会让我看见自己的悲哀。”
      “你几岁?”
      “三十六。”十年后将会是这个数字。
      他吓了一跳:“但你的声音听起来不像呀。”
      “是,我的声音听起来似六十三。”
      他笑起来:“你说话永远半真半假,我才不信。”
      “信不信由你,反正我们不会再见面。”
      他有点惋惜:“为什么你总是这样过度保护自己呢?”
      “这有什么不对?每早醒来打开大门,龙蛇混杂,暗箭难防,保护自己是必要的生存手段。”
      “又是你的被害妄想症发作,如果哪天你改变主意,就告诉我吧。”他留下详细姓名地址,公司电话等等等等。
      我觉得我不会可能主动去找他的,但我细心地记下他说的所有资料,我在想,如果哪一天我寂寞得无法忍受,或许可以仅凭这些资料直杀上他家,逼他就范。
      但我已经习惯了寂寞的感觉,多年来午夜梦回,发现漆黑的房间内只得自己一人,也已经不再觉得害怕。
      或许是我想得太复杂,我的生活方式阴暗潮湿,不够光明磊落,接近阳光气息重的人和事都会让我窒息,只好把自己收在冰箱里,与世隔绝。
      自从公司里的那位新女同事来了之后,大家随时都在亢奋状态,男左女右,以她为终极标靶。不过这位新人也自成一格,她有很多秘密武器,一进洗手间便是数小时,有次我看见她把化妆品陈列在流理台上,一式过去,像在展卖商品。
      她看见我目定口呆,于是细心地为我介绍今年最流行的唇彩眼影诸如此类,她说在做这份工作之前,她是做化妆品推销的,保证专业。
      全公司的同事里面,她只把秘笈传与我一人用,那是因为无论我如何装扮,都不会像个女人,对她没有威胁。
      “不是我说你,你这张脸也该修饰修饰了,身为女孩子如果可以让人一眼就看穿年龄是我们的耻辱。”
      “是吗?”死了,那我岂非被人侮辱过无数次?
      “让我来改造你吧!”她说:“如果我无法令你在一个星期之后变得漂亮,那也是我的耻辱!”
      虽然我很高兴听你这样说,但这个誓也未免发得太过奇怪了吧?
      那一天之后,全世界都知道我成了她的专属试妆纸,她下定决心帮我改头换面,反正她在公司也无甚作为,难得一次让她有空间发挥,自然是抓紧机会个人表演一番。
      她教我如何在最佳的状态下保护皮肤,如何护理受损的头发,还有睡前要做脸部按摩,淡妆应该如何配色,切忌与当天要穿的衣服撞车。
      我怀疑她以前并不只是做化妆品推销员那样简单,她简直是美容训练学校校长。
      成绩果然显著,我在镜中发现不可名状的惊喜。信心一晚之间突破历史新高点。
      真是无以为报,我拉着她问,这魔法何时失效?她笑得无奈:哪天你我青春不再,一切自然打回原形。
      “女人可以挥霍的时间并不多,所以要好好珍惜,你瞧,我不惜与全世界为敌,也不过是要见证自己最辉煌的一段美丽时光。”
      “还有一个秘诀,如果你常年让自己代入恋爱的状态,成效则会加倍。”她功成身退,我今天才发现,原来她也是有智慧的生物。
      回到家中,对着镜子自恋地发了一会儿呆,空虚感瞬间扩散。
      一个女人美丽的生命的确是有限,以前我错过了多少?
      那一晚我又接到他的电话。
      他在那边说:“我今天遇到了不愉快的事。”
      “如果说出来会令我也不愉快,就不要说。”我回答。
      他笑:“真像你这种人会说的话。”
      但他还是与我联络,为什么?
      一切的开始都那么的莫名其妙,能维持到现在,也是莫名其妙。
      但我却慢慢习惯在晚上相同的时间里,放下手里忙着的全部事情,然后等待。
      和他聊天成为我必做的功课。或是一种下意识的动作。
      他问:“我们再见一面如何?”
