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到民国好好学习

作者:老实头儿的春天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做客杨家遭数落

      珍卿坐在马车里,扒开马车帷子,看着外面的春日景象:

      到处花明柳媚,蝴舞莺飞,人的耳朵里,总能听见各种声音。

      冬日一片死寂的堰塘,也长出绿绿的漂浮物,时来一阵轻风,水面就优雅地荡起涟漪……

      珍卿靠在马车壁上,舒服地叹了几声。

      在杜太爷手下讨生活,简直跟坐监牢一样。

      去杨家湾呆一阵子,好歹能呼吸点新鲜空气,舒舒坦坦享几天清福。

      可怜啊,她只有杨家姑奶奶这一门亲戚可走,因此能出来的机会,实在少之又少。

      说杜太爷的亲近亲戚少,就不得不说说杜太爷这个人。

      杜太爷年轻时,是个干啥啥不成的犟驴子,他一门心思想做大生意,走南闯北到处浪。

      家里所有事情,都交给老婆管,一儿一女就跟没这个爹似的。

      后来,他把父母留给他的家业几乎败光,浪到没有资本浪了,才回到杜家庄来。

      珍卿的奶奶景氏,又气又累又伤心,四十不到就死了。

      后来,杜太爷对一双儿女,也只会施加棍棒教育,压根没有当慈父的意思,闹到一儿一女,先后都离家出走。

      珍卿奶奶的娘家景家,也早早跟杜太爷断绝了来往。

      而珍卿的爸妈,当初是各自逃了家里的婚约,两个人私奔在一起的。

      后来怎么回的杜家庄,容后再说。

      珍卿的外祖父母,根本不认这个“败坏门庭”的女儿。所以,杜太爷也没亲家可以走动。

      她的那个从没见过的姑姑,离家出走之后,更是杳无音讯。

      现在能让杜太爷走动的,除了本家杜氏的亲戚,只有他的一位表姐家——就是现在要去的姑奶奶家。

      这位姑奶奶,原是杜太爷的亲姨表姐,是杜太爷亲妈小妹妹的女儿。

      姑奶奶七岁那年,因为家乡闹瘟疫,她家里人死绝了。只得投托到她亲姨妈的膝下,其后便一直在姨妈身边,长到出嫁。

      姑奶奶,大约感于姨妈的抚养之恩,对于姨妈最担心的小儿子,一直非常照顾。

      所以,姑奶奶爱屋及乌,对珍卿也非常看顾。

      珍卿的四季衣裳鞋袜,还有首饰膏粉,甚至她写字的笔墨纸砚,多靠着姑奶奶这里给她张罗的。

      不管别人如何,珍卿对这位姑奶奶是感激的,也很亲近。

      杨家湾位于睢县西北方,四五十里的路程,不用半天就到了。

      杨家湾也是个大村庄,庄上也有不少财主乡绅,而姑奶奶的杨氏,就是其中的一家。

      他们的房子就算比较旧了,也比珍卿家的气派多了。

      她家的大门,是很庄严的黑漆大门,看着真显眼。

      大门外头,还有几个大青石的拴马桩,盖房子的时候为了摆阔炫富用的,现在也还是门第的象征。

      珍卿下了马车,被杨家用人引进去,姑奶奶的老丫鬟余奶奶,已经站在院子里等着她。

      余奶奶上来搂住她,带着她向里面走,问她来的路上怎样,握着她的手问冷不冷。

      余奶奶原是杜家的丫头,跟姑奶奶陪嫁到杨家,所以,她对珍卿也很好。

      珍卿的包袱行李,自有人给她安排了。

      余奶奶笑得满脸褶子,拉着她向里面走:

      “你姑奶奶总盼你来,吃用穿戴,给你备了一大些。你爷那个犟筋,非说你天天要上学,来不了。这也没学上了,不如多住一阵,再回杜家庄。”

      珍卿乐呵呵地说:“我巴不得多孝敬长辈,最愿意和表姐们在一块儿,就怕祖父不让呢。”

