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林季风

作者:一只圆椰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章

      云澄的闹钟定在六点十五分,这时晚秋的天未亮,一切都似乎还笼罩在微弱的月色之中。她轻手轻脚爬下床,穿上柔软暖和的棉拖,走到饮水机旁,拿陶瓷饮水杯接了些水,一半冷一半热组合成的恰好是云澄习惯的温度,小口小口喝完之后她慢慢走向阳台,带上了门。

      嗡...
      电动牙刷被启动,它以30000左右的频率振动着,底部的光圈闪着幽蓝的光芒,在未清醒的清晨显出那么几分诡秘......

      云澄查了下天气预报,心道今天比昨天低了几度,看来昨天的热是暴风雨来的前奏;还大概率下雨,加上今天辩论社开例会。暗自思考十秒,利落地从衣柜找出高领紫色条纹衫、裁剪独特黑色学院风外套、黑色直筒裤。收拾完之后,云澄抽出书架上的马克思和大英塞进黑色的双肩包里,再拿起电脑包,拧动宿舍门,再缓缓和上。
      走出宿舍楼,天已经微微泛白,晨风阴冷而狂妄,几乎要将云澄吹回宿舍温暖的床,她不由得缩紧了自己的外衣,回去的念头一起,发觉身后冒出的身影不经思索就骑着单车沿着校道艰难地前进,云澄狠狠心咬着牙顶着风前行。
      云澄没有早课,畏寒的她来到了距离宿舍楼最近的缘馨苑,似是躲进了避风港,整个人都松懈了,照例点了一份蒸饺和一碗白粥。坐在二楼靠窗的位置上,望着落地玻璃窗外被风摇动的树哗啦啦地落下泛黄的叶片,一夜之间沥青路就铺上了厚厚的一层秋叶。下雨得堵住下水道吧,云澄胡乱地想。

      须臾天空聚集着大朵大朵的乌云,天像是打翻了墨汁一般暗,云海翻滚着,有山雨欲来的意味。云澄打开相机,连延时摄影都不需要,一录像就有了壮观的观感。结束录像,发送舍群,提醒那俩小□□收她们的衣物。没成想那俩货居然只顾着表扬她的拍照技术,“妮子着拍照手法可以啊。”“爱徒拍得不错,有几分为师当年的风采!”云澄现在的心情并不允许她跟俩虚有其表的舍友扯淡。手机息屏,收拾餐盘,然后再坐回自己的位置。望着楼下熙熙攘攘的人流,行色匆匆,单车的小铃铛不时响起,车座上的人摇摇晃晃似要跌落。云澄只想在这里多呆一会儿,她不喜欢太过靠近拥挤的情形,不喜欢躲闪避让行走。

      哗。
      大雨转瞬倾盆而至,校道瞬间发生混乱,爆发出几声短促的尖叫。学生们像受惊的鸟兽向四处散开,很快校道上空无一人,只剩下满道的落叶和被风折断的树枝,隐约雷鸣。
      眼前的场景唤醒了她那已落了灰的的记忆。

      唐京斐已经两年没见了。可能也是圈子难有重合,她甚至连他的近况都不得而知,她只知道他去了北方的学府,填志愿的时候她连犹豫都没有,填了她一直梦想着要去的北方高校,这份笃定,恐怕也少不了她知道唐京斐也会在这座城市吧。文理分科之后,云澄能见到唐京斐的场景不外乎是年级颁奖大会、学生会办公室、还有星期五的7路公交。
      正当云澄开始发呆的时候,微信语音提示音响起,她拿起瞥了瞥,是林趁意,她知道她们这个点还没有出寝室门。沉思片刻,云澄决定给自己一上午回忆青春的时间,便说:“你们不是想知道我问什么一直单着吗,现在你们想听回答吗”

      云澄提着一份炒粉一份海鲜粥一提小笼包回到了宿舍,雨势大到这短短的路程都能让她外衣湿透。她随手递早餐给早就已经饿坏了的两个舍友,脱下外套,接过周茗扔过来的干毛巾,拿过桌子上的水杯接了一点温水。
      身体回温,看着狂吃的两人向她投以不忘殷切的目光,不禁浅笑着将思绪一点点拉回四年前。
      那就先从17年的8月说起吧。

      那时云澄以中考全校第一的成绩考上了市里最好的高中,意气风发。少女的征途和青春的诗,正待开始。
      分班当然是依据中考成绩,但实验班的同学必须要在开学前进行一次模拟考,决定座位。刚进到新班级一切都是未知而新鲜的,云澄选了一个前排靠窗的位置。她不是多讲究座位的人,也不怎么相信座位成绩捆绑的道理,或许是一种年少的傲气使然,也不愿意被约定俗成框起来。

      小时候她觉得爸爸妈妈是最相爱的人,他们有一对可爱的双胞胎,后来还有她。隔壁邻居家叔叔阿姨只有一个男孩,,她们家的欢声笑语总是最多的,所以有三个小孩的爸爸妈妈肯定是最幸福的。
      可后来这两个人却分开了,在云澄九岁那年,她的小小世界就这么分崩离析。哥哥姐姐跟了爸爸,她跟了妈妈。尽管他们仍然走得很近,尽量照顾到孩子们的情绪,可有些关系裂隙一但有了就再难修复。她也从一个只会傻傻乐呵地笑的小女孩变成了一个有主见且渐渐独立的女孩。
      每当别的同学家长抢破脑袋也要给自家小孩一个教室C位的时候,云澄考试第一也要选坐在窗边,老师怎样劝都不管用,云澄妈妈一贯民主由着她,后来这就成了云澄的专属位置。每次开家长会,老师当众表扬的目光里赞许要溢出来,将她夸得天花乱坠。这个无聊又枯燥的环节唯一让她有一丝丝期待的是站立的环节,当从角落里缓缓起身坚定站直时背后的家长们倒吸的凉气和羡慕的眼神。即便装得再超越年纪的成熟,骨子里也是个顽劣孩童。
      哥哥姐姐都太优秀,她一直在追赶,她觉得或许这样才能让妈妈本来就疲惫多舛的人生多些自豪与意义,她不能落下哥哥姐姐太多,这样会让妈妈怀疑她的教育是否存在漏洞,她不想让妈妈操心这么多,所以她对自己一直很严苛。
      想要悄悄地优秀,不动声色地坚强。初中的时候因为不合群而被误解,被排斥,被冷落。后来她选择了另一个面具,适当撒娇,一定冷漠,有固定的朋友圈,在温柔庇护下依然保持清醒。这样一来似乎她的学校生活阻力也减小了许多。

      分班考试开始,分班考试结束,过程花了一天半。时间就像是在已经是在挤不出水的海绵里再挤出那么几滴。考完整个人都蔫了,学校安排的下午自由活动她趴在座位上沉沉睡去,直到日影西斜,刺眼的光线穿过窗帘的缝隙打在她的肩膀上。云澄睡饱心情好,伸了个大大的懒腰,全身关节都在咯咯响。

      扑哧。
      有人笑了。这个教室里居然还有人!
      云澄被结结实实吓了一跳,好奇心驱使又让尴尬得能用指头抠出魔仙堡的她顺着声源看去,原来是一个清秀少年,却偏偏比阳光耀眼。
      夕阳撒在他的头顶上,晕染出金色的光芒,他的桃花眼含笑,那一刻云澄穿过平行时空望见宇宙星河。倘若喜欢可抵岁月漫长,那么她想,她弥留之际也能忆起这个惊艳了她寡淡人生的笑颜。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