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上夕轮

作者:纸墨云烟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六章

      庄府
      “麻烦通禀一下,我们有要事要找庄老爷商谈。”白木兮道。
      “你们是什么人?”庄家门童质问道。
      “我们是商队,途经此地,之前受过庄老爷恩惠,这不来探望一下他,麻烦小哥通禀一下。”莫无尘道。
      “你们等一下。”守卫看了一下几个人,半信半疑的进去通禀,不久便小跑出来道,“你们进去吧。”
      “哎,谢谢小哥。”莫无尘礼貌道,转身给了其他人一个眼神。
      庄家前厅
      “庄老爷,许久不见肯定不认得我们了吧。”莫无尘看庄杰仔细审视他们,明显对他们没有任何印象,他上前激动的握住庄杰的手道,“也是,庄老爷可是大善人,救人无数怎么会记得我们这种小角色呢。”
      “哎~过誉了,都坐吧,请坐。”庄杰一脸自豪道,果然人都是听到吹捧自己的话都不会顾及其他。
      “这位是夫人?”白木兮看见侯在一旁的落红试探问道。
      “哦,这是妾室落红。”庄杰道,落红走近几步行了礼,几人也回了礼。
      闲聊许久,白木兮仔细观察落红的举止,一点不符合她传闻中嚣张跋扈的样子。
      “庄老爷,其实这次来呢还有一件事。”莫无尘看了其他人一眼,拿出乾坤囊道。
      “有什么事但说无妨。”庄杰道,看莫无尘看周围的下人,庄杰明白他的意思,让下人都退去。
      “这是我们捡到的,看这人身上有庄府腰牌,便给庄老爷带了过来。”莫无尘站起来把尸体放到庄杰面前说道。
      让他们奇怪的是落红并没有被吓到,而是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们六个人,反而庄杰看到后却先是很震惊又整理了自己的情绪稳定下来。
      “这…确是我家家丁。”庄杰惋惜道,说完他还深深叹了一口气。
      “庄老爷,我们听说繁花城最近发生许多怪事,我们进城时就发现边界司被冰封了。不知~庄老爷可了解这繁花城发生了什么?”南万卿走上前,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轻扇着手中的桃花扇问道。
      “老夫也有听闻,这…恐是有邪祟作怪。”庄杰低声道,不愧是盘旋在商界的一把手,从始至终都表现的很稳重。
      而旁边的落红一直若有所思,几次和白木兮对上眼神也是快速回避。
      “听闻您的女儿也是遭遇不测?”故辞雪道。
      “是啊~小女…哎~”庄杰又是一个长长的叹息道。
      “庄老爷,节哀。”白木兮安慰道。
      “无碍,无碍,几位舟车劳顿,既然已经来到庄府那就小住几日吧。来人呐,带几位贵客去休息。”庄杰传唤道。
      几人看出他有意不想让他们再问下去,唤来下人带他们离开,几人互看了下没有再问谢过庄老爷跟着下人离开。
      青羽住进庄府,在人界不可随意使用法术,以免打草惊蛇,他们只能暗中观察。
      白木兮谨慎仔细地观察庄府,自住进庄府之后,她总是觉得很压抑,但又说不上来哪里压抑。
      “白姑娘。”莫无尘迎面走过来。
      突然被身后冲出来的一个男子撞开,那男子咧着嘴冲白木兮跑去,“漂亮姑娘!”
      “你是谁!”白木兮快速躲开冲过去要抱住她的人,警惕地问道。
      “少爷~”一个丫鬟气喘吁吁的跑过来,“不好意思,这是我们少爷,他之前被绑架,救回来之后就痴傻了。姑娘你没事吧?”
