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蠢直男也太笨了点

作者:白白白不白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虐老婆还有机会追到老婆吗?

      (3)
      
      李白继续往下拉就是粉丝的真实反应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死了,前期的白哥我好爱,翩翩公子风流倜傥我反复去世!!!中期的白哥真的是太震撼了,我当场一个爆哭。后期的白哥我好心疼啊啊啊啊!我真的是尖叫爆哭反复循环!!!】
      
      【我giao,白哥真的要演耽改剧,无语。现在耽改剧不是乱改就是拍出来捞钱的,何必蹭这种热度。】
      
      【黑装粉还在这里阴阳怪气的,下场前先把你微博删干净OK?对家粉丝来这里踩什么踩。我白就是强,明明是同样的妆造,三个时期能够演的那么好!期待上线!!】
      
      【呜呜呜,黑子真的闭眼黑,宣传照那么好的演技真的太震撼了,中期的云闲真的完全还原了,我好爱我好爱!!!!】
      
      【你白哥也就是个男团成员而已,顶流都算不上,就那么个三四线小明星,前面粉丝来秀优越感?现在真有出息了哦,卖腐演耽改剧,牛牛牛,不愧是我国民男友,男女都不放过!】
      
      【您是顶流,您在这三四线小明星的po里面跳什么呢?白哥盛世美颜,唱跳俱佳,演技绝了!】
      
      【白哥演的云闲那么帅,我到要看看那个该死的江朝是谁!我一想到小说结局我就反复去世,太意难平了!!】
      
      【圈内消息,主演就是LB队友HX。】
      
      【啧,搞了半天这就是他们公司给他们买的剧啊,还团内自产自销,不愧是鹅,肥水不流外人田。】
      
      【肥您马。鹅不捧亲儿子来捧你?照照镜子清醒清醒OK?】
      
      【前面别说小说了呜呜呜呜,我当场爆哭。】
      
      ……
      
      李白看没几条就赶紧关了,尽管有粉丝在赞美,但也有不少的黑子在跳脚。
      
      李白刚红的时候黑子更多呢,现在喜欢他的粉丝会帮他说话,会帮他控评。
      
      钱都还有人不喜欢呢。
      
      李白给手机充电就去休息了,早点休息,明早有好几场戏呢。
      
      *
      
      清晨,李白早早地起床换好衣服吃早饭,他除了工作,很少在早上醒来。
      
      到了片场的时候,导演正在指挥道具组。
      
      他们现在是在另一座城市的景点古镇里面拍戏。
      
      《痴心》是部古装玄幻剧,动作戏是非常的多,光是第一幕,李白在家族禁地里面,躲机关那一幕就要吊威亚。
      
      动作戏非常多,但演员要学动作,要耗的时间不短。
      
      李白就惨了,动不动就要跟各种东西生死搏斗,要学的动作数不胜数。
      
      韩信扮演的是个实力莫测高深的人物,动作戏相对于李白来说简单不少,经常都是挥挥手就杀人于无形。
      
      因为是在景点里面拍摄,经费花的不少,为了减少不必要的支出,所以他们戏还是挺赶的。
      
      古镇里李白的动作戏就只有一场,所以一个早上他都在跟着武术导演学动作。
      
      方导早上先拍的其他人的戏,下午再拍李白的动作戏,晚上还有一场他和韩信的对手戏。
      
      时间安排的挺紧的。
      
      中午没休息多久,就开始拍李白的在家族禁地触发机关的那一场戏了,因为李白不习惯被吊威亚,两个配角也有自己的失误,这一场戏拍了十几遍才过。
      
      一下子就晚上七点了,导演赶紧放人吃饭,就准备拍最后一场对手戏了。
      
      晚上八点半,大家吃好喝好,李白韩信换好衣服化好妆,方导给了他们两个人二十分钟去酝酿酝酿情绪。
      
      这一场,江朝再次救起云闲,云闲发觉自己喜欢江朝,他从之前只想早点变强,报恩之后就回家的心态转变成,他想留在江朝的身边,希望江朝能够喜欢他。
      
      李白拿着剧本,上面是满满的笔记,韩信坐在旁边恰柠檬。
      
      二十分钟酝酿情绪,这个直男十五分钟都在看剧本。
      
      韩信不甘心的问:“白白你不和我对下戏吗?”
      
