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生命太过短暂,我们本不该犹豫。
一切来不及发生的事情太多。
如果知道结局必然如此,不如让一切都发生。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程俊,程皓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生命太过短暂,我们本不该犹豫。


  总点击数: 8557   总书评数:70 当前被收藏数:24 文章积分:3,413,228
文章基本信息
  • 文章类型: 原创-言情-古色古香-爱情
  • 作品视角: 女主
  • 作品风格:正剧
  • 所属系列: 危言耸听
  • 文章进度:已完成
  • 全文字数:8502字
  • 是否出版: 尚未出版(联系出版
  • 签约状态: 未签约
  • 作品简评: 尚无任何作品简评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不如发生

作者:嫣子危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 章

      我冷眼看着面前的男人。
      他大概不知道自己在说着些什么。
      求求你,他说。
      “我不答应。”我淡淡地回答。即使他是我的父亲,也一样。
      “他是你亲弟弟,”父亲停顿了一下,艰难地说:“你们流着一半相同的血。”
      我笑。是的,一半相同的血。为什么只有一半?
      “求求你。”他低声下气,一再重复。
      我不作声看着他。父亲老了,以前他只懂得命令,并不晓得求人。
      “为什么要求我?”我的声音不带一丝感情:“那年母亲求你不要离开她,你为什么又没有答应?”
      我知道我并没有必要旧事重提,事实上无论我再如何质问他,发生了的事实依然是事实。母亲这一辈子也不会回到这里来。她不是个念旧的人。
      没有人知道她去了哪里。
      父亲低下头,他早就失去了当年的气势。
      我转开脸去,正好看见那个倚在窗边,站得歪歪斜斜的少年。
      我的这个“弟弟”正看着窗外,嘴中嚼着口香糖。
      他真是个杰作,看着自己的父亲站在人前为他丧失尊严地苦苦哀求,他竟无动于衷。
      求求你,父亲说。
      我不作声。
      求求你,父亲把脸埋进粗糙的双手,声音已经呜咽。
      我继续不作声。室外的阳光静静地照射进这个房间,我们三个人就这样维持着这种僵硬的状态,形成一种不可思议的古怪气氛。
      “只有你可以救他,”父亲说:“俊,救救你弟弟,求求你救救你弟弟。”
      我无言地看着窗外的风景,面前的这个男人为了自己的宝贝儿子已经失去了应有的身份。
      但是他忘记了。
      他忘记了我。
      我也是他的儿子。
      
      我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答应。
      我明明那么恨他。
      只有一件事情我无法改变,他是我的父亲。我从一出生便注定欠他一笔债。
      这一次,我会还清给他。从今以后,我不再欠他人情。
      我答应接收我这个“弟弟”,直到我为他打完这场对他不利的官司为止。
      他犯了伤人罪。
      我不明白,为何一个十七岁的少年可以对社会有这么多的不满。
      我这个出色的弟弟,仅为了一时的意气就把同学打个半死,事后两人皆不肯说出是因何事动武。
      但对方的家长显然并不打算放过他。于是双方对簿公堂。
      为了这个与我身上流着一半相同血液的人物,我透了脑筋。
      “你念的是哪所学校?”我问。
      不知为何,他想了很久,然后答:
      “湘和。”
      湘和是名校,我拿着笔,温柔地看着他说:
      “皓,请你记住我现在是在努力帮你,你说谎的话,对你没有任何好处。”
      皓微微一愕,似乎没料到我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但马上他就笑了,他说:
      “程大律师,你凭什么认为我在说谎呢,你的直觉吗?”
      我沉默。
      不否认,我的确是这样认为。
      湘和是一间声誉和要求都极高的学府,并非一般的学生可以高攀。更别说是闹出学生伤人的丑闻了。
      我从上至下打量面前的少年,只见他目光俊朗,唇红齿白,并不象是打架的材料。
      我打电话到湘和,结果我在入学名册上查到了他的名字。
      他的名字并不难找,因为他的成绩就排在榜首。竟然还是个优等生,真是出乎我意料之外。
      我的目光与皓相遇,他对我冷笑,说:
      “怎样?你认为我应该是那种吃饱了没事干还要周围惹事生非的不良少年,但结果却不如你所预料,你觉得失望?”
