辰时南风起

作者:奶酪味的狮子座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初遇

      
      “轰—”一声闷雷刚过,大雨便如期而至了。
      
      雨势愈演愈烈,一点没有要停的意思,好似要水淹了这京城才肯罢休。
      
      京城外,一行人戴着斗笠冒雨前行,哒哒哒的马蹄声融合在雨声里,时而电闪雷鸣,犹如万马奔腾,划破了这寂静无声的夜。
      
      翌日。
      
      因着昨夜才下过雨,街道有些湿,空气里还参杂着泥土的味道。
      
      朔阳最热闹的酒楼里。
      
      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女拍了拍正安静听同桌一男子高谈阔论斯文模样的书生。
      
      “书生,你的钱袋被偷了。”
      
      至于为何说是书生,是因为他旁边还放着竹笈。书生下意识摸向自己的腰间,果真没了钱袋,转过身看向来人。
      
      一时间不由得有些愣。
      
      女子一身湖蓝色华衣裹身,墨玉般的青丝刚好及腰,腰间系着一块价值不菲的青色玉佩。双眸清澈,只是面色微微有些苍白。真真当的起倾国倾城四字。
      
      她没注意这些,“喏,就是他。”随意抬手指了指已经快要走出门口的背影,便向掌柜处走去。
      
      与书生同桌的男子早就站了起来,一听立即踢开凳子,大步流星走了去,大声喝道:“站住!窃贼,还我钱袋!”。
      
      小偷一直注意着身后的动静,这会儿撒开脚丫子便跑,只不过跑了几步,便被抓住了。
      
      那男子倒也是个有力气的,单手提着一个人走路也不见丝毫费力。将钱袋搜了出来递给一旁的书生。
      
      书生放了心,感激看向男子,“谢谢大哥。”然后寻找刚才出声提醒他的女子。
      
      她已经在靠二楼楼梯旁的桌子坐下,小二正上着小菜和一壶酒。与酒楼里看热闹的人不一样,她坐在那里,好像与这里的所有人都隔绝,自成一派。
      
      “大哥,我们得去谢谢刚才那位小姐。”即便看上去她并不在意自己的道谢。
      
      男子点头。
      
      三人走向她所在的那一桌。这么多人的目光霎时都向她看来,想忽视都难。
      
      她只是平静的看着三人,特别是那男子揪着的小偷,“还有事?”
      
      书生连忙应下,“不是的,我们是来感谢小姐,若非您刚才出声提醒,恐怕小生今日要有破财之灾。”
      
      她不禁莞尔,拿起筷子夹起一片鱼肉 ,“无碍,只是顺手罢了,小事一桩。公子无需道谢。”
      
      书生还欲再说,“我……”
      
      “嘶—”那小偷竟还藏了匕首在腿间,已然划伤了他大哥的右臂。
      
      书生惊呼,“大哥!你没事吧?”
      
      男子捂着伤口,沉声回了句没事。
      
      小偷大概是怕报官府,这下拼了命挥舞着手中的刀,大叫着别靠近。
      
      她皱了皱眉,这下事情有点难办,这酒还没喝一口呢,怎么又闹幺蛾子。
      
      谁也没注意二楼雅间走出的两人,为首的男子,一袭白衣,墨色山水相间在上,气质绝佳。走起路来,磅礴的气势,浑然天成。身后那人应是他的下属。
      
      楼下小偷的耐心已经达到了顶峰,酒楼里的人看见他拿出刀时已经作鸟兽散,掌柜与小二也躲在柜后,这样有性命之忧的热闹还是不看为妙。
      
      小偷走不了,刚才擒住他的男子抄起了板凳堵在门口,他打不过那个人。
      
      慌忙间看到那个还坐着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小姐,刚才也定是她多事,心里想着便也那么做了。
      
      看着那明晃晃的刀冲着她去,书生与男子的心都是一紧,“小姐小心!”
      
      偏偏当事人仿佛无所觉一样,既不逃也没有露出一丝害怕与慌张的神情。
      
      眼瞧刀子只余一丈之隔,所有人都屏息睁大了眼。忽然一道白色身影落下一脚踢开了刀,踹翻了小偷,怎利落二字了得。
      
      是个少年,还是个美少年。
      
      皎如玉树临风前。
      
      这是她看见他的第一眼想到的句子。不过既然危机已经解除,那便可以安心吃东西了,她真的很饿了。
      
      而且这个美少年那么厉害,她并不担心再出什么事。
      
      美少年不负她的期望,“送去官府,掌柜和小二可作证人。”书生与他大哥也不多言,找掌柜拿了绳子先将小偷捆了起来。
      
      声音从上方传来,倒了一杯酒正待喝,她感觉美少年好像转过身来看着她,于是她也抬头对上了他的视线。
      
      气氛一时有些尴尬。
      
      于是她想了想,举起酒杯,问:“喝酒吗?”
      