      杜太爷这老头子,总不爱孙女在别家多住,好久生怕住久了,人就成了别人家的。

      珍卿进到杨家的花厅里,见姑奶奶和二表娘、三表婶,还有姑奶奶夫家的侄媳妇、侄女,都在花厅上吃茶、说话、绣花。

      二表娘跟她堂房小姑子翠花,正拿花样子比画着什么。

      大家看见珍卿进来,极热情地叫她过去,这个摸一把,那个揉两下,问她在家都忙什么,怎么总不来,还给她拿点心果子吃。

      珍卿也没机会好好答话,姑奶奶就把她搂在怀里,不撒手,还亲手拿着果子喂她吃。

      姑奶奶倒不问她在家干什么,只问她在家吃得咋样,穿得咋样,在学里跟同窗处得如何。

      珍卿就一一地答她,但不好当着外人说的,她一句也不说。

      姑奶奶家的人在一起,都是亲亲热热的,比她自己家清冷的气氛好多了。

      珍卿坐定之后,渐渐被这群妇女的情绪感染,心里也很高兴了。

      姑奶奶夫家侄女——翠花表姑姑,拉着她的手,上下打量着她半晌,啧啧有声道:

      “果然姑娘长大了,就斯文多了。这小妮儿小的时候,简直是个混世魔王,胆子也大。

      “姑姑问你,你现在还拿不拿铁钎子,戳马屁股,还敢不敢爬到房顶上闹,还往不往人家粪坑里扔石头?……”

      她这么一问,一屋子老少女人哄堂大笑,笑声快把房顶掀起来。

      珍卿也讪讪地笑,这都是小时候为了破坏定亲,干出来的事儿,没想到一次又一次被拿出来说笑。

      姑奶奶的夫家侄媳妇桂英表娘,跟姑奶奶的二儿媳说:

      “早跟你说,孩子小时候没有不淘的,姑娘家长大了,自己就省事了。

      “你看小花儿,小时候骂她说她,都跟说的不是她一样,没心没肺的样子。

      “现在长大些,可不就知道害臊了。这孩子性子刚强,正好配你家老二,你还不愿意……”

      女人们都在那起哄,珍卿心里一个咯噔,看着二表娘强笑的神情,以及姑奶奶笑呵呵的样子。

      她心中立时警铃大作,这是又要乱点鸳鸯谱啊。

      珍卿知道,姑奶奶有心照应她,其实很想把她聘到杨家,姑奶奶家里的适龄表哥,也只有二房的二儿子昱衡和三儿子绍衡。

      但姑奶奶和她二儿媳,针对这一桩事,一直没有达成一致。

      二表娘根本不愿聘她当儿媳妇,不愿意的原因,当然很多了。

      姑奶奶冷眼看着,大家那么起哄怂恿,二儿媳妇就是不接话,心里对她着实不满,忍着没有发作,她就扭过头,跟余奶奶说:

      “娟子,你带小花去换一身穿戴,在自己家里就轻轻爽爽的,把我给她新请的玉佛戴上,项圈、串子都别戴了。”

      珍卿正感叹,她这个人最大的优点,其实是念书念得好。

      在这一点上,姑奶奶家的男性知识分子,其实都很认可她,都说她该多念书。

      而在这群妇女看来,她们选儿媳妇,学问好是最没用的东西。

      余奶奶正带着她往外走,忽听姑奶奶在后面补充:

      “——对了,小花,换好衣裳去看看二表姐,她的喜日子快来了。你们姊妹也处不了几天,好好跟她说说话儿。”

      珍卿连忙应下了。

      才从花厅里出来,珍卿跟余奶奶边走边说话,姑奶奶家的三表姐若衡,风风火火地跑过来,抱着珍卿摇啊摇地说:

      “小花,我盼星星盼月亮,可把你盼来了。你不晓得,我娘逼我绣花,我爹又叫我认字,天天不是这就是那,又没人陪我,可没意思了。”