      我继续沉默,是我低估了他。
      “好吧,我道歉,我不该怀疑你。”我说,重新翻开文件开始正式记录:“为什么要伤人?”
      他不回答,反问到:“为什么要帮我?”
      “皓,回答我的问题。”
      “我看他不顺眼。”
      “这是什么理由,请你认真一点。”
      “我很认真,那天我心情不好,他穿着红色的衬衫绿色的裤子在我面前走过,我从未见过如此恶心的搭配,于是便揍他。”
      我的忍耐已经到达极限,我抬起眼来直视面前这个敢于与我对抗的人,我明知道他不打算与我合作,但我还是给他最后的机会:“你和那个人,到底是谁先动的手?”
      在我冷硬的逼视下,皓并没有退缩,反而挑战般地迎上我的视线,对我浅浅一笑,他说:“你猜?”
      空气仿佛冻结了,只在一瞬间。
      我注视着他的同时他也注视着我,仿佛一触即发。
      是我的错,我当初根本不应该答应接下这宗官司。我一厢情愿,以为自己放弃原则帮助他他会感激我。
      而他却在这里跟我玩你猜,猜中给你糖吃的游戏。
      他是个天才。已经很久没有人可以让我这样头痛。
      在很多年前,我只为一个人烦恼过。她是我的母亲。
      已经不记得是在哪一天,母亲在我面前哭得无法自制,那时父亲对她说自己另外有了喜欢的人,要与她离婚。
      那一段日子,我习惯于站在他们中间,听他们互相谩骂,继而互相殴斗。
      她敌不过父亲的情人,最后被逼撤退。临行前,她来到我的房间对我说:
      “俊,母亲要走了,但你要留下,你要代替我站在那个女人的面前,你要为母亲报仇。”
      她走了,离去时还不忘留下诅咒,她以为自己活在恩怨情仇的古代武侠小说里,可以把自己的儿子当成是复仇的工具。
      由此至终,没有人问我想要的是什么。
      情况的发展总是出人意表。母亲大概作梦也不会想到我有一天会为她情敌的儿子打官司吧。
      皓的生死掌握在我的手中,但他本人却毫无这种自觉。我与他根本不能沟通。
      皓似乎不大关心这宗官司的输赢。我搞不懂,皓品学兼优,才貌出众,前途本是一片光明,并没有任何自毁的理由。
      但无论我问他什么,他都语无论次,分明是要与我作对。
      我对他下最后通碟,说:
      “皓,如果你根本不想解决问题,你可以选择离开,我不会留你。”
      皓浅浅一笑,说:“不,程大律师,请你救救我。”
      我不知道他到底想怎样,虽然只有十七岁,但他的思想里装载着太多的内容。
      我对他说:皓,除了你自己,没有人可以救你。
      他笑得暧昧,说:是吗,真有意思。还有,我可不可以叫你俊?
      不可以。我柔和地回答,在我的地方,我比较喜欢听你叫我做程律师。
      
      我不太喜欢回忆,因为我并没有值得留恋的往事。
      我得到今日的名誉和地位全部靠的是自己。我在法庭上所向披靡,对自己充满自信。
      我从未输过,并不单单是靠运气。
      但我开始有危机感,因为我遇到了我的克星。
      我觉得我的英名将会毁在皓的手上。我们无法保持和平,无论身处何方皆似战场。
      我不喜欢他就象他也不喜欢我一样。我们永远无法产生交集。
      我的助手对我说:
      “俊,不要逼自己,凡事可以慢慢来。不如试试到别的地方转换心情。”
      她不懂,我已经没有时间可以慢慢来,即使明天就是世界末日,今天我还是要坐在这里批阅文件,要转换心情,我哪里有这种福气。
      她叹息,看我的目光里有着太多的怜惜。
      我不是不懂,但是我无法回应。在多年以前,我就已经是一个有感情故障的人,只会接收不懂付出。
      她如此冰雪聪明,自然晓得知难而退。
      况且现在我有比感情更值得烦恼的事情。
      就象现在坐在我面前的这个女人。
      她对我哭诉说:“程律师,你来评评理,我每天为了这个家劳心劳命,烧饭洗衣打理家头细务我哪样不是照顾他得周到,他现在竟然为了外面一个不知来历的女人说要跟我离婚,这是什么道理。”
      我说是是是,那么你想这官司如何个打法?
