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心上月

作者:一里栀夏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生活千奇百怪

      然后围观群众就看见这精致的少年微微一笑,笑的人心脏乱跳。注视着某个方向,抬步走去。
      而这个方向上的女生们都纷纷惊讶地捂住嘴巴,眼里“bulingbuling”地闪着星星。心脏跳动的节奏乱的不像话。“天哪,他是在看我吗?”、“天哪,他向我走来了。”、“哦买噶,我等会儿要怎么说?说什么?我是不是要先打个招呼,要含蓄点儿的微笑。”
      然后,钟毅从容的路过一只只默默举起的小手,径直走向了低头拨号的某人。
      围观群众听到正如想象中的清冷的声音,恩,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男神音了吧。语气温柔又宠溺,骨节分明的玉手盖在手机上:“别打了,我等了这么久,你怎么才来?”然后亲密又熟稔的捏了捏女生为了夹头发扎的小揪揪。
      刹那间,听到无数“噼里啪啦”像是什么碎掉的声音,恩?有见多识广路人听出了大概像是无数心碎掉的声音吧。
      哎,好看的男孩子怎么都是别人家的。哎,走吧,走吧。有主的白菜只能欣赏欣赏啦。哎,年轻,真好啊。
      想当年。。。。。。算了,路人低头微微一笑还是不想了,回家给家里那只猪做饭去吧。
      阮绵绵正欲伸手打掉这只讨厌的手,就听他说:“哦,也不知道我们姥姥睡了没有,我要不要说声晚安啊。”只能默默的把手放下,握紧,好想咬死他啊。
      钟毅看着眼前这人,土气的蝴蝶夹子,夹住了碍眼的刘海,露出了光洁白皙的额头,微软细凉的小揪揪,乌黑的碎发越发衬得这张小脸真是漂亮又可爱。
      尤其是这双乌黑的会发亮的黑葡萄似的眼睛,真是美丽。怎么会是个“丑女人”呢?
      余光瞥到指缝间漏出的“110”的号码,钟毅简直是又好气又好笑,一时间竟不知该有什么表情。
      不过,校霸的反应能力不是盖的。钟毅笑着抽出阮绵绵的手机把号码删除后,非常自然的装进了自己的裤子口袋里。
      阮绵绵冷眼看着眼前这人一点都不心虚手软的把自己的手机理所当然的私吞了,简直要被气笑了。然后,她就真的笑着问道:“如果我没记错,那是我的手机。”
      “嗯?”钟毅似是明白过来,把手机掏出来看了看,就在阮绵绵要伸手接过的时候,又立刻揣了回去,然后又是那种气死人不偿命的语气一字一句道:“哦,现,在,它,是,我,的”,说到“我”的时候还看了看阮绵绵。
      阮绵绵顿时有种后悔的今晚出门的感觉,是不是今天早上出门撞上啥东西了,今天还不能善了了咋地?
      钟毅满意的看着眼前人垂死挣扎然后认命的样子,伸手勾住小绵羊细白的脖颈,“走吧,陪哥去吃大餐。”
      阮绵绵被扯得站不住,等站好了之后,立马抬头怒视,两只手扒拉着钟毅跟铁箍似的手臂,凶残的要拼命。
      钟毅看着阮绵绵毫无意义的挣扎,就像在逗一个奶凶奶凶的小奶猫,笑骂道:“怎么?之前还喊我哥哥呢?现在翻脸不认人啦?”
      扒拉了半天,人家除了手红了点,压根没反应,自己还扯得手疼。索性不再白费力气,就当是围着一条围脖了。而阮绵绵也终于耗光耐心,没好气的说:“你到底想干嘛?”
      钟毅这才从圈改成了搭,鼓励似的摸摸小奶猫的头,果然看到那双圆溜溜的眼睛狠狠的瞪过来。这才慢条斯理地说:“今天是我生日。”
      然后,就看到阮绵绵满脸问号和看神经病的眼神,钟毅咬咬牙,这小东西,真没良心。亏他还想请她吃蛋糕呢。这可是校霸第一次请人吃蛋糕呢。
      钟毅自己也说不清楚,为什么周围那么多人,那么多真心的祝福。人影斑驳,碰杯声交错时,他却突然想起了她。
      那天无意间在小老头办公室看到的信息突然就出现在脑海里,也许那个时候就已经记住了。
      人的意识可以改变,可以控制。可是潜意识确是反映了最真实的思想和欲望。它比意识更强大。暗地里支配着大脑,下意识去表达自己最真实的反应和诉求。
      大概从第一面开始,这个人就已经在脑海深处扎了根。所以才会允许她在在自己的世界里生根发芽。所以才会默默允许她的靠近,所以才会越来越想看到真实的她,不自觉的想离她近一点再近一点。
      这种变化,钟毅从未感觉过。也不知道自己出了什么状况。他也是个非常能接收新东西,愿意接受新挑战的人,在威胁尚未形成时,先了解再击退。
      可是对于这种突如其来的变化,钟毅却乐观其变。
      他用全神贯注的注意力浇灌了它,如今已经发芽。他没有去想这样做的后果,因为难得荒芜的世界里出现了一抹生机。光是播种,等待发芽就已经令他满心欢喜了。
      推杯换盏间,他突然很想见她。周围人都知道他不喜欢过生日,所以也没有怎么讲究场面和仪式,还是和以前一样,大家聚聚吃吃,就结束了。然后陈阳和胡东升陪他打牌或者回小老头家里。
      今晚,他趁众人酒酣意尽的时候就提前发个消息给陈阳说自己先走了。不然,陈阳他们肯定要闹整晚,反正明天星期六。
      本来只是想等阮绵绵来,至于为什么非要等她来,他也不知道,反正就是今天不想要一个人待着。想要听到她的声音,甚至想听她说一句:“生日快乐”。
      他觉得自己像是迷路的小孩,固执的非要有个人来领他回家。
      然后他等啊,等啊,等来了一个小姑凉。
      再然后他就像是一个不规则体找到了一个非常契合自己的碎片。完美无缺,天生绝对。
      年轻的他大概还没意识到自己是有多么幸运。
      人生千姿百态,生活千奇百怪。
      遇上对的人是前世多少次的真心祈祷啊。而他如此幸运,在他还没明白时,就找到了自己的肋骨。也许正因这份提前预支的幸运,所以才会在懂得的时候恰好失去。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