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后我和女主剧本拿反了

作者:公子成苏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8章:该怂就得怂

      重生不久,苏野想的都是怎么防止掉马。
      
      但是张均竟然改名换姓做了女帝的贵君,这由不得他不细想。
      
      女帝能做皇帝,心机手腕绝非常人,而且他已经告知女帝张均可疑之处,按照女帝宁可错杀不可放过的性子,绝不可能不生疑。
      
      但张均好好地做了贵君,还深得盛宠。
      
      重重疑点,苏野只能想到一个可能:张均本来就是女帝的人。
      
      可是……张均是他亲自提拔上来的,查出细作一事,他还以为自己是看走眼,信错人了。
      
      现在这么一想,只有这种设想最为可靠:张均本来就是女帝的人,他是女帝的眼睛和耳朵,故意事事让他满意,打入内部,将其不断提拔。
      
      可是,他初到北境,便认识张均了。
      
      女帝的网一开始就有了,而且是为他而织。也方便日后的图谋。
      
      就连那个他查出来的细作,可能也只是女帝做的戏,为了看起来更逼真些,好将他一击杀死。
      
      而他,真的就是网中之鱼,无法挣脱,无法求生。
      
      苏野有些气闷,虽然能理解作为皇帝这是常规操作。
      
      哪怕他是穿书过来的,也在这里真真切切地活了几十年,眼之所及,耳之所听,一字一眼,均刻心中。
      
      被自己一手带起来的军队反身围攻,自己亲手查出来的细作来宣判他通敌,亲身感受了万箭穿心,真切地在咽气之前受尽痛楚。
      
      能死的痛快,谁愿意钝刀磨肉,多痛些时候。
      
      周悦道:“麻烦精出来了,唉,看得我眼睛疼。”
      
      苏野:“是挺麻烦。”
      
      周悦诧异地问:“你居然接腔了。你不是一直觉得说人坏话不好吗?”
      
      苏野:“我觉得这是事实。”
      
      周悦第一次诧异呆愣加无言以对。
      
      虽然他说的很对,可这一点都不像他。
      
      张均……暂且称他是王之瑕。
      
      王之瑕出场之后,其他人翘首看着,内涵的声音越来越多,不得不说,古人骂人就是有文化,不像他可能气个半天只能蹦出一句“你怎么能这样。”
      
      苏野听着觉得全身舒爽。
      
      王之瑕走路有人说,搭弓有人说,射箭也有人说。
      
      关注度真高。
      
      共同作战好几载,苏野闭着眼都知道王之瑕肯定全中靶心,他只能在其他方面比如扯皮硬拉分了。
      
      他的目光随处晃啊晃,晃啊晃,一不小心就和女帝对上眼了。
      
      苏野:……乱看也能这么精准么?比地图还精准。
      
      女帝目光深深,眼眸里似乎含了千言万语,但只一瞬,这顷刻间又冷漠如常。
      
      苏野被她看的心如擂鼓,心脏都快要跳出来了,正想该如何缓解尴尬,虽然刚才想到上辈子死的憋屈他很气闷,但一对上女帝,他还是觉得该怂就得怂。
      
      幸好女帝的目光只在他身上停留了片刻,便移转开。
      
      苏野刚吁气逃过一劫,却忽然想到女帝说的,拿不到榜首就是欺君。
      
      啊!系统逼他,女帝也逼他!
      
      周悦道:“哎,王之瑕看你做甚?”
      
      王之瑕看我了?
      
      苏野定睛一看,人家那不是好好的搭弓射箭么。
      
      苏野没好气道:“想来他是觉得我好看,想找个机会跟我讨教变美秘籍,好永固陛下圣宠,做那独一无二的宠妃。”
      
      说到“宠妃”二字,虽然早点习惯,但冠在王之瑕身上,他还是觉得有点搞笑。
      
      他太清楚王之瑕有多骄傲了。
      
      大概就是,宁做寒门夫,不做高门妾那种。
      
      但他打脸了。
      
      苏野啧叹,或许这就是爱情的力量。
      
      周悦咦了一声,虽然已经习惯“许君山”比他还无赖了,但还是对他的无耻表示嫌弃:“你好酸啊。”
      
      王之瑕三箭已过,均是靶心。
      
      苏野脑中也不断在建立情景意念练习,被噪音打断的时候,他看见王之瑕的第五支箭射偏了,大约是七环的样子。
      
      苏野下了结论:“只要我全中,这一局可以了。”
      
      目前在“射”这一项,还没人拿过全中,而作为贵君,王之瑕是最后一个。
      
      现在轮到他了。
      
      众人都处在“王之瑕怎么回事?”的震惊中,周悦不可置信:“你全中?当真?”
      
