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嗯……何花
内容标签:  前世今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何书光张立宪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短介绍


  总点击数: 403   总书评数:2 当前被收藏数:2 文章积分:87,823
文章基本信息
  • 文章类型: 衍生-纯爱-近代现代-东方衍生
  • 作品视角: 主受
  • 作品风格:轻松
  • 所属系列: 无从属系列
  • 文章进度:完结
  • 全文字数:3422字
  • 是否出版: 尚未出版(联系出版
  • 签约状态: 未签约
  • 作品简评: 尚无任何作品简评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小花

作者:老尔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 章

      何书光原本不叫何书光,看他现在这样子的人打死也不会相信何书光小时候长着一张粉嘟嘟的脸,眼睛大大的挺招人喜欢。
      不知打从几岁起,凡有老人见到何书光的样子,多半都会说,这娃心思重。
      能不重吗?何书光摸了摸脖子,打十八岁起他心思就没轻过。
      十八岁临近生日那会,何书光骑着自行车哗啦啦的打小街穿过,那小街算是违章建筑,这里二楼突出个厨房,一楼那里厕所占了块地,按何书光的速度骑这么一遭堪比大鼻子•陈以前的动作电影。他天天这么骑,天天都是顺顺利利,平平安安。可偏巧是这一天,一楼的人家讨厌楼上的淋花滴水湿了门前的路,就拿着根竹杆子打算把楼上的花盆给顶落下来。花盆是落了下来,后来二楼的人又买了盆,一楼的还是没解决这门前积水的问题。这是后话,当时巧就巧在何书光用上摩托的速度骑着他那破二八就这么冲了过来,刚好花盆落地前用自己个的脑袋接住了这花盆。
      这一花盆子砸下去,何书光立马晕了,一楼的人瞪眼一看,立马嚎起来,快来人啊,这二楼的花盆砸死个人喽!
      何书光命大,没死,就是有点傻了。这是何家爸妈得的结论。
      醒了后的何书光先是一哭二闹三上吊的要把自己的名字改了,何华原是多好的名字啊,何妈妈感慨道,败家子,改这名字,是想把家给输光了喽!
      何书光听了这话后啥反应都没有,他那时正对着参军光荣的大红条幅流哈喇子。
      何爸爸这下乐了点,当兵好啊,遥想当年,长征抗战、三大战役,南昌城上的星星之火燃烧了全中国……
      何爸爸的语重心长被何书光抛到了一旁,抡着斧头劈了手风琴硬逼着何爸用了手头的一点点权力把自己给下放到基层去了。
      那基层有多基层已经不可考了,用何书光的眼光看,那个地方好啊,山明水秀,人杰地灵,就是吃饭时辣椒与眼泪鼻水共齐飞。
      这里啥都好,就连不适应潮湿天气而长的红疙瘩都已经好了。
      就一点不好,这里没有哥。
      哎,是哥啊。
      何书光趁着没人念叨这字眼的时候,心就会火一样的热,热得他就想光着膀子坐在山头吹吹风。风吹久了就能把心里头那点热吹凉点,这时候何书光就会掰着手指头数,还好还好,自己现在也才十九,时间还有一大把。
      直到有天他们那班长特感慨的说,这时间啊,眼一睁一闭,一天就过去了。要是一闭不睁,一辈子就过去了啊……
      何书光的班长特有感情的把‘啊’拖了三拍的音,听得其它人哈哈大笑,就何书光心里阵阵发凉。
      何书光夜里发梦,梦里一双明亮的眼睛在他好好休息会的劝说下闭上了,这一闭他就没能再见他睁过。那眼睛是那么的亮,亮到他当时置着这么多的姐姐妹妹不顾,就巴着围着这双眼睛的主人,多亮啊,看得他心头一阵一阵的火热。可那眼睛这么一闭,就没再睁开过了。
      何书光是被摇醒的,班长特担忧的看着他说,咋了,想家了?
      何书光瘪了瘪嘴,说,你大爷的!
      
