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到民国好好学习

作者:老实头儿的春天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孤小姐自得其乐

      回到家的珍卿,在院子里站了一会儿。

      厨房里总有动静传出,给这个太安静的家里,烘托出一点人气。

      珍卿嘱咐家里管家大田叔,把前玉琮家给的五香兔肉热一热,叫他嘱咐罗大妈千万不要炒着热,放在篦子上蒸热。

      这罗大妈,简直是黑暗料理界的扛把子,炒十盘菜,九盘都会炒糊的,还死爱放酱油,说人家大厨都爱放酱油。

      回到第二进院子的厢房,珍卿推开她的外书房的门——没错,她有一个外书房,有一个内书房。

      外书房是他祖父特意设的,就是为了有时候,他在这院子里招待客人,能让客人看见他孙女写字背书,好显摆孙女的聪明伶俐,更表现他做祖父的教导有方。

      珍卿写字背诵,多在这外书房的。

      今天要写至少四十张字,杜太爷规定的,她每天自己练字就要有三十张。

      而族学的九先生,给她布置了抄十遍《女儿经》,她在学里写了有两遍,还差着八遍。

      而她最近也在自学五经里的《春秋》。

      将笔墨纸砚都摆弄好了,珍卿站在窗后的桌前,闭眼深呼吸了几次,心里默默地念:

      “我爱背书,我爱写字;我爱背书,我爱写字……”

      八个字翻来覆去,念了二十遍,心理暗示大法开始起作用。

      她把《女儿经》摊开,朗声读了五遍,而后拿起一支狼毫笔,蘸了墨汁,心平气和地写起来。

      她不喜欢《女儿经》,可是最初的时候,她也未必喜欢背书写字。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这些年做了许多心不甘情不愿的事,也习惯了。

      她的老师匡先生对她很好,也不是一开始就对她好。

      她也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把书读好,把字写好,才终于让匡先生另眼相看,事事袒护起来。

      所以啊,《神童诗》里说: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那真是有道理的。

      珍卿从五岁学写字,写了七八年,很能沉心专注的。

      她精神一沉进去,就好像整个世界,就剩下她自己,什么心思也不想,什么声音也听不见。

      这其实是特别美妙的境界。

      她这些年被关在家里,常日决不许出院子去玩,一年也走不了几趟亲戚。

      之所以没被关出神经病,也跟她从学业中获得的乐趣有关。

      看见珍卿收笔,伸了个懒腰,在外面守了一会儿的大田叔,走进来笑眯眯道:“大小姐,该吃饭了。”

      珍卿摊靠在椅子上,问他是什么钟点了,大田叔说:“下一点了。”

      珍卿摸了摸饿瘪的肚子,兴致缺缺地说:“就在这儿吃吧,除了五香兔肉,别的菜,都不要。”

      大田叔应了一声,又说:“大小姐,还给你煨了白萝卜肉汤呢。肉是今天新买的。”

      珍卿眼睛一亮:“那行,把汤也端来吧,你也留些喝,别给你老婆喝。”

