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你觉得不幸福

作者:嫣子危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7 章

      见到哲的时候,他正在与别人谈笑风生。
      我僵着一张脸站在那里,横看竖看也不象发生了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没想到这家伙竟用卑鄙的手段骗我到此处来。
      他已看见我,立即向我招手说:皓然,来来来。
      好象我是他家的宠物猫,见到主人手上的小鱼就晓得飞扑上去的样子。
      哲给我看一张设计图,问我:如何?
      我看一眼,然后冷笑。
      哼,这种货色。
      见我态度如此不屑,席中突然有人说道:
      “先生似乎对此图不甚为意,如有高见,不妨共享。”
      我抬头看了看坐在周围的众人,每个看上去都似有点来头,气定神闲,深不可测。
      这算什么,考试?
      我在桌上摊开图纸,并不需要说话,只用笔把几处地方圈出来。
      哲在一旁观看,只一眼他就看明白了,因为他在微笑。
      说话的那人接过我手上的图纸,细心地看。
      抬起头来的时候他对我说:
      “先生似乎有点才学,一眼就看穿其中的败笔。”
      他这样说,旁边马上有位仁兄显得极不自在,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他必定是那张设计图的原作者。
      “如果是先生,你会得如何修改这不足之处?”那人目光炯炯,生意人的精明。
      我不语,接过图纸应战。
      哲在一旁看得津津有味。
      即使我有再大的能耐,也不可能一时三刻作出什么惊人的创举,我只能在有限的时间内把自己的构思勾勒出一个大概。
      半晌,我已完工。把图递给对方的时候,哲用一种前所未有的炽热目光看我。
      对方看得仔细,不时还与旁边的几位同行低低地交谈。
      我知道我会过关。一定。
      我是那种即使写不出答案也会在试卷上画龟的学生。
      我不会交白卷。
      经过一翻研究,那人终于正式看着我说:
      “先生出手不凡,如是行家请报上姓名。”
      我笑。鄙人行不改名,座不改姓,法号一指蝉师。
      正要说话,谁料哲却在那头开口说道:
      “让黄老板见笑了,此人不过是我新聘的私人助理,闲时帮忙处理些杂事,实在不敢与黄老板高薪礼聘的专才相比。”
      私人助理。听见已经想反胃。
      这家伙对得住天地良心,他企图埋没我。
      我站起来,一刻也不想留在此处。
      哲只伸出一只手,便已不着痕迹地挡了我的去路。
      他低声地对我说:皓然,你还不能走。
      我恶意地瞪着他说:可惜皓然既不晓得唱歌,也不懂得跳舞,留在此地平白败了先生的雅兴。
      哲并不以为意,只说:呵,好厉害的一张嘴。
      承蒙阁下教诲,我冷冷地说,站起来又要走。
      哲不作声,在我背转身去的时候,他只淡淡地说:
      三亿六千万。
      我马上象中了降头一般僵在那里。
      是的,我怎么会得忘记了。
      我身上皆布满细小不见的丝线,哲只需轻轻扯动,我便要随他的意思行动。
      一直倚在哲身边的那位漂亮的女子好奇地靠过来,她问哲:
      “你刚才与他说了什么?三亿六千万是什么来的,咒语?”
      哲但笑不语,我却瞪着那个女子。
      但那女子根本就不晓得,她的一双媚眼直直地勾缠在哲的身上,象蛇一般。
      我木着脸坐在原来的地方,听着哲与他人谈天说地,虚情假意。
      你说苦闷不苦闷,我听见哲在电话里对我说得石破天惊,还以为他出了什么意外,奋不顾身飞扑过来救驾,他却这样对我。
      席间我离开厢房到外面的阳台上透气,刚才一直倚在哲身边的那位女子跟了过来。
      女子及腰的长发在夜风中飘摇,唇色艳红,面容粉白,象聊斋里的鬼魅。
      “哲先生的私人助理?”那女子一开口就打算探听哲的私隐。她自然知道要从哪里开始着手,我成为她的目标人物。
      “是。”我想了想说:“算是吧。”
      那女子微微地笑,把我看得毛骨悚然。
      “不知哲先生是否已经有中意的人?”那女子问。
      她转弯抹角,也不过是想要知道自己有没有机会成为戴安娜皇妃。
      “有。”我说。
      果然,她一阵色变。我继续说:“哲先生喜欢美国总统克林顿,喜欢创作叮当的藤子不二雄,还有勾引唐僧的白骨精。”
      那女子笑了起来,她微嗔地瞪我一眼,似有万种风情:“没想到哲先生的私人助理这样会说话。”
      “不晓得哲先生喜欢哪种类型的女孩子?”她问,身子似有意无意地靠了过来。
      “我不知道。”我不自然地站开了一点。
      “怎会?”她步步进逼,我退至墙边,已无去路。
      “怎么不会?”我说:“我也不过是区区的一名小助理而矣。”
      “哲先生很器重你,我看得出来。”那女子目光锐利,象是要把我给吃下去。
      她说:“你不老实。”
      我不知为何自己会有心虚的感觉,谁知那女子下一秒竟对我说:
      “我知道你与哲先生的秘密,三亿六千万。”
      我吓了一跳。
      这句话充满语病。
      “三亿六千万是什么?”我问,装傻。
      “咒语呀,难道不是?”
