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上夕轮

作者:纸墨云烟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三十七章

      莫无尘注视着白木兮,他很想问方才长老给她说的什么,长老那么问再加上白木兮的眼神,他有种很不好的预感。
      “魔尊。”凤宣被荼璃扶着走到魔尊面前道。
      魔尊低声哼了一声,别过身去不看他们,白木兮他们都凑了过来。
      “父王,大家都累了,不如先回王宫吧。”络筝见场面异常,打断这奇怪的氛围道。
      “回宫。”魔尊极不情愿道。
      “把白默之留下!”左旗战神拦住背起白默之的莫无尘道。
      “不可能!”白木兮挡在莫无尘面前敌视着左旗战神。
      “天帝命令带回魔头白默之,接受天规惩罚,你竟敢违抗!”左旗战神用他的武器指着白木兮道。
      “战神怕是记性不好,我何时遵守过他君泽的命令?”白木兮不屑地直呼天帝名讳道。
      “白木兮!”左旗战神怒喝道。
      “战神~”魔尊突然走回来打断道,“他们几人助我保护魔界安危,也是有恩于我魔界。既然这孩子魔气已除,你便先回天界复命,听天帝定夺。他们几人这几日便留在我这,我保证不会让他们离开,战神觉得是否可行?”
      “...”左旗战神当然心底里不愿意的,奈何这是魔尊,他纵是天界战神,也不能对魔尊指手画脚,“那就劳烦魔尊,帮忙看住此人。”
      魔尊说情,怎能不给面子,左旗战神不情不愿的带兵离开,走时看瞪了白木兮一眼。
      “多谢魔尊。”白木兮对魔尊拱手道。
      “不必多礼,回宫吧。”
      莫无尘将白默之放在床上,故辞雪和魔族医者都在检查白默之的身体。白木兮紧张的守在旁边,南万卿陪忧愁的莫无尘坐在门外。
      大殿
      凤宣和荼璃跪在魔尊面前道,“魔尊,之前是我懦弱,不敢下决心。如今,我定会坚决的和阿璃在一起,我知道我给不了阿璃富足的生活,但是我能给阿璃想要的幸福,我也会努力地守护阿璃,让她不会有忧愁。还请魔尊成全!”
      “魔尊若是执意不答应,荼璃还是那句话,愿放弃身份,不再属于魔族,也不会再踏入魔界,生老病死都与魔族无关。”荼璃还是像之前那样坚决,只是语气中有了一些疏远。
      魔尊手扶着座椅,另一只手扶着额头,一直低着头没有回答。
      “父王,这么些年了。阿璃日日思念,自那日之后再也没有开心的笑过,再也没有喊你一声父王。这样的阿璃我们实在不忍心,若是她能幸福,父王就应允了吧。”络筝看着一直跪着的凤宣和荼璃实在心软,荼璃是她疼爱的妹妹,这些年来她一直看着荼璃一个人默默地哭泣,实在于心不忍。
      “是啊父王,阿璃是我们喜欢的亲妹妹,也是您疼爱的女儿啊。只要她自己是幸福的不就可以了吗?若是她日后有难,我们也一定会帮助她的。”离介同样站出来说情道。
      “魔尊,凤宣发誓。会生生世世守护好阿璃,不会让阿璃伤心难过,否则,我愿落入忘川,入末世轮回,此后不再为人。”凤宣毅然的发誓道,这次他不会再放开手了。
      他们说的对,当初他的所作所为,伤透了女儿的心,以致于这些年荼璃再没认过他。
      “凤宣!此生再不可往上乘修行,入我魔尊门下,终生守护魔界,不得背叛。”魔尊站起来背对着宣布道,“若我女儿受到任何委屈,必让你粉身碎骨。”
      魔尊愤愤离去,他还是担心自己的女儿会受到伤害。自己捧在手心的女儿怎能让她受苦,所以他选择将凤宣纳回魔族。
      “谢魔尊。”凤宣欣喜若狂道。
      “...谢...父王。”荼璃既欣喜又感动,她明白魔尊是为了她好。
      莫无尘苦着脸坐在台阶上望着天,南万卿在他身边扇着扇子走来走去,走来走去。
      “你别晃了~”莫无尘实在深受不住一个身影在面前晃来晃去的,“有话你就说。”
      “与你交好这么久,从未知晓你是个痴人。”南万卿打趣道。
      “...就你?有什么资格取笑我?”莫无尘杵着脸撇嘴道,“阁下不是风流仙君,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吗?不知曾经那些垂涎仙君的仙子和凡界姑娘有没有想着仙君。”
      “喂!这话你不要当着阿雪说,之前...那是我不懂事。”南万卿担惊受怕的看着屋内阻止莫无尘道。
      “呵~仙君也有怕的啊?”莫无尘反过来取笑南万卿道。
      “我这不是怕,往事不再提,你我二人不要在此五十步笑百步了。”南万卿掩饰着自己有些红的脸,不是因为生气,是因为想起当初的自己,他也觉得当初的自己过于风流了。
      “我要去天界。”莫无尘突然正经道。
      “真的决定了?她知道后恐怕...”南万卿知道莫无尘要干什么,果然,陷入爱情的人都是疯子。
      “所以我不会见她,她现在全心都在担心白默之,若她问起你便说我家中有急事。我要走魔族也不会拦我。”莫无尘站起来往前走了几步嘱咐道。
      “你此刻便要走?”
