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子脚下

作者:八月薇妮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4 章

      其实,二楼上这人的出现,把郝无奇着实地吓了一跳。
      
      “我……”她抬手捂住胸口,下意识地要往蔡采石身后躲,两个不太文雅的词汇差点脱口而出。
      
      蔡采石相应地向着郝无奇靠过来。
      林森作为三个之中唯一会拳脚的,忍着手臂的剧痛身残志坚地挡在了两人跟前,他色厉内荏地:“你、你是什么……人?”
      
      本来林森想问“你是什么人”,但是看着对方的脸,他问到“什么”二字的时候,就因为中气不足而停顿下来,最后的一个“人”偏偏带着问号。
      断句的巧夺天工,加最后那个字的画龙点睛,让这句话听起来像是变成了两句,分别是:
      ——“你是什么?”
      ——“人?”
      
      言外之意自然是怀疑来者不是人。
      
      地上跪着的众位,脸色已经可以用骇然来形容了,他们知道只凭林森这一句话,他就已经是个死人了。
      
      其实倒不怪郝无奇他们吃惊,原来这二楼上的仁兄,脸上戴着个极为古怪的面具,妖魅怪异,细看像是个诡异的狐狸半脸。
      
      楼上的仁兄发出了轻轻地一声笑,面具后的双眼幽幽地转了转,终于定在无奇的身上。
      他轻声地问:“你说,你是怎么发现他们的破绽的?教教他们,让这些平日里耀武扬威的知道天外有天,后生可畏。”
      
      郝无奇看着那古怪的狐狸面具。
      
      虽然这是天子脚下,他们三个又是太学生,且都是官员之后,未必有人敢轻举妄动,但正因为是天子脚下,卧虎藏龙,要是运气差点儿遇到真的龙虎,给一口吞掉渣也不剩,不是不可能发生的。
      
      幸而她心里有数,对方既然势力非凡,能把他们三个从闹事悄无声息掳来此处,那自然是说要杀他们易如反掌。
      
      假如真的要杀了他们,何必费这周章,早在迷晕他们的时候干净利落处置了就是。
      
      只是因为看出那“龟公”口吻不善,虽然不至于要他们性命,但林森的手臂眼见要给拗断,因此无奇才逼得出手。
      
      无奇之所以放了那女孩儿,一是笃定这些人不是为取他们性命来的。
      另外一个原因,却是她发现了真正的幕后主使。
      
      郝无奇吁了口气,转头看向地上的龟奴:“这位兄弟的扮相虽无可挑剔,但青楼的龟奴穿一双武官的黑纱长靴,是不是太过招摇了?”
      
      那“龟公”轻微一颤,手握住了袍底的靴角,羞愧之极。
      他本来以为长袍遮蔽,无人会发现,何况寻常一般人哪里会注意到这个。
      
      郝无奇又看向那女孩子,却发现那双乌黑的亮眼睛正也盯着自己。
      她像是自信她没有破绽,事实的确如此,这女子的演技极高明,且从头到脚也都换的很彻底,不信还有什么不对。
      
      无奇向着她一笑:“你要是不到我跟前,我的确是找不出破绽。”
      她的眼睛睁大了些,却不敢贸然发问。
      
      无奇道:“贫苦人家的女孩子,总是要没日没夜干些粗活的,手总要粗糙的,有的甚至会生出茧子,而姑娘的手虽然沾了些泥灰,细看却是极娇嫩的,对了……你的指甲是特意修过了对吧?怕给人看出来,这点很好,但是你修剪的太仔细太过精致了。”
      
      小狐狸的脸上慢慢地发红,她咬了咬唇,她毕竟是个女孩儿,狠心剪断了养的很好的长指甲已经是细心到极致,但也不忍心把指甲弄的粗糙。
      
      无奇笑道:“还有一点。”
      “什么?”她忍不住问。
      
      无奇看看她故意弄的乱蓬蓬的头发:“你用的是什么头油?”
      小狐狸先是瞪大双眼,继而满脸通红:“你居然……”
      
      蔡采石听得入神:“什么意思?”
      无奇道:“你们没闻见?她的头上分外的香,这好像是……”
      她抬头想了想,无意中却对上二楼的狐狸面具,急忙把目光转开:“像是金粉斋新出的芙蓉兰香,我说的可对?”
      
