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电影《姜子牙》衍生,cp师尊
  
  三界之上为四民天,而四民天之上名曰三清境。
  三清境之上为大罗天,有鸟焉,青玄为名,羽覆流光,现身于夜,引路亡魂。
  ——《无题书》
  
  宿命锁,锁命,亦锁情。
  虽非同道,亦可同归。
  
  百年陪伴,千年业火,此番青睐,非混沌至洪荒不可得还。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古典名著 东方玄幻 封神

搜索关键字:主角:元始天尊/师尊,玄鸟/青玄 ┃ 配角:姜子牙,苏妲己,鸿钧道祖 ┃ 其它:姜子牙

一句话简介:宿命锁系于腕间,宛若命定的红线

立意:寻心而行

  总点击数: 656   总书评数:13 当前被收藏数:109 文章积分:539,027
文章基本信息
  • 文章类型: 衍生-纯爱-古色古香-东方衍生
  • 作品视角: 主受
  • 作品风格:正剧
  • 所属系列: 2020|短篇完结|白驹过隙
    之 神话渺渺
  • 文章进度:完结
  • 全文字数:4071字
  • 是否出版: 尚未出版(联系出版
  • 签约状态: 未签约
  • 作品简评: 尚无任何作品简评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姜子牙]玄鸟语

作者:结潮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道与锁

      三界之上为四民天,而四民天之上名曰三清境。
      三清境之上为大罗天,有鸟焉,青玄为名,羽覆流光,现身于夜,引路亡魂。
      ——《无题书》
      
      元始天尊仍旧记得初次与玄鸟青玄见面的场景。
      
      他们初识于缥缈如海的玉清境,云雾缭绕于镜海之上,散去之后便显现出生灵涂炭的三界景象,业火燎原,骨铃声响,苍生悲苦。
      
      一缕雪色长发轻轻垂下,状似枝杈的发簪向四周蜿蜒生长,挽起天尊的雪发,露出那圣洁又至美的面庞。
      
      无垢道服自肩头披下,广袖延伸至天海交界。
      
      大抵世人都不曾料想,阐教始祖的面容竟如此年轻无双。
      
      发间无色之花盛开,细数不下九万朵,足见其修为之浑厚。
      
      天尊轻轻垂眸,山河变迁只此一瞬,望着苍生涂炭,前程渺茫,冤魂无处归家,凝结成怨四处漂泊。
      
      忽闻天地间响彻一声清啼,鸣声划开生与死的界限,业火焚烧过的大地亮起点点幽蓝的浮光,汇成玄鸟的模样端坐于尘土,忽而振翅高飞,化作极光与星河,羽翼承载万千亡魂,赴往来世的奈何桥。
      
      与此同时,一道幽亮的蓝光自天海交界寻至此处,光雾之中缓缓走出一个冰冷清丽的少年。
      
      流光织成他的衣摆,浮云化为他的襟纹,少年身披单衣,赤足轻点海面,长发飘飞,海天一色之间投下美丽的倒影,他立在那里,身段挺拔,高傲得如峰顶的一株雪松。
      
      战争频繁且苍凉,玄鸟分形现于各处,本体形貌虽少,但也汇聚了千年的时光。
      
      冤魂污秽,却无法沾染他的灵魂分毫。
      
      元始天尊道:“辛苦了。”
      
      玄鸟缓缓摇头,毫无顾忌地走向他,躺在他的身侧,他铺满海面的发丝里,闭眼轻嗅他发间的花香。
      
      天尊微愕:“玄鸟?”
      
