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性恋爱

作者:猫十七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20

      男人的话就像老太太的牙齿,有多少是真的?
      
      虽然并没有想要陆宗过来接她,可正好在林翘收拾东西打算回家的时候,陆宗打来电话,于是最后便又还是变成了陆宗来学校接她,送她回家。
      回家之前,陆宗带着林翘去吃了午饭。谈话间,林翘发现,陆宗是那种从外表上看不出来的极有生活情趣的人,对于城市中好吃的去处几乎了如指掌,不仅仅是那些有名的饭店,就是不起眼的小饭店中有什么好吃的东西,陆宗谈起来也是如数家珍一般。
      林翘的生活本就单调,虽然在这个城市中生活了二十多年,可对于城市的了解反倒不如成年之后才来这里拼搏的陆宗,听他说些趣闻和好玩的去处,倒也不由兴致勃勃。
      两人的一顿饭,直从中午吃到下午。本来林翘对于陆宗的印象,还微微的停留在初见时很有风度但略显无趣的印象中,然而经此却是改观了不少。
      吃完饭,陆宗又开了车,送林翘回家。
      车子在楼下停下,林翘下了车,正犹豫着要不要请陆宗上去坐坐,一转眼的时候却正看见林好一脸不快的抱胸站在楼梯口上。
      林翘赶紧同陆宗告了罪,虽然屡次麻烦了他,却不能请他上去坐坐。
      陆宗微微一笑,在林翘瞥见林好的同时,也已经注意到了远处那穿着一身红色套装,看起来极为强势的女人,虽然还不知道林好与林翘的关系,可从林翘的神色上就已经推断出她对那女人多少有些畏惧似的,遂温柔的笑了一笑,安慰道:“不要紧,你赶紧过去吧。”
      林翘乖巧的点了点头,关上车门,看着陆宗的车子绝尘而去了,才转身快跑到林好身边,讨好的甜笑,“姐~你怎么来了呀?”
      林好瞪了林翘一眼,用下巴点了点陆宗的方向,“谁啊,那是?”
      “嘿嘿,一个朋友。”林翘有些心虚,在某种错觉上,她现在觉得林好不太像她姐姐,而更像是她的婆婆,虽然逮到儿媳出轨,却也不动声色的慢加审问的难缠婆婆。
      果然,林好听了她的话,立刻微微的偏了下头,以更加婆婆化的表情问她,“朋友?什么朋友?”
      “呃……”林翘挤到林好身边,扯着她的胳膊抱住,讨饶道:“就是朋友嘛,哪还有什么朋友啊!好啦,好啦,姐,你怎么会来我这里啊。”
      林好看了她一会儿,终于决定暂时放过,低头瞄了眼林翘的背包,“开学了?”
      “嗯。”林翘点头,“刚开学,我们现在一周就两节课,本来打算星期二就回来的,不过昨天教授找我们吃饭,又闹到挺晚的,就今天回来了。姐,你来得挺巧的呢,要是再早来一天,你就白来了。”
      林好耸肩,率先转身上楼,“有什么白来的,你不在,苏宁还不在吗?”
      林翘心虚跟在林好身后嘟了下嘴,心想您可别赶上苏宁回来,万一他老人家带个男人回来牵扯不清的,那她还真不知道该怎么给苏宁收尸。
      林好体内的暴力因子,也就这些年收敛了一些,那想当年上学的时候,学校里的男生都不敢惹她。
      林翘正想着,林好突然顿下脚步,回身看她,“对了,我刚刚上去了,怎么苏宁也不在?不是说他暂时不上班吗?”
      “哦,”林翘赶紧解释,“最近上了,找了个新的工作,所以刚开始挺忙的,不在家,嘿嘿。”
      林好怀疑的看了林翘一会儿,虽然觉得她说起话来有些颠三倒四的嫌疑,不过倒也并不真觉得有哪里不对,也就转了身继续上楼。
      林翘呼出一口气去,许是因为林好从小就太保护她照顾她的缘故,林翘在林家连她爸她妈都不怕,就怕林好。
      当然没事的时候,林好绝对是她最好的保护盾牌,就算是她跟父母起了争执,林好都会帮她在父母面前一争到底,让因她而起的熊熊烈火却绝烧不到她的身上。可是一旦她有事瞒着林好,就会立刻变得心虚无比,抬不起头来。
      其实现在想想,叶一径出现的时机,便正是林好刚离家时。在那之前,林翘因为林好的存在,而在家中说一不二,可没有了林好,林爸林妈简直就像是要把从前没有管她的份都给加倍的管回来似的,让她痛苦不已。
      就算是现在,有时她惹了林家二老生气,两个人刚开始的时候还会互相推诿,说她会变成现在这样的任性脾气都是对方惯出来的,然而到了最后,却总会达成一致:她会变成这样,最大的责任人绝对是在林好无疑。
      虽然一直都知道地址,不过这却是林好第一次真正的到林翘和苏宁家里。
      开了门,林翘先将林好让进去,后者在门口站了半天后,评价,“还行。”