      李白头也不抬,漫不经心地说:“嗯?等会要试戏的,我先拿捏好人物感情再说吧。”
      
      韩信试图撒娇:“那我想让你帮我找找感觉。”
      
      李白反而一脸嫌弃地看着他,“这一场的江朝就出场一分钟,不依旧是性冷淡?最多就温柔了一点点。你对外人设不就是这个吗,还要找感觉?”
      
      韩信:“……”
      
      你这个臭直男,你才性冷淡。
      
      老子可热情了!
      
      热情似火!
      
      韩信眼睛滴溜溜地转,突然想到什么,赶紧溜去找方导去了。
      
      十分钟之后,方导拿着一张纸走过来跟李白说:“你们先对一下这场新的剧本,等会我们就排一遍,然后就正式拍摄。”
      
      李白接过这一场新的剧本,仔细阅读一遍后,只是在原有基础上加了一场梦,还是春梦???
      
      李白惊愕地抬头问方导:“这场戏是?”
      
      方导解释:“哦,这是原本剧情里面的,之前因为省经费删了,编剧觉得删了人物不立体,又给加回来了”
      
      戏确实是原本小说里面有的,但是加回去,是因为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红毛投资商,给他们剧组加了钱,所以这戏又给他加回来了。
      
      有些导演表面两袖清风,一身正气的,背地里却是卖演员拉投资的人。
      
      而有些红毛,表面上是投资网剧赚钱投资人,背地里却是馋人身子的“好兄弟”。
      
      远处的韩信一脸为难的走过来,“没想到这么快就要演亲密戏了,白白你怎么样?”
      
      没想到加钱就能加戏,那他可否再加点钱,最好再加点大动作的激情戏。
      
      到时候再找个借口剪掉,自己留下,岂不美哉?
      
      李白倒没什么感觉,亲谁不是亲,只是可惜了自己的初吻,居然是给这个五大三粗的男人。
      
      “那我们去休息室对戏吧。”李白也没好意思在一群人面前对亲密戏,拉着韩信走了。
      
      李白关上门,拿着剧本说戏,“云闲睡着了,梦到了江朝,梦里的江朝是温柔的,跟本人冷淡的性格不一样,所以你动作要温柔懂吗?”
      
      韩信飞快点头,他绝不能错过这大好的机会!
      
      “那行,我闭上眼睛一会之后,你就出场。”李白说。
      
      *
      
      等方导敲门的时候,李白赶紧推了韩信一把,把韩信弄乱的衣服整理好。
      
      李白还是第一次被亲,自我感觉还行,这样的状态,他觉得可以直接拍了。
      
      韩信打开门,方导问:“你们如何,准备试戏了。”
      
      “导演,这场没什么特别的,刚刚对了一下,我觉得我们不用试了,直接上吧。”李白提议。
      
      韩信眼神暗示方导,不行,没了试戏他就少亲一次白白!!
      
      方导并不能get到韩信的暗示,看了眼韩信,“韩信你也没问题?没问题我们也不浪费时间,直接来。”
      
      本来这场夜戏很简单,只是补一下云闲古镇的最后几个镜头,现在加了一场戏,方导也着急进度。
      
      当着李白的面,韩信能说有问题吗?
      
      韩信幽怨地凝视着方导离开的背影,真是太没默契了!
      
      “准备,Action!”方导喊道。
      
      因为拍的亲密戏,古香古色的房间只剩下一些重要的工作人员在这。
      
      江朝将人抱到客栈的房间内,放在床上,看了依然昏迷不醒的云闲一眼,转身离去。
      
      房内蜡烛点燃,云闲躺在床榻上,捂着自己心口,“咚咚咚”心脏跳动的声音在他耳边响着。
      
      云闲想起今天江朝救起自己时那风姿绰约的模样,面红耳赤。
      
      他辗转反侧了大半夜,终于沉沉的睡去。
      
      他睡着睡着,感觉到脸上有什么东西在碰自己。
      
      “云闲特写,打光。”方导指示。
      
      特写下的云闲蹙眉睁眼,刚醒的眼眸水雾氤氲,他瞥见床边的江朝,嫩白的脸微红慌张地起身问:“前辈怎……怎么在这……”
      
      江朝轻轻微笑,那是云闲白日里从未见过的笑容,他神色温柔,手指依旧停留在云闲白嫩的脸上摩挲。
      
      江朝没有回答的少年问题而是反问他:“小云,你希望我在这,不是吗?”
      