      “我没事。”白木兮看庄家少爷作势又要冲过来又后退了一步道。
      “他为什么被绑?”莫无尘挡在白木兮身前问道。
      “老爷经商多年,竞争对手无数,想必是为了争夺商业权利。”侍女拉着庄少爷道。
      “嘿嘿,漂亮~”庄少爷口水都要流下来,痴傻的笑着看着白木兮。
      “对不起啊白姑娘,少爷被绑架之前正好在讨论少爷的婚事,救回来之后他就只记得此事,看见漂亮姑娘便会这般激动。”侍女着急的道歉道。
      “无碍,快把你家少爷带回去吧。”白木兮道。
      “好。”
      “漂亮~漂亮姑娘~我待会儿再来找你玩。”
      “家门不幸啊!”莫无尘与白木兮相看一眼,无奈道。
      “莫少主,你有没有觉得整个庄府都弥漫着一股奇怪的气息?”待他们走远,白木兮问道。
      “嗯,辞雪方才告诉我,她在帮那小子运气时发现他体内的魔气有些涌动,在客栈时并没有这样。庄府肯定有猫腻。”莫无尘压低声音道。
      “小千岁!?”白木兮听到白默之体内魔气之事便有些担心,准备去看看他。
      “他没事了,他应该也不想你担心吧,有辞雪在呢。”莫无尘拦住白木兮劝道。几日的相处,他发现白木兮是一个处事冷静,头脑清晰的人。但是一遇到白默之的事她就什么都不管不顾的,想到这他心中升起一阵不服气。
      “怎么了?”白木兮看莫无尘突然不是很高兴的样子问道。
      “没事,总之你不用担心,走了!”莫无尘回神有些别扭地回道,疾步走开。
      “莫名其妙的。”白木兮一头雾水的站在原地,挑起一边眉毛不明白的摇摇头往另一边走去。
      回到房间,白木兮拿着抚生铃帮助白默之炼化,莫无尘懒散地坐在旁边踮着脚嗑着瓜子,自从知道白默之不是白木兮亲弟弟之后,每看见白木兮这么关心白默之,平时冷冰冰的,一听到白默之的名字就变了样子,他就气不打一处来。
      “咳咳...”突然白默之练岔了气有些咳嗽。
      “怎么样?”白木兮赶紧走上前扶住白默之担心问道。
      “我没事姐姐。”
      “不要着急,慢慢来。”白木兮柔声道。
      “嗯。”白默之虚弱的应道。
      任何人在可爱地东西面前都没有招架力,看着白默之这奶乖奶乖地样子,白木兮忍不住想去捏他的脸,心下想着这么可爱地一个小少年,那些人怎么忍心对他拳打脚踢呢!
      “我们回来了!”故辞雪和南万卿从门外进来。
      “师姐,怎么样?”白木兮起身问道。
      “我们非常谨慎的查探过了,庄府的人日常作息都是平平无奇,不过近些日子庄老爷的小妾落红总是去城中一家药铺。”南万卿坐下来回道。
      “药铺?难道是因为那庄家少爷?”莫无尘坐正道。
      “那个痴傻的庄仲雄?我经过他房间时并没有药的味道,也没见有人倒药渣。”故辞雪道。
      “庄府也没有人生病,我打听了一下,说是落红夫人偶感风寒,我看她也没有风寒的样子。”南万卿补充道?
      “那我们就去那药铺看一看。”白木兮道。
      “姐姐,我也要参与行动。”白默之弱弱的请求道。
      “你的身体…”
      “姐姐,我真的没事,你不是说不要我着急吗?既然活下来,我不想做一个没用的人。”白默之坚定道。
      “那好吧。”白木兮拗不过他只好答应了,“明日我去药铺看看,师姐你想办法去看看落红夫人买的药是干什么的。”
      “我跟你去药铺。”莫无尘打断道。
      “那南万卿你去探探庄夫人,我总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小千岁你留下来帮助师姐。”白木兮没有回应就当是默认了。
      “好”
      “辞雪。”莫无尘与故辞雪和南万卿走出来,他叫住故辞雪。
      “怎么了?”