      “怎么可能,小姐你定是听错了。”我说。
      见我不肯承认,她也觉得没有意思,她说:“哲先生的私人助理想必也是个玲珑剔透的人物,小女子日后或会有事相求,只望先生到时能与小女子卖个方便。”
      这么快就有阴谋?我只得说:“是是是,一定一定,无问题无问题。”一边已经转身走人。
      走到一半,还听见她不死心地在我身后又说了一次:“三亿六千万。”
      真要命。
      她死不信邪,以为指着我说一声“定”,我就真的会定在那里,并可任她胡作非为。
      神经病。
      不懂得为何世上竟有这种生物,她的智慧与自身的美貌还有头发的长度都不成正比。
      我走进大厅,正好一头撞上出来找我的哲。
      “皓然你跑到外面去干什么。”哲扶正我问。
      他不高兴,是因为我不听他的指示,这么快已经开始对我管头管脚。
      “我看见外面有位漂亮的小姐。”我说:“她对我说她喜欢哲先生你,我不忍心见她受这种相思之苦,于是教她束缚哲先生的魔法。”
      “魔法?什么魔法?”
      “我对她说,你只需对着喜欢的哲先生本人说三声:你这个卑鄙小人,哲先生定必镇惊莫名,马上对来者一见钟情,你说神奇不神奇。”
      “皓然你在胡说些什么。”哲并不欣赏我的笑话,他拉着我说:“我要带你去一个地方。”
      “带我去见客?”我着急地说:“不行不行,我还没有穿上今天新买的那条镶了宝石的红裙子!”
      “皓然,你给我认真点。”
      “哼。”我不屑。
      我现在只不过的哲麾下欠债三亿六千万的奴仆,此刻由他来发号施令。
      我被动地跟在哲的身后,兴趣缺缺。
      哲带我进入一间装饰豪华的房间,这房间里面的摆设并不多,但每件皆属精品。
      房间里面坐着身穿华服的客人,我一入去就想马上从进来的地方调头离去。
      哲拦着我,我几乎是被扯着进去的。
      我讨厌这里是因为我在这里见到了不想见的人物。
      那位姜蜘蛛女士,此刻正对我笑得甜蜜。好象有几十盏舞台射灯打在我的身上,我独独站在那里的感觉。
      我皱着眉幽怨地看着哲,象极小孩子要求模型汽车却得到弹跳棋一样。哲自然晓得我在想什么,他对我笑,随后又转开视线。
      这家伙见死不救。
      当然,除了那位姜蜘蛛女士之外,在场还有其它几位看上去身份不凡的客人。哲拉我坐下,我别过脸去,最讨厌对着一屋子的牛鬼蛇神。
      是赌局,桌子上面放着幸运轮。
      人已到齐,席中有人问道:“姜小姐,你想如何个赌法?”
      姓姜的女子嫣然一笑说:“老规矩。”
      真不明白有钱人是如何过日子的,他们好象有永远花不完的时间和金钱可以浪费在这夜夜春宵之中。他们根本不在乎,他们乐得看着钞票在自己手中焚烧殆尽最后化为飞灰,这是他们的嗜好。
      在他们的世界里,钱都是自己从天上掉下来的,真的羡煞旁人。
      “皓然,今天由你来代替我。”哲说,给我一大堆筹码。
      我看他一眼,见他一脸高深莫测,不知在想些什么。
      “输了怎么办?”我问。
      “没关系。”他说。
      这是什么意思?我皱眉。
      何必这样来浪费,倒不如干脆用钞票直接扔到我的脸上来,只要面额够大,我自然会跪在地上一张一张地去捡,我不会介意。
      哲不在乎输,他说没关系。
      但是“没关系”的后面还有没有下文?最怕他说:没关系,输了的话在你的人工里面扣。
      我现在可是惊弓之鸟。
      好,既然你不在乎,我自然也不在乎。
      我把筹码分成三份,我要得在三局之内把所有的钱都输光,你也耐何不了我。
      □□开始转动,人人皆注视着在盘中滚动的小钢珠,唯独那姓姜的女子眼光始终紧盯着我。
      我被她看得浑身不自在,只想快快输个精光好可以离开这座豪门深宅。谁晓得三四局下来,我不但没输一子,还连连有所斩获。
      真叫人生气,平时我的运气不会这般好。
      于是我把赢回来的筹码重新分成三份,我就不相信我想输钱也输不出去。
      那个姓姜的女子低声吩咐身边的侍者,让他调酒。
      有钱人都喜欢在豪赌的时候喝酒。那侍者拿着银制的调酒器,左右摇晃,一会儿已经有颜色鲜艳的饮品被调制出来。
      侍者把调出的酒分成两半,一杯递给那姓姜的女子,另一杯竟送到我面前。
      我吓一跳,这是什么意思?为何只有我受到特别的待遇?