      她又哭了起来:“如果他肯回头,我还是可以不计较的。”
      我苦笑,若是他肯回头,她今天也无需找上门来。
      事实上这种官司我也接过不少,象她这种情况,到最后可以谈作条件的也不过是钱。先不说当事人那年爱得如何如何,到了决裂关头,一切还是可以算得清清楚楚,不欠一分一毫。
      这就是真爱背后的现实。
      我的当事人走了之后我的助手对我说:“这种男人有什么好,竟有女人肯为他执迷不悟。”
      我的助手正值青春貌美,花样年华,追求她的人恐怕要从东街轮候至西街,这种人间疾苦她自然不会晓得。
      不知为何想起了一个人。不知道他现在一个人在家里做着什么。
      出神之际电话响了起来。我的助手拿着话筒对我说:“楼下的接待小姐说有个自称与你同居的男孩子要求接见,他说与你有一半关系,不晓得你是不是认识此人。”
      我吓了一跳,忙接过电话。我的助手一脸好奇,她问:“一半的关系即是什么关系?”
      我不回答,叫她去帮我查资料。她不舍得走,在我的房间里磨磨蹭蹭,拖延时间,似乎对我将要会见的人充满期待。
      但是她最后还是没等到客人出现就被我遣走了。一分钟后有人敲响了我办公室的门,我应了一声,对方稍作迟疑,终于推门而入。
      这是皓第一次进我办公的地方。
      他东张西望,眼神迷茫。
      我坐在原来的位置上,留心观察他的一举一动,然后我问:“或许你会想要杯咖啡?”
      他收回视线,望着我,说:“是不是每个到访的客人,你都会请他喝一杯咖啡?”
      “为何这样问?”我说。
      皓没有回答,只说:“我要水。不要咖啡。”
      这有什么不同?真不知道该不该生气,不论何时何地,他总不忘与我作对。
      好吧,我说,你找我有什么事?
      他不语。
      我又说,希望你已经想清楚,会对我坦白。
      不料他却笑了起来,他说:程律师你可曾记得有这样一场戏,戏中日本鬼子总爱用各种方法折磨义勇军,最后还会对奄奄一息的敌人说,你最好想清楚,到底打不打算坦白。十分经典。
      “皓,我的时间无多,希望你尽快进入正题。”我实在没有空闲听他在此与我开玩笑,他竟拿我的专业精神跟戏中的奸角相比。
      “程律师,你真是个忙人。”皓的语气充满嘲讽:“不好意思,一时忘记了要与你的秘书预约时间。”
      我皱起眉头,对他的态度甚为不悦:“皓,我们在家已经吵够了,你大可不必到这里来上演续集。”
      皓不作声。我叹了口气,说:
      “皓,你已经没有多少时间可以任性妄为。你准备拖至何时?”
      他继续不作声。
      我无计可施,只好当他是小朋友,跟他说大道理:“皓,何必为了一时的意气白白毁掉你大好的前途,你可知道你如此伤害自己,痛心的是你的家人。”
      “我的家人?”皓抬眼看着我,嘴边浮现一抹讽刺的笑意。我马上知道自己说错了话,我们关系暧昧不明,我并没有对他说这种话的立场。
      皓一直微笑着看我,我与他目光交接,这个少年太象某人,但是我想不起他象的人到底是谁。
      十七岁,风一般的年龄。
      我已不记得自己十七岁时的样子。在我比皓还小的年纪,家里就已经发生大风暴。每次回家只听见母亲在屋内与父亲高声争吵,地上遍布杂物的碎片,那自然是母亲的杰作。
      我在他们忘我的谩骂声中安静地做功课,然后在他们激烈的撕扯之间准备晚饭。他们累了的时候会冷静下来很有诚意地对我道歉,恢复精力之后又再继续展开格斗。
      周而复始,漫无止境。
      那一段时间我很少和人说话,直到我的母亲终于妥协愿意签纸离婚。没有人知道我离家出走,他们足足一个星期之后才发现我不见了。
      在这场战争中,我们都是输家。我不知道自己比较憎恨谁,母亲?父亲?或者两者皆是。
      但这一切已经过去。
      我看着面前的这个清朗的少年,他就象一面镜子,我突然有所意会。
      “皓,”我用温柔的语调对他说:“伤害自己来报复他人有何快感可言?”