      云闲俊脸爆红,结结巴巴地说:“不,不是……”
      
      “小云,你喜欢我。”江朝不再是那种温柔的语气,而是笃定地说。
      
      少年羞得不敢抬头,半天才声若蚊蚋地说:“是……我,喜欢前辈。”
      
      韩信湛蓝的眼眸幽深地看着他白皙的脖颈,修长又美丽,多么吸引人,他仗着摄像头拍不到肆无忌惮的窥视着。
      
      “小云想和我双修吗?”江朝托起云闲的脸,与他对视。
      
      李白看着那双蓝眸,深邃得好像幽深的漩涡,引诱着他过去,再将他卷入万丈深渊。
      
      剧情这里开始云闲就已经知道这一切是梦境了,但云闲他自愿堕落在这虚幻的温柔里,又无比清楚的明白这只是一场清醒梦。
      
      李白全情的投入,情绪翻涌而上。
      
      “闭上眼。”江朝轻柔的声音传入,他乖乖照做,手忐忑地抓着被单。
      
      江朝注视着他,吻上少年的柔软的唇。
      
      唇舌彼此交缠,江朝毫不客气的侵占着他的口腔,津液在双方口中交汇来往。
      
      江朝的手渐渐向下探入云闲的衣服,将他一点一点的扯开,他松开了和他纠缠已久的小舌,转而往下攻占起云闲那修长漂亮的脖颈。
      
      两个人身体靠的极近,他甚至能感受到,韩信他起反应了。
      
      少年被亲的眼睛泛红,神情恍惚,只是怔怔的任由男人处置。
      
      镜头随着江朝的动作一直往下。
      
      江朝摁倒了云闲,少年衣裳半敞,裸露出大半雪白的肌肤。
      
      “云闲特写。”
      
      镜头下的云闲眼神迷离,容貌俊美无比,他看着身上的江朝,眼里是水色潋滟,晶莹的泪珠滚落,喃喃:“……哪怕,是梦也无所谓……”
      
      “cut,李白情绪很好!你们俩先缓缓,等会再补几个镜头,大家就可以收工了。”方导满意的点头。
      
      本来以为只是韩信玩票心态加回去的戏,现在看来这场戏加的真是锦上添花。
      
      工作人员全都离开了,留下空间给李白两人。
      
      李白躺在床上眼泪不断地滚落,韩信将李白扶起来,整理好李白的衣服,“白白……”
      
      “我,我只是太可惜了。”李白一想到后面里面云闲爱而不得,就忍不住泪水。
      
      李白演的云闲太好了,云闲情绪爆发强烈且复杂,他演的真的很好。
      
      韩信原本因为亲密接触而燥热的身子平静下来,他抱住李白,忧心道:“现在没有到剧情的高潮,等到那个时候,你不得哭的死去活来。”
      
      李白知道他这样不对,可情绪哪是说控制就能控制的。
      
      韩信拍了拍李白的背,见他止住眼泪,赶紧转移话题,“白白,你亲亲是什么感觉?我亲你是软软甜甜的。”
      
      李白红红的眼睛打量着韩信的嘴唇,仔细回想道:“口水味?”
      
      韩信:“……”
      
      说你是直男还真没说错了,你可真会破坏气氛!
      
      李白破涕为笑,拍了拍韩信的肩膀,“谢谢你了兄弟,以后出戏就靠你了。”
      
      韩信:“……”
      
      你叫我兄弟,你看我脸上有笑容吗。
      
      韩信万般苦涩在心中。
      
      *
      
      这一场戏比较简单外景武打。
      
      云闲做了一场春梦后,明面上依旧是努力的提升修为,帮江朝拿到想要的珍宝。
      
      而暗地里有意无意的弄伤自己,让江朝来救自己,好让自己一直还不完那份恩情,自己能够一直跟着他身边。
      
      李白手里执剑,对面是一群穿着盔甲的群演,两方对峙,气氛肃杀。
      
      “杀了他们!”群演一声令下,两方交战。
      
      李白白衣飘飘,穿梭在人群中,身上的威亚,让他凌空而起,利落漂亮的剑花,应声而倒一批人。
      
      沉浸在战斗中的云闲,瞥见身后那个事不关己的男人,漂亮的脸上是可见落寞,他沉下眼眸,动作故意一缓,敌人的剑在他后背砍下一道伤。
      
      “cut。”
      