      汗水从小狐狸通红的脸颊上滚落,她着实无地自容,恨不得在地上挖出一个洞然后逃之夭夭。
      
      无奇笑道:“那种头油可是很贵的,如果能用的起那个,又怎会被卖到这里来?所以你必然不是什么穷苦人家要卖的女孩儿。”
      
      无人敢接她的话。
      
      “好的很,”除了二楼的那位,他饶有趣味地问:“那你又是怎么知道我在这儿的。”
      
      “这个嘛,起初是因这位……”无奇回头看向那趴在地上几乎晕厥的老鸨。
      
      “你说,她也是假的。”狐狸面目的声音里有点讥诮。
      “不,她反而是真的。”无奇不慌不忙地说。
      “哦?”略感意外的语气。
      “正因为她是真的,演的才不那么得心应手,我看得出她在害怕。”
      
      当时老鸨出来的时候,虽然配合着演戏,但时不时会不自然地看向二楼,倒像是在惧怕什么。
      无奇看着瑟瑟发抖的老鸨:“她并不是故意的,但是人下意识的反应最为真实,甚至……在没意识到之时已经做出了反应,这是无法掩饰的。”
      
      而让无奇确信的是,就在她制住了小狐狸的时候,小狐狸第一时间竟不是害怕,而是抬眸也往二楼看了一眼,那是怕,也是想得到主人的指示。
      假扮龟奴的人被逼放了林森后,虽然不曾回头打量,但也流露出不自在的忐忑感,眼珠往后瞟了瞟。
      
      郝无奇当然明白那背后指使之人,一定在二楼的房间中。
      且以这些人本能中流露出的对那人的莫大的恐畏之意,纵然是挟持了小狐狸也绝不足以要挟那人,反而失了主动,因此无奇才撒了手。
      
      无奇说完后,看向那狐狸面具,很客气恭敬地说:“尊驾费心费力演这场戏,不知道是为了什么?要只是好玩儿,那现在可否容我们告退?”
      
      狐狸面具抬手,在他的狐狸脑门上轻轻地叩了两下:“好好地排练了这场戏,却给人不费吹灰之力的戳穿,脸都丢尽了,不杀人灭口怎么行?”
      
      郝无奇语塞。
      林森的胆气到底壮些:“你到底是什么人?”
      
      “你没有资格、也没有必要知道。”狐狸面具淡淡的。
      
      林森不晓得这是什么意思,却在刹那间郝无奇冲上前一把握住林森的手腕,站在了他身边:“尊驾且慢。”
      她的反应很快,因为她发现狐狸面具说“没必要知道”的时候,地上假扮龟奴的黑衣人已经站了起来,这显然是要动手。
      
      狐狸面具微微歪头:“嗯?”
      无奇看见黑衣人站在原地没动,稍稍松了口气,陪笑道:“我们实在不是故意得罪,也请您大人不计小人过。今日的事情……我们对天发誓,也绝不会对任何人说起的。”
      
      狐狸面具顿了顿,才发出似笑非笑的声响:“果然聪明的很,怎么,怕他真的死在这里?”
      
      林森本是不怕的,却发觉郝无奇握着他的手在悄悄地发抖。
      
      蔡采石这会儿也走上来,认真地打躬作揖:“这位大人,学生蔡采石,家父是礼部蔡侍郎,学生以蔡家的名义担保,我们的确是无意的,还请您高抬贵手。”
      蔡采石看郝无奇那么紧张,便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所以不惜把蔡家跟父亲抬出来,只求先行脱困。
      
      狐狸面具似乎有点动容:“哦……蔡流风的弟弟啊,蔡流风那个人有些假正经的可厌,你却比你哥哥懂事。”
      
      蔡采石诧异:“您、您认识家兄?”
      
      问出这句忽然后悔,既然对方不愿意以真面目示人,自己问这句岂不是多余。
      但是,他的家兄蔡流风是翰林学士,因才学过人,很得皇帝喜欢,朝中一概以“蔡学士”称呼,这人居然如此自然地直呼其名,而且口出贬斥之语。
      
      很修长却暗透着力度的手指在栏杆上无声地敲击了数下,狐狸面具似乎笑了声:“好啊,看在你们两个的面上,他的脑袋暂时留下了。就等回来再说吧。”
      
      “回来?”蔡采石越发不解:“这是、是何意呢?”
      
      狐狸面具没有回答,只是转过身去。
      他像是要回房,走了一步,忽然大袖扬起!
      
