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蠢直男也太笨了点

作者:白白白不白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这个蠢直男也太笨了点!

      (1)
      赵云的手机嗡嗡震动,是经纪人的消息。
      
      他从跑步机上下来,拿过毛巾随意擦了下汗,大喊着集结队友:“亮亮,小白,守约,信信,过来听好消息了!”
      
      韩信一脸嫌弃的从舞蹈室走出来,边走边撩起衣服来擦汗:“不要叫我信信!”
      
      “那小信?”赵云真诚发问。
      
      “信哥。”韩信驳回。
      
      一个酷哥怎么能叫小信,信信这种名字。
      
      赵云果断拒绝:“不行,我是团长。”
      
      “……所以说信哥和云哥什么时候能不争论这个。”守约抖了抖耳朵,神色无奈道。
      
      李白又不知道嘴里叼着哪里来的草,含糊道:“团长直接叫韩信就不就好了。”
      
      “白哥你会被说和信哥不和绝对不是空穴来风。”守约听着他不靠谱的发言更是忧心忡忡了。
      
      团长,守约,亮亮,韩信,这四个称呼叫出来,亲疏立显好吧。
      
      唯独叫韩信全名,难怪三天两头营销号都说他俩不和。
      
      “哈?”李白疑惑,“这有什么关系?全名难道不能叫吗?”
      
      守约感觉自己有些无法跟李白沟通,只能拍拍李白的肩膀说:“白哥你在外人面前还是叫得亲昵一点比较好。”
      
      李白不觉得自己有问题,反而觉得守约有问题。
      
      叫恋人叫傻逼都一大堆呢,难道情侣关系就不好了?
      
      赵云韩信两个人的称呼问题总是能争辩好久,韩信年纪比赵云大,但是出道比赵云晚,加上现在赵云又是团长。
      
      赵云怎么叫韩信都奇奇怪怪的。
      
      “那还是叫你跳跳吧。”赵云一脸无奈。
      
      韩信:“……”
      
      他想到了那个维)尼熊里的憨憨跳跳虎。
      
      “团长,别偏题。”诸葛亮适时提醒道。
      
      “噢噢,好的。这次是一个知名口红品牌和我们推出联名款化妆品,我们要过去拍摄宣传照和宣传片。”
      
      之前和那个品牌也有一次联名,不过这次有所不同的是多了宣传片。
      
      “听说这次宣传片会投放在一二线城市的XX广场中循环播放一周。在品牌的门店里也会循环播放,所以这一次的宣传片能为我们提升不少国民度,我们一定,必须要做到最完美!”赵云严肃地说。
      
      以往都只是以微博等渠道的线上宣传,现在是线下大面积宣传。
      
      这是他们吸粉的一个巨大的机会。
      
      团内四人迅速兴奋起来,他们出专辑,出MV,有联名,但也只是关注他们的粉丝知道。不关注他们的人,永远的不会知道有这么一个男团,而现在是他们打破次元壁的时候!
      
      “哪怕是一个宣传片,我们也要用尽全力做好!”赵云激情昂扬道。
      
      “好!”几人震声。
      
      “所以说为什么我们一个男团老是接化妆品广告呢?”李白疑惑的发问。
      
      “因为没有其他广告资源。”韩信拿着水杯随口接话。
      
      “那为什么化妆品广告会来找我们一个男团来拍呢?”李白大大的疑惑。
      
      你问跳跳,跳跳也不知道。
      
      *
      
      为了这次拍摄,他们最近是加练了不少训练,保证身材完美,就连脸上都被赵云压着敷上了面膜,还有什么精华,面霜,一整套流程下来都快一个小时。
      
      李白感觉自己的脸都水嫩了不少。
      
      到达化妆室,品牌化妆师给每个人开始上妆。
      
      化妆师正在给李白拿粉底液,李白好奇的捏着和自己联名的口红,“为什么我的联名那么粉啊?还水润樱桃红……我怎么是全团最粉的?!”
      
      “我也是粉的。”坐在旁边的韩信晃了晃自己的口红。
      
      “不一样,你那是什么红宝石,我是樱桃,我的是最粉的。”李白垂头丧气,嘴里的叶子都萎了。
      
      韩信……韩信并看不出哪里不同。
      
      不都是红色吗?
      