      现在都没有冰箱,稍微有条件的人家,习惯把肉整成腊肉,一连吃上一年甚至几年的。

      前年,黑暗料理界的罗扛把子,也不知道怎么弄的,反正家里腌的腊肉,后来就长蛆儿了。

      珍卿当时,吃完长蛆的肉,总觉得味道古怪,肚子里不大舒服,后来大田叔把腌肉的罐子拿出来,她亲眼看见拿出来的腊肉长蛆。

      她当时啊,真是吐了个昏天黑地。

      从此以后,宁愿饿死,也绝不吃腊肉,吃肉只吃新鲜的,还有外面熟肉铺子里,做好的鸡鸭牛的腌肉、酱肉。

      罗大妈是大田叔的老婆,两口子为人行事,真是两个极端。

      大田叔是家里家外一把抓,是珍卿祖父的好帮手,对珍卿也是无微不至地照顾。

      而那位罗大妈,真是干啥啥不行、吃啥啥不剩的甩手货,真是好汉配癞妻,一言难尽。

      大田叔憨厚地笑了下,“唉”了一声,就让珍卿自己洗洗手,饭菜马上端来。

      珍卿坐在桌前,先喝了白萝卜肉汤,浑身热乎气都上来了,又美美地就着五香兔肉,吃了不少白米饭。

      一吃完饭,她困劲就上来了,大田叔收拾餐盘,珍卿就自己摸上床睡。

      大田叔嘱咐她说,别睡时间长了,免得晚上睡不着。

      珍卿只睡了一个钟头,大田叔就把她叫起床。

      她下午不必去族学,就在家里自学《春秋》,兼写字。

      族学里的九先生,是个疏懒的老头儿。他一天只上半天课,下午半天他的节目是很多的。

      九先生学问极好,四里八乡都有些人望。

      所以有时候,乡里乡亲有点矛盾啊,或者有什么难事办不好啊,会请他去调解调解,斡旋斡旋。——他是四里八乡有名的金牌调解员。

      除了当个业余调解员之外,九先生平生最大的爱好,就是打麻将。

      因为总当调解员,他在杜家庄左近的村庄,结识了不少热爱国粹麻将的牌搭子,他的牌局总是多得喜人。

      不给人调解斡旋事情时,九先生就坐上他的马车,很快乐地去赴牌局的。

      珍卿午睡起来以后,就开始自学《春秋》,她学的是比较通行的《左氏春秋》。

      《左氏春秋》实际上是一部史书。她记得上辈子上初中,学过一篇《曹刿论战》,就是出自左氏春秋。

      史书如果能读明白,那还是比较有意思的。

      为了熟记内容,通晓文义,珍卿一下午的时间,除了理解文章内容,剩余的时间就在朗读、背记和默写。

      为了学得巩固,她明日还要复习的。

      有人也许要问,作为一个后世来的人,明知道已经民国了,为啥要这么苦学四书五经?

      因为杜太爷很固执,总觉得儒家经典永不过时,任何时候都能安身立命的,还能让人“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珍卿听三表叔说过,现在的新式学堂,也很重视国学,尤其中国人办的学堂,更加偏重国学。

      所以,国学是非学不可的。

      可是只学国学,也是让人心里没底。听说新式学堂有入学考试的,也不知道入学考试考得啥。

      眼看着天色不早,珍卿自己点了煤油灯,把灯火拨得亮亮的。自学的内容就先结束,贪多嚼不烂。

      她答应给玉琮带《西游记》的画册子——今天还是赶工做完,明天给他带过去。

      匡先生不太会画画,自然教不了她。珍卿画画属于自学成材,也只是画一些墨水白描的画,她不会用颜料。

      罗大妈在外面扫院子,扫到没有几扫帚,她烟瘾有点犯了,就坐珍卿书房对面的廊下,吧嗒吧嗒地抽水烟。

      她看见珍卿灯燃得那么亮,就跑到对过儿来,在窗子外面说珍卿费油,在旁边絮絮叨叨好一会儿。

      她走近前,见珍卿专注地画着啥,完全没搭理她的意思,她自己没意思走了。

      笑话,好容易恢复能当飞行员的视力,她犯的着为省点灯油,祸祸自己的眼睛吗?

