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心上月

作者:一里栀夏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吃醋1

      虽然阮绵绵的变化令他也也有点惊讶。不过他能理解。敏感的孩子总是会给自己筑起一道道防线的。这些大惊小怪的孩子们终究还是太年轻了。
      他就能看出这孩子眼里的澄澈和永不失孩子气的天真。这样的人没什么可怕的,恰恰相反的是,他们是这个世界难得的璞玉,通透慈悲,独有自己的清越纯粹。
      看来,是指望不上他这个侄子能照顾人家小姑凉了。是时候给人小姑凉换个乖一点儿的同桌了。
      显然钟婉宁也注意到了角落里的小姑凉,不好意思的擦擦眼角:“这次又得多亏褚大夫了,不然。。。。。。”
      钟毅看着姑姑又要哭的节奏扶额说道:“姑姑,你看,我这不是没事吗?我就是一时没注意,下次再也不敢生病往医院跑了。”
      钟婉宁被一打岔,终于缓下心来:“这次又是人家褚大夫帮了咱家一会儿,等你出院了,得好好谢谢人褚大夫。”又转过头来“绵绵是吧?这次又麻烦你姥姥了,你姥姥呢,我可得当面好好谢谢她了。”
      阮绵绵对着陌生却又友好的长辈总有种莫名的乖巧,于是她老老实实的说:“姥姥,去外地主持会议去了。”
      “啊?要去多久啊?那你一个人在家啊。”
      “一个星期。没事的。之前姥姥也有时去外地,我也是一个人在家。”只不过是去两三天,阮绵绵想了想还是没有全部说出来。
      果然,钟婉宁还是惊叹道:“这怎么行?这样,绵绵,你回家收拾点东西住我家去。正好你为源哥哥上大学去了,小毅就让他住他哥的房间,我收拾干净,你过来住一段时间。”
      后来好说歹说,阮绵绵再三保证,家里有人陪,总算是争取到了回家睡觉的机会。不过一日三餐,却还是要去周家去的。
      阮绵绵没想到,就是一场探病还把自己给搭进去了。这以后天天去人家蹭饭多尴尬啊。关键是这人家还是自己班主任家。阮绵绵想想都有点惆怅。
      人情世故什么的,她真的很不擅长啊。想想接下来这一周的生活,阮绵绵觉得甚是为难。
      不过,周家一家人包括钟毅倒是对这个结果很是满意。
      钟毅毕竟还是少年人的身体,恢复的很快。挂了两天水,就出院了。医院实在是太无聊也太可怕了。药难吃的要死,打针的护士姐姐被他盯的手抖,越抖越不容易定位。无辜的挨了好几针。不能仗着我不跟女生翻脸就这样对我啊。
      可等到上学,回到了学校。这才发现,阮绵绵已经不是他的同桌了。
      陈阳见他回来立刻开始打小报告了。“毅哥,你说,她是不是故意的。我还没找她算我妹的账呢。她倒好,转眼就离咱远远的了。咱又不是啥病毒。”
      一旁憨厚诚实的胡东升倒是很诚恳的说:“又不是她主动调的,是小老头让她换的。。。。。。”话还没说完,倒是在钟毅的斜睨和陈阳的冷眼下越说越小,连脖子都缩了一下。
      陈阳在一旁挑着眉没好气的说:“你怎么不说是人家看不上咱们呢。”然后又小小声的补充道:“还把物理答案给带走了,谁稀罕了?”全然不顾钟毅有点变黑的脸,还以为,和他毅哥是一国的。
      校霸忍了忍,最后还是用招牌笑吓的二人话都不敢说了,这才满意的转头,微眯着眼,盯着教室前排某个纤细的身影看。就像一只猫盯着角落里的小老鼠一样。
      阮绵绵的新同桌叫封灵子,是个有点微胖的女孩子,五官很好看,就是身材略丰满。在一片青涩中,已经独居成熟的魅力。可是这个时期的男孩女孩还没能学会正确欣赏和尊重美。
      而封灵子也从小到大被人取笑为“封胖子”。一直以来都是一副含胸驼背的样子,自卑的不敢抬头直视人的眼睛。不过,在鼓起勇气向阮绵绵借了块橡皮后倒是迅速和这个新同桌熟络了起来。
      因为阮绵绵似乎对她的故事没有刨根问底的好奇心,对她的行为也没有指点江山的热心。这让她很安心。有时候,人并不需要指点,你只需要陪伴就是对她最大的帮助了。
      封灵子四处看了看,凑过来挤到阮绵绵边上小声说道:“绵绵,你有没有感到一丝丝凉意啊?”说完有抬头瞟了瞟周围。
      她的话没引起阮绵绵一丝一毫的好奇心,她继续有条不紊的翻着手里的历年真题卷,连个眼神都没移动过“没有。”
      封灵子看不出来问题,但从小到大的直觉告诉她,有一股强烈的视线正在盯着她。
      直到她这副畏畏缩缩的样子被班长大人荀少仲看见了。
      她一对上班长的眼睛就立刻低下头去。荀少仲倒是看了她一会儿,也转了过去。钟毅本来是盯着封灵子的,却看到荀少仲往阮绵绵看了好一会儿。不由得舔了下嘴角,冷笑了一声。倒是把后桌的两位給惊动了。
      陈阳伸出胳膊杵了杵胡东升,小声道“看,毅哥肯定生气了。我就说那小丫头太傲了吧。连我们校霸的面子都敢甩。”
      胡东升也低声探讨:“不至于吧,毅哥什么时候跟女孩子计较过。”
      陈阳不屑的看着他:“哼,不信,那你就等着看吧。”说完胸有成竹的看着他,不愿再多解释。
      而低下头的封灵子也开始回忆起一些往事。
      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封灵子就很怕荀少仲。按理来说,他们是从小到大的青梅竹马,应该比旁人都要亲近些。
      但是小时候,圆乎乎的小封灵子追在荀少仲身后喊:“少仲哥哥,少仲哥哥,你等等我呀。”
      荀少仲就恶狠狠回头凶她:“走开,不要跟在我后面。我不是会带你一起玩的。”
      那时候小丫头还不知道自己是被嫌弃的,以为在逗她玩。依然不胜其烦跟在荀少仲后面当小尾巴。握着荀少仲的小拳头笑的傻乎乎的。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