      “额…你和白姑娘认识的久,白姑娘平时都这么冷冰冰的和谁都保持距离的样子吗?”莫无尘不自然的问道。
      “…都知道当年白家的事,师傅告诉我,当时她年纪尚小,她爹娘的事对她打击很大。她不敢相信任何人,不与任何人深交,总是拒人千里之外。我也是和她相处了好久她才愿意同我讲话的。”故辞雪有些伤感的解释道。
      “那她为何对那小子不一样?”莫无尘不服气的问道。
      一旁的南万卿可是看明白了,看莫无尘的样子用扇子挡着嘴偷笑。
      “默之?或许他们的命运极其相像吧。都是没有做错什么却承受了无数冷眼的可怜人。日后我们会共事许久,时间久了,你们就会了解木兮的。”故辞雪安慰道。
      “看好你啊,兄弟。”南万卿不怀好意的笑着拍拍莫无尘肩膀道。
      “走开!”莫无尘别扭的打掉南万卿的手快步离开。
      翌日。
      莫无尘和白木兮来到南万卿说的那个药铺。
      “客官,是看病还是抓药?”掌柜见二人进来迎着笑脸走上前问道。
      “老板,请问昨天庄府的落红夫人是不是来抓了药?”莫无尘直接了当的问道。
      “客官,行医者要保护病人隐私,恕不能相告。”
      “这我们当然知道,不过老板定是也遵循医者善天下之道,并非我们要掌柜违背道德,只是我家万卿也有同样症状。落红夫人都来您这定是先生必有良方。还请先生念在好生之德,救我家万卿一命。”见掌柜不想告知,白木兮心生一计,装作悲伤的模样和语气恳求道。
      旁边的莫无尘看的目瞪口呆。
      “敢问姑娘说的万卿可是挚爱之人?”掌柜有些动容道。
      “是我家孩子。”白木兮想都没想的回道。
      “噗~”莫无尘一惊未去一惊又起。
      “这位公子怎么了?”掌柜问道。
      “哦,他也有病。”白木兮更加悲伤的回道。
      “…”莫无尘瞪着大大的眼睛看向白木兮,再收到白木兮的眼神后,伸手揽过白木兮道,“是啊,咳咳咳~是我没用,体弱多病的,家中事务都是内人在尽力。孩子又…还请掌柜通融通融,我们也受过庄家恩惠,自然不会四处宣扬。”
      “唉~也是可怜人呐。其实也不是什么秘密,都知道庄家公子痴傻,夫人不过就是拿了些镇定心神,治疗痴傻的药。你们等着,我去给你们配药。”掌柜同情的看着二人道。
      “好,多谢掌柜。”
      待掌柜走开,白木兮推开莫无尘,占了便宜的莫无尘可是得意得很。
      “你们这怎么样了?”南万卿来找故辞雪和白默之问道。
      “找到了一点残渣。”白默之回道。
      “有什么发现吗?”
      “这是给痴傻之人安心定神的药,看样子确实是给庄少爷的药。”故辞雪放下手中的药渣道。
      “那就与我们要查的事没关系了。”
      “不是。”故辞雪摇头道。
      “不是?”
      “我和雪姐姐看到他们把药全都倒掉了。”白默之道。
      “倒了?”
      “嗯,若是要治疗庄少爷,怎会把熬好的药都倒掉?”
      “那就只有一种可能,那庄公子根本就没傻,所以她就是做做样子让人以为他傻了。”
      “有这可能,等他们回来我们再商量一下吧。”
      “我一直很好奇,医仙一心医行天下,日后定是希望你能承接他的职位,怎会同意让你接了青羽令?”南万卿打开扇子倚在桌子边上问道。
      “我也没想到闻名的云巅之上风流仙君也会接青羽令,医者仁心,也有天下心。我行医自是为了苍生无疾病之苦。入不入青岚都一样。”故辞雪打趣道。
      “青羽令生死不论,姑娘不怕危险?”南万卿心中对她的喜欢有多了一些敬佩。
      “若我遇到危险仙君可会保护我?”