      何书光这时候发现,基层没力量,确切说,是没权力调查地方居民户口或全营士兵的力量。他又动了何爸那边的心思,奈何当时正在宣传要XX到基层去的口号,何爸只好假装没看到那封字字血泪的家书。
      一呀熬二呀熬,何书光愣是凭着一不怕苦二不怕累的XX精神,爬上了,班长的位置。
      哎,虽说是个小小的班长,可是班长与班长之间经常是会有点学习心得的交流。何书光就凭着这点交流摸清了他们那里XX连XX连啊XX连下有多少班,班里都有哪些人,连炊事班都没放过。
      C国有多大啊,何书光没个概念,可当他打听到光他们隔壁的啥连就有三个叫张立宪的时,他感慨了,甚至小小的羡慕了一下弹丸之地——日本。
      当何书光利用假期或职务之便打听那三个张立宪时,差点一口血呕出来。是三个张立宪,一个是章立宪,一个是张力宪,唯一个名字完全正确的在何书光牺牲了第十六次假期巴拉到人瞅到样子时,忪了。
      何书光愤怒了,当眼前这个跟哥同名同姓的人眯缝着眼狐疑的看着他时,何书光更愤怒了,你这瓜娃子,眼睛都没长大呢咋好意思叫这名字!咋好意思啊!日你先人板板!
      就这样,何书光可以说是把这一地带的兵上至高层下至基层都可以说是筛除干净了。
      转眼,他也二十好几了。
      接到通知时,何书光头也不回的打包好行李就直奔回家,战友在后头嚷嚷着,班长,你啷个好无情哟。
      何书光心里憋屈,老子是无情,情都搁在别人那看着呢!
      回到家还没说分配的事,何爸何妈就先琢磨起何书光的人生大事。何书光一听,打包好的行李也没拆,直接背在身上,建设国家,为重!儿女私情,免谈!
      何爸拍着何书光的肩膀说,觉悟啊觉悟!
      就这样,何书光的终生大事被耽搁了,这一搁就搁了近十年,这十年,何书光风里来雨里去,以身作则,积极参与地方与地方之间的学习交流,时不时的还路见不平一声吼,让自己肩上的星啊杠的虽然缓慢却也还是递增的往上爬着。
      何爸原本还高兴的直咂嘴,想说小时候就没看出来,长得个女娃娃样,现在多糙实。直到哪天抱了哪个老战友的小孙女觉得香香软软的极好玩时才想起来,自已家里有个老大难。
      一个电话把人叫人回来,命令直接下达,限何书光同志在今年内完婚!那啥,上级的命令是必须得执行的,何书光三十好几了好没意思哭鼻子耍赖的说我不要我不要,而自己那手风琴就一把,现在也没什么东西能再砸个一次。有生以来第一次,何书光心里小小的抱怨了下和平时代。
      大婚那晚上,何书光喝了不老少的酒,越喝心却越凉,凉到后头何书光干脆摘了眼镜一人蹲在外头抹鼻子。何爸不明就里,踢了何书光一脚笑道,傻孩子,不就是娶个老婆嘛,还高兴得哭了啊,哈哈哈。然后往下一躺,醉得不醒人事。
      何书光也没理,自顾自的抬着头看着十五的月亮圆又圆,眼泪顺着眼角流啊流的洇进脖子里,但悲不见九州同啊……
      
      新娘子其实极不错,文工团的,梳着麻花辫,一笑牙齿白得晃人眼。大家都说何书光你好福气啊,新娘子多漂亮。
      何书光说是啊是啊。鲜花插牛粪了都。
      其实吧,这牛粪也有选择鲜花的权利不是?可谁管何书光的心里在想什么。
      
      这边娶了老婆,那边部队的事一点可都没搁下,这废寝忘食到连领导都看不下去,再三勒令得顾着点家里,何书光哦的点点头,然后照旧忙得昏天暗地。
      时间一久,老婆也不高兴了,一气之下跑回娘家是常有的事,何书光每每被哄出门去娘家把老婆给哄回来然后再给气走。
      
      一来二去,一睁一闭,何书光也被人称一声团长了。
      何书光已经不再光着膀子了,好像打从结婚那天起何书光就不再光着膀子了。冷,何书光说。大热天的也得穿得齐整,要不骨子里渗得慌。
      有天,何书光接了一命令,做啥红蓝对抗。上级有交代,咱就得去完成不是。何书光照例亲历亲为,坐在指挥基地里算着战损比,眼皮子一跳一跳的。何书光被整得不耐烦,顺手撕了张白纸条,沾了点口水粘在眼皮上。
      这纸条刚粘上,他就被‘俘虏’了。
      一支小分队闯了进来,看到他的样子想笑不敢笑,一个个脸憋得通红。
      何书光这时也忘了眼皮子上那回事,就傻兮兮的用仅剩的那只眼睛瞪着这小分队的其中一个人,嗓子哑了又哑,大概是太久没喝水了,这哥字就是出不了口。
      虽然脸上涂了油彩,可这眼睛多亮啊,只有哥才有这么亮的眼睛。何书光心想。
      直到这一切结束了,有人看不过去上前把何书光眼皮子上的纸条给撕了,何书光还是愣愣的。
      几个人嘀嘀咕咕的,说这是不是刺激受大发了啊,没想到何团得失心这么重的啊。
      那小分队的人也撤了出去,何书光迈了两步子,隐约听到有人管他眼里的哥叫道,吴哲。
      吴哲,吴哲。不是张立宪。
      何书光迈出的步子又退了回来,他看到吴哲在笑,那笑的样子不是哥笑的样子,虽然他们这么的像,眼睛一样这么的明亮。
      何书光眼睛睁了下,又闭上了。闭上眼的黑暗里,他看到他哥的样子,拉着他靠近自己戏耍般的笑,那笑就这么存了上辈子,这辈子。
      眼睛睁开,哥就没了。
      但悲不见九州同。 这是后半句,上半句是死去元知万事空。整句合起来的意思是,何书光上辈子喜欢张立宪,喜欢到死了还在喜欢着,喜欢到死了才晓得人要是死了就啥子都没有了,笑的样子没看够,连手都没碰过。而这辈子何书光还是喜欢着张立宪,喜欢到了一想起上辈子的事就拼了命的找着,大海捞针一样的找着,最怕的就是到死了的那一天,自己还没找到。
      
      何书光掏了钱嘱着人帮着买了台手风琴。入夜后,何书光光着膀子搬着凳子坐在窗前,奏起了曲调,哼起了歌。
      
      弟弟找哥泪花流,
      不见哥哥心忧愁心忧愁
      望穿双眼盼亲人,
      花开花落几春秋,
      啊.......
      花开花落几春秋.
      当年军募离乡走
      茫茫千路任漂流任漂流
      如今城里虽优秀,
      盼哥回家解冤仇,
      啊......
      盼哥回家解冤仇.
      万语千言挂心头,
      弟愿随哥脚印走脚印走
      赢得天下春常在,
      迎来家乡山河秀,
      啊....
      迎来家乡山河秀.
      啊.....唔..
      啦啦啦啦啦啦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篇  下一篇→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