      我说:“你如此执意,是否已经爱上我?”
      他笑:“你在乎?”
      这个当然。虽然我不相信一见钟情。但童话总令人向往,就是因为知道那是假的,所以在听的时候,更加要注入无限的想像,营造短暂的幸福和快乐。
      懂一些不懂一些的人,最开心了。
      或许是因为我得到了一些启发,拾回了一点信心,于是在我还没有丧失勇气的时候,我答应了与他第二次的面会。
      地点依然是中正街的派特咖啡厅,时间是晚上九点三十分。那是他每晚来电的时间。
      我特意打扮,自从得了某人的真传之后,我自觉原来自己也可以修饰出几分姿色来。
      时间未到,我已经坐在上次他坐过的位置上,点了相同的东西:一客香草夹心蛋糕外加冰镇咖啡。
      做这一切,是我最大的诚意。
      时钟准时指向九点三十分,我的心跳开始加速,或许童话中等待着魔法消失的公主,也曾有过这种紧张的心情。
      他是一个守时的人,每一次都不迟不早,十分从容。
      推开那扇门,挂在上面的铃铛清脆地响起了客人到来的信号。
      看见所有的情景,他不言不语,甚至没有表露一丝惊讶。象是相识了多年的朋友,他毫不拘谨地坐在我的对面,并熟络地向我打招呼:
      “终于出现了。”他说,并微笑。
      “是的,希望离你的想象相差不太远。”我说。
      他笑得很是高兴:“三十六岁,保养得真不错。”
      我有点不好意思,当然知道他是故意开我玩笑。
      “奇怪,”他说:“在电话里面,觉得你是个厉害的角色,没想到见了面,也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可爱女孩。”
      “要不就是你的耳朵欺骗了你,要不就是你的眼睛欺骗了你。”到处都是无法辩别的假象,无论哪一样,都不要轻易上当。
      他同意地点了点头:“只要谎言足够美丽,总有人愿意相信。”
      “所以,”我说:“这个世界的骗子活得比任何人都好。”
      “你这个人总是太过戒备,疑心又重,这样生活你不觉得没有意思?”他对我的论调并不太满意。
      或许是。他显然是个浪漫主义者,而我,大概是被害妄想外加超现实。
      我们的人生观相距十万八千里,立场不一,角度不符,为什么可以沟通?真奇怪。
      但他对我有好奇心,我对他也有好奇心。
      我们共同活在这个沉闷的城市里面,无聊地想寻找一些刺激,拯救我们快要枯死的灵魂。
      我们只是刚巧遇上对方。
      是的,一切都只不过是“巧合”。而这个巧合,可以衍生出千百种不同结局的故事。我们可以成为朋友,知己,恋人,又或者单单只是聊天的对象。
      事情可以追朔至那个夜晚,如果他不是一时起意拨了这样一个电话,如果他按下一个不同的数字,如果那一晚我不在家而错过了,如果线路刚巧出现故障……
      那么所有的这些都会立刻终止,故事也就不会如此铺展了。
      小说之所以称之为小说,就是因为它总有奇迹发生,无论情节是多么的无厘头。
      所以,我和他之间,当下便上演了一场俗不可耐的九流小说剧情。
      那一次的见面之后,我们开始了正式的来往。
      就象所有平凡的都市爱情一样,我们相恋了。
      我们一起逛街,吃饭,看电影,做所有普通情侣们做的事,当然也会偶尔吵架,然后等待感情有所增进。
      大家不必惊讶,也不必失望。故事总有其既定的结局。
      虽然有点平淡,虽然失缺新意,但这正是我们每日上演的人生。
      高潮落下之后,所有都得到维持。
      然后,生活仍旧继续,故事仍旧继续。
      一切安然无恙。
      
      ——完——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篇  下一篇→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