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男朋友被掉包了

作者:三花喵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魅力

      郁辰追上辛念,径自解释着,“念念,你误会了,我只是借用谭芮的邀请函,我一开始打算拒绝的,听说傅延琛会来,想见你才来碰碰运气。”

      辛念回头:“?”

      把话说得这么暧昧,不知道的还以为大家多熟呢。

      辛念暗暗鄙视,没想到自己以前居然看走了眼。

      她下意识忽略掉心头的一丝烦闷,客气一笑,“郁学长,其实你不用和我说这些,我不关心的。”

      郁辰深呼吸,头一次明白,原来心真的可以如刀绞那么疼。

      他忽然生出一股不顾一切的狠劲,冲动地开口,“念念,其实我才是你——”

      “嗨!郁辰,这么巧你也在啊!”
      冉初曼及时杀到现场,大声打招呼压下他的声音。

      早在听到高跟鞋踩在大理石地面上发出的嗒嗒声时,辛念就被分走了注意力,自然什么也没听清。

      再一转眼,她整个人已经被冉初曼一把拽到身后藏起来。

      三人好像在玩老鹰捉小鸡。

      冉初曼冲郁辰敷衍地笑笑,“不好意思,她现在的身体情况,不太适合听太多以前的事,况且她已经对你没其他想法了,是吧,辛宝贝?”

      最后一句她回头看着辛念说的,杏眼瞪得溜圆。

      辛念怀疑自己要是敢逆着她,搞不好老鹰没发威,小鸡就被老母鸡亲自吃掉。

      她被好友这如临大敌的模样逗笑,连连点头,小声说:“亲爱的,这儿就交给你了,我赶时间。”

      说着已然抬腿拐向女洗手间一边,光速闪人。

      郁辰想追,冉初曼上前一挡,“看清楚那是哪儿,你确定要尾随过去吗?”

      郁辰:“……”

      听起来他好像是个变态。

      郁辰苦笑,“我知道你不喜欢我,从四年前开始,以前我并不在乎,但现在,可以问问是为什么吗?”

      如果不搞清楚问题出在哪里,恐怕她这座大山会一直挡在他和辛念之间。

      冉初曼的脑子里正疯狂地飘弹幕,全是辛念这几年来的抱怨和吐槽,他妈他姐他妹干的那些糟心事,简直是罄竹难书。

      但是,她会出卖好朋友吗?

      天真。

      冉初曼傲慢地抬了抬下巴,“你又不是人民币,本大小姐有什么理由非得喜欢你?感谢你把我家宝贝照顾成这德行吗?”

      郁辰想起那晚他姐夫的慌乱,他对邻居的谎言,不免内疚。

      他努力挤出一丝笑容,“无论如何还是要谢谢你,当初借我和辛念一大笔钱作为启动资金。”

      冉初曼更不客气地翻个白眼,嘀咕一句,“谢不着我,谢你自己这张脸吧。”

      郁辰:“?”

      不待细问,久不见辛念回去的傅延琛找了过来,远远地看到郁辰,轻扯下一边的嘴角,笑得满是讽刺。

      郁辰看得分明,迎着他走上去。

      两人擦肩而过的一瞬不约而同地停下脚步,却根本不看彼此。

      郁辰:“为了她好,我可以保持沉默,作为交换,你不能阻止她见我,到底谁才是她男朋友,由她自己去判断。”

      傅延琛:“说得冠冕堂皇,你就是没勇气说出真相而已,下次跟我谈条件之前,先想想监控录像再说。”

      郁辰脸色难看,沉默片刻后大步离开。

      傅延琛得意地挑了挑眉。

      他就知道,那玩意儿虽然什么都没拍到,忽悠人肯定挺管用,啧。

      他随后走到冉初曼身前,微微一笑,“谢谢,我还以为你会和辛念揭穿我。”

      冉初曼抬手阻止,“别介,你也谢不着我,问心特别有愧,说句不太恰当的比喻,你只是让人受骗,那位直接能让人中毒,两害相权取其轻而已。”

      傅延琛:“……”

      被比下去了,忽然不爽。

      冉初曼刚刚只想着替好姐妹出口气,一时嘴上没把门,猛地反应过来面前这位是他爹都不愿意直接对上的狠辣人物,不禁心虚。

      “那个……撤回,我重新来一次哈。”冉初曼赔笑,下意识地实话实说,“我一开始的确想拆穿你来着,但是看到郁辰,临时改了主意。”

      “为什么?”

      “首先,你哪哪都不比郁辰差;其次,我家宝贝跟你在一起,至少不用忍受糟心的家人。”

      “我比他强多了。”

      冉初曼:“……”

      她没胆量吐槽他自恋,却还是鼓起勇气说:“郑重警告你,不许趁机占我家宝贝的便宜,她跟她哥可——咳咳,她骨子里很传统,有些事郁辰不行,你更不行,知道了吗?”