      道具组给李白上血包。
      
      “开始。”
      
      云闲后背血液溅出,他闷哼一声,动作利落地杀掉敌人。
      
      江朝皱眉,总算没有继续看戏,飞身而下,迎上敌人。
      
      云闲狼狈退到后面,背后的伤好像不是伤在他身上,他目不转睛地注视这那道黑色的身影。
      
      编剧坐在后面,看着监视器李白的表情,赞美道:“这个眼神真是活了。”
      
      方导高兴地笑,“不出意外这戏一上,李白是要大爆。”
      
      长得好看,演技无可挑剔,演的还是悲剧人物,怕是不少粉丝哭得嗷嗷叫。
      
      江朝没多久就将对方全部杀掉,他冷淡地看向云闲血流不止的后背,“这些人你也能被伤到。”
      
      李白垂下眼睑:“晚辈学艺不精。”
      
      韩信伸手一拉,李白就被身上的威亚拽到韩信身边。
      
      韩信漠然地睥睨他,“这次他们是冲我来的,你这算,工伤。”
      
      韩信将李白像是抱孩子那样托起李白的屁股单臂抱起,李白惊愕地看着韩信,“前辈……”
      
      “回去用药。”韩信毫不在意道,威亚吊起他们朝着古镇方向飞行。
      
      云闲一个大男人被这样抱起来,两只手不敢搂江朝的脖子,只能紧紧地抓着江朝的肩膀,他偷偷地观察着男人,眼里是满满的恋慕。
      
      李白瞥见摄像机已经在背影,小声在韩信耳朵边,悄悄地问:“我有很重吗?”
      
      “不重。”韩信飞快回答。
      
      开玩笑,白白怎么可能会重,不仅不重还很翘很软,嘿嘿。
      
      他老婆世上第一翘屁嫩男!
      
      “好,过!”方导一声令下。
      
      李白将云闲的心理抓的很好,云闲故意受伤骗江朝照顾他,那种小心翼翼的感觉,而爱慕的感觉,镜头里的特写,能够看得一清二楚。
      
      工作人员帮李白把威亚拆开,这一周他都在古镇外头拍武打外景,很快要到最难演的几场床戏了。
      
      *
      
      中午知了在一直叫着,李白和韩信坐在空调车里面,手里是一杯冰可乐,身上的戏服被脱得干干净净,两人都只穿个短袖短裤。
      
      “这个天气也太热了!”李白吸一口冰可乐,环顾四周,那阳光明媚得过分。
      
      “我快热死了,我头发长还厚。”韩信摸了一把自己黑不拉几的马尾,垂头丧气。
      
      韩信瘫坐在车上,他戏服不仅厚,还是黑色的,吸热吸的他浑身着火,他之前还是一次性染发,但是天气越来越热,汗一流染发剂就没了,韩信索性直接染黑了自己的头发。
      
      李白瞥了眼他长到腰上的头发,随口道:“那你剪了不就好了。”
      
      韩信一下捂住自己的头发,他非常宝贝他的头发,快速摇头,震声:“不行,我才不能剪!没有长发的韩信是没有灵魂的韩信!”
      
      气势如虹的说完这句话,韩信又被热瘫了。
      
      “这个空调制冷好慢啊。”
      
      李白调侃:“热瘫的韩信难道就有灵魂了吗?”
      
      韩信被他调侃,气恼偏头闹脾气不理李白。
      
      李白才不会在意韩信这个幼稚鬼在想什么,他拿出手机,习惯性的刷微博。
      
      热搜十几居然是他的?
      