      林翘跟着进去,然后愣在当场。
      在她离开的时候,明明还整齐清洁的房间,如今已经凌乱得不成样子,甚至比她第一次进入这里的时候还要脏乱。
      也不知道苏宁是不是因为跟林翘在一起过了太久的憋屈日子,客厅里面被他像是发泄似的弄得到处都是脱下来的衣服、袜子,看完了的报纸、杂志,以及随手乱丢的垃圾。
      林翘几步冲到客厅中央,将背包往沙发上一甩,怒不可挡的插腰而已。
      林好笑了一下,也跟着走进来,安抚,“还行了,叶一径忙起来的时候也这样,弄得一团乱,然后等闲下来又像有洁癖似的收拾得一尘不染。”
      林翘还是愤怒,“问题是他个死人苏宁就没有有洁癖的时候。”
      林好在沙发上扒拉出个干净的地方坐下来,翘起腿,“那你们家谁收拾?”
      林翘还是插着腰,“我看着他收拾!”
      林好失笑,拍了拍自己身边的位置,“那不就行了,气什么,做下来吧。女人没有必要为男人应干的活而生气嘛。”
      林翘听话的也扒拉了一块地方坐下来,却还是不爽,“可是盯着人干活也很累耶。”
      林好笑了一下,伸手将林翘揽在怀里,很认真的问:“苏宁对你好吗?”
      林翘由不满的情绪中回过神来,挺直了身板,谨慎答道:“挺好的呀,那天你不是都见过他了嘛。你觉得他会对我不好吗?”
      林好很不屑的切了一声,不满于林翘的回答,“只是说了几句话而已吧。而且又根本没有多问什么,再加上后来你们不是都先走了嘛,谁知道他到底是怎样的人啊。就算他说他会对你好好了,男人的话啊,就像是老太太的牙齿,有多少能是真的?”
      林翘失笑,替苏宁辩解,“其实苏宁挺好的,对我也挺好的,人也挺老实的。”
      林翘这话绝对算不得是句假话,苏宁确实挺好,只除了跟男人搞在一起;对林翘也确实挺好,千依百顺面面俱到,只除了她一走就将家里弄成猪窝;苏宁人确实也是挺老实的,最喜欢说一些不招人待见的真话。于是林翘对于苏宁的评价,就绝对不是虚假的谎话,只是稍微有点片面的可怕。
      林好听了林翘的话,也就再不多问有关于苏宁的问题。
      她们两姐妹其实本来就已经有很久没见,上次草草的见面因为人员太多,也根本没怎么顾得上说话。
      虽然从小两姐妹都最为亲近,可自从林好为了拼搏而从家里搬了出去,对于两人来说见面和谈天就成为了一件较为奢侈的事情。
      林好因为不想依靠林父手中的权力,基本上很少回家,对外生意场上的人也很少有人知道林好与林父之间的父女关系。
      一个女人在商界打拼其实本就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再加上她性格倔强,全部都靠自己,更是需要比常人付出更多的努力。
      林翘也一向都很体谅姐姐的辛劳,知道林好就算再忙,哪怕连叶一径都不管,也不可能不管她的事情,虽然在苏宁的事情上林翘不得不对林好隐瞒,可是对于其他的事情,只要林好询问,就总是知无不答。
      两个人聊着体己话,不知不觉的就已经天黑。
      正说到兴头上的时候,林翘的肚子突然咕噜的叫了一声。
      林翘脸上一红,抬头看向窗外,这才发现外面早就黑成了一片。
      林翘惊呼一声,“呀,都这么晚了。姐你不饿吗?”
      林好耸了下肩,“公司忙起来的时候也总是有一顿没一顿的,习惯了,所以就算到点不吃饭也不觉得有什么。”
      林翘气鼓鼓的插起腰,“那怎么行?人是铁饭是钢,姐你这样会把身体熬坏的啊。应该按时吃饭才对嘛。你等我一会儿,我去厨房看看有没有什么吃的东西。”
      林翘说着,起了身往厨房走,走到一半,却又突然停下来,看着林好,“对了,姐你不用回家陪姐夫吃饭吗?”
      林好笑道:“这次是专程来看你的,你不会让我就这样饿着肚子回去吧?”说完,她偏着头,一脸可爱而祈求的看着林翘。
      林翘落力点头,“当然咯。”她顿了一下,却又有些为难的道:“可是姐你工作那么忙,总是没有时间陪姐夫,没有关系吗?”
      虽然过年的时候叶一径的失态可能只是因为醉酒,可到底林好常年不在家而总让他一个人也是事实,林翘那时便不免对此有些担心,只是很难在林好的面前明说些什么。
      林好见她担心的样子,不由失笑,“行了,小丫头,管好你自己夫妻的事情吧,我的事情你就少想了。”
      “可是……”林翘还是想说什么。
