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王攻略

作者:水之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028章过往

      天气越来越冷,也不知道这晋阳城几时才会下雪。

      夜已深,四下里静悄悄的。

      小赵睡不着,无聊地趴在桌上,把玩那日宋祁玉送她的匕首。

      匕首柄上嵌玉,浑圆温润,周身虎纹,尊贵大气。

      这么好的匕首,宋祁玉怎么舍得送她了?

      小赵拔出匕首,一道寒光从眼前一闪而过,匕首在暖黄的烛火之下,依然透着一股清冷。

      如此锋利的器物,怕是见血封喉。

      外头的风一丝一丝地挤进屋内,烛光在闪动。

      小赵细细的端详着,才发现匕首上刻着字,上面“雁堂”二字,清瘦娟秀,这显然是宋祁玉的贴身之物。

      这是宋祁玉去安西之前送她的防身之物,可是如今她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这把匕首还有什么用?

      看着匕首上泛着的白光,她没有勇气往自己脖子上一抹。

      她的心里忽然生出了一个念头,如果杀了宋祁玉,这漫画世界会不会就结束了?

      终结以后,她将何去何从?

      她心里找不到答案,杀宋祁玉的念头只是一闪而过。

      别说她没本事杀得了宋祁玉,就算她有本事,她也下不去手。

      她索性将匕首丢在了桌上,自己出来透口气。

      她坐下台阶上,望着天上的月亮。月光皎皎,银白的光如流水一般,一泻千里,隐隐地勾着她的愁绪。

      一低头,满地清辉,虚虚地笼着大地,树下影影绰绰,叫人看得恍惚。

      夜十分寂静,小赵双手抱膝,默默地看着地面出神。

      不知道过了多久,地面上突然多了一道虚影,她抬头一看,宋祁玉不知何时,已悄无声息地来到她的面前。

      宋祁玉身手极好,他总是如同鬼魅一般,无声无息地出现在眼前。

      她抬头望着他,宋祁玉长身玉立,月光被挡在了他的身后。

      他也看着她,瞳孔如墨,在黑夜里依然潋滟有光。

      她被宋祁玉吓了一跳,但惊讶的神色只是一闪而过,眼神又随即恢复了平静。

      她仍低着头,没有起身行礼。

      “你在想什么?”

      宋祁玉的声音幽幽地从头顶传来,声音冷寂,不带半分情绪。

      “想家。”

      她想的那个家与宋祁玉所想的不一样,她丝毫没有想起那个府邸深深的安庆侯府。

      “今日为什么没去学骑马?”

      “不想学。”

      她都不知道自己会在这里待多久,以后会如何,学那些又有什么用呢?

      宋祁玉问一句,她答一句,回答得极为简洁,也不愿瞧他一眼,就像在耍小孩子脾气一样。

      院里安静极了,偶尔一阵风过,寒风冷冽,轻轻地拂动宋祁玉的衣袂。

      她的目光触及宋祁玉的衣角,眼神微微惊诧。

      宋祁玉今日穿着一件褐色圆领长袍,丝绸上的联珠鹿纹尤为精致,栩栩如生。只是这鹿纹底下,竟有一滴已干掉的血渍。

      那一滴血渍并不显眼,小小一滴,像是从别处迸溅而来,不小心落在他的长袍底下。

      小赵如果不是坐着,她根本不可能发现这一滴血。

      宋祁玉是堂堂晋王,每日换洗的衣物,底下奴婢肯定一再细心处理,不可能是之前留下来的陈迹。

      小赵再看这滴血,也不像留有多日,而是几个时辰前才留下的。

      此时,小赵的眼神复杂了几分,她不由地仔细思忖,今晚宋祁玉去做了什么事,他为什么来到别院?

      宋祁玉突然往前迈了一步,小赵身体下意识地往后倾。

      宋祁玉居高临下地盯着她,那一双幽邃的眼睛,仿佛想将她盯穿。

      他见她显出惊惧之色,冷冷地问:“你当真这么怕我?”

      宋祁玉与赵子衿相处的这些日子,他感觉她非比寻常,一点不像养在深闺的女子。

      她非但胆识过人,还善于虚以委蛇,十分圆滑伶俐。

      如果赵子衿能为他所用,那赵问頫还不得被他捏在手心捏得死死的。

      那日她拿着匕首刺向他,不见她脸上有半分惊恐惶惑,可是今晚为什么会有这种反应?