      “吾名青玄。”少年自报名讳,朝他露出一个淡泊如清风的笑。
      
      元始天尊知妖族鸟类喜乐,不想神鸟亦然。
      
      玄鸟陪了元始天尊三百年,本是大罗天的神鸟,却因为贪恋玉清境的阐教始祖周身的气息,不愿离去。
      
      他陪他看尽世事变迁,天梯临世,封神大战,周朝建立,九尾伏诛,姜子牙囚于北海之边……
      
      奇怪的是,尽管九尾已除,商纣成了姻缘神,可三界依旧如故,战争从未熄灭,苍生依旧潦倒困苦。
      
      玄鸟时常下界引魂,偶得空闲才能停在元始天尊肩头,化为人形虚虚环着他,在天尊的耳畔吐气。
      
      少年身材纤细,来去轻盈,衣袍外露出的皮肤细腻白皙,幽蓝的双眸美丽摄人。
      
      镜海浮现狐耳女孩被人划破耳朵的情景时,玄鸟问这样的结果,是他想要的吗?
      
      元始天尊抬袖拂去观微,海面波澜轻起,画面随波纹荡漾开去。
      
      天尊空灵的声线在玉虚境中荡开——
      
      “一切,皆是为了苍生。”
      
      玄鸟不过随口一问,他自语了句是吗,便沿着元始天尊的道袍卧进发间,似是阐教始祖的雪发当作了自己的巢。
      
      无色之花簇拥周围,浑厚的修为包裹着玄鸟,就像元始天尊抱着他一样。玄鸟安心睡去,朦胧间依稀听见天尊唤了他一声:“青玄。”
      
      有谁为他盖上了一层云纱。
      
      玄鸟这一觉睡了很久,久到听见姜子牙和狐耳少女内心的呼唤才睁眼醒来。
      
      “你可以再睡一会儿。”元始天尊温和地对他说道。
      
      玄鸟未应声,独自化为一道青蓝色的幽光,穿过层层云海,呼唤亡魂。
      
      元始天尊安静地注视着他的背影,目光穿透了四民天的距离,看见了玄鸟回首时绝美的眸光。
      
      幽光温柔地铺满焦土,黑色的冤魂被抚慰,顺从地乘上玄鸟的羽毛。
      
      翱翔天际,赴往冥道的途中,玄鸟低头望向举着火把追赶他的狐耳少女。
      
      那么弱小的一只狐妖,姜子牙为什么要保护她呢?
      
      玄鸟难得产生了一丝小孩子般的好奇。
      
      元始天尊说,他命姜子牙斩九尾狐,斩的便是善。
      
      玄鸟翩然飞来,站在天梯顶端,背对十二金仙,伸手扶起姜子牙。
      
      少年的手臂瓷白纤细,像易碎的艺术品,姜子牙却从中感受到了无比坚实的力度。
      
      “你是……玄鸟?”姜子牙怔怔地看着他,回想起那天夜晚指引幽都方向的极光。
      
      少年不语,幽蓝色的眸子平静无澜,长发长及足踝,只微微启唇,声音直接传到姜子牙的脑海之中。
      
      他说:“去吧。”
      
      玄鸟拥有世间最纯粹至善的灵魂,他深爱每一个人,也被每一个人所深爱着。
      
      他聆听灵魂们呼唤他的名字,然后温柔地给予回应。
      
      元始天尊牺牲狐族、牺牲苏妲己拯救苍生的行为,玄鸟从来没有认同过。
      
      深红色的宿命锁,一端拴着狐族,一端拴着人类少女苏妲己。
      
      至善,难道注定要用小恶来实现吗?
      
      玄鸟的眼角落下泪水,沾湿了他美丽的眼睫。
      
      可是为什么……明明那些逝去的人与妖,是同样的悲伤,他们难道不值得被拯救吗?
      