      为了好姐妹不吃亏,她真的是豁出去了。

      敢指着傅延琛的鼻子说不行,换成别的人别的事,大约隔天就会被搞得公司股价跌停,全家喝西北风,但——

      冉初曼是辛念的好朋友,而她给出的信息,更是价值连城。

      傅延琛没想到,辛念和她哥在某方面走了两个极端,不得不说,今晚真是不虚此行。

      脑海中突然闪现出辛念骑在自己身上那一幕,他不由莞尔,“知道了,我会保护好自己的,谢谢提醒。”

      冉初曼:“???”

      **

      另一边,辛念走进洗手间,正面遭遇了好友口中的“糟心家人”。

      而万梓瑛也没想到,她出来补个妆就听到了儿子女朋友的八卦现场。

      两个女人面面相觑。

      两套绿色的裙子也彼此发出来自深渊的凝视。

      作为一个成熟的母亲,万梓瑛当然不会明着和儿子作对。

      事实上,她第一次被傅延琛拦住后就意识到他对辛念的看重,再也没多余的小动作,为了避免晚礼服撞色的尴尬,还主动将座位从第一排和人调换到第三排。

      本想过段时间将人约出来聊聊,现在却不期而遇,该说这是缘分吗?

      万梓瑛听到了冉初曼那句——“她已经对你没想法了”,多少有些介意,有心帮儿子掌掌眼。

      她拿捏着豪门影后的傲慢和矜贵,从镶钻的限量款小手包里掏出一张空白支票,快速地填写数字签完名,递给辛念,“一百万,离开我儿子。”

      辛念:“?”

      没想到她上个厕所还能遇到这种好事,也太刺激了叭。

      辛念连忙摆手推却,“阿姨,您误会了,我不是那种人。再说,您儿子这么优秀,这个定价是不是太低了,就跟瞧不起他似的?”

      万梓瑛一噎。

      别说,他儿子要是在这,没准还真会这么抱怨。

      万梓瑛看辛念诡异地顺眼了点,轻哼一声,“算你识货,一千万,怎么样?”

      辛念甜甜一笑,“虽然我不是那种人,但是财帛动人心嘛,我也不介意变成那种。”

      万梓瑛:“???”

      答应得这么快,都不用挣扎一下?

      自家儿子到底看上她什么了,图她有经济头脑吗!

      ** 

      没过多久,辛念手握一千万的支票,和等在会场门口的傅延琛会和。

      她美滋滋地给傅延琛秀了下手里那张轻飘飘却也沉甸甸的支票,“刚拿到的分手费,还热乎着呢,要分你一半吗?”

      傅延琛眉梢一抬,回眸看向女洗手间的方向。

      拐角处露出的绿色裙摆嗖的一下消失不见。

      傅延琛:“……”

      他妈真的是——

      当年被那朵食人花撕得七零八落,现在又要主动送上门给小的敲诈吗?

      他无奈扶额,心想回家得跟那位好好沟通一下,免得一大一小闹起来,他这个当儿子的果断护着女朋友气到她。

      嗯。

      “给你你就拿着花。”傅延琛将辛念递过来的支票推回去,又道,“区区一千万,你们是瞧不起我吗?”

      辛念讨好地给他捏捏肩,“别生气,不少了,阿姨一开始只给一百万,我帮你翻了十倍呢。”

      傅延琛轻哼,“下次直接翻一万倍。”

      辛念两眼放光,比舞台上的聚光灯还闪亮。

      妈妈诶,您儿子这些年被人坑去的钱,闺女我马上就能给您赚回来啦!

      **

      三轮表演加拍卖后,慈善宴会结束。

      本次总募集金额近亿元,其中十分之一便是出自傅延琛之手。

      大约是主办方有意向慷慨捐赠的傅延琛致谢,压轴表演时明钺再次出场,这么多在场的媒体和观看直播的网友,机会难得到羡煞众人。

      “他这是要翻红啊,运气真好。”

      “糊了好几年了,没想到还有关系这么硬的铁粉,早怎么没见拉他一把?”

      “嘘,记者多,他其实不是跟老东家闹掰,是……”

      身后两人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辛念的两只兔耳朵恨不得耷拉到他们嘴边去。

      可惜,关键的地方还是没听到。

      明钺原来糊了啊,可不是被雪藏又是为什么呢?