      小赵望着宋祁玉,眼底情绪复杂,说不清是不安还是惊恐,又或是两者兼而有之。

      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怕不怕他,只是在刚才那个瞬间,忽然想到了他身上这滴血的由来,心里一惊,正巧他这个时候朝她走来。

      她想起来了,明日正好立冬,立冬的前一夜,宋祁玉做了一件惊天大事。

      明日一早,整个晋阳城将会传得沸沸扬扬,闹得满城风雨,可是谁都不知道,做这件事的人,就在她的眼前。

      当年晋阳城之变,跟着宋祁玉出生入死的将领,牺牲的共三十有二。

      他们在晋阳城外抵御外敌,浴血奋战,与宋祁玉一起,守住了全城的百姓,也守住了大祁的江山。

      他们身上战功赫赫,本应论功行赏,封妻荫子,谁知道几个月之后,许氏发布诏令,将三十二位忠烈全家抄斩,掘其坟,弃其尸骨。

      忠义之士被构陷通敌叛国,让当时尚在病榻上的宋祁玉痛心疾首。

      为报血海深仇,他已隐忍多时。

      当初构陷他们的,正是死在今夜的侍御史苏链寅,他全家上百人被灭,尽死于苏府院中。

      当年,正是苏链寅秘密上奏,才有了三十二位忠烈被掘坟弃尸之惨状。

      苏链寅心思缜密,行事谨小慎微,宋祁玉暗中调查了许久,毫无蛛丝马迹。

      此事原本密不透风,宋祁玉虽对苏链寅起疑,却从他身上找不到半点证据。

      不过就在一个多月前,他从安西节度使刘思煜的口中意外地找到了破绽。

      林崇之将军生前与宋祁玉交好,宋祁玉曾送他一幅西域进贡的五彩琉璃屏风。

      屏风光艳华美,独一无二。

      好巧不巧,在安西见刘思煜时,宋祁玉在他的府上竟然看见了这面屏风。

      宋祁玉旁敲侧击,才知道这是刘思煜的外祖佟承礼赠予他的贺礼。

      而这苏链寅,正是刘思煜外祖佟承礼的得意门生。

      当时三十二位忠烈全部问斩抄家,家中器物除了归入国库,还会封赏给有功之人。

      而那时,躲在皇宫里的苏链寅和佟承礼有何功勋?

      种种巧合,已让宋祁玉心里有了论断。

      今夜,是三十二位忠烈被抄家之日,宋祁玉等今天已经等了太久太久。

      赵子衿思及此处,心中一凛。

      他方才杀了那么多人,为什么此时此刻出现在别院里,难不成他还想一并杀了她?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下一本《公主与驸马》《芙蓉倾城》古言小甜文求收藏^o^
    《公主与驸马》青梅竹马的小甜文
    十三岁的李宜嫣曾问十岁的司徒信:“长大后,你来当我的驸马可好?”
    少不更事的司徒信只觉得眼前的小姐姐娇媚可爱,便毫不犹豫地应承了此事。
    后来这句话在司徒信心中慢慢生根发芽,他一记便记了十年,等公主想反悔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司徒信威胁李宜嫣:“你从前撩拨我,如今不同我成亲难以收场。”
    婚前宫中传言:公主一定不喜欢驸马!
    婚后公主府传言:驸马入府不到三月,却日渐消瘦,想必与公主夜夜宠信驸马有关。
    世人都说公主骄纵任性,可驸马独好这一口,时时将公主宠上了天。
    婚后他们人前撒糖,人后造糖,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
    《芙蓉倾城》强取豪夺|追妻火葬场|预收求收藏
    【女主向】
    芙蓉她从小有个意中人,那人在乱军之中救了她一命,她心底打定主意,长大之后要以身相许。可是谁知半路闯出了个半瞎子,只是在府上听她弹了一回琵琶,便求了圣旨将她强娶回宫。
    【男主向】
    裴宴林本是不谙世事的东宫小太子,十二岁那年皇城惊变,为了救个小丫头,他成了半瞎子。自打那以后,他母后为了他能顺利继承大统,对他进行极严酷的管教。
    几年之后,他成了隐忍阴暗,心狠手辣的东宫之主。偶然间他在玉府听到某人的琵琶声,他心底便知,那弹奏琵琶的人,便是他小时候不惜性命救下的小丫头。于是一回宫,他立马求了道圣旨,让她成了东宫太子妃。
    提示:
    1.双洁,1v1,日常偏甜
    2.架空,别考据
    3.男主弱视,一米以内可以看见,后期能治愈。
    ————————————————————
    求收藏关注:作者专栏
    刚完结的现言甜文《亲爱的顾医生》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