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心上月

作者:一里栀夏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我本来就没有啊

      生硬的语气,完全的冷漠疏离,钟毅屈指摸了摸鼻子眼神看向窗外,胡东升抬头看了看天,恩,头顶的电风扇真好看。
      陈阳尴尬的抽抽嘴角:“那下次吧,下次有空再去。”
      本以为会有个台阶下的陈阳嘴角尴尬的笑意随着阮绵绵的沉默渐渐消失。
      阮绵绵低头默然无语了好一会儿,就在陈阳以为她会继续沉默的时候,突然阮绵绵转头看向他,一字一句认真的说:“不,我不会去的。”然后又补充道:“今天不会,明天不会,以后更不会。”
      难得的认真语气却让陈阳脸色立刻难看了起来,“你这是什么意思?”
      可是阮绵绵却没有答话的打算,她转过头继续记笔记。
      就在陈阳要发疯的时候,胡东升凭一己之力把他从教室里拉了出来:“哎,你冷静点。人家还在师太那救过你一命呢。”
      陈阳抓抓头发,一脸郁闷蹲在台阶上:“东子,你说,我哪得罪她了,她那么傲干什么?”
      胡东升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只能模棱两可的劝慰道:“她大概就是这个脾气吧。你一个大男人别跟她计较了。”
      陈阳也是冷静了会儿,终究还是没放在心上,故作凶狠道:“那除非她跟我道歉,不然我可不会原谅她的。”
      “也许她只是一时心情不好,女孩子嘛,情绪总是莫名其妙的。”
      教室外面站着陈阳和胡东升,而还留在教室里的钟毅也是一脸复杂。欲言又止最后还是问出了口:“你打算怎么办?”
      阮绵绵语气嘲讽:“又不是我的错,要我怎么办?还是说,你们想我怎么办?”
      钟毅顿时感觉被噎了一下,难得词穷,又像是不小心摸到了仙人掌的刺,不疼却有点微微喇手。
      不过,他眼前的阮绵绵果然露出了真实性格,那天初次见面时的眼神不是错觉。她是真的心里无所畏惧并且是漠视他人的。
      钟毅面上波澜不惊,其实心里兴奋大于好奇。眼前这人真是太有意思了。他靠坐在后桌上,看着这个即使发生了出乎意料情况也没有停笔的女孩子,掌心下唇角微微勾起,笑的肆意邪魅。
      他想,你终于还是摘下了假面,小绵羊!
      在外面等的不耐烦的陈阳一进门就看到阮绵绵不动如山的坐姿,不由得心里懊恼又火起,再看到一旁的校霸笑的跟看到好东西似的舒心更觉得自己冲动的有点无理取闹。
      但是少年人的难以折腰的自尊心又让他拉不下面子和解。只祈求,阮绵绵能善解人意,主动给自己一个台阶下。
      不过,显然,他注定只能一个人生着闷气,自己憋屈到死也说不出一句缓和的话来。可是谁还不是一个有个性的人了?
      于是他只能转移炮火,“毅哥走吧,不用白费心思了,某些人我们可请不起。”看到钟毅似笑非笑的眼神,他才意识到自己刚刚的话有点酸,只好硬着头皮说:“快走吧,老胡已经叫人去了。”
      钟毅这才站起身来,慢条斯理的走了出去。
      等四周安静下来,阮绵绵终于停下了笔,她端详着眼前详细的物理笔记出了一会儿神,突然就想起一件往事。
      小时候隔壁邻居家有个在外地的小妹妹,每到逢年过节就会回到这边来。那时候,阮绵绵也还是个天真烂漫的孩子。两个年龄相仿的孩子总是有很多共同语言。
      于是,她总是带着这个小妹妹到处去玩,四处冒险。小妹妹每次回去都哭得稀里哗啦:“我不要,我不要。我要和绵绵一直在一起玩。”
      阮绵绵心里很受触动,也有点想哭。可是从小发誓不再流泪,不再让姥姥担心的她,还是坚强的走过去安慰哭成小花猫的好朋友:“没事的,等你下次回来,我们再一起玩。”
      于是,阮绵绵开始期盼每个节假日和寒暑假,那样她最好的朋友就会回来了。姥姥看到了也很欣慰:“我们圆圆有好朋友啦,姥姥真高兴啊。”
      “是啊,是啊。她说圆圆是她最好的朋友呢。”小小的阮绵绵还举着小肉拳,掰着小胖手一脸兴奋的数着离暑假还有多久。
      好不容易小伙伴聚到了一起,又疯玩了几天。有天阮绵绵很抱歉的和好朋友说:“对不起,我这几天要去上辅导班。不能陪你玩了。你等我放学好吗?”
      小伙伴愉快的答应了:“好呀,好呀。我等你放学了在一起玩。”
      可是等阮绵绵好不容易按耐住迫不及待赶回来的心情,捧着一个小蛋糕准备给好朋友一个惊喜时,却在转弯处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可没等她开心的迈出脚时却被那道甜美可爱的声音定在了拐角“谁和那个小胖猪是好朋友啦?是她要死要活的非要和我玩。我只是看她一个人好可怜。”声音是那么熟悉,语气却是陌生的嫌弃和鄙夷。
      周围稚嫩的声音响起,是经常嘲笑她没爸爸,没妈妈的另一个小男孩:“那你发誓,你以后再也不跟那个胖子玩,我们才带你一起玩。”
      然后她的阮绵绵听到了一声清脆的声音:“好啊,我发誓我以后再也不和她玩了。”
      男孩接着又说:“那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谁变谁是猪。”
      。。。。。。
      阮绵绵紧紧攥着书包带子,控制着自己的双腿离开了那里。
      有些东西明摆着不属于自己,强求也没多大意义。
      姥姥看到拎着小蛋糕回来的阮绵绵,放下手里的医书,“怎么啦?没找到隔壁小朋友吗?”
      阮绵绵的脚步顿了顿,语气轻松的说:“是啊,她不在家。姥姥我去写作业啦,今天作业有点多。”
      姥姥闻言又重新带上眼镜,捧起书嘀咕道:“你这孩子,也要多出去玩玩,别老闷在家里。不要每次都等人家主动来找你玩啊。”
      进到房间的阮绵绵答了句:“知道啦。”然后“咔哒”关上了门。
      小蛋糕放在了桌子上,鲜艳的草莓,甜美的奶油一点也勾不起阮绵绵的食欲。
      她想,我其实一点也不难过,就当我从没有得到过,那就从没有失去过。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