      化妆师憋着笑,开始给李白上底妆:“白老师,不是男生都觉得越粉越好看吗?”
      
      比如芭比粉。
      
      李白反驳:“不一样!男孩子怎么能那么粉红!还叫水润樱桃!”
      
      李白的反抗无效,只能闷闷地任由化妆师宰割。
      
      一边的韩信看着自己一整套粉红色的联名款,又伸手摸了摸自己的红毛,也有些沮丧。
      
      难道红色不好看吗?
      
      *
      
      宣传照的拍摄是单人挨个轮流的,谁先上完妆谁先拍。
      
      李白场下虽然幼稚满分,但是镜头前的他可是魅力满分的国民男友。
      
      李白掏出自己的本体,一棵草,叼在嘴里,自信满分的站着摄影棚中。
      
      镜头前的他,气场骤变,俊美的脸上是一贯撩人潇洒的模样,那双漂亮的桃花眼深情款款看着你,仿佛能从他的眼中读出一句话,你是他的唯一。
      
      韩信站着摄影师背后,目不转睛地看着,一直到李白拍摄结束,他才恢复了自己的酷哥形象。
      
      韩信拍摄是一贯的酷盖风格,之前的《迎难而上》片尾曲的宣传照里,又酷又帅的机能风穿着,完美无瑕的身材更是让一众跳跳糖尖叫不停,直呼我可以。
      
      李白看了眼就嫉妒得不行,哪里有男生不会羡慕这样的身材的,又高又壮,那个肌肉线条真的是让人眼红!
      
      *
      
      拍完宣传照就是他们期待已久的宣传广告了。
      
      导演这个时候也过来跟他们讲宣传广告的大概内容了。
      
      “几位老师,我们这次的这个广告毕竟主打的是女性产品,所以我们签合约的时候也说了,需要几位老师牺牲一下,要性感一些,当然这个尺度肯定不大的,毕竟也是要过审的。”导演笑眯眯地说。
      
      几人点头,这种一般都是露腹肌那种,比起这次资源的带来的丰厚回报,这种要求简直太简单了。
      
      这次宣传广告更像是MV一般,唯美性感,不同于一般的广告那样直接说产品,而是用故事的方式。
      
      李白衣服破破烂烂的,漂亮的肌肉线条若隐若现,身体上是被口红画出来的血迹,反而更添几分艳色。
      
      他匆匆跑到此处,气喘吁吁,坐靠在一堵杂乱的墙边,艳红的口红抹在他的脸上,好像斑斑血迹,嘴边也是极度靡丽的红。
      
      他眼神冰冷的看着摄像机,像是一头遍体鳞伤的小兽,凶狠地警告着,万分美艳却又令人不可触碰。
      
      导演满意地点头,道:“cut,可以,韩信准备上场。”
      
      远处高大的男人跟着那个逃跑的少年,修长的腿不紧不慢的跟上,英俊的脸庞是势在必得的神情。
      
      他收敛了神情,温润友善的朝着那头角落里的少年伸出了手,少年只当他是队员,当然毫无防备地握住了他。
      
      男人露出笑容,属于捕猎者的笑容,他抓紧了少年的手,用力一拽,将他拉入了自己怀里。
      
      李白登时傻了,这韩信自己加什么戏,根本就没有这段。
      
      但导演没说cut,他也不能自己打断,只能按照人物性格,怒视着男人,剧烈地挣扎。
      
      可这个男人瞄准了猎物,怎么会被猎物的凶相吓走。
      
      “嘘,现在你是我的猎物。”男人宽大的身体霸道的将他抵在墙边,他指腹轻轻摩挲着少年的唇角,替他擦去“血迹”,声音低浅,目光里是溢满的占有欲。
      
      美艳的少年怔怔地看着他,似乎是被这个男人恐怖的占有欲所吓到。
      
      “好!cut,这场保留。”导演虽然对韩信擅自改戏有所不满,但是气氛意外的不错。
      
      *
      
      原本剧情是李白逃命,韩信是作为同伴帮忙,急忙赶来帮李白的,后面也是给他擦擦脸上的血迹,普普通通的兄弟情。
      
      韩信擅自加了动作,表情也改了,还有一句意味不明的话,一下子兄弟情就变得暧昧起来。
      
      李白拍了下韩信的背,“你干嘛突然加戏啊?”
      