      “自然会的。”
      “那不就是了,我相信你们会保护我,我也不会让自己拖累大家。默之这么年幼就有这么坚定的勇气,我有怎会退缩。”故辞雪摸摸白默之的头道。
      “嗯。我也不会拖累大家的。”白默之坚定道。
      “姑娘之心,在下佩服。”南万卿拱手道。
      故辞雪房间。
      五人围桌而坐,相告每个人查到的东西。
      “以后不要让我再去看庄夫人了,疯疯癫癫的见到我就疯狂的抓我打我。”南万卿委屈的抗议道。
      “落红夫人抓的药确实是治疗痴傻的药,只是她没有给庄少爷喝掉。”故辞雪偷笑道。
      “药铺也没有什么问题。只是…”
      莫无尘话说半截,讲起方才他们回庄府的路上遇到的事情。
      二人拿着药,白木兮扶着装病的莫无尘走出药铺,离开药铺不远,他们便发现有人跟着他们。他们追着那人来到一个浴池。
      “唉~别看。”莫无尘跑在前面看见浴池里没有穿衣服的男人,立刻回身挡住白木兮,遮住她的眼睛。
      “你干什么?”白木兮抓着莫无尘的手问道。
      “里面都是没穿衣服的。”
      “…看到那人去哪了吗?”白木兮有些尴尬的问道。
      “不见了。”莫无尘见白木兮闭上眼睛才放下手,他仔细观察了下四周回道。
      “哎呀,洗洗真舒服~”
      “是啊~”
      几个男人只穿着里裤高谈阔论的走过来,莫无尘见状赶紧将白木兮护在角落里。白木兮能清楚的听到莫无尘的心跳声。两个人的距离只在咫尺之间。
      “先回去吧。”莫无尘低头微笑着看着紧闭着双眼的白木兮温柔道。
      “嗯。”白木兮依然不敢睁开眼睛。
      “走。”莫无尘拉着白木兮离开浴室。幸好白木兮没有睁着眼睛,不然看到莫无尘这得意的样子肯定会怼莫无尘一顿的。
      ……
      “竟有人在监视我们的行动!?”南万卿惊道。
      “会是庄府中的人吗?”故辞雪道。
      “目前还不知道,我们再探一探。”白木兮道。
      夜
      咚咚咚
      “落红夫人?”白木兮道,回到房间不久,落红便独自来找白木兮。
      “白姑娘,能否进去说话?”落红很谨慎的看了看周围道。像是有什么难言之隐的样子。
      “请。”白木兮让出位置道。
      落红进屋之后没有坐下而是转身看着白木兮,有话要说但又不想说的样子。
      “有什么话夫人但说无妨。”白木兮拉着落红落座,给她倒了茶道。
      “哦,我刚看到白姑娘就觉得白姑娘是个洒脱的性子,你这脾性真的让我羡慕和向往。”落红看着白木兮道,脸上表情确实是羡慕,眼中尽是沧桑。
      “夫人已为人妻为人母,自然稳重了些,听闻夫人之前是歌女,想必也曾是个洒脱之人。”白木兮道,落红的样子她都尽收眼底,只是不知道她是不是装出来的。
      既然她来了,便是试探她的好机会。
      “白姑娘也认为歌女就是放荡的女子?”