      若衡三表姐,正是刚才花厅里二表娘的女儿,

      珍卿拍拍她胳膊,龇牙咧嘴地说:“告诉你多少次,不叫小花,叫珍卿。”

      若衡笑得像一朵喇叭花,撒娇道:“昂^,珍卿,人家从小叫习惯了嘛。”

      余奶奶在一边说:“小花还是要叫,你还没长大,等你平平安安长大,愿意叫什么叫什么。”

      珍卿跟余奶奶吐吐舌头,做了个怪表情,没跟余奶奶顶嘴。

      姑奶奶家的孙辈里,有四个女孩儿。

      大表姐、二表姐都是大房的,珍卿跟她们年岁差得大,不怎么一起玩。

      三表姐若衡是二房的,性格开朗热情,跟珍卿年齿相近,两人从小玩得最多。

      四表姐若兰是三房的,三房只有她这一个孩子。

      那位四表姐杨若兰,性格孤拐又霸道,不知为啥对珍卿意见很大。

      她曾经当着众人的面,把她的行李扔到杨家大门外,叫她滚回杜家庄去。

      所以,珍卿压根不跟杨若兰打交道。

      若衡也不喜欢三房的若兰,反倒跟珍卿这个表妹最是要好。

      若衡一路跟过去,帮着珍卿换衣服,还帮帮扯着领子,扶扶袖子,特别亲热。

      珍卿换了衣裳,若衡又陪她一块去见二表姐若云。

      到了若云表姐闺房,若云姐的亲娘也在,珍卿叫她大表娘的。

      另外还有若云姐的亲外婆高老太太,和她的亲舅妈高太太,都在她的房里陪她说话。

      大表娘和若云表姐,看珍卿来了很高兴,拉着她的手,就在一起亲亲热热地说话。

      珍卿暗暗打量若云姐,见她面容娟秀,神态娇柔,举手投足,说不尽的古典韵味,看着真是美地很。

      若云姐还很有才具,除了管家之外,也会做女工,还能写字弹琴。

      同样地,她还裹了很精巧的三寸金莲。

      这么好的女孩要出嫁了,珍卿感受却有点复杂。

      在这个风云激变的时代,人们要应付更多的变化。

      听说,若云姐的未婚夫婿,是在京城上大学的,必定学了很多新的观念和思想。

      倒不是说新派男子,一定不喜欢旧派女子,而是旧派女人跟新派男子在一块,面临的风险更大。

      珍卿正在想着,忽听见若云姐的外婆高老太太说:“小叫花子,你爷不给你饭吃吗,瘦得跟一把柴一样?”

      神他奶奶的“小叫花子”!

      若云姐的外婆真是讨厌,别人都叫小花小花,偏偏她一定要叫全名,一声声地喊她“小叫花子”。

      哎,小叫花子这个名字,真让人难以承受。

      她从小身体不好,她妈在世的时候,生怕她养不活,就听了姑奶奶的建议,说给她取个癞名好养活。

      也不知道这帮女人,怎么给她精挑细选的,就选定了这么独树一帜的癞名——小叫花子。

      在姑奶奶的要求下,杨家湾这边的亲戚,都会叫她“小花”或“小花子”。

      而杜太爷却要反着来,让所有人都叫她“大小姐”。

      其实叫“小姐”也就罢了,杜太爷别出心裁,对家里的用人、工人,还有外面的亲戚、邻里,要求人家一定叫她“大小姐”。

      大小姐就大小姐吧,总算是个体面的称呼。

      但这个“小叫花子”,真叫人一言难尽。

      看出珍卿不大高兴,大表娘连忙转移话题,怜爱地拉着珍卿问她:

      “我听说,你们家原来做饭的老妈子走啦?”