      这时哲在我耳边轻轻地说:皓然,这杯酒你最好不要拒绝。
      连哲也这样说,为什么?
      “哲,你今天带了个厉害的朋友来呢。”姓姜的女子浅浅地用唇触碰着酒杯:“不介绍一下吗?”
      哲也笑,他说:“哪里,皓然也不过是我新聘的私人助理。因为觉得近来赌运不佳,才会想要借他人之手来讨个意头,希望姜小姐不要介意。”
      “怎会。”她对哲说,又向我举了举杯子,说:“皓然,很高兴认识你。我姓姜,单名婷。”
      姜婷。这名字总好象在哪里听过。
      赌局继续,不晓得为何我桌面上的筹码越来越多,总不曾少过。
      我越来越烦燥,无论他们如何转换形式,最后还是我在赢,甚为无趣。
      局终,我大获全胜。他们纷纷开出支票。
      接过支票的时候我吓得说不出话来。
      我扯着哲的衣服问:“你们赌多大?这上面到底有几个零?”
      哲笑,因为我太天真,我没有见过这样的场面。
      哲开车送我回家,因为我双手颤抖,根本无法驾驶。我甚至不敢相信我刚才挥金如土。
      “如果我刚才全部输掉怎么办?”我坐在哲的身边问,我不相信他竟可以这样不在乎。
      “损失惨重,但不致于破产。”他说:“皓然,你不可能会输。”
      “你凭什么那样肯定。”我问。
      哲看我一眼:“因为庄家不会让你输。”
      “庄家?”
      “是,姜婷。她是整个赌局的庄家。”
      “那即是什么?”
      “你不知道?皓然,她是城中首富,这种赌局对她来说不过是饭后的娱乐而矣,她每晚设宴款请各界名流,夜夜笙歌,皆为消遣。”
      “这女子是个传奇,没有人知道她是如何发迹的,如果你哪天急需大笔资金起死回生,只需接受邀请到她的梦城堡来,她要是看得起你,那张赌桌便是你的聚宝盆。”
      见我一脸惘然,哲便打了个比喻:“有没有玩过大富翁的游戏?假设你和我都是参加游戏的棋子,她就是游戏中的银行家。”
      听起来那位姓姜的女子实在不得了。尤其她如此年轻美貌,身后还有这种神话衬托。
      因为我都不说话,于是哲问我:
      “怎么,吓了一跳?”
      “是,”我答:“的确是吓了一跳。”
      “姜婷对我说,她在大厅里遇着一个有趣的人。”哲笑:“我听她的形容,马上已经晓得那是谁。”
      我不作声。真是不可思议,他竟拿我当摇钱树。
      更可恶的是,我帮他赢钱,他不分我一半。
      我又想起了刚才那栋豪华如同魅影般的屋子。那是姜婷的诺亚方舟,每晚十二点过后公主会在上面举行舞会,所有的客人都要在公主的注视下不停地跳舞,直至黎明。
      公主只需跟随自己的喜好行事,喜欢一个人,或是不喜欢一个人。
      被选中的人可以选择与公主跳舞或是得到一箱黄金。
      公主问:你想要我的心,还是想得到一箱黄金?
      邀舞的人想也没想,回答说:我要先得到公主的心,然后请公主带着那一箱黄金嫁过来。
      真是典型的现代人模式。公主听了十分开心地嫁了过去。
      世上所有的浪漫皆需要金钱来营造。既然得到了公主的心,自然要用那一箱黄金来维持与公主的浪漫。
      如果没有钱,公主也只是普通的女子一名。公主又怎会不懂得这显浅的道理。所以她不会介意,如果对方说:我只想得到你的心,其它的我都不要,那个人必定嫁不过。因为他不切实际,心口只得一个勇字。
      这种人在现代已经不受欢迎,女孩子喜欢花言巧语的男子,但同时他得每月按时缴交家用,一分钱也不能少。
      象姜婷,这个世界能有多少个姜婷。
      或许她是快乐的,她在别人眼里无可挑剔。
      美貌与金钱,天底下女子的所求。
      只要她是真的快乐。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