      说到落□□女的身份她就有些激动,仿佛不愿提起。
      “…”白木兮笑了摇摇头,“每个人都有洁身自好的权利,不管他是谁,为何职。”
      听白木兮说完落红眼神变得柔和,眼中还隐隐泛着泪,如同遇到知音。但是一瞬间眼神又暗淡下来。
      “夫人可是有话要同我说?”白木兮看她那迟疑的样子问道,还是在纠结要不要说。
      “…白姑娘,请你们救救繁花城。”沉默了许久,落红终于启口。
      白默之房间
      故辞雪在帮白默之打通脉络,莫无尘和南万卿因为好奇坐在旁边看着。
      “虽说这小鬼不是白姑娘亲弟弟,但是这番遭遇,忘尘独幽怎么又…”南万卿絮叨道,嘴突然被一个苹果堵住。
      “这果子挺甜的,尝尝。”莫无尘皮笑肉不笑的瞪着南万卿道,他知道南万卿刚才想说白木兮的爹娘。
      当年白氏的事情所有人都记得,后来天帝知道错怪了他们,给了他们诸多赦令希望可以弥补,但是白氏拒绝了。这事算是天帝的一个心结,此后凡是和白氏有关的事情天帝都是礼让三分或者不干涉。六界之内无人敢提白氏之事。
      “咳!这小子挺不解风情的,刚给他说话,什么都不懂。”南万卿知道失言了,尴尬的吃苹果没再说话。
      “他从小被当做异类,被欺负被殴打,对人疏远也是应当的。”故辞雪道。她帮白默之针灸时就看到他身上的伤疤,有些已经好了,但有些好不了都化脓了。一个小孩子承受了他不该承受的痛苦。
      白木兮从外面进来,面色很难看,莫无尘以为她听到刚才南万卿说的话。
      “怎么了?”莫无尘小心翼翼的问道。
      “...方才落红来找我。”白木兮看了大家一眼,走到白默之面前坐下道。
      “她?找你做什么?”故辞雪道。
      “她和我说了一些事。”白木兮一口喝掉故辞雪倒给她的茶,南万卿和莫无尘也坐到旁边,她继续说道,“她说,那晚石子暗器引我们来庄府的就是她。”
      “什么?”南万卿道。
      “为何?”莫无尘道。
      回想方才…
      “夫人有话但说无妨。”白木兮道。
      “我知道你们不是凡人。”
      沉默了许久,白木兮也没有说话,也没有惊讶,只看着她等待她再开口。
      “白姑娘,请你们救救繁花城。”落红突然跪在地上道,她抓着白木兮的手,仿佛抓住最后的救命的稻草。
      “夫人,您这是做什么?起来说。”白木兮有些惊讶,将落红扶回凳子上奇怪道,“夫人为何说救救繁花城?”
      “三个月前一个月圆夜,一个蒙面人因老爷贪心寿命不够长,便找上老爷,说有长生之术,开始是有些奇效,但是后来老爷愈发狂躁,随后越来越嗜血,每隔几天都要抓一人吸□□血,这三个月已经不知多少无辜死去。”落红哭诉道。
      白木兮不太相信她说的是否是真的,但她的表情除了悲伤害怕之外没有其他情感。
      “夫人为何不阻止?”白木兮冷静问道。
      “夫人因为知道了此事被杀害了,我和老爷虽然相识晚,但是一见如故,感情很好。为了什么计划蒙面人没有难为我,但是却要对我儿子下手,幸好没有成功。”落红解释道,说着便拿出手帕轻轻擦拭着眼泪。
      “庄夫人死了?那被关着的是谁?”白木兮诧异道。
      “那不过是一副躯壳,被用骨针控制着,对外都是称夫人疯了。现在的庄夫人不过是蒙面人留在这监视我们的眼线。”落红道,说着还不忘小心的往外看看。
      “那为何是救繁花城而不是庄家?”白木兮道,她瞬间觉得事情越来越有意思,拉过桌上的瓜子嗑着,很是冷静。
      落红只是见过她一面就这样全盘托出,真是让人难以信服。白木兮审视着落红的一举一动和眼神,确实是看不出什么破绽,一切都很真实。
      但想到落红以前是歌女,见过无数明争暗斗,定是城府极深,很会遮掩之人。