      “……”
      
      像是料定美少年并不会回答,只把酒杯微微倾斜一口饮尽,同时感叹这酒楼的杯子也忒小了。
      
      萧堂已经处理好事情,冷不丁撞到他家少爷刚才盯着人家一个小姑娘看,莫不是他家少爷开窍了?不过他并不多言,只是一脸严肃站到他家少爷身后。
      
      书生也跟着走过来,“此番真是多谢小姐与少侠仗义相助,还差点害小姐受伤,在下惭愧。”他叹了口气,拱手鞠了一躬,“在此赔礼了,望小姐勿怪。”
      
      她并不是很喜欢这些会读几本书认几个字的书生,这些人讲起道理来一套一套的,听的脑仁疼。
      
      “我说过了,无碍,公子不必放在心上,更何况我还得感谢这位少侠救了我,否则我可能命都没了。”想了想还是得换个大点儿的杯子,侧了侧身子,“小二……”
      
      她应当是没看错,那侍卫的剑柄上的标志是时家的。那么眼前这个美少年……眼珠子转了转,又看着他,好似多有趣味。
      
      一时安静,所有人都看着她有些奇怪,为何突然不说话了?
      
      少年皱了皱眉,他并不习惯这样的注视。
      
      他也懒得去管这人虽然嘴上说着感谢却没有任何动作。抬脚离开了酒楼,萧堂也跟着走了。
      
      书生还打算挽留,但好像也没什么可做的了。于是,“小姐,可否告知您……”
      
      她抬手打住,“我还有点事,先走了。”向正在包扎伤口的男子微微颔首,拿起两块糕点便快步离开。
      
      书生有些遗憾,他只是想送些谢礼上门,以后若是及第,说不定能有机会再相见。
      
      大哥把一切都看在眼里。包括那位小姐其实并不喜欢麻烦,即使她出声提醒,但并不希望别人记在心上,所以她说不过举手之劳而已。
      
      的确是举手之劳,只是他这小弟怕是看不懂人家姑娘的拒绝。况且,那绝不是普通人家的小姐,说是尊贵荣华也不为过,可不是他们这样的小人物敢肖想的。得开解开解小弟,小心念书把脑袋念没了。
      
      微风渐起,湖面吹起一片涟漪,柳枝随风轻摇。岸边女人们捣衣交谈的笑声和街上小贩叫卖的吆喝声交织在一起,其乐融融。
      
      出了酒楼就顺着美少年离开的方向走了半条街,隔着些许距离亦步亦趋的跟着。
      
      前方的萧堂却是已经忍不住了,“少爷,那位小姐已经跟了我们很久了,要不要属下去拦住她”
      
      “不必。”这次出来不宜引起麻烦,她要跟着随她跟便是,总之也不会出什么事。
      
      萧堂腹诽,见惯了那些闺阁小姐看到他家少爷的神态,多是娇羞忸怩,本以为这个不一样,没想到这个更过分,直接搞跟踪。
      
      他还有些可惜,毕竟没有哪个姑娘会对着陌生男子问要不要喝酒的。想来定是为了彰显自己与众不同,这不,原型毕露了?
      
      俩人不知萧堂心里的小九九,也并不知道他已经脑补出一幕富家千金千里追情郎的情景,若是知道,赏一顿板子也是轻的。
      
      只是在跟了两条街以后,她也看出来了,美少年逗她玩呢。她停了下来,盯着那道白色背影若有所思,换了个方向自顾自走了,顺手买了一串糖葫芦。
      
      看着她离去,少年开口道:“走吧,去柳叶亭。”
      
      一路运着轻功抵达目的地,一队人马已经在此等候多时。原是昨夜在京城外冒雨疾行的那一批人。
      
      领头的向前一步,“少爷,属下已经探查过,没有异常。”
      
      等少年微微颔首,才退到一旁站着继续做木头人。他走进亭子,负手看着满池的荷叶,静静等待着前来赴约之人。
      
      糖葫芦还剩两颗了,这东西甜的有点发腻,但胜在不总吃,也还可以接受。
      
      今天的天气是个好天气,心情也是好心情,酒也喝上了,甚是圆满。唯一一点不圆满的是,突然冒出来的这柄剑。
      
      “你是何人?”领头的问道。
      
      剑尖离她有好些距离,但能叫人不痛快就是了,余光扫见亭子里熟悉的身影。在他转身之前随手扔了糖葫芦,眯了眯眼,“美少年,又见面了。”
      
      被叫做美少年:“……”
      
      心里全是怀疑为什么明明看着她离开但现在还出现在这里,不过还是先示意属下退开。
      
      但某人不乐意了。
      
      “等等,他吓着我了,我的糖葫芦掉了,怎么赔?”她直视着少年,没有多余的表情。
      
      领头气炸了,明明是她自己丢的。
      
      少年走上前,看着地上仅剩两颗串在签子上的糖葫芦,其中一颗上面还被咬了个牙印……短暂的沉默之后,“不知小姐想怎么赔?”
      
      萧堂表示:绝了,真的绝了,这位大小姐居然又跟上来了!脸皮之厚,心志之坚,令人佩服。偏偏少爷居然真的搭理她?
      
      没想到他是这个反应,她低头看了看已经被尘土沾染的脏兮兮的‘罪魁祸首’,略微思考了一下扬起笑容,朝他伸出手,“一个铜板。”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