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回古代做化妆师

作者:日记薄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5

      萃华白玉石筑起的长廊檐下摇曳着姿态婀娜的藤萝,旁边立着一位曼妙女子,连烟锦的披风软软凉凉搭在手臂,玉纱半遮面。
      
      听完身边高个女子的话,她淡淡一笑,“真不愧是我们淮南王殿下,倒丝毫不手软呢。”
      
      “小姐,我们用不用报给二皇子。”
      
      “不急,此时还动不得他,”她玉纱下的红唇弯了弯,轻轻碰了碰坠在一旁的藤萝,“不过那江氏千金留不得,你去帮他一把,将事情闹大。”
      
      --
      
      昨儿日受了惊,江九今身体又弱,念桃便下去派人熬药。
      
      江九今在床上呈“大”字状躺了会儿,想起还有任务在身,不禁哭唧唧自言自语道:“天啊,我怎么这么惨,让我当一条躺死闲鱼不好吗?!”
      
      发了一阵牢骚,还是认命地从床上爬起来,嘴里念念叨叨:“豆沙草莓色…那不就是豆沙加草莓色?这还是一个颜色?”
      
      浴清及时提示:“草莓色显白惹眼,豆沙色温婉轻柔,加在一起又胜似梅调的浆果色。”
      
      江九今:“so?”
      
      浴清:“只能提示到这里,主人,勤奋努力是根本,脚踏实地才是真!”
      
      江九今:“……”
      
      江九今抓了抓自己的头发,恍然望向窗外坠坠欲滴的梨花,洁净如绵白的云朵,微风吹过,簇于枝条之上的花朵飘飘然坠下,拂面生香。
      
      倏地脑子里灵光一闪,派人折下几朵,将白色花瓣与淡粉色花蕊撕开分成两组,又取出一点粉色胭脂平涂在桌面。
      
      先将白色花瓣压成汁,分成三组,将第一组与胭脂融合后,静置一分钟,再将剩余两组放入,胭脂很快就变成淡淡的粉白色,最后再加入淡粉色花蕊。
      
      江九今看着成品,眉头微蹙有些纠结,最后选择不加蜡油,质地倒像哑光,淡淡的豆沙色中透着淡红,像柔雾般温柔,却又不失可爱俏皮。
      
      “小助手,你看看这样可以?”
      
      浴清冷冷开口:“庸俗。
      
      庸俗本人:“……”
      
      “那请您指点一二,怎么样不庸俗?”
      
      江九今虽看不到,但无形中感觉它叹了口气,“看来你还未上道,我先支给你5积分,你去贩卖机中兑换第一件物品。”
      
      话音刚落,她眼前出现一个巨大的贩卖机,足足有十米高,上面装饰着大大小小的独角兽。
      
      江九今不禁惊叹出声,跟着它的话找到最下层,不禁又有些失落,“这不就是普通的人鱼姬亮片?”
      
      “庸俗。”
      
      “行行行,我庸俗,”江九今伸出手指在发光的按钮上轻轻一点,贩卖机发出提示音:
      
      【积分扣除:10,现余积分:5】
      
      “你抬起你的食指看一看。”
      
      江九今半信半疑照做,手指尖周围萦绕着闪闪亮亮的星星,“这是…?”
      
      浴清:“九野璃破星辰眼影,可以随时上妆。”
      
      江九今拾起木镜,轻轻点在眼尾,只见一道白色炫光划过。肤色提亮,浅粉色打底,玫红色做主色,配色温柔冷艳,眼尾晕着大片大片淡蓝色的星星闪片,似烟熏奶茶妆,又比它更亮眼。
      
      浴清有些激动,当时制作时就可以想到它的美丽,但没想到能被江九今演绎地如此完美,“扈九野与山海兮,漫漫星辰为九今,是不是很绝!你集中意念,将手指轻轻放在刚才的胭脂上。”
      
      江九今一时难以表达自己的心情,像被提着的木偶似得照做,方才平平淡淡的胭脂被扑上了白色珠光,还有带偏光的人鱼姬色。
      
      半秒后,江九今眨了眨眼,尖叫道:“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小助手,这是什么好东西,太太太绝了!!!你还有什么好东西?!”
      
      浴清翘起无形的尾巴,得意道:“淡定点,积分够多,什么好东西都有。”
      
      “快快快,快开启一个任务,最好是积分多的。”
      
      “积分多的?我想想嘛…对了!芙蓉奶咖色,积分20。”
      
      念桃刚离开一会不久,回房看到江九今后,一时惊到失语。
      
      江九今看清她的目光,不由展笑,笑容绵软如三月叶尖的雨露,“怎么样?”
      
      念桃恍了神,小鸡琢米似得点头,“小…小姐,你太美了!!简直无与伦比…唯妙唯俏!”
      
      “行了行了,不会用词就别瞎用了。”江九今摆摆手,又对着镜子欣赏自己的小脸。
      
      只是还未欣赏多长时间,门就被推开,顾言不顾平日的端庄,任凭肩上的齐肩歪在一旁,匆匆走过来。
      
      看到江九今后微微一愣,皱着眉审视她。
      
      她总觉得她这个女儿有些不对劲…又说不出…
      
      还是身旁人咳了两声提醒,顾言才回过神来,斥道:“晞儿,你昨儿日干什么去了!?”
      
