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罗场里的暗卫女配

作者:万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3章

      声响惊动寺院。
      
      元储棠垂眸,快速点上凉月的穴道,止住伤口涌动的血滴。
      
      羽林暗卫外能除王公贵族,内能杀宫庭妃嫔,但这些,却必须依赖于皇权命令。
      
      私自伤害皇子,的确已经过了。
      
      凉月撤回剑,毫无留恋,消失于昏暗檐角,元储棠想跟上去,却被人唤住。
      
      “行空。”
      
      肃穆持重的声音如古钟沉鸣,让他止住脚步。
      
      行至院中的主持看到地上生死不明的黑衣人,已猜到发生何事,遂闭眼轻叹“既已入国寺,红尘俗世,断则行空。”
      
      上任国寺主持已羽化升仙,近五十年,众人见证他拈花含笑,尸骨不腐,都确信这是神仙转世。
      
      理所当然,他留下的任何批示预言也都被奉为真理。
      
      皇七子元储棠未及弱冠,必入佛门,成为下一任国寺寺主。
      
      元储棠俯身“皇家之事,弟子不能坐视不理。”
      
      “殿下,三思。”主持换了称呼,不是退让,而是警醒。
      
      “我明白。”对于这个话题元储棠不愿多谈,转身闭门。
      
      刚刚毁去的阵法再次运转,隔绝了院外所有声响。
      
      黑衣人其实没有昏迷,只是失血过多的身体不堪重负。
      
      此刻见周围只剩下元储棠,连忙艰难爬了过去,每说一个字就有温热从吼口奔涌。
      
      “南王,属下是,是太子校尉营副首领,殿下殿下是,是被冤枉的啊!”
      
      男儿有泪不轻弹,但此刻黑衣人已痛难自抑,满目皆伤。
      
      元储棠走到窗边,点燃药香“慢慢说。”
      
      闻着那淡苦的气味,黑衣人心口痛楚稍缓“南王,太子逼宫之事事有隐情,殿下是被冤枉的!他是您的亲兄长,贤良恭谨,赤诚忠心,怎么会造反谋害皇帝!这一切都是羽林暗卫的阴谋!是他们在背后搅动风云,祸乱东云!”
      
      “有何证据。”
      
      “证据?您要什么证据!”黑衣人不敢置信“这满朝堂谁不知羽林暗卫是什么样的存在!他们恶名昭彰,野心渐起,不可能甘心做把见不得人的刀,这次太子冤案就是开端,您难道忘了前朝宦官当权,挟天子以令诸侯的事吗!若是不趁现在把他们全部除尽,东云危屹!”
      
      这话字字泣血,就是传入最信任暗卫的皇帝耳中,恐怕也会掀起无尽猜忌。
      
      元储棠神色微动,想起刚才武力高强的黄衣女子,问道“她是羽林暗卫。”
      
      黑衣人咬牙点头“没错!她就是!”
      
      “羽林暗卫身份是密令,你如何确认?”
      
      黑衣人眼中闪过一丝迟疑,并未说实话。
      
      “这几年他们横行无忌得罪的人多了自然会被抓住马脚,南王,你是皇室宗族,如今太子已逝,凌王无能,只有你能承起守护东云的担子!”
      
      “我?”元储棠突然笑了,却淡得恍若幻觉“你走吧。”
      
      “南王你——”黑衣人见对方不为所动,继续加大筹码“我知道对付羽林暗卫不是简单的事,属下愿助您一臂之力。太子训练了一队私兵也可为您所用!”
      
      最后一句,黑衣人极力压低声音,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元储棠。
      
      “如今,兵符就在镇国公府!”
      
      “你想让我去拿?”元储棠抬眸看他。
      
      “这批人若是被其他人发现利用,天下必乱!”黑衣人说完,眼里闪过一丝赴死的决绝,按住自己的伤口,用力。
      
      他这条命今天必须给,也只有他死了,才能让羽林暗卫的目光暂时从元储棠身上离开。
      
      “南王,你把我的尸体交到刑狱司,挫骨扬灰也好,凌迟鞭尸也罢,和我,和太子彻底撇清干系,东云就拜托您了!”
      
      国寺重地,一下子死了数十条人命,如此惊愕的消息却被悄无声息地压了下来。
      
      羽林卫只来看了一眼现场就让人收拾干净,没给半句交代。
      
      而百姓的目光也全放在国公府云大小姐和表少爷即将订婚的热闹上,压根没人注意到其他。
      
      “瑶儿,你真要和肖越定亲?”
      