      这可是她家的灯油,不是别人家的。

      罗妈从院子里出去,珍卿甩甩右手腕子,把毛笔换到左手上,继续画她的画儿。

      她左手也能写画,不过比右手稍弱一些。

      她小时候身体弱,又想讨父母欢心,表现自己学习很勤奋。

      她开始描红的时候,就容易手腕子疼,只得左右手并用,写字的数量才赶上去。

      以后就养成了习惯,匡先生知道后,也没有怎么样。

      只是杜太爷容不下,他说用左手写字,将来会变成个很不安份的人——珍卿觉得,他完全是胡扯八道。

      但杜太爷觉得自己一定是对的,他一看见珍卿用左手,就拿戒尺打她。

      珍卿只好避开杜太爷,右手累了的时候,背着杜太爷来合理使用她的左手。

      把画册画完后,珍卿做了两遍眼保健操,想出去溜达溜达。

      一到外面觉得温度真低,又加了一件大襟坎肩儿。

      她就在院子里溜达着活动筋骨,一会儿又爬梯子,站到晾晒东西的平房顶上,向远处看看笼着迷雾的原野,保养保养眼睛。

      但没看多久,天就全黑下来了。

      现在是农历的二月初,春耕还没有开始,但预备工作已经开始。

      大田叔不时带着长工,到田间地头去转悠,看看地里的墒情怎么样。

      而其他在家的长工,有的修整家里的院墙地砖,有的准备春耕的种子,每日忙得热火朝天,没有一个人是闲着的。

      当天彻底黑下来了,饭还没好,珍卿干脆溜达着过去看长工们干活。

      工人们大概以为,大小姐许是来监工,明明到了要吃饭的钟点,他们还干得格外卖力。

      她呆呆地看了一阵,发现从许多人粗大的手上,看到了更多的炸裂的口子,心里有点怪怪的。

      讲真,他祖父个性古怪,但对家里的佣人、工人,真是极好的。

      给他们的工钱,在四里八乡都算高的。

      而且给长工的伙食也不错。农活重的时候,一天会有一顿荤菜——这在这个时代,杜太爷算是人性极好的地主了。

      看了一会儿工人干活,大田叔见饭还没好,把烤好的红薯用纸包着,让珍卿吃了先垫垫饥。

      珍卿没好意思当工人们面吃,溜达到猪圈那吃。一看到猪圈里的猪,她有点高兴起来了。

      他们家养了六只猪。去年秋天的时候,一只白毛老母猪,生了三只黑白花的小猪崽。

      猪崽们小的时候,挺可爱的,珍卿蛮喜欢看他们。

      后来这三只猪越长越肥,一个个浑身肥膘,都是一副挨宰的相,珍卿就不大爱看它们了。

      珍卿一边啃烤红薯,把皮丢给它们,一边跟小猪崽子们絮叨:

      “你们少吃些吧,天天吃这么多,到今年冬天就该下锅了,白刀子进红刀子出,想想都替你们疼得慌。”

      三只小花猪,你拱我我拱你,生猛地在槽子里抢食,只当珍卿是在放屁,全不理会。

      珍卿想了想,对三个花猪说:“我们杜家是书香门第,你们是书香门第的猪。给你们念点诗文听吧。”

      珍卿想了半天,想不起哪朝哪代的诗人,歌颂过猪的。无奈只得念了一首写苏东坡的《猪肉颂》。

      她大声地念起来。

      念完之后,见三只花猪哼哼唧唧的,像不高兴似的,珍卿哈哈乐了几声。

      俗话说,当着矮子别说短话,当着猪最好也别说红烧肉好吃。

      笑了两声,珍卿哄他们道:“好好好,不说吃猪肉的事儿。给你们念首儿歌,赞美猪的儿歌,呃,真想不起来。听个兔子歌儿吧。听着啊

      “小了兔了子了,白了又了白,两了只了耳了朵竖了起了来,爱了吃了萝了卜了爱了吃了菜,蹦了蹦了跳了跳了真了可了爱,嘿嘿。”

      一念完,看那三只花猪哼唧得更厉害,拿屁股对着珍卿,珍卿笑:“你们还真扭上了,莫非真听得懂,当着猪的面夸兔子,你们还不高兴了?”

      后面罗妈扯着嗓子喊吃饭,珍卿回去吃晚饭去了。

      长工们的饭还没好,还干活干得热火朝天。有个女工叹着说道:

      “我看大小姐真是可怜,天天被圈在家里,玩也不许出去玩,老老实实念完书,也没个人跟她说话,小妮儿一个人晃来晃去,只能跟猪崽儿说说话。”

      另一个女工说:“财主家的小姐,不都是大门大出、二门不迈。叫你说的好受罪似的。俺要是财主家的小姐,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啥事都不操心,俺也愿意圈在家里。”

      一个老长工说:“别人家的小姐,还能串个门子走个亲戚,你看俺们家这太爷,哪有啥亲戚走动?大小姐一年走亲戚,也走不了两三趟……”

      工人们又议论起,为啥杜太爷,没啥亲戚走动……

      珍卿把晚饭对付过去,在后面睡房前的窄院子里,晃了一会儿消食。

      然后就刷牙、洗脸、洗屁股、洗脚,洗漱干净了立马就上床入睡了。

      这个时候不过八点多,还没到九点钟,但这时的农村人都睡得早。

      这是没办法的事情。农村里又没普及电灯,人们过的还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老生活。

      杜家有豆油灯、煤油灯,还有红色白色的蜡烛,但没有太重要的事儿,也不会那么随便浪费着用。

      而且,珍卿怕把眼睛搞坏了,在这种照明条件下,她根本没兴趣过啥夜生活的。

      晚上七八点睡,早上五六点起的日子,她过了这□□年,也着实是习惯了。

      上辈子的神经衰弱和失眠症,这辈子也没有了,连脾气都变好了呢。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点个收藏呗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