      元始天尊轻柔地拭去少年眼角的泪,感觉那泪水像火焰灼烧到了心里,神色出现一丝恍惚。
      
      “青玄,别哭。”他几近温柔地哄道,“这是成神必要的经历,也是为了拯救更多的苍生必要的选择。”
      
      玄鸟微勾嘴角,笑容平淡而苦涩。
      
      “嗯,我懂的。”他如此回答,可是玄鸟也有自己的信仰和道。
      
      归墟并不是救赎,九尾击碎归墟大门仰头长啸,唤醒万千狐族冤魂,它们被欺骗、被囚禁,被一条条宿命锁拴连在一起。
      
      宿命锁本是元始天尊为将狐族一网打尽设下的枷锁,而今九尾利用它将所有狐族魂魄汇聚一体,向着高高在上的神发出最后最强也最绝望的反击。
      
      云层旋聚,雷声轰鸣,昆仑山顶金光一片,十二金仙合力降下罚诀。
      
      元始天尊双眸轻阖,于发间摘下一片无色花瓣,花瓣飘落指尖,加速坠落成金光融入罚诀之中。
      
      玄鸟攥紧手,天尊的广袖挡在他眼前。
      
      “不愿看,便不看。”元始天尊的声音庄严且渺远。
      
      金光与冤魂即将碰撞,无辜的灵魂将魂飞魄散,不得超生,消散茫茫沧海中,玄鸟为每一缕灵魂的消逝悲哀。
      
      危急关头,姜子牙终于顿悟了自己的道,断开宿命锁向苏妲己伸出手。
      
      玄鸟明白时机到了,身躯覆满羽翼,在元始天尊反应过来之前一跃而下,像流星般坠落,用清亮的啼鸣呼唤渴望引领的灵魂。
      
      “——青玄!”元始天尊厉声唤道。
      
      玄鸟没有回头,他的目光无比坚韧,如利刃穿过云层,以比罚诀更快的速度背起了那些狐族的灵魂。
      
      人皆有志,可为其九死不悔。
      神亦有道,可为证道灰飞烟灭。
      
      玄鸟第一次同时负载这么多灵魂,在被囚禁数百年后,它们的怨气远非寻常人魂可比。为了净化它们的怨气,得入轮回,玄鸟几乎用光了自己毕生的修为。
      
      他的视线越来越模糊,身体越来越沉,他好累,但他不能停下,他一定……要送这些灵魂到达彼岸。
      
      翎羽在脱落,元神在溃散。
      
      玄鸟的羽翼流淌着幽光,连起地狱与来生的桥梁。
      
      直到接住气若游丝的玄鸟,恍惚地抱紧他时,元始天尊才真正意识到,原来少年和姜子牙走的是同样的道。
      
      众生皆苦,并无二致。
      
      ——不想再看见一个良善之人死在面前。
      
      玄鸟息微,姜子牙斩断天梯,无极大罗天的神睁开通透的双眼,命有罪之神玉清天阐教始祖元始天尊领罚思过。
      
      鸿钧道祖神谕降下,目光在移动到玄鸟身上的刹那柔软下来。
      
      至纯至善的心,怎么能就此消散?
      
      “醒来吧,青玄。”
      
      浅金的灵光汇入玄鸟的眉心,少年暗淡下去的羽毛重新焕发光彩。他直起身子,第一句话却是:“请道祖将我与元始天尊一同囚禁,系以宿命锁,永生永世不得开解。”
      
      元始天尊系的宿命锁尚有开解之法,但若是鸿钧道祖,神命不可收回,那便真是无法得解的咒。
      
      元始天尊握住少年的手腕,摇头,“青玄,不必。我自己的罪孽,自己偿还。”
      
      玄鸟回头,瞳仁清碧透彻,他说:“我想陪你。”
      
      寻心而行,拯救苍生,是他的道。
      
      玄鸟深爱世间,深爱每一位生灵,亦深爱着他。
      
      天尊骤然缩紧了手指,发丝轻轻滑落,寻着心的感觉将玄鸟拉入怀中,紧紧抱住。
      
      “是这样吗,你的选择……”鸿钧道祖长长叹息,“那便,如你所愿。”
      
      宿命锁系于腕间,宛若命定的红线。
      
      元始天尊面临的处罚,是业火三千年的灼烧,为净化他所犯下的业障,向冤死的狐族赎罪。
      
      赤红色的业火烧过天尊泛着金纹的胸膛,身后参天枝杈间的无色花纷纷飘落,下了一场凄美的花雨。
      
      但他的神色不但没有一丝痛苦,还含着一抹淡淡的温柔。
      
      因为玄鸟抱着他,少年的怀抱那样温暖,即使业火灼魂也化为秋雨,都不重要了。
      
      元始天尊虚弱地靠在玄鸟肩头,问出了他最担心的问题:“青玄,你会怨我吗?”
      
