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心上月

作者:一里栀夏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你若盛开,清风自来

      旁边放不下,放桌面上又占地方,索性顺手放进桌肚里。
      想到了这里就想起了某人。某人的生日是什么时候呢?
      于是目光又自觉的转向某个方向,可是一看到这个场景,顿时眼神立马就锋利了起来。这个家伙到底是怎么回事?
      正在托阮绵绵把巧克力交给封灵子的荀少仲,顿时感到有如实质目光正在看着自己。
      他心里一惊,不会吧,这么快,就被发现了,应该不至于啊。但是还是佯装淡定的把礼物和贺卡递给阮绵绵:“谢谢你,再帮我和她说一句晚上记得电话别关机。”
      阮绵绵点头“嗯”了一声表示知道后,就把东西也随手放进了桌肚里。省的待会儿封灵子毛手毛脚的给弄坏了。
      阮绵绵既然出声答应了,就一定会做到。这一点荀少仲也是如此。
      之所以当初两人“一见如故”,就是因为都能看透彼此的伪装。
      他们是同一类人。
      都是最接近佛的人,也是最接近魔的人。
      佛性的慈悲,与万物有情,与众生怜悯。
      魔性的残忍,俯仰皆是他人,生死亦是外物。
      说是无情却心有所绊,道是有情眼里确无一物。
      所以说,他们都是最接近佛的人,也是最接近魔的人。亦正亦邪。
      然而现在,他们都只是凡人。
      所以凡人阮绵绵低头接着看书,凡人荀少仲却是平生第一次脸红。
      一向不苟言笑的冷脸校草竟然一瞬间就红了脸。虽然这抹红立刻就消了,可是这白皙俊朗的脸就算只红了一秒,那也是十分明显,而且,就算脸上的消了,红如玛瑙的耳朵可是分外惹人瞩目呢。
      钟毅冷眼看着,冷笑一声:“哼。”哼完之后,心里郁郁。
      自从上次莫名其妙叫人家小姑凉半夜出来陪庆生,钟毅大概多多少少的明白了自己这颗骚动的少男心。然后又打算借着补课准备创造点近水楼台的机会。结果机会没捞到,自己的智商差点被碾压的怀疑人生。
      好不容易肯定了自己的智商没问题,结果发现这妹子就是个迟钝到不行的乌龟,一天到晚就知道躲在龟壳里睡大觉,任凭外面风吹雨打,我自巍然不动。
      钟毅:。。。。。。
      也是服了。
      不服不行。
      每次看到阮绵绵澄澈干净的黑眼睛,钟毅都会心里愧疚,这特么还是个孩子呢,龌龊。
      可现在,出名要趁早,谈恋爱也要趁早啊。不然你心心念念,精心呵护的大白菜可能就被别的猪给拱了。
      钟毅趴在桌上咬牙切齿,黑化指数蹭蹭的往上冒。
      冒的陈阳心里激动又忐忑:“来了来了,这一天终于来了。”
      于是放学后,在钟毅堵住阮绵绵时,陈阳就立刻清场。
      速度之快惊呆了一旁一脸懵的胡东升。胡东升拉着陈阳的胳膊,“干嘛呢?你今天什么情况,吃错药了吧,这么兴奋?”
      陈阳神秘兮兮的在楼梯处找了个自以为能挡住自己的柱子,顺手把扯着自己的胡东升也一并塞到自己身后,然后竖起食指抵在嘴上:“嘘,请你看场好戏。”幸灾乐祸的表情不要太明显。
      而教室里,钟毅等到没什么人了,就坐在座位上,长腿搭在前面的椅子上,一手撑着下巴,一手敲着桌面,然后唇角勾笑,扬声喊了声:“喂,阮绵绵。”
      阮绵绵放下手中还没收拾好的书包,回头望去,偌大的教室里竟只有钟毅一人。他肆意坐在座位上,姿态放松,眼神散漫。只是微微笑着,叩了叩桌面,说了声:“你过来。”
      阮绵绵皱了皱眉,看看没人的教室,不知道这是要闹哪样,于是只好走过去,随手扒了下已经长到戳眼睛的睫毛,“怎么了?”
      钟毅也只是收回长腿,让出里面的位子,只说不答:“喂,你先别走,我有点事想和你谈谈。”
      阮绵绵只好顺势走进去坐下,不知道钟毅这样神神秘秘的要搞什么鬼。
      此时距离教室70米的陈阳和胡东升被众人异样的目光洗礼。着实这两位鬼鬼祟祟的狗腿样子实在太引人注目。路人也顺着目光看去,顺便勤学好问道:“这什么情况?”
      “什么情况?!毅哥找人谈话呗。”陈阳眉毛一挑,立刻答道“我早就知道毅哥不爽那死丫头很久了。看她以后还敢不敢再嚣张了。”
      而四下无人的教室里,“谈什么?”陈阳口里的“死丫头”抬起高贵的头颅,斜睨一眼。
      “谈个恋爱,你看怎么样?”校霸还没从他有生之年居然还会紧张中回过神来,就被果断拒绝了。
      “不怎么样。”
      钟毅:。。。。。。
      。。。。。。
      “这就是你说的谈话?”路人指着里面,一脸意味深长的看着狗腿子们。
      众狗腿漫不经心扫一眼然后瞪大双眼,“?”
      “。。。。。。”
      “!”内心疯狂哀嚎“毅哥这!这死丫头!完了,我毅哥这绝对是瞎了呀。”
      路人默默离这群人远了点,怕拉低智商。
      回头又看看窗明几净的教室里,高大的男生倾身过来拥吻住背影纤瘦娇小的女生。夕阳的光辉暖暖的包裹着二人,嗯,还挺美的嘛。
      这是后来路人的版本。
      真实的情况是:钟毅没想到自己居然这么快就被别人拒绝了。
      嘴角又挂起了邪魅又慵懒的笑,优雅的凑到阮绵绵眼前,看着这双永远都很干净的眼睛。笑骂了句:“说句考虑一下会死啊?真是一点面子都不给我啊。”
      然后看着歪头正在考虑这个建议的阮绵绵,伸出手臂直接揽进了自己怀里。头埋在细白的颈窝处,安静的抱紧阮绵绵。
      阮绵绵刚想挣扎,才把手放到钟毅环着自己的手臂上时,低沉的声音从自己的颈窝处传来:“我刚刚才经历人生第一次表白失败,你个小没良心的,让我靠一下,充一会儿电。”
      湿热的气息直直地打在颈动脉上,透过皮肤,顺着经脉,竟一直到达心底。阮绵绵觉得心脏像是触电了一样,心里酥酥麻麻的,竟好像是抽掉了全身的力气。
      就这样沉默的,安静的,两个人乖乖的相拥在初冬的暖阳的余晖里。
      后来这也成为钟毅那长时间的孤独里温暖的回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