      “报复他人?”皓冷笑:“我要报复谁?”
      我沉默地看着他,一直看到他的灵魂里面。
      他逃避我的视线,好一会儿,才说:“他没有尽过一天做父亲的责任,既然他无意栽培我,又何必在乎我毁灭。”
      终于找到横埂在他心里的症结。
      我对他说:“皓,别人的事情我们无法控制,但属于自己的事情我们要努力争取。”
      “果然是能言善辩的大律师,”皓并不以为然:“你对我说这么多无非是想我与你合作,让你好办事。”
      “你以为我是在为谁办事?”我生气。
      他看着我的眼睛,毫不妥协:“你从来没有认同过我的身份,你帮助我只不过是为了早日摆脱我。”
      “哼,”我冷笑:“你倒清楚得很。”
      他一呆,似乎没料到我会承认得那么干脆。
      这小子的喜怒哀乐全部写在脸上,他千方百计逼我承认,我承认了他又摆出一副受伤的表情。不知道他到底想怎样。
      我不是来找你吵架的,皓说。停了一下,又问,我可不可以叫你俊?
      不可以,我冷淡地回答。
      在我的地方,你只可以叫我做程律师。
      
      日子已经逼在眉睫,但我越是着紧,皓就越是无动于衷。
      有时我会觉得奇怪,父亲委曲求全,低声下气,几乎跪在我的面前求我救他的宝贝儿子,但皓却丝毫没有领情的意思。
      不知父亲得知之后会有何感想。
      皓知道,以我的骄傲一定无法容忍输掉官司的耻辱,他用自己的前途作赌注,来跟我玩这场无论我输或赢对他来说都毫无好处的游戏。
      皓问我:“程律师,如果我向你诚实地交待,你赢的机会是多少?”
      我喜出望外,说:“皓,你是否已经想通?”
      见他不作声,我又说:“皓,你不必担心,你的案情我经已研究过,只要你肯与我合作,这宗官司输的可能性不大。”
      “如果我不说呢?”他突然问:“你会不会输?”
      我一呆,不明白他这样说是什么意思。
      皓说:“程律师,你的当事人并不打算如你所愿,你资料不全,证据不足,这场官司你如何能赢?”
      我生气,听他的口气好象他是辩方我才是原诉。
      “反正我不会输。”我冷淡地说。
      皓轻笑出声,他说:“你凭什么?”
      我看他一眼,并不以为然:“必要时可考虑发掘对方丑闻逼对方庭外和解。反正方法多得很。”
      皓毫不掩饰,笑得哈哈哈。他说:“没想到程律师平时义正严词,耍起手段来也可以这般卑鄙无耻。”
      我不理他,说:“你是名校中的优等生,法官必然对你有好感,只要我一口咬定是对方企图对你不利,把所有责任推到对方身上,我自然会处理得完美。”
      “哼,”皓不屑:“但事实是我动手在前,由此至终对方根本没有还击之力。”
      “过程并不重要,”我说:“重要的是法官将会相信我所说的真相就是事实的真相及其全部。”
      “为了能赢官司,你违反原则,妄顾法纪,这就是你作为一个律师应有的专业操守?”皓生气地质问我:“你到底把法律当成什么?你又把公义当成是什么?”
      我觉得好笑,我只不过是随口说说,他竟全部当真。
      但他的表情很认真,于是我继续和他开玩笑,我说:
      “皓,你给我好好地听着,事实的真相就是对方妒忌你品学兼优,才华横溢,于是私下引发校园暴力事件,你只不过是被逼自卫,错手伤人。”
      “程律师,这并不是事实。”
      “在法庭上,这就是事实。”
      “我反对!”他生气地叫道:“我反对你……”
      “我反对你反对我,”我打断皓,然后用手指着他对着他的眼睛说:“程皓,你最好搞清楚自己的立场,你现在吃我的住我的用我的,你不要跟我说不行!”