      镇国公府内,年过不惑却依旧容色妍丽的国公夫人看着自家这傻女儿,又是生气又是无奈。
      
      “他只是个破落书生,哪里配得上你。就算沈家不义,你也不能拿自己的终身大事赌气!乖,不要闹了,快去和你父亲说,把订婚宴取消。”
      
      “我意已决。”
      
      出声的女子静静坐在客堂下首。说话间抬眸,望向国公夫人。
      
      精致纯白的流锦花缀随着她的动作轻软贴在耳际。
      
      莹白如玉的肌肤如星月生晕,配上那双澄澈如水又傲然灵动的眼眸,虽算不上倾国倾城,却清丽无双,让人无法移开目光。
      
      “你这丫头怎么又犯倔了!”国公夫人一阵摇头哀叹。
      
      为这个女儿她是操碎了心,前几天落水刚好,现又闹起来,让人一天都不安生。
      
      “算了算了,你爱折腾就去折腾吧,反正那小子无权无势,大不了之后毁约多给些银子送走。至于沈家,我会和沈夫人再谈谈,你和司羽青梅竹马,门当户对,定是有人在背后说些闲言碎语,他才一时糊涂,瑶儿,你放宽心,娘必定——”
      
      “不用了!你别插手!”
      
      云夕瑶突然冷声打断她的话,嘴角勾起一抹凉薄笑意。
      
      她本是未来世界的任务者,通过攻略各色男主男配来掠夺其气运和生命力。这已经是她第十个任务,目标也很简单,得到东云皇朝各色男子的青睐,越是尊贵厉害越是攻略值高。
      
      可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她此次居然附在了一个傻子的身上。
      
      云夕瑶虽然拥有高贵的身份,锦衣玉食的生活,却是一个人尽皆知的白痴,一来还被沈家那群背信弃义的小人在众目睽睽之下羞辱退婚。
      
      不管在哪个世界,她都是被众星捧月的存在,什么时候受过这种屈辱。云夕瑶能忍,她绝对要让那个渣男跪在自己的脚下,求她看他一眼!
      
      “小姐,您这是要干什么?您怎么能穿下人的衣服,小姐您别跑啊——”
      
      刚出了国公夫人的屋子,云夕瑶就从下人房里拽了件男装就往府外跑,吓坏了伺候的丫鬟。
      
      云夕瑶“都别跟着!”
      
      “小姐,您不能出去,夫人说了——”
      
      “给我闭嘴!”
      
      云夕瑶厉声呵住“谁也不准告诉其他人我出去了,要是敢多说一个字,我就把你们全都发卖了!”
      
      小丫鬟们噤若寒蝉。
      
      云夕瑶笑看他们一眼,然后熟练地挽了个男子发髻,朝着京都最热闹的青苑而去。
      
      侍微山庄。
      
      元储棠的无相指,一指破骨,二指断脉,三指夺命。几日过去,凉月肩上的伤却已结痂,只是留下了一道深刻的疤痕。
      
      她伸手摸了摸那块粗糙却坚硬的皮肤,有些东西似乎也已愈合,只要不踩到对方的底线,不触碰他在乎的东西,元储棠真的是个挺好的人。
      
      不过可惜,这次她还是要做很多让他讨厌的事情。
      
      太子倒台后,一向肆意纨绔的凌王开始展露野心,不着痕迹地收割朝廷势力,并利用此次逼宫的余震除掉阻碍他的官员。
      
      按照前世轨迹,两月后的草原围猎,太子阵营的漏网之鱼就会在某人的帮助暗示下刺杀皇帝,并牵出一连串重臣。
      
      也是在那次之后,皇帝的身体每况愈下,撑不过两年就驾崩于行宫。
      
      这些都是上辈子清清楚楚发生的事情。
      
      所有人都说羽林暗卫是帝王手中最狠厉污秽的一把刀。可若是持刀人不在了,那再锋利的武器都不过是块废铁。
      
      为了活得久一点。
      
      她必须阻止历史重演,至少……不能让皇帝在两年内失权。
      
      “想什么呢,我都进来半天了。”
      