      #李白哭#
      
      李白一脸问号,点进去一看,是营销号。
      
      娱乐快报V:近日在网剧《痴心》拍戏剧组,拍下某小鲜肉被导演骂哭离场的一幕,真是心疼我方小哥哥,对于演员被导演骂哭你怎么看呢?【图片】【图片】
      
      图片是之前床戏李白哭肿眼的时候拍的,就在片场回酒店这段路被狗仔拍到了,然后营销号就在这里恶意中伤他。
      
      李白无语至极,他不用看都知道评论区黑子肯定又在疯狂diss他了。
      
      甚至还会有黑装粉的喷子在地图炮“所有小鲜肉都演技差,哥哥只是其中一个凭什么说他”这样的言论,给他败路人缘。
      
      李白翻了几个这个话题的微博,都是营销号在带他节奏。
      
      这个微博实在是没必要撕,最好多挂几天,这些喷子跳的越厉害,播出的时候,脸就越疼。
      
      他让助理跟粉头安抚好粉丝,粉丝一心向着他,不能让他们寒心。
      
      见李白一直在发消息的韩信也按捺不住自己好奇的心,头凑过来看李白的手机,问:“白白你在干什么?”
      
      李白笑着反问:“你不气愤了?”
      
      “……那我不是气完了。”韩信超小声,然后继续问刚才的问题:“所以你在干什么?”
      
      “看微博。”李白漫不经心地回答。
      
      韩信又被李白这个态度气到了,可恶,这个家伙就不能像云闲喜欢江朝一样喜欢他吗!
      
      不说就不说,他自己看!
      
      韩信拿出自己的手机,一眼就看到李白的那个热搜了。
      
      好一会,韩信大声叫道:“他们怎么都把我拍没了!我明明也在你旁边!”
      
      两个人关系越来越近,韩信在李白面前完完全全变成了个幼稚鬼,一点都看不出一开始的高冷模样了。
      
      和他一对比李白反而显得成熟了。
      
      是什么让李白从幼稚变得成熟?
      
      是另一个比他还幼稚的小屁孩。
      
      “不公平!他们只拍你,我难道就不值得上热搜吗?”韩信暗暗磨牙,这群狗仔真没有眼色。
      
      给他们按一个因戏生情的热搜难道不比这个骂哭来的火爆吗!
      
      果然是一群目光短浅的营销号!
      
      李白拿坐垫砸向韩信,“快去拿盒饭。下午可是全剧高潮,赶紧吃完了休息。”
      
      挨打的韩信委委屈屈地抱着坐垫,穿上衣服,灰溜溜地去拿盒饭了。
      
      *
      
      剧情上江朝和云闲遇险,云闲带着中毒的江朝赶到就近城镇里救治。
      
      机器跟着他们的身影,这里江朝被灵兽的爪子抓伤,从高空坠落,没有后期现在韩信只能和一条道具拼接起来的巨蛇打斗。
      
      韩信被吊在空中,眼神锋利又冰冷,动作利落的出招,见巨蛇已经被它击杀,飞起拿了它身后的草药转身就走,却没想到临死挣扎的巨蛇一口咬上韩信,韩信面上一痛,咬着牙转身把巨蛇直接五马分尸,在空中的韩信像是脱力一般后仰,道具师立刻控制威亚下坠。
      
      云闲见江朝从空中掉落,眼眸顿时发红,凌厉地一剑诛杀了与他厮杀的幼蛇,赶紧跃起接住江朝。
      
      云闲见怀里的江朝唇色发黑,抱着他提气飞往就近的城镇。
      
      方导抬手:“cut,过,准备下一场。”
      
      古韵悠悠的客栈,云闲抱着江朝,急急地冲小二说,“一间房间,还有备水。”
      
      小二一愣,赶忙带云闲上楼,“客官,您请。您需要水只管喊一声,我们立刻给您送上来。”
      
      云闲将江朝放在床榻上,给了小二一锭银子,“行了你出去吧。”
      