      皓噤声,不可置信地看着我。然后,他的眼里浮现出一抹厌恶。
      他真是单纯得可爱,在他黑白分明的世界里,是与非都是绝对的。有时我会想,他这种率直的性格不知遗传自何处,这是绝不应该出现在父亲基因里的元素。
      在大多数的时间里,我和皓都争持不下,意见分歧。没想到在这种拉拉扯扯之间,皓的案子已经到了提堂的时候。
      最让人生气的是,皓虽然在我面前异常反叛,一旦上到法庭却是有问必答,十分听话。
      我忙于记录他的供词,修改资料,重组思路。
      皓在审判栏后望着我,目光闪烁,神志清醒。
      我知道他是故意的。
      虽然我不明白为何他要这样做,但我知道他是故意的。
      我不知道他到底想我为他赢还是为他输。但他似乎喜欢看见我为了他疲于奔命,手忙脚乱。
      我自然不会让他得逞。
      我在法庭上从容自若,游刃有如。没有人会相信我准备不足,在皓的答辩之前,我甚至还没有搞清楚案件的细节和我当事人的动机。
      在庭上,我为了自己的当事人慷慨陈词,引经据典。
      皓一直看着我,目不转睛。休庭的时候,他对我说:
      “程律师,你还真不是一般的厉害。”
      “你过奖了,”我扯着他的衣领,毫不客气地把他推到墙边:“我警告你不要再作出那种莫名其妙的供词,这场官司无论你愿意与否,我都不会输。”
      皓看着我的眼睛,嘴边浮起淡淡的笑意,他说:
      “程律师,你对自己有这种自信?”
      我回视他的目光,说:
      “皓,没有任何人可以在法庭上阻拦我,包括你。”
      皓的眼里闪过一抹灵动,他倾身向前,在我耳边低声地说:
      “那么尊贵的程律师,就请你为了我站在法庭上,尽情燃烧你的小宇宙吧!”
      我气得浑身发抖,瞪着他无法作声。他对我微笑,里面竟有浅浅的寂寞。
      我可不可以叫你俊?皓问。
      不可以。我答。
      在这宗官司完结之前,你只可以叫我做程律师。
      
      虽然我壮志豪情,在法庭上斩妖除魔,但由于我对案情有利的证据掌握得太少,而辩方也一直咄咄逼人,所以虽不至落败,我亦无法占到上风。
      初审很快就完结,我所得的资料全部由皓在辩方律师的质问之下所得,真是讽刺。
      我拆分他的供词,重组案情。第二堂开审的时候我以全新的姿态出现,这次我胸有成足,盛气凌人。
      我还没有开始盘问,控方证人已经对我有所惧色,我笑得不怀好意,这是好事情。
      形势逆转,控方节节败退,在我的气势之下毫无还架之力。
      皓在一旁,静静地看着我为他结案陈词。
      退庭的时候,皓跟在我的身后,不发一言。
      我对他说:“皓,你无需过份担心,三天之后便会有结果,你绝对可以相信我。”
      皓欲言又止,心事重重。
      外面阳光明媚,我心情良好。我呼吸着新鲜的空气,走到对面马路上的时候才发现皓还呆在原地根本没有跟上来。
      他今天动作迟钝,反应失常。
      “皓。”我叫了他一声,但他似乎没有听到。
      远处一辆轿车正向着这边驶来。虽然对方车速不快,但皓正站在对方的路线上。
      “皓。”我又叫了一声。
      还是没有反应。但那辆车子已经越驶越近。
      所有的事情仿佛都只是在一瞬间发生。
      皓本来有足够的时间避开,但他目光呆滞,站在原地毫无知觉。
      那辆车子也应该有足够的时间避开,但不知为何却没有停下来。
      “皓!”我惊叫,但那个时候已经来不及。
      皓看见了那辆向他撞过来的车子,紧逼的时间无法让他作出反应。
      我只听见了那响彻云宵的尖叫,来自目击案发的行人。
      我甚至听不见撞击声,但我却看见皓在我面前倒了下去。然后整个世界静止下来。
      我呆在凝固的时空中,无法说服自己。这一切那么的不真实,直到我推开围观的人群,看见皓在一片嫣红之中苍白的脸。
      我一向是个冷静的人,但在那一瞬间,我的思考完全停止。
      皓被送进最近的医院。
      在皓被推进手术室之前为至,我一直都觉得这是皓和我开的一个玩笑。
      我在电话里对父亲说皓出了意外。
      父亲赶到医院的时候,我刚与警察录完口供。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父亲问,无法抑止的声音颤抖。
      “交通意外。”我说:“司机酒后驾驶,他将会被起诉,一个星期后提堂。”