      晞儿是她的乳名。
      
      江九今眨了眨眼睛,一脸无辜,突然想到昨日去了怡红楼,心虚道:“我?我…没干什么…”。
      
      身为定国侯府嫡长女,如今又成了淮南王妃,更是要注意自己的一言一行,昨儿日去怡红楼的事是万万不可让人知道。
      
      顾言盯她几秒,见她不像说谎,凑近拉着她的手低声道:“那为何外面都在传,昨儿日圣旨刚下,后一秒你不满圣意,转身去了怡红楼喝酒狎妓?!”
      
      江九今看了一眼身旁的念桃,念桃忙摇头。
      
      她皱了皱眉,除了念桃还有谁知道…
      
      艹!
      这个狗男人,打晕她就算了,还传播谣言!?
      
      江九今眼睫微垂,堪堪遮住眼底的愤恨,柔声道:“昨儿日晞儿确实有外出,只不过是去了竹茗堂看绸缎,您也知道晞儿就这一个爱好,何况晞儿还是女儿身,怎会去那污俗之地喝酒狎妓,或许是怡红楼在竹茗堂对面,有人存心害晞儿不成?”
      
      说到这,江九今偷偷对念桃使个眼色,念桃瞬间会意,拿起一支赤金凤尾玛瑙流苏匆匆离去。
      
      江九今抬眼看了一下顾言的神色,又开口:“晞儿之前不懂事,自知做的事不对,是晞儿的错,不过俗话说人孰无过,过而能改,善莫大焉,浪子回头金不换,苦海无涯,回头是岸,如今晞儿想要一改从前,去竹茗堂挑些新缎绸送给您,谁知…竟被如此陷害!”
      
      说着说着,肩膀微微颤抖,就哭哭啼啼了起来。
      
      顾言:“……”
      
      “你…此话当真?”
      
      “当真!”
      
      顾言见她是真心悔过,轻叹一声,“你有这份心意,我也是欣慰了,可是这话已经传到了皇上耳里,老爷刚被请入宫,只怕事情不好解决了…”
      
      听到这话,绿茶本茶江九今心中有些小雀跃,满脸期待道:“那会被退婚吗?”
      
      “先不提退婚,你不满圣旨这话一传出,可是要治你大不敬!”
      
      --
      宫内,远处被袅袅云雾笼罩着的红墙绿瓦琉璃顶如梦如幻,古色古香的格调,廊腰缦回,檐牙高啄。
      
      刚下朝又被召回宫的江知山不安地跟在白郧江身后,欲言又止问:“白公公,皇上这么急,可是有要事?”
      
      白郧江走在御道一旁,挑了挑眉提醒道:“江少司,看来您还不知您的爱女昨儿日干了什么好事?”
      
      话音刚落,他们便走到中和殿前,江知山来不及细想,上前两步作揖道:“微臣参见皇上!”
      
      燕鸟飞过,余音回响,殿内却始终没有声音,白郧江表情风轻云淡,悠悠然等在一旁。
      
      时间愈长,江知山内心越发不安,手心不断冒着汗。
      
      过了半晌,内殿才轻轻传出一道声音,“进。”
      
      宣德炉袅袅散着淡淡的百合花香,荣康帝坐在榻上转着手上的翡翠扳指,冷眼斜着来人。
      
      江知山双膝微弯欲要跪地行礼,荣康帝抬抬手,“江少司,坐!”
      
      声音不高不低。
      白郧江有眼色的退回殿外。
      
      江知山动作顿了顿,“臣惶恐…”
      
      话还没说完,就被荣康帝不耐得声音打断,“朕让你坐,你就坐!”
      
      “……”
      
      待江知山颤颤巍巍坐在侧座后,荣康帝眯了眯眼,道:“江少司,朕记得朕潜龙之时,你就在朕的身边,恪尽职守,这些年,朕待你可不薄?”
      
      “皇上对微臣的照顾,臣…感激涕零,无以言表。”
      
      荣康帝一撩衣摆,身体前倾,声音不由也提高了许多:“那你可对朕昨儿日的旨意有何不满!?”
      
      江知山双腿一颤,连忙起身拱手:“还请陛下点明一二。”
      
      “朕知你是聪明人,平阴一战,温靖谎报军情,数次滥职,降兵部尚书一职,而淮南王德才兼备,立下汗马功劳,朕欲加封他为兵部尚书兼内阁大臣,你可有什么意见?”
      
      “淮南王殿下少年得志,陛下圣明…”
      
      荣康帝轻“哼”一声,斜眼瞧他,“淮南王手掌大权,后又是军权的执掌之人,自是少年得志,那为何令媛还对此不满!?”
      
      “……”
      
      果真是为了婚约一事。
      
      江知山在心里一顿臭骂江九今,勉强稳住心神,道:“小女能与淮南王成亲自是她三千年修来的福分,只是小女性子焦躁,微臣以后必定严加管教。”
      
      话音刚落,门外一道清冷的声音传入殿内,
      “本王倒不知本王脸面这么大?”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