      房门被人关上,云闲扶起江朝,帮他运气清理体内毒素。
      
      原本闭着眼睛的江朝猛然睁开眼睛,那双碧蓝的眼眸被爱欲充斥着,带着强烈的欲望的一双眼睛看着他,李白怔愣住。
      
      他一时间竟然分不清楚,这是韩信还是江朝。
      
      “前……前辈?”李白被韩信大力地推倒在床上,他背脊撞到床板,发出清脆的声响。
      
      韩信满脸的烦躁难受,像是被毒素给控制了,他眼睛通红地盯着眼前一开一合的粉唇,他狠狠的亲了下去。
      
      李白瞪大了眼睛,双手想要推开韩信却被死死的压制住。
      
      两个人唇齿相撞,亲吻了许久,韩信暧昧的喘息声,李白白嫩的脸也染上了薄薄的红晕。
      
      方导掌控的镜头极有技巧,画面里两人是唯美漂亮,赏心悦目。
      
      江朝褪下上衣,露出自己强壮的背部,紧实的肌肉线条极近完美,背部微弓看起来具有强大的爆发力。
      
      云闲的上衣也被江朝脱掉,江朝细细地啃咬着他雪白漂亮的脖颈。
      
      云闲后仰着头,露出漂亮的天鹅颈曲线,他带着哭腔,摁住江朝的头颅,阻止他继续动作:“前辈,你知道我是谁吗?”
      
      “小云……小云……”江朝轻柔的吻密密的落在他的下颚。
      
      云闲澄澈的眼眸眼泪倾泻而下,泪水在他脸上留下,他双手攀上江朝的脖子上,主动的亲上去,呜咽着:“只要你,喜欢我……我甘愿……承欢。”
      
      镜头拉远,只剩下他们两道身影交缠在一起。
      
      整场戏两个人只露了上半身,甚至李白还被韩信的背部挡住了大半,可拍摄出来的画面却是极其暧昧唯美的,情,但不色。
      
      两个人的表情具有张力,表现力很强,他们营造出的氛围就是非常好,看着就觉得,他们般配。
      
      下一场即将开始,李白抹走脸上的泪水,和韩信一起躺下。
      
      仗着被子挡着拍不到,韩信的手不自觉搂上李白的腰,就像两个人相拥而眠一样。
      
      李白瞪了他一眼,可他眼睛湿润微红,看起来更像是一只软绵绵的小兔子在撒娇。
      
      韩信露出了一个痴汉傻笑。
      
      “韩信收收你的傻笑,准备下一场!”方导喝道。
      
      韩信一想到下一场的剧情瞬间沮丧,他虐了他老婆,他还有机会吗?
      
      “准备,Action!”
      
      镜头定在云闲恬静高兴的笑容上。
      
      窗外的光照入,是清晨。
      
      韩信皱着眉,睁开眼,眼前是李白雪白的身子,自己还和他搂在一起。
      
      韩信瞬时间阴沉下脸,一掌打落将李白打落在地上。
      
      摄影暂停,道具师给李白血包,李白含在口中。
      
      拍摄继续,李白咬破血包吐了一大口血出来,他倒在地上,被子盖在他白皙的身体上。
      
      江朝□□着上身,目光不善的凝视着他。
      
      “谁让你爬床的?”
      
      方导立刻把特写给李白。
      
      云闲撑起身子,眼睛死死地看着地上的血液,手紧紧的抓着垂在地上的衣服,眼睛蓄满了泪水,面色惨白,嘴唇哆嗦了半天也没能说出话。
      
      江朝烦躁揉了揉头,他脑袋疼的厉害,想不起昨晚发生了什么,极其不耐烦地问:“不想死就说。”
      
      云闲单薄的身子抖得更厉害了,他低垂着头,晶莹泪水止不住的往下落,和地上的血液混在一起,他的声音十分嘶哑,抽抽搭搭地说,“我,只是……只是帮……”
      
      李白心里是一阵一阵的疼痛,尽管自己不断的在心里说,这只是戏,他太入戏了。
      
      可是难以控制自己的情绪高度和云闲达成共鸣。
      
      江朝这时也想起来昨晚的所有的事情,愧疚淡声道:“我想起来了,昨晚是我不对,你可以提两个条件,我会尽力满足你。”
      
      李白一直低垂的头忽然抬起,震惊失色的看着他,灵眸含着泪,写满了不可置信。
      
      大颗大颗的泪水决了堤一般往下落,他死咬着牙,怎么也不愿意答应。
      
      云闲曾经誓死反抗,也不甘于人身下,如今他自愿承欢,却换来两个补偿。
      
      李白越想心里越难过,紧握的手不断收紧,青筋凸起,眼睛被他哭的红肿。
      
      韩信见李白哭的伤心,自己心里也难受的不行,他按照剧情,面上不忍,走下去将他抱回床上,轻轻地安抚着。
      
      云闲攀着江朝的手,泣不成声。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