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以为我是假酒

作者:常路过的旁白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七章连线

      
      琴酒挂了电话,想到了名义上的搭档,虽然赤井怎么样都无所谓,但以防万一还是问候下。
      他转而打给了贝尔摩德。
      
      独自冷静一段时间,对于那个女人的二五仔行为,接受是没有,可也不会像最开始那样的气愤了。
      
      琴酒觉得他做好了准备,可以用以往的态度面对任何一个人。
      
      “真难得,琴酒,你又主动找我。”很快接通,贝尔摩德的声音有些暧昧,“怎么,改变心意了?”
      
      琴酒哼了声,不置可否地反问:“你说的心意是指对谁?”
      
      “我本来要说我,既然你多问了一句,那是指别人了。”贝尔摩德有瞬间的停顿,但很快恢复正常,回以微笑,顺带调侃:“那个「别人」该不会是指莱伊?表面上不在意、很讨厌,实际上在乎得不了了?”
      
      “你还是这么会膈应人。”琴酒冷漠的脸上多了丝嫌恶,他会在乎莱伊的只有一点:死了吗?
      
      “谢谢夸奖?”贝尔摩德再次笑了,“所以,你找我是为了我?真是受宠若惊。”
      
      不,我也不是想找你……
      琴酒觉得对话不太妙,尽快结束才行:“听他说,你有任务需要他做帮手?”
      
      “所以……”贝尔摩德语气微妙,“饶了半天,还是为了莱伊啊。他告状了?”
      
      “真是越说越恶心。”琴酒不想绕,单刀直入,“你要他帮的忙是什么。”
      
      贝尔摩德漫不经心地回答:“这个可有点过了哦,琴酒。我们可没有直线关系,我不需要向你汇报。舍不得让他被我利用,那你把他领回去。”
      
      琴酒撇了撇嘴,明白想要从贝尔摩德的手中得到好处很难,干脆更直接点,“我只在意你任务的位置。我不想故意和他错开,却发生了偶遇般的巧合。”那可真是太艹了。
      
      贝尔摩德沉默了下,很给面子的没有反问你在哪里,而是真诚地给出了答案,“日本,东京。”
      
      琴酒陷入了沉默,第一个反应是:看吧,就是有那么多『巧合』。
      
      贝尔摩德立刻明白了:“原来你在日本…哈哈哈,真是有缘啊!”
      
      “把莱伊……”
      
      琴酒想起看过的——私自取名叫『苏格兰之死』——的片段……
      但还缺个波本啊!
      
      现在去跟朗姆或者boss要波本会不会太赶了?
      
      “你手头上能找到别的事吗?”
      
      “意思是说,你要我另外给他弄点事,最好别到日本?”
      
      “是。”
      
      “你到底有多排斥他啊!他得罪你了?”
      
      贝尔摩德表示,她从来没见过琴酒如此排斥一个人。就算是以前被干掉的搭档,也是在之后因为某个原因刚好踩中了琴酒的炸点才被弄死的,这个莱伊,只见了一面就精准的踩到了点吗?
      
      她沉思了一下,先做了个排除法:最基本的可以排除是卧底,要真是,莱伊哪还有机会告状啊!
      话说,莱伊这货不厚道啊,表面答应得好好的,转头就把她给告了?
      
      “他的存在就得罪我了。”琴酒不耐烦,觉得贝尔摩德问的太多了,“你要是不帮忙,我就自己来。”
      
      贝尔摩德狡猾地笑了:“琴酒,我有个提议,要不然你干脆帮我把任务搞定?我帮你拖住莱伊。”
      
      琴酒勾了勾唇角,正中下怀:“可以。发给我。”
      
      “……你让我觉得不真实。”太好说话了吧!突然发现了不付出代价并让琴酒帮忙的方法了!
      
      勉强达到了目的的琴酒不顾对方的心情,果断结束了通话。
      
      「苏格兰的情报。」琴酒刚闪过这个念头,面前就出现了画面,依然是『苏格兰之死』。
      
      虽然看过一遍,可三个卧底内斗这种事还是愉悦到他了,尤其是波本最后的表情,真让他高兴。
      
      另外一个画面是关于苏格兰身份的解答:诸伏景光。有个哥哥叫诸伏高明,长野县的警部。和波本、以及今天见到的伊达航警官是同学。
      
      “就这样?”
      
      「嗯,暂时只有这些。」
      
      “还真是简单啊。”琴酒轻哼了声,忍不住吐槽:“如果我们是剧里的角色,那他一定是出场没几话的那种吧。感觉特别像是来衬托波本存在的配角,或者说FBI和公安之间的催化剂?”经过了这一幕,估计波本会把赤井秀一当成敌人。要再能来个内斗可就太好了。
      
      「……」您的直觉真恐怖。
      它有一瞬间竟然十分人性化地在考虑,是否需要回答:其实苏格兰人气不低,您别小看他。
      
      琴酒若有所思,忽然说:“那个诸伏高明和工藤新一有什么关系?”
      
      视频再次出现,这次是发生在长野县的一个案子,缩小了的侦探没少在其中参合。
      
      好吧,他知道了。
      
      工藤新一就是个衰神附体的可怜家伙,走到哪里必定能碰上案件。
      
      顺便一说,视频里的警察也好、侦探也好都是瞎子么?那么明显一颗大头你们看不到?
      