      韩信此时倒是没有戏中男人的那种强大的压迫感,他心虚地抠手,若无其事的说:“我就是没控制住。”
      
      “哈?没控制住啥?亮亮他什么意思?”李白没明白他说的话继续追问。
      
      但是韩信支支吾吾的就是不肯解释了。
      
      场外的诸葛亮推了下自己的金边眼镜,“他可能没控制住自己加戏的欲望。”
      
      守约面色是十分的复杂,整个团里,看不出来信哥对白哥怪怪的,也就只有团长和白哥了。
      
      一个2G网络,还时常断线,团长估计连腐文化是什么都不知道。
      
      另一个是真的,他都心疼信哥,暗示白哥跟暗示了的隔壁大黄一样,完全一点感觉都没有,甚至脑回路还清奇。
      
      亮哥虽然,第一时间就感觉到了,他跟白哥关系好,别说助攻信哥,不给信哥添堵都不错了。
      
      他一个团内忙内,为什么整天都在为哥哥们奇奇怪怪的感情而烦恼。
      
      韩信在旁边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李白,希望他别信,又希望他信。
      
      果然,李白相信了诸葛亮的话,一脸恍然大悟,还对着韩信说:“下次你早说嘛,大家都是兄弟,要镜头又不是什么不好意思的事情。下次记得先和我说一声,不然我不知道怎么配合。”
      
      一瞬间,韩信的马尾像是矮了一节。
      
      “小白说的对,跳跳你下次如果想加戏你可以直接说,你这样突然加戏,导演肯定是不舒服的。而且,小白要是反应不过,配合不好,又浪费片方资源。”赵云板着脸严肃的教训着。
      
      “……对不起,我错了。”韩信闷声道。
      
      赵云点点头:“有什么想改的,可以跟我说,我跟导演提,你这样做导演对你的印象不好。”
      
      “嗯,我知道了。”
      
      *
      
      跟导演组道了歉的韩信在化妆室里面乖乖待着等化妆师化妆。
      
      想起来李白的话,韩信是又失望又气恼又委屈,心情十分复杂!
      
      谁和你是兄弟了!谁要你配合!
      
      还国民男友,什么都看不出来!
      
      但心里又有些小小的庆幸,还好李白没发现,不然他又怕李白会讨厌远离自己。
      
      连抱一次都要趁演戏才能抱,他什么时候才能亲到李白。
      
      水润樱桃……
      
      看着就很好亲。
      
      韩信眼睛滴溜溜的转,悄悄地将视线移到了李白的唇上,现在他们的部分已经结束了,李白正在闭着眼睛让化妆师画新的妆容。
      
      四周没有人,他肆无忌惮地去看,像极了一个见不得人的小偷。
      
      化妆师将那只粉红色的口红用棉签蘸着给他涂上。
      
      娇艳欲滴的红在他的唇上化开,饱满的樱桃唇轻轻地抿了下,水光润泽晶莹得令人移不开眼。
      
      至少,某人就移不开眼。
      
      水润樱桃。
      
      韩信觉得这个名字取得恰当极了。
      
      什么时候他才能成为那个,可以吃掉樱桃的人。
      
      化完妆的李白察觉到韩信的视线,偏头习惯性的wink,笑容灿若星辰:“我先出去了。”
      
      你看这个家伙真是可恶!
      
      撩完就跑!
      
      他才不会上李白这个渣男的当!
      
      韩信愤愤转头,却看见镜子里的那个红发男人,眼睛里是快溢出来的高兴喜欢,嘴角怎么压都压不住,耳朵也红得不像话。
      
      化妆师脚步声走近,韩信赶紧捂住了自己的耳朵,闭上眼睛,强装镇定。
      
      *
      
      其他三人各自的部分拍完就是他们五个的团体部分了。
      
      导演叫走了韩信,沟通后面团体剧情的更改部分。
      
      原本的剧情是,无限团是一批进行特殊任务队伍,守约作为狙击手,诸葛亮后方指挥,剩下三人都是冲锋,以动作片形式,来展示他们的男性魅力,来契合无限魅力这个主题。
      
      但是韩信演得反而更像是个幕后黑手。
      
      导演目光犀利地看着他:“你说说你演的要怎么接着圆?”
      