      一样东西从二楼上飞落,林森眼疾手快上前一把接住,拿在手中却吓了一跳,原来竟是先前戴在那人脸上的狐狸面具。
      
      郝无奇却没有看那面具,只是仰头看着二楼空空如也的栏杆,刚才那男子揭下面具的时候似留侧脸惊鸿一瞥,她只看见一角微挑的唇,斜飞入鬓的眉眼,她似乎瞧见他星眸里闪闪烁烁的一点光!流光溢彩,甚是炫目。
      
      虽然只是电光火石间的一瞥,但那种清隽殊丽已经叫人心弦扣动不能自胜。
      
      正在怔忪,一只手无声无息地在她后颈摁落,她闻到芙蓉兰香的甜香。
      
      她还挣扎着不想昏倒,涣散的目光中,隐约有火光四起,似乎还有人叫:“王……饶命!”
      却又是惨叫声取而代之。
      
      无奇的心跟着往下沉:难道真的要死在这儿?那可着实太冤枉了。
      
      不知过了多久,无奇给人摇醒了。
      
      摇醒了她的是蔡采石。
      她猛然坐起,摸摸脖子,确认通身上下无恙,又瞧蔡采石,见他也是全须全尾,活蹦乱跳,才长叹了声:“虚惊一场。”
      
      但她晕厥前的确看到过火光听见过惨叫,那并不像是幻觉,既然死的不是他们,那……只能暂且打住不去多想。
      
      他们如今身处的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确切地说是一家客栈。
      
      早一步醒来的林森已经出去打听了半晌,进门的时候有点失魂落魄:“见了鬼了,你们猜这是哪?这儿竟然已经是少杭府地界了!你们出去看看,虞山就在不远呢!”
      
      少杭距离皇都百里之遥,快马加鞭也要小半天的,他们居然神奇地窜到这里来了。
      
      他们都不知道那个神秘的狐狸面具是什么人,到底想干什么,但他们可不能旷课太久,而且正在学校要二试的关头,这可决定着他们以后的前途。
      
      此刻无奇反而镇定下来:“莫急。出去瞧瞧……我饿了,你们两个呢?”
      原先因为太过紧张,统一的把饿忘记了,此刻面面相觑,只好苦中作乐,先去找东西。
      
      幸而这是客栈,楼下就可以用饭,蔡采石突发奇想:“那个神秘人把我们丢在这里,总不会是不让我们回皇城去了吧?”
      无奇否认:“不会,要真不想我们回去,杀了是最简单的。”
      蔡采石缩缩脖子:“那家伙到底是何方神圣。”
      无奇笑道:“他还敢说蔡大哥假正经,我看他才不是好东西。”
      
      仗着狐狸面具不在身边,她趁机出一口恶气。
      
      因为肚子饿得很,三人凑合在客栈楼下点餐。
      那来送餐的小伙计打量着林森直笑,郝无奇低低问林森:“怎么,难道他看上你了?”
      林森不好意思地坦白:“我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先前醒过来,还以为这个地方是假的呢……闹了点笑话。”
      
      他现学现卖地效仿无奇,拼命地打量小伙计的打扮想找出纰漏,又以为掌柜的胡子是假的,伸手扯下了几根,气的掌柜要打人。
      等到老板娘出来,他就掀动鼻子凑过去拼命地闻,差点儿给人当作登徒子揪到官府去。
      直到他跑到街头,瞧过了少杭府的街景,又看到虞山在望才算是信了。
      
      郝无奇跟蔡采石幸灾乐祸,哈哈大笑。
      林森给他两每人脑门上给弹了一下:“还笑呢,都不知怎么爬碴到这儿的,万一那人又神出鬼没地冒出来呢?”
      
      先前林森打听是什么人送他们来的,客栈掌柜小伙计只说是个普通打扮的客人把他们送进来,说他们醉了,定了那间房,但钱却没有给。
      
      郝无奇听到最后,啧道:“这家伙好抠门啊,果然不是好东西。”
      
      三人要了当地有名的蜜汁火方,叫花鸡,鱼羹,再加上一人一碗虾爆鳝面。
      东西陆陆续续送上来,看着蜜汁火方那透亮的颤巍巍的肉片,不约而同地涌出口水,举筷开动。
      
      少杭府虽不是皇都,但东西却不便宜,林森的零用钱还不够付账的,幸而蔡采石眼疾手快地摁住他道:“我有我有,这次谁也别跟我抢。”
      他们虽没带包袱,幸好儿钱都随身带着。
      
      正在此刻,忽然听到门外一阵哭声传来,连客栈内高谈阔论之声都小了很多。
      
      郝无奇伸着脖子,看到像是一伙送殡的队伍缓缓经过。
      
      顷刻,邻桌的客人便小声说:“你们说邪乎不邪乎?少杭府这个地界不知刮的什么阴风,这么两三个月间,陆陆续续死了好几个女孩子,还都是那些高门大户里娇养的……”
      对面一人却是本地人士,当下越发压低了声音道:“你们有所不知,你们可听说过‘狐狸郎君’?据说那些女孩儿是给狐狸郎君勾着魂魄,入了虞山当狐狸新娘去了!”
      