      林好截断她,“好了,今天来这里一径是知道的,他也知道我们挺长时间没见了,还让我多陪你说会儿话呢。他还说,我整天总是在担心你,反而让他很不爽呢,不如赶紧好好的见一面,以后少担心,这样才能把心思放在他身上。所以啦,我今天是一定会在你家吃完饭才回去的,煮饭婆,赶紧去看看有什么能吃的吧。”
      “好!”林翘放下心来,高兴的进了厨房。
      林好瞄着她进去,然后小心的拿起林翘放在茶几上的手机,进入短信系统开始编辑,“我要吃好太太粥馆的海鲜粥和小包子,还有新玛特超市里卖的肉夹馍,以及春饼店的呛土豆丝,速速买来。”
      编辑完后,林好将短信发送给苏宁,然后将原短信删除,又将手机重新放回桌上。
      林好短信里要求的东西,的确都是林翘平常爱吃的东西,虽然都不很贵,但麻烦的却在于卖这几样东西的地方分别各在城市的三个角落,要买齐的话非得绕城市跑上一圈不可。
      基本上,但凡是正常人,如果不是在故意耍人的话,都绝对不会同时要吃这几样东西。
      林好刚刚放好手机,林翘就已经从厨房里面晃出来,很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脑袋,“姐,厨房里面什么吃的都没有耶,要不让我们出去吃得了。”她顿了一顿,“而且你也知道其实我也不太会做饭……”
      林好很不屑的白了她一眼,“算了吧,早料到了,家里这么乱,还全都是零食的包装袋,一看就知道没什么可以当正餐吃的东西了。坐下吧,我刚刚已经让人去买了,等一会儿吧。”
      林翘惊奇的听话坐下,“咦,姐,你什么时候让人去买的呀?”
      林好不在意的一挥手,“刚刚你进厨房的时候啊,你一进去我就想起来了,就算你家里有吃的东西,你也不会做呀。”
      林翘嘿嘿的憨笑了两声,辩解,“其实我现在也会做一些了……不过你让谁去买的啊?你助理吗?哇,当你的助理可真是辛苦……”
      林好白她一眼,“你要是能做出东西来,他就不辛苦了呀。”
      林翘赶紧摇头,“嗯~算了吧。我还是坐着等吃吧。对了,他什么时候过来?”
      林好瞪她,“等吧,我怎么知道?”
      “真凶。”林翘噘着嘴嘀咕了一下,手机突然响了一声,提示有短信过来。
      发件人是苏宁,林翘翻开,内容是:“你是猪啊!”
      林翘莫名其妙的被骂住,旋即愤怒,“搞什么啊!”
      然后就听见林好问:“谁啊?”
      林翘惊了一下,虽然生气,却也不好在林好前说些什么,干脆连短信都没回,直接将手机扔在桌上,“不知道谁,无聊的人,发无聊短信。”
      林好瞄她一眼,认同,“嗯,最近喜欢发无聊短信的人真是太多了。”
      林翘打了个哈哈也跟着应和,心里面却在暗自盘算着等林好走了,苏宁回来一定要给他好看。
      两个人等了大约一个多点,林翘已经极为不耐,不停的追问林好东西到底什么时候送来,不如干脆出去吃得了。
      林好稳如泰山,一直坐着要等。
      终于等到门声响动,可林翘听见钥匙转动就知道是苏宁回来,不喜反惊,赶紧抢先迎到了门口,要暗示苏宁别在林好的面前穿帮。
      结果苏宁一进门来,就将手中的一袋袋吃食先塞到林翘手里,嘴里还不停的念叨:“哪,哪,好太太粥馆的海鲜粥和小包子,新玛特超市里卖的肉夹馍,还有春饼店的呛土豆丝,林翘你一天不折腾我就不安生是不是,你知不知道我班都翘了,跑遍全城去给你买东西。明天唐霸道一定——”
      苏宁的话一下折断,在看见林好的瞬间。他僵了一下,讷讷喊道:“姐……”
      林好笑了一下,伸手接过林翘手里的东西,向苏宁解释,“不是林翘让你去买的,是我给你发的短信。辛苦咯,小妹夫。”
      林翘和苏宁对视了一眼,苏宁赶紧跟上林好,“哇,早说是姐你让我去的呀,那我就不抱怨了,给姐你买东西,绝对比给林翘买更让我心甘情愿。”
      “什么?”林翘闻言,皱了皱鼻子,一把掐上苏宁的后腰,疼得他“啊”的一声惨叫。
      林好噗嗤一笑,欣慰的看着两人玩闹在一起。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不觉得这章很够分量吗……



    不待见
    特种兵,强强,对抗,BL



    非典型性恋爱
    先婚后爱,BG



    玩个小号遭雷劈
    BG完结文,网游+精分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24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