      风撩帘动。
      
      凉月骤然回神,才发现凉霄已站在了门外。
      
      一袭白色长衫干净澄澈,细碎的长发高高束起,浓密而纤长的睫毛下眼角微微上扬,清秀的面孔在太阳的照耀下,满身清弱的书生之气。
      
      偏偏他的唇色淡薄如水,眉目锋利冷峻,平添了几分不契合又独特的洒脱凌然。
      
      注意到凉月看自己的眼神,凉霄笑着上前,拂过腰际淡色玉坠。
      
      “你看我穿这样是不是很合适。小时候我爹也说过要我当个读书人。”
      
      对他们这种人而言,最不堪提及的就是过往,可他偏偏喜欢以此为筹码。
      
      只是现在的凉月却再也生不起半点同情。
      
      “说吧,什么事?”
      
      “姐姐是生气了?怪我和云夕瑶定亲?”
      
      听出她语气中的淡漠,凉霄笑笑“不过是场戏,谁都知道我不可能真娶到云夕瑶,即使她是个傻子。但要想留在国公府,却不得不来这么一出。而且——我还发现了一件了不得的事。”
      
      凉月“什么?”
      
      “镇国公府和废太子早已暗里勾结。”
      
      凉霄神秘一笑,从怀里掏出一张薄纸。
      
      “而岭南一带那只我们怎么找也找不到的私军,也在云震山的手里!”
      
      夜里沉静如水。
      
      镇国公府平静无息间却是暗潮涌动。一座不起眼的书房外密布三大杀人阵法。
      
      凉霄站在屋顶下望“叫你来果然没错,不然凉四他们必死无疑。”
      
      凉月听着凌厉的风声从耳边掠过,脚下的石砖一经踏错,就会化成利刃,杀人见血。
      
      凉霄指尖含光毕现,已跃跃欲试。
      
      “先别动。”凉月拦住他。
      
      “怎么了?”
      
      “有人。”
      
      凉月拉过凉霄。
      
      不过一瞬,刚才站定的地方就投下一片阴影。
      
      一身黑衣。
      
      来人双手背在身后,悄无声息地靠近院子,却并未开门,只安静站着,似在观察着什么,很快又转身离开。
      
      凉霄向凉月打了个手势,就在同一时间,院子的左侧门也出现了一人。
      
      “这国公府可真是热闹。”凉霄低声头,迅速做出判断“我追那个,你看住这个。”说完就消失在了原地。
      
      凉月看着还未离去的另一人。
      
      感觉鼻尖隐隐飘来一抹淡若未闻的佛寺符香,仿佛是为了印证她的猜测,男子的目光朝着她的方向扫过。
      
      并未蒙面的熟悉容貌在月光下清晰可辨。
      
      “元储棠。”
      
      虽然对这人已没有执念,但也不用次次遇上吧?
      
      心口有些烦闷,一不小心泄露了气息。
      
      看着迅速向她靠近的人,凉月立刻后退飞身越向前方屋檐。身后之人紧跟在后,一路离开镇国公府都没停下。
      
      凉霄这边却是一路跟着另一个黑衣人进了后院内宅,灯火寂静中,唯有意一座阁楼小屋烛光明亮。
      
      云夕瑶披上外跑从幔帐后走了出来,神色不愉地看着面前满目带笑的男子。
      
      不得不承认他的长相的确太符合她的审美。
      
      浓密的眉毛轻微上扬,英挺的鼻梁如玉石雕刻,带着独属于天之骄子的骄傲不羁,狭长的眼眸漫不经心看着你的时候,是毫不掩饰的算计欲望。
      
      只是这算计落在她身上,就让人厌烦了。
      
      “凌王殿下,大半夜闯入女子闺阁是否太过大胆!”
      
      “大胆吗?”元慕照勾唇挑眉“比起某人女扮男装大闹青楼,本王可是含蓄太多。”
      
      云夕瑶冷笑一声。
      
      “凌王殿下大晚上过来不会是想跟我说这些吧?我去不去青楼,有没有女扮男装与你何干?”
      
      “本王不过是好奇,没想到镇国公府名声在外的痴傻大小姐居然是如此一妙人。”  
      
      第一次被人如此言怼,元慕照非但不生气,反而兴致渐起“听说——你要和一个穷书生订婚了?难怪啊,这是想趁着没嫁前去青楼找一段好姻缘?”
      
      这话说的直白大胆,甚至是骇人听闻,若云夕瑶只是个寻常闺阁女子,恐怕早已又羞又怒,恨不得昏厥当场。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