      怨他伤害了他深爱的生灵,怨他为了至善做出来欺骗这般肮脏的举动。他只怕……只怕玄鸟留在他身边只是为了赎罪。
      
      玄鸟对他,是与世界万物相同的爱。可他对玄鸟,不知从何时起已经看得那样重要,再也离不开了。
      
      如果玄鸟这时候离开他的身边,他恐怕连这三千年的业火都熬不过去。
      
      “我不会。”玄鸟坚定地承诺,少年清丽的嗓音拨动了元始天尊心底的弦,雪发的仙人含笑闭眼,“那便是……再好不过了。”
      
      玄鸟垂着眸,看着在自己怀里安然闭目的仙人,他们相握的手腕连着无解的宿命锁,本该一同承受业火之苦,可元始天尊不知用了什么办法让他没感觉到一丝痛苦。
      
      玄鸟不懂恨,但不代表他不懂爱,他分得清大爱与小爱的差别。
      
      因为大爱,所以他会为狐族的遭遇难过,会为送它们入来世不惜差点灰飞烟灭。因为小爱,所以他愿意陪元始天尊一起赎罪,以自身为锁,不再让他犯下相同的错误。
      
      “也许我的业障要多加一重了。”元始天尊轻笑,他抬起头,温柔地望向少年,眉目之间适时地流露隐忍的痛苦。
      
      他说:“青玄,我好难受。”
      
      玄鸟果然担忧了起来,天尊借机道:“你能……让我亲一下吗?”
      
      玄鸟的睫毛颤了颤,露出受惊的神色,又见天尊难受地咳嗽了几声,茫然的心沉静了下来,回答:“如果你让你好受一点的话,可以。”
      
      然后他就被元始天尊吻住了,仙人的唇凉得像高山的冰雪,这个吻却如火焰一般炙热,仿佛忍耐已久的情感终于得到宣泄,察觉到这一点的玄鸟渐渐放松身体去迎合。
      
      烧在身体和灵魂之上的业火更烈了,无论这情是业障还是劫,又或者是另一罪孽,元始天尊都分不出心神去想了。
      
      他第一次有了不如就这般沦陷,堕入地狱也好的想法,而就在这想法出现的同时,折磨着他的业火突然熄灭。
      
      怔愣间,玄鸟主动侧头吻了吻他的嘴角,眼尾扬起真切的喜悦,幽蓝色的瞳孔熠熠生辉,比九重天之上的明月都要耀眼几分。
      
      “每一个在我们眼中平凡的人,都可能是他人心中的全世界,所以我们应该尊重每一条生命。”
      
      少年弯起眼睛:“天尊,您终于明白了。”
      
      是吗,原来如此。
      
      玄鸟恳求陪他一同受这神罚,竟怀有助他悟道,提前救他出炼狱的心思。
      
      元始天尊不禁笑了,他一介罪神,又何德何能受玄鸟如此青睐。
      
      他该如何归还这份青睐,怕是混沌到洪荒都嫌不够。
      
      雪发的神再次吻上玄鸟的唇,将他压在身下,略显强势地夺走少年的每一寸呼吸,轻纱与广袖在地面铺开。
      
      无论怎样,是玄鸟让他懂得何为小爱,让他懂得何为真正的至善,那么他便不会再放他走了。
      
      业火虽灭,但这囚禁的所剩的千年时光仍未终止。
      
      而他们今后的宿命,都将牢牢拴在一起。
      
      FIN.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观看,喜欢的小可爱留个评呀~
    鞠躬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篇  下一篇→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