      珍卿点点头。

      大表娘就很热心地说:

      “你爷不会找下人,早该来跟我们说。你看看你这妮儿,脸上皮肉松垮垮嘞,受的啥罪。听大表娘的话,在这儿多住一阵,把嘴上亏的都补回来。”

      珍卿乖巧地说:“我听表娘的,其实我吃得也好,今儿吃兔肉,明儿吃红烧肉,时不时还有烧鸡嘞,又能走又能跑,天天自己上下学,身体好着呢。”

      若云姐的舅妈高太太,上下打量着珍卿,撇着嘴说:

      “这妮儿还是胎里弱,财主家里的小姐,瘦得跟饿老鹰儿一样,没福相。喊你‘小叫花子’,倒是没喊错。”

      珍卿来到这里后,听过一个俗语,叫“十个瘦子九个贫”。

      这个时候,绝大部分人还挣扎在温饱线上。

      这里的绝大部分胖子,没有减肥的压力,穷人们看到他们身上的肥膘,还会心生艳羡。

      反倒是瘦子们,因为瘦得没福相,瘦得不雅观,反倒总被人拿来说嘴。

      像高家老少两位太太,都裹着小脚儿,胖得走路都要人扶,还压抑不住身为胖子的自豪感,以及在瘦子面前的优越感。

      这种说她没福相的话,珍卿从小到大,不知听了多少,早就不在意了。

      她就低眉顺眼地接话说:“大夫说了,虽说是瘦,可是能吃能喝,能走能跳,没啥大事。”

      那高老太太却忽然说:

      “你那一双大脚片子,前挑后压的,肯定又能走又能跑了。小时候吃不了缠脚的苦,长大了求亲的人就不登门,你看你这小妮儿以后咋办?”

      若衡表姐也是一双天足,没有裹脚,她不服气地说:“干姥姥,我也没有裹脚,不也定亲了吗?”

      那高老太太不以为然地说:“你定的是姑表亲,有你奶奶给你撑腰,这是你的福气。可是你看,小叫花子的福气在哪儿?她的终身大事,现在还没着落呢。”

      大表娘示意她娘别再说,高老太太刚闭嘴,高舅妈却好笑地对珍卿说:

      “小叫花子,我听说你爷给你缠脚,你死活不愿意,还说‘小脚窝闺房,大脚走四方’,你一个丫头片子,咋这大的志气。”

      高老太太也挺愤愤不平的:“你不缠脚,你还挺有理性。你生了一双大脚片子,将来结亲,谁知道你是个小姐,还是个做活的丫头?”

      珍卿默默地听她们说,没有搭腔儿。

      高舅妈又接着婆婆的话说:

      “你这妮儿真是笑死人嘞,哪家的小姐太太,不是高高坐着,等着下人侍候,丫头老妈子才要走四方呢……

      “除非你是个小姐身子丫头命,天天要干活儿,才拿这个说嘴嘞……”

      珍卿的大表娘和若云姐,都急得直扯她们的衣服,叫她们不要再说了。

      被这一老一少当众下脸子,珍卿不至于乱发脾气,可也不想继续挺在这儿,受不相干的人数落。

      珍卿不接她们的话茬儿,扭头跟大表娘说:

      “大表娘,我攒了几本花样子,这回都带来了,我回去理理东西,待会儿给您和若云姐拿过来。”

      大表娘是巴不得听到这句话,连忙摆手说:

      “好孩子,你去吧。让余奶奶陪着你歇一会儿,不忙着拿花样子来。”

      珍卿应了下来,跟高老太太和高舅妈,勉强点了点头,说声“我去了”,被若衡表姐拉着走了出去。

      她们两人走到外面,还听高老太太跟大表娘发恼:

      “咋啦,她一个小辈儿,我说还说不得她啦,没见过哪家的小姐,养得这么野乎乎的,脾气还敢这么硬……”

      那高舅妈也不服气:“小叫花子又没奶又没娘,咱们当长辈的,指点指点她,训教训教她,那都是为了她好,还不领情……”

      一直没说话的若云姐,说话间也发恼了:“外婆、舅妈,你们别说了,小花来家是做客的。”

      外面若衡表姐气得咬牙瞪眼,跺着脚大吼一声“什么人嘛,耍威风耍到——”。

      珍卿连忙捂住她的嘴,拖着她走出了大房的院子。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