      “我不是问你这个!”父亲情绪异常激动:“你一直和他在一起,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
      我沉默。
      父亲跌坐在医院的长椅上,眼神空洞,呆呆地凝望手术室的红色指示灯。
      我不知道该如何安慰这个一无所有的男人。
      我一向没有立场。
      无论是在皓的面前还是在父亲的面前。
      因为我曾经那么的憎恨他们。
      皓一直昏迷。
      医生向我们表示已经尽力,伤者求生意志薄弱,无法度过危险时期。
      父亲面色苍白,形容憔悴。
      这是报应吧,父亲说。
      我无言以对,站在窗边看着从自己手中缓缓升起的烟雾。
      你从来都没有把他当成亲人。父亲说,但是他流着一半与你相同的血,他是你的亲弟弟,你无法否认。
      我不作声。父亲又说,我知道你恨我,就象你母亲一样,她也一直在恨我。
      就连皓,也在恨我。父亲低下头,声音软弱而飘渺。
      为什么?父亲问。
      不要问我为什么,我说,我不会知道。
      是,父亲说,你一向都是个冷漠的孩子。
      你根本就没有感情。
      是我的错。
      这都是我的错。
      
      控方撤消对皓的起诉。
      大概对方认为皓已经得到了更严厉的惩罚,这场官司变得不再重要。
      医院打电话来,说伤者下午突然醒过来,亲人可与之见最后一面。
      我站在医院特有的白色里,看着皓对我笑得虚弱。
      为什么不避开,皓?
      你明明可以。
      皓对我浅浅地笑,他说:程律师,我见过你。在我很小的时候。
      那次父亲带我去法庭听审,他指着庭上的一位律师对我说,皓,你要好好地看清楚,这个人,身上流着一半与你相同的血。
      程律师,我无法忘记那一次精彩的控辩。你站在庭上,光茫四射,无可匹敌。你用了短短两小时,完全把我征服。那次之后,所有关于你的官司,我都有旁听。
      我最大的愿望,是成为象你一样出色的人物。
      程律师,你不会知道吧,我害怕这场官司一旦结束,我又要回到独自观望的时候,程律师,你是一个只能仰视的人。
      我一直都很努力,努力地追赶着你。但那个人对我说,你不配,皓,你不配。
      我无法控制自己,动手伤了他,因为他说了很多难听的话。
      程律师,请你相信我,我并不是有意要为难你,我纠缠你,只是因为我喜欢你。
      还有。
      我可不可以叫你俊?
      不可以,我说。
      皓,你要好起来,等你出院之后,我希望听你叫我一声哥哥。
      皓紧抿着嘴唇,把头转了过去。
      我知道,那是因为他不想让我看见他流泪。
      我不知道皓的生命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他看起来是如此的悲伤。
      如果他能好起来,我愿意用我所有的时间,听他倾诉。
      我希望我有机会,重新认识这个少年。
      皓,你不可以放弃。我说。
      绝对不可以。
      
      两个星期之后,皓走了。
      医生说他很安祥,没有一丝痛苦。皓离去之前父亲一直陪在他的身边,他不会寂寞。
      生命象个玩笑,反覆无常。
      皓一直敢于与我对抗,如此有生命力。
      我站在皓的墓前,看着父亲佝偻的背影。
      你走吧,父亲说,从此你不必担心会有人与你牵扯上任何关系。这一直是你的愿望,今天你终于达成。你不需回头。
      我的确如此希望。
      以前见到父亲我会想起母亲,现在见到父亲又会想起皓。
      对父亲来说,我也一样。
      有时我怀疑,当初为什么父亲要把皓带到我的面前。他是否期望着某些事情的发生。
      我明明可以拒绝,但我却答应了,那么是否我也同样在期待着?
      生命太过短暂,我们本不该犹豫。
      一切来不及发生的事情太多。
      如果知道结局必然如此,不如让一切都发生。
      
      ——完——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篇  下一篇→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