      哦,把柜子开了一半停下给自己打圆场的他可能不太有资格说这样的话。
      
      说实话,琴酒很纳闷,如果是真实的,即使没开柜子也能听见呼吸啊,怎么就会鬼使神差地放过了柯南?还莫名其妙的说了句『大人不可能躲在柜子里』……难道他看到了柯南,然后良心大发放过了明显可疑的小侦探?更扯了!堂堂世界第一杀手才不会因为对方是小孩子就心软呢!
      
      ……问题还是出在工藤新一身上吧?
      
      是他观察的不够仔细,那小子浑身上下全是谜。
      
      本来想要暂时冷一冷这边的琴酒改变了主意,寻思着回头还是再找工藤新一出来聊聊。
      反正他现在也挺无聊的。
      正经事一个没有,全是在打发时间。
      
      “那个海贼怎么样了?”琴酒下床,倒了杯水,随意地问道。
      
      「原则上,我不能直接给你们牵线,但为了上一次的事致歉,我可以破例一次。」
      
      琴酒冷漠极了,并未对此对此任何反应。
      
      所以,在对上海贼嚣张又得意的笑脸时,他没有说话,而是由对方先开口。
      
      “你看上去也不是很关心我啊。”
      
      琴酒扫了眼对方背后的环境,扬了扬眉,“看来你将这样的机会利用得彻底。”
      越狱成功了呢。
      
      “呋呋呋,那是自然。还没说声谢谢呢。”要不是你,我一时半会还真出不来。
      
      “不用,与我无关。不过我很开心,也替你高兴。”让我看见了『同类』的胜利。
      
      反派又怎样?抓住机会,照样可以活得潇潇洒洒!
      
      双方没什么诚意地寒暄,笑容间各有各的含义,颇有几分心照不宣的意思。
      
      “为了表示感谢,我带你看看这边的风景吧。”多弗朗明哥主动提议,然后就好像有一个可以旋转的镜头,跟着他的视线让观看视频的人能看到更多的东西。
      
      琴酒回身,挨着桌子的边缘坐下,长腿一伸,随性肆意。墨绿色的眼眸眨了眨,看见了一望无垠的大海。显然冷酷杀手对于海洋没有特殊情怀,敷衍地嗯了声,连评价都吝啬。
      
      而且他感觉多弗朗明哥也不见得就有多喜欢这样的风景,只不过是借此来表达重获自由的喜悦。
      
      多弗朗明哥还特意指着海贼旗给他看,略得意地笑:“受你的鼓舞,我觉得我又可以重头来过了。虽然失去了德雷斯罗萨让我有点失落,但只要一想到草帽和罗的表情又觉得好了。”
      
      “不能抢回来?”琴酒终于有了点兴趣,因为这件事做出的假设,让他此时非常有代入感。假如换成他,在跟赤井同归于尽之前,必须先搞死朗姆。都是叛徒,比起赤井,还是朗姆更可恶。现在转换视角,在他看来,多弗朗明哥就该先去把场子抢回来,然后把那个戴草帽的小子弄死。
      
      多弗朗明哥迟疑了下,盯着琴酒的脸思考着,“你是不是……”
      
      “我不是。”琴酒感觉有点不妙,下意识地否定。
      
      “我还没说完。”多弗朗明哥似笑非笑,奇怪的默契让他明白了琴酒的想法,不就是代入感么,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介于这种奇妙的共情心理,他很好说话地多解释了几句,“我现在的目标改变了,德雷斯罗萨与我而言可有可无。而且,我在那里做的事被暴露出来后,要合理的拿回来有点困难。”
      
      琴酒面露诧异,主要是他从来没听过,“海贼还需要思考合理不合理?”
      
      “……”多弗朗明哥一时还真不知道怎么接话。
      你说合理吧,总觉得怪怪的,好像他们还会依照律法来行事似的。
      
      对视了片刻,琴酒想通了,略感慨:“看来我们区别并不太大。”
      
      他们做任务前也会考虑合不合法的问题,比如类似要某个人为组织做事,但对方一直拒绝的情况下,就会采取一些带有恐吓性的威胁手段,又踩在法律的底线上,即使被报警也不用担心。因为把握得很准确,既做到了造成令他人崩溃后乖乖听话的影响,也保住了组织一直贯彻的低调原则,一举两得。
      
      这会儿默契全无,多弗朗明哥追问,所谓的区别是指哪方面。
      
      琴酒不答,组织里的风格不好说得太仔细,转移话题,“说起来,那个戴草帽的,你居然被个小鬼打败了。”之前情深意切的代入感顿时消散,再怎么样,他也不会输给小孩子,哼。
      
      显然被戳中了痛处,多弗朗明哥脸色变得不太好看,终于露出了攻击的态度,“你不也输给小鬼了吗?话说回来,你对那个小鬼倒是很会照顾。”
      
      琴酒:“……”
      给我讲究点,我输的是赤井秀一,不是柯南那小鬼!
      但是……
      这样的『事实』更不想承认啊!!
      不,再讲究点,他输给了背叛,不是某个具体的谁!
      
    插入书签 



    都以为我是假酒
    酒厂干部直播,做个好人吧!



    我和挚友有了孩子(带斑亲情向)
    离村的斑来到了未来的木叶,和带土一起搞事(柱斑cp,带斑亲情向)



    神奇的南贺川[综]
    柱帝和斑爷的各种重生



    有本事当着我的面分手啊[综漫]
    当面分手不好吗?原创男主,尝试各种攻略技术,综:猎人,火影,海贼等……



    我的写轮眼能通阴阳[快穿]
    即将坐拥千军万马(鬼魂)的佐二少。综:火影,死神,夏目……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