      “狐狸郎君”四个字冒出来,郝无奇三人顿时想起了那天二楼上那戴着狐狸面具的神秘人,说来那个面具还跟着他们一起来到了少杭府,如今正静静地躺在他们的房间内呢。
      
      蔡采石吃东西的心思都淡了,虽然门外的队伍远去了,但那幽咽的悲鸣似乎还在耳畔萦绕,他嘀咕道:“我怎么觉着有点冷呢?”
      林森嘴里咬着一根鳝段:“狐狸郎君?难道那天晚上咱们见到的那神秘人就是这个东西?可、可他把我们弄到这儿做什么?我们三个男的,又不能当狐狸新娘。”
      
      郝无奇眯起双眼:她似乎已经知道他们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儿了。
      正在这时,蔡采石忽然叫道:“啊!我想起来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mua~谢谢小伙伴们~~
    鞠躬感谢在2020-11-05 13:38:12~2020-11-06 09:00:1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深水鱼雷的小天使:墨隐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kikiathena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kikiathena、粽子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18362626 10瓶;apple 2瓶;20249026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宅宫日常
    奇奇怪怪,可可爱爱



    国色生辉
    古言力荐~



    姑姑在上
    少年皇帝的白月光~



    七宝姻缘
    身娇体软易推倒~



    我欲为后
    最新连载:本宫归来,为所欲为



    贤德妃
    最新完结轻喜剧古言



    满床笏
    完结甜点君:嫁人就嫁范首辅



    九重天,惊艳曲
    完结缱绻仙凡



    小逃妻
    完结甜点君:辅国大人宠妻路



    大唐探幽录
    谈情说鬼,探案揭秘。最新完结~



    闺中记
    完结强推:谈情,说案,过日子



    与花共眠
    完结强推:古代外交官VS调香师小娇妻。



    独步风流
    完结古言



    青云上
    第九本上市的实体书,小庄成爷配一脸!



    谁把你放在宇宙中心宠爱
    娱乐圈:被男神暗恋怎么办,急,在线等==!



    契约娘子
    清新,温馨,趣致古言



    公主病
    不是公主病,而是真公主!傲娇殿下VS腹黑将军实体书最新上市!



    桃红又是一年春
    经典古风,禁欲系美叔推倒史,已经最新上市啦~~



    无处不飞花
    第十本上市的古言实体书~小软妹VS强大忠犬,甜宠



    倩女有婚
    男主古穿今的萌甜文



    花月佳期
    经典古风,温馨治愈系,勤劳呆萌小甜妹VS铁血爱妻真爷们儿~实体书已上市



    相媚好
    欢喜冤家,相爱相杀



    妾本无邪
    平行空间,蝴蝶效应,高能慎入



    第三种绝色
    月色与雪色之间,你是第三种绝色~腹黑傲娇三爷VS鸾鸾女王,正能量无敌!实体书已上市



    凤再上
    完结古言,腹黑深情帝对美艳影后凉凉,欢喜龙凤斗~实体书上市《凤再上》



    九重天,逍遥调
    古风完结,冰山师父宠爱呆萌小徒,治愈系强推~~



    主公,臣妾恭候多时
    古风虐心大戏,催泪慎入



    花好孕圆
    经典古风,实体书已上市《花好孕圆》



    鹿鼎生存法则
    完结同人



    顾惜诺
    伪兄妹,甜宠完美,实体书上市《一诺倾心》



    史前育儿计划
    欢乐时空,轻松一笑



    总有暖阳
    大叔VS萝莉,完结



    大行妻道
    古风完结



    最勇敢的幸福
    妖孽清纯旭旭VS芭蕾女王思思



    袭人的悠闲生活
    完结同人



    你是上帝唯一的手
    姐弟恋~完结



    红楼之英莲
    完结同人



    我的如意狼君
    经典古风,强取豪夺小侯爷,实体书已上市《我的如意狼君》



    还珠之凤凰重生
    金枝欲孽,还珠同人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