      她这次倒是没头疼,只不过想来想去也想不出个所以然,因为一直在走神,连傅延琛牵着她走了一路、也被人围观了一路都没发觉。

      彼时,何会长已经在临时充作财务办公室的总统套房中等待多时。

      明知道傅少这种人家大业大,不可能出尔反尔,但一千万买他儿子一幅不成熟的作品,他就是觉得心里不踏实,仿佛这笔巨款会长了翅膀溜掉。

      直到看到傅延琛和辛念相携而入,他紧绷的神经总算放松一些。

      何会长激动地迎上去,边引路边解释,“我们协会已经初步拟定了详细的救助计划,这笔钱将用于冬天为流浪动物盖窝、绝育、还有防疫和寻找收养人等一系列公益活动,感谢二位,真的谢谢你们。”

      傅延琛笑笑,跟着他走向收款人,很快就发现另一边的人已经排起长队,这边却空空如也。

      何会长担心他有想法,不等他发问就可怜兮兮地长吁短叹,“哎,大家都喜欢给失学儿童和失独老人捐款,人会感谢,可以做后续采访,儿童又比老人受欢迎,因为活得更久——”

      他话还没说完,傅延琛已经签完支票痛快地付了款。

      何会长:“!!!”

      他刚刚生怕傅延琛反悔,临时把钱捐到另一边去,虽然都是做好事,另一边也很有意义……

      总之,现在他彻底踏实了!

      啊,这就是财阀继承者那该死的魅力吗!

      傅延琛见何会长高兴成这样,好奇问道:“慈善宴会办了那么多届,一直没人给你们捐钱吗?”

      何会长摇头,“有的有的,每年辛式集团都会给协会拨一笔款,就是比较低调,不走这些公开的活动。要不是他们鼎力支持,说实话,为了生计我可能也坚持不到今天。”

      协会负责对接的年轻女会计跟着点头,“可不是,所以每次那些记者黑辛少爷,呵呵,不管真假,我们协会的工作人员和志愿者都会全员上阵,轮流和黑粉开撕。”

      辛念刚拧开矿泉水喝了一口,闻言猛地呛住,“咳咳咳……”

      她就说么,辛思哪来的那么忠诚的高质量水军,原来是她自己捐钱找人撕自己?

      傅延琛努力压下上扬的嘴角,轻轻帮辛念拍了拍背。

      他看向何会长和会计,笃定道:“你们认错人了,辛思对动物毛过敏,他最不喜欢的就是小动物,这么善良的肯定另有其人。”

      辛念默默地点头。

      不愧是她男朋友,简直心心相印有么有?

      等一下,他怎么知道辛思对动物毛过敏,难道上次辛思被只京巴追了两条街闹上热搜,也有他的一份功劳?

      敢欺负我哥!

      竟然还不叫上我!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辛念:放开我哥!
    辛念:让我来~
    ---------------------
    1,推荐专栏里刚完结的纯血沙雕文【笔给你,你来写】,笑到病除~
    2,【醒醒,我不是你哥[娱乐圈]】存稿后开文,求个预收和作收阔以吗,比心!
    文案:
      裴姣姣很乖很漂亮,总有人劝她出道,她偏要留在顶流夏雪身边当个小助理,这位可不是什么好姐妹,而是她从高一开始暗恋的校草,这一暗恋就是十年。
      夏雪和女爱豆拍戏打闹炒cp,她连夜帮忙剪辑修图写浪漫文案,夏雪和女歌手深情对唱搞暧昧,她挤在粉丝中举灯牌带头尖叫喊甜。
      裴姣姣以为自己会一直这么不计回报地陪他走下去,哪怕他私下里搂着她喊“我的姣姣”,不避嫌地喝她的饮料,在外人面前却一本正经地强调她只是她的助理,没有任何其他关系。
      直到,他搂着她的照片被曝光,恰逢他和新剧女主甜蜜营业。
      经纪人提议,“让小裴扛下来吧,就说她喝多了跟你表白,被拒绝。”
      夏雪轻飘飘地应一声,“好。”
      裴姣姣很乖,所以她二话不说就答应了,还在离职前亲自替夏雪写了辟谣的文案:给大家介绍一下,这是我学妹兼多年助理,没有任何其他关系。
      然后,在全网一片骂声中,她参加了一档名为《大助理小明星》的生活综艺,当着夏雪的面,转身投入了刚刚回国的新晋三金影帝乔在的怀抱——
      还是当助理,不过这次不一样的是,两人从小一起长大,兄妹相称,关系亲密得不行。
      听说过官宣男友女友的,官宣助理,唯独乔影帝一家。
      不断有媒体追问:“二位关系这么亲密,真的是兄妹,不是恋人吗?”
      乔在笑道:“不是。”
      所有人都以为他说的是:不是恋人
      其实他想说:不是兄妹,是恋人,早晚,毕竟他暗恋了她那么多、那么多年。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