      “不知怎么,老爷前两日收到一封信说是会有什么人来繁花城,可能会阻止他们的计划,之后老爷便每夜都会杀人,练邪术也比之前勤了,那晚我儿子无意听到老爷说话,两天后他们会召唤什么异灵灵兽以繁花城为祭坛,全城百姓做祭品练成邪术,就因为这个我儿才会被盯上,我只能让他装傻才没有追究。”落红抽泣道,“我去过边界司问过,最近来的就是你们,我想你们就是他们说的人。白姑娘,那个蒙面人也怕你们会破坏他们计划,你们肯定非同一般,求你们救救繁花城吧。”
      “夫人,你可知偷练邪术是要被诛杀的。若我们救繁花城就必然要杀了你夫君,你舍得?”白木兮终于放下瓜子,严肃的看着落红道。
      “...”落红又是一段沉默,“我本是一个四处流浪的歌女,身份卑微,被人瞧不起。但是后来遇见了老爷,他肯和我谈天说地聊人世无常......白姑娘,这世间有数不清的高山,如果它挡人去路,万人一心总有一日会移开大山。荆棘满身尖刺,如果它伤人体肤,身着铠甲方能斩草除根。但是成见便是世间最坚韧的尖刺,它深深扎根人的心底,当人们快要忘记它时,它就会狠狠地刺进去,告诉人不要忘了它的存在,是这世间如何都移不动高山。我和老爷真心相爱,他伤悲大我多岁不能陪我更久,此后他便处处寻找长生之术,直到遇见那个人。”
      “原是这样啊。”白木兮看着泣不成声的落红,一切皆因人心中的成见,造就了爱到偏执的果。
      “一切皆因我而起,我不能再看着老爷错下去,请白姑娘救下无辜百姓。”落红跪着往前爬到白木兮身前扯着她的衣角求道。
      “夫人,您起来。”白木兮怎么拉都拉不起来落红,“如果真是您说的这般,我们不会放任不管的,夫人快起来。”
      听到白木兮答应才慢慢站起来擦拭脸上的泪,反复嘱咐了白木兮几句才离开,离开时也是像来时那般小心翼翼。
      白木兮看着落红离开后也离开了房间。
      白默之房间
      “照你这么说,哭的梨花带雨的,可信?”莫无尘道。
      “那不一定,她之前是歌女,经历过不少,心中肯定有些计谋。而且,我一直都觉得她很奇怪,说不定那跟踪你们的人就是她派去的。”南万卿很有经验道,他抿嘴摇摇头,不太同意莫无尘的说法。
      “木兮你怎么看?”故辞雪看向一直皱着眉的白木兮问道。
      “我不信一面之词,只信亲身体会。”白木兮道。
      “那我们就计划一下。”莫无尘道。
      其他人点头表示同意,白木兮看着坐在一旁的白默之,白默之一直看着她,自从救了他一直都是白木兮陪着他,对其他人都是不熟悉心生抵触,前几天把他独自留在青岚,肯定是很害怕。
      “是不是不习惯?”白木兮摸着白默之的头道。
      白默之点点头,表情还有点小委屈。
      “...以后不会留你一个人了。”白木兮看着这样的白默之心想:这憋屈的样子真是惹人怜又有些可爱。
      白默之终于开心了用力点点头。
      “我这几天用金针试着帮他打通脉络,但是总是受到阻碍,他体内的魔气很是霸道,炼化还需很多时日。”故辞雪道,自她到了青岚古天院长告诉她之后她一直帮白默之炼化魔气,每次想要刺激他的经脉时都会被魔气反弹。
      “他这一身魔气是怎么来的?”南万卿好奇问道。
      “他不记得了。”白木兮道,莫无尘好奇的戳戳白默之的脸,撩撩白默之的头发,白默之嫌弃的离他越来越远,“莫少主,自重些。”
      “我挺自重的。我就看看能不能帮这小子。”莫无尘慢慢靠近白默之仔细研究道。
      “别碰我!”白默之拉住白木兮坐到白木兮的另一边气道。
      “莫少主。”白木兮挡住莫无尘摩拳擦掌的看着莫无尘道。
      “哎!我就真的是想帮他,你…别冲动嘛。天色太晚了,都休息吧啊。”莫无尘看着马上叫暴走的白木兮道,说完就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跑出房间。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