      韩信在改的时候,就有了个计划,虽然不确定能不能行,实话实说:“导演,我演这个就没想圆回去。”
      
      “全是正面角色,其实我觉得没有爆点,没有反转,我觉得干脆我就是个反派,被主角吸引,不是更契合无限魅力。”
      
      导演没好气的哼哼:“你说的简单,你怎么不考虑一下你这样演,我们导演组要被骂卖腐?”
      
      韩信心虚地抠手,不敢直说自己的小心思,小声狡辩道:“那这样……热度还高呢,现在的女生就爱看这个,您不信去看看微博底下都是……这些。”
      
      “行了,你去找编剧说,让他改改后面。”导演挥挥手,他倒是觉得韩信有一点说对了,剧情太平实了,没有爆点。
      
      一个广告,没有记忆点是很难人记住的,何况他们这个东西还是长达五六分钟的小剧情,很容易让人看完就抛之脑后。
      
      早年的旺XQQ糖广告虽然魔性,但是记忆点清晰,一下就让人记住了。
      
      一个没有反转的剧情,一下就让人猜到后面的剧情,那还有意思吗?
      
      修修改改一天,总算是将这个广告拍摄完毕。
      
      *
      
      无限团收工,他们近期团体通告不多,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事情,像是李白就是一个综艺节目的常驻。
      
      刚结束综艺的录制,李白就收到了他的经纪人的信息。
      
      他们的联名宣传片晚上要上了,让他记得转发。
      
      宣传片已经是一周前的事情了,李白想起宣传片改过的剧情,觉得怪怪的,就连着最近的韩信也是怪怪的。
      
      总是走错房间走到他房间门口也就算了,还总是拿着手机傻笑,看见他还莫名其妙两眼放光。
      
      李白怀疑韩信的脑子傻了。
      
      韩信最近可开心了。
      
      他随着宣传照的爆出,CP粉产粮更多了,他心里头是心花怒放。
      
      他自已也从网友那里学到了,要想让一个钢铁直男变弯,肯定不能是直接说的,很容易反弹让他讨厌。
      
      要一步一步的,潜移默化潜移默化!
      
      韩信称之为“好哥们”计划!
      
      既然你说我们是好兄弟,那我们就做点“好兄弟”该做的事情。
      
      他开始频繁的接近李白,他们的关系必须要比其他人好才行!
      
      天下第一好的那种!
      
      *
      
      舞蹈室里是熟悉的人影,韩信瞬间打起精神,见着他动作不对,直接走进去,一只手握着他腰,一只手摸着他的说,还特意贴着他耳朵说话:“你动作不对,腰在往下,手不是用手腕带,是整条手臂往上打。”
      
      李白身体不太自在地躲了下没躲开,但韩信都在他身后开始教他了,他渐渐的也就没怎么在意了。
      
      “看见没,这样发力,你刚刚那样手的形态就不好看了。”韩信还在一本正经的解说,腰上的手却一点都舍不得撒开。
      
      韩信还趁机搂住李白的腰,淡然的教学:“你看看,你刚才那个wave,动作太小了,镜头很容易吃掉,你的腰得仔细练练,软开不够。”
      
      白白这腰真细!
      
      韩信适可而止地松开,走到旁边示范,“看,动作至少要那么大。”
      
      韩信轻而易举地扭动身躯,随意得好像身体的每一块肌肉都可以随意控制一样。
      
      李白眼里全是羡慕,“我要是能有你么柔软就好了。”
      
      他当初练软开度,横竖叉练的死去活来,真的是疼。
      
      “以后我来帮你下腰吧,你腰得多练练。”韩信绝没有以公济私。
      
      “行,麻烦你了。”
      
      “好兄弟说什么谢。”
      