      “嗯。”
      “我陪你去,唉~别说不用,你要坚持不住我还要把你捡走呢。”
      “那我还要多谢你呢。”莫无尘无奈笑道,二人手举起握紧,证明了多年的兄弟情义,两人相视而笑。
      “你先走一步,我嘱咐掩护下随后就到。”南万卿道。
      “好。”莫无尘点头,眼神复杂地看了屋里一眼之后便腾云而去。
      屋内白木兮一筹莫展,原地徘徊的等着结果。
      “怎么样?”白木兮见故辞雪起身立马抓住故辞雪问道。
      “他的脉络与我们不同,之前可能因为魔气压制没有察觉。也许是因为他是异灵族人,所以桑翎并未伤起根本。只是,他现在灵力全无,经脉受损,怕是之后不能再修行了。”故辞雪失落道。
      “不能修行便不修行,只要能活着就好。”白木兮以为白默之也要离开她的时候,故辞雪的话让她落下了心中的石头。
      “这小兄弟的状况想必这位仙子已给你说明,仙子年纪轻轻便医术了得,乃是医界幸事。有这位仙子在我们也没有什么帮忙的了,便告退了。”魔界医者中的一个人走到白木兮面前道。
      “辛苦各位,多谢。”白木兮郑重的对这些人行了魔界之礼。
      待那些医者走后,南万卿一个人故作轻松的走了进来,“他没事了吧?”
      “无生命危险,只是之后可能不可再修行。”故辞雪回道。
      “...无尘呢?”白木兮看看门的方向问道。
      “哦。他家中来消息说有事要他回去。”南万卿极力掩饰着,他担心白木兮那么聪明会察觉什么。
      “那么急吗?”白木兮并没有怀疑南万卿,只担心莫无尘家中有什么事是让他连告别都没有就走。
      “看起来是很急。”南万卿见白木兮没有怀疑偷偷松了口气。
      “那个,我看他挺急的样子,我和他一起回去看有什么可以帮忙的,你们留在这里照顾那小子。天帝心中一直就愧疚异灵族和你家事,想必也不会为难你们的。”
      “好,那你去吧。”白木兮想着有一个人帮忙也好便回道。
      “一切小心。”故辞雪关心道,白木兮没有看出来,她可是看出来了南万卿眼神的躲避,也许这就是相爱的人会时刻感觉到对方吧。
      南万卿走之前安慰地拍了故辞雪的肩膀一下,他知道故辞雪看出来了。他轻轻捏了下故辞雪的肩膀,示意她不要告诉白木兮。
      南万卿赶着去找莫无尘,故辞雪纠结要不要告诉白木兮,白木兮既担心白默之的身体,又担心莫无尘的安危。
      白木兮在白默之床边沉沉睡去,故辞雪走到窗前看着月亮,转身在桌案的宣纸上写下一句诗:若似月轮终皎洁,不辞冰雪为卿热。将纸化作一只纸鹤,施了些法术放纸鹤飞向远方。
      若问爱情,十有九伤,他们几人何尝不是尝尽酸楚期盼甘甜。
      这么多次的共同经历,彼此的心早就不知不觉靠在一起,无论友情,亲情,还是爱情。
      正因为他们心中都放着彼此,才会舍弃自己去冒险,才会依然选择默默的替对方承担。人生在世,便有了牵绊。往后余生,便有了依附。
      魔界夜长昼短,夕轮守着黑夜,繁星相伴,夜空晴朗,没有云雾遮挡,皎洁似明镜。
      少年并肩,魔界篇,终!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