      韩信第一次尝到了好兄弟的甜头。
      
      *
      
      晚上八点,品牌宣传微博一发,李白就转发了,今天其他人都不在,他和韩信没一个会做饭,他泡了面,打开看着宣传片来下饭。
      
      “无限团……一个地下特殊部队,他们专门受命去杀那些罪大恶极却逍遥法外的人……”MV的叙述声慢慢开始。
      
      大楼的窗口下趴着一位狙击手,他非同常人的兽耳抖了下,耳机里的冷淡传出声音,“目标出现,东南,浅灰色西装中年男人。”
      
      “收到。”狙击手沉着回答,瞄准了对面别墅的窗口,瞬间一声闷响地枪声传出,镜头慢放,子弹般的品牌口红飞过,中年男人应声而倒,从楼梯滚落。
      
      豪华宴会大厅瞬间炸开了锅,乱成一片,尖叫声不绝于耳。
      
      中年男人旁边一位助手悄悄退场,离开时他的面目也展露出来,那位斯文儒雅的指挥官。
      
      他手里拿着对讲机,冷静地安排着队员们的动作。
      
      宴会大厅里的俊美少年一反刚才笑意盈盈的模样,手里的水果刀翻转,手起刀落又是几人倒下。
      
      少年脸上是一片漠然,像是掠夺生命的死神,尽情的收割着。
      
      大厅大门忽的一下打开,门外站着是两个人,红发男人手里的枪十分随意的打了两下,又倒下一个,他表情冷淡,似乎并不把这些人放在眼里。
      
      棕发男人护着指挥官从楼上一路杀出来,他们两人身上不少“血迹”,当然棕发男人身上更多。
      
      几人顺利清场了这一整栋别墅,瞬间从莺歌燕舞的奢靡生活,变成了血流成河的空楼。
      
      “任务完成,收工。”指挥官说。
      
      几人离开别墅没多远就遇到了埋伏,一大批人冲出来。
      
      被突然袭击少年手里只拿着刀,哪能对付那么多人,队员又被冲散了,他只能赶紧逃命。
      
      少年左躲右藏,狼狈不堪的缩在脏乱的小巷里,双眼警惕的观望着四周。
      
      少年没有发现,他的队员,红发男人在后面不紧不慢的跟着他。
      
      而那群埋伏他们的人,却好像看不见男人一样,视若无睹。
      
      男人从暗处渐渐走出,脸上的令人胆战的占有欲显露无疑。
      
      他是那样轻易地将少年骗到他的怀里,他搂着少年气氛暧昧又可怕,脸上的神情温柔,眼里却是满满的贪婪。
      
      他指腹摩挲着少年的唇,眼神缱绻,“嘘,你现在是我的猎物。”
      
      少年怔怔地看着他,下一秒,少年就昏倒在他的怀里。
      
      男人温柔地揉了揉他的发丝,抱着他离开。
      
      “这边猎物逃脱。”
      
      指挥官耳机收到消息,派出去的人也将另外两人也抓了起来,他神色冷淡:“不好意思,你们被抓到了。”
      
      狙击手和棕发男人不可置信地看着指挥官。
      
      镜头到了这里缓缓移动,最后浮出一段广告语结束。
      
      “无限王者团,无限魅力。”
      
      微博上的粉丝热热闹闹的讨论起来。
      
      【啊我死了,白哥是真的白,这个色号都完美显白!!!】
      
      【亮亮好酷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天才指挥官我爱了爱了爱了!!】
      
      【不是,一个广告你这个反转???】
      
      【这广告啥意思???我年纪大了???】
      
      【仔仔细细看了三遍终于明白了,这玩意要跟宣传照一起看的!亮哥和信哥两个人都没有带肩章,暗示他俩是反派。白哥剧情里是唯一少年设定,白哥和信哥在宣传照后面都有一张暗示白哥和信哥小时候认识的合照!】
      
      【上面姐妹一解释我好像又懂了。】
      
      【去他马的兄弟情,这就是爱情!】
      
      【楼上CP粉圈地自萌!】
      
      【真相大白了,信哥由于不能说的爱情,自己抓到了白白,不交出去,自己私吞!!可恶,放开那个白白,让我来!!】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子弹是口红包装,血液是口红,小时候有兄弟,长大就不会被抓走。】
      
      【楼上精辟!】
      
      【呜呜呜就连口红在他们身上都那么好看!我冲了!姐妹们冲啊啊啊啊啊!!】
      
      【今夜就是XBF的狂欢夜啊啊啊啊啊啊!!!我发出鸡叫!!!XBSZD!】
      
      李白翻了几个热评就没有在继续看下去了,有的粉丝爱用缩写,他压根就看不懂。
      
      XBSZD,邪不胜正的???
      
      XBF,西北风?想办法?
      
      李白想要走进粉丝生活的第一步还没迈出去,就发现粉丝已经把门关上了,还上了锁。
      
      韩信看见他在刷微博,坐在他旁边问:“在看宣传片?”
      
      “不是,在看粉丝评论。韩信你知道XBF是什么吗?为什么粉丝都喜欢用缩写?”李白满脸的问号。
      
      韩信心里一抖,故作镇静地回答:“XBF……可,可能是心不烦吧!你看这个,今晚是心不烦的狂欢夜,侧面说明粉丝心情好。”
      
      李白点头,“噢,那XBSZD是什么?”
      
      韩信深切地体会到,撒一个谎就要用无数个谎言来圆,“这,这个比较难,我也不知道了。”
      
      李白当然没有怀疑韩信,他自己也不懂,韩信不懂也很正常。
      
      “走进粉丝生活真的好难,还要特意去学一门语言。”李白扶额。
      
      韩信很是纠结,他是要让李白知道,还不是不让李白知道。
      
      让李白知道,又怕他就远离自己。
      
      不让他知道,又担心他不开窍。
      
      算了算了,等他的“好兄弟”计划进行的差不多了,再慢慢揭露。
      
      *
      
      韩信这一周将“好兄弟”计划进行的是热火朝天,锣鼓喧天。
      
      可以说是丧心病狂以各种“好兄弟”的名义占尽李白便宜。
      
      就连2G网络的赵云都感觉到不对劲了,“跳跳,你最近怎么跟小白形影不离的?”
      
      “他是主唱嘛,我唱歌不太好,他跳舞有问题,互相帮助嘛。好兄弟不就是互帮互助!”韩信义正言辞。
      
      李白刚跳完舞,拿着毛巾擦汗,点头赞同,“我感觉我最近腰都下去了吧不少。”
      
      赵云一听无比欣慰,“你们有这样的觉悟,真的太棒了!你们都那么努力,我作为团长一定不能拉下,以后日常训练以外我们再练一小时吧!”
      
      诸葛亮迅速摇头,有理有据地辩驳:“我建议别。加长时间反而影响效率,想着反正有那么长时间训练就会有划水的心思。短时间高效率训练才是明智之举。”
      
      赵云脑袋转了半天,好像是这么个道理,“那还是算了吧,你们要是有想要一起额外训练的,可以来找我的!”
      
      守约默默吃下一块蛋糕,额外训练真的是大可不必了。
      
      刚才他还以为云哥发现内幕,结果一下子就被信哥忽悠过去了。
      
      白哥也是真的憨憨,被信哥占便宜,摸腰摸手真的一点反应都没有。
      
      他和亮哥现在看见他们两个在舞蹈室都掉头就走,只有云哥还傻呵呵地走进去,高高兴兴地说一起练。
      
      *
      
      李白其实知道韩信最近一直和他一起行动,在训练舞蹈老是被韩信动手动脚,也确实感觉有点怪怪的。
      
      但是韩信说他们是好兄弟,好兄弟勾肩搭背不是很正常吗?
      
      李白仔细一想,对哦,好兄弟勾肩搭背不正常吗?
      
      很正常啊。
      
      网上不少兄弟都是搂搂抱抱的,更亲密的都有,有什么好奇怪的。
      
      然后李白再也没想过这玩意了。
      
      好兄弟搂搂抱抱卿卿我我当然没问题,但是那个“兄弟”对你有非分之想就不一定了。
      
      诸葛亮在李白对他说“我和韩信是好兄弟”的时候就想把这句话扔李白脸上。
      
      好心提醒他,居然还说他想太多。
      
      诸葛亮索性让这个憨憨继续憨下去。
      
      就让韩信那个家伙自己对付这个憨憨吧!
      
      *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