      旁边的人显然也听到了,别人都可当武痴,而许君山绝对算得上是武废,一个废物说这种话,真是让人笑掉大牙。
      
      “当今这世道啊真是越发奇怪,没脸没皮的人就是不知脸为何物。”
      
      “你没听他说全中么,全中是什么意思,对于别人可能是第一,对他来说,应该就是全中靶外的意思吧哈哈哈哈,毕竟是个草包,哪怕沾了一点靶子,划过去了也好,都可以说自己射中了哈哈哈哈。”
      
      周悦自己能嘲笑苏野,却容不得他人指手画脚,当下就怒道:“你什么意思,给我闭嘴!”
      
      那人真的用儒雅将无耻包装到了极致,阴阳怪气道:“什么意思,就是你以为的意思咯。大家小瞧这位了,他还趁陛下醉酒之际,送了醒酒汤讨好呢。”
      
      众人都在纠讨苏野的无耻。
      
      苏野无奈撑头,这女帝怎么什么人都往宫里收,乌烟瘴气的。
      
      “最后一位,星辰殿,许君山——”
      
      周悦道:“快去快起,只要你别输的太难看,我保证让那群人没话说你。”
      
      周悦是国朝第一大儒周大儒的幼孙,出身书香世家,其大哥是女帝亲封的异姓王,驻东南一部,背靠大树,他也是从小众星捧月长大的,虽然嚣张跋扈,却恰到好处,不至于太惹眼,也不叫人欺负了。
      
      但许君山出身门阀,权大势大,却像个怂包一样,除了色胆包天,爱写□□书籍,也没别的优点了。
      
      简直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典范。
      
      一群人倒是懒得理他,若不是非要等他比试完才能离开,谁也不愿意多看这个废物一眼。
      
      周悦悄悄把他拉到身侧,神神秘秘地说:“你别管他们,三十年河东,三十年……”
      
      苏野当场就震惊了,这TM是现实世界中小说主角的名言吧!
      
      这小子怎么会知道!
      
      难道?
      
      苏野心头闪过一个大胆的想法,他立即说:“氢氦锂铍硼!”
      
      周悦愣了愣,苏野一双眼睛几乎在他身上定出一个洞来,就盼着他说出下一句了。
      
      周悦道:“啥玩意儿?”
      
      这货莫不是个化学渣?苏野又道:“奇变偶不变!”
      
      这总该会了吧!
      
      周悦瞪着闪亮亮波棱愣的大眼睛:“你疯了?”
      
      “那你刚刚……”
      
      周悦道:“哈,刚刚啊,我说你,甭管这些杂碎。三十年河东,三十年照样是河东又怎样,咱在写赋上就比这些鸟人厉害许多!你放心大胆去,哪怕输了,大不了我的靶数分一半给你!”
      
      苏野:……
      
      草率了,会错意。
      
      苏野略为愁闷地拍了拍他的肩膀:“不算上我,目前来看,你自己靶数也就倒数一二吧,你送我?咱一起倒数?”
      
      周悦嘿嘿笑道:“倒也不是不可以,朋友嘛,好兄弟,就是互相帮助!”
      
      苏野:“周悦,其实吧,还有一句话叫“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你且等着,既是兄弟,我怎么会让你难堪。”
      
      周悦:“虽然我不信,但还是好感动,君君哥!”
      
      苏野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上场之后,宫人却把场上的弓箭收了下去。
      
      苏野一个人站在场上,前面是靶子,身后是一堆等着看笑话的男人。苏野孤零零的一个人,看上去甚是可怜,甚是无助,甚是着人怜惜。
      
      这……空手干?
      
      苏野下意识往女帝那边看。
      
      这一回眸,竟然发现女帝也在看他。
      
      但纵使有一瞬然是失神,像是偷看被发现了一样,女帝很快挪开目光,看起来就只是不经意地一瞥,两个人只是刚好视线撞到一处。
      
      这么巧,这么妙,苏野心头蓦然被刺了一下。
      
      刚才那一瞬,暖阳懒懒倾泻,女帝面容柔和,神情温柔,眸光淡然。
      
      其实并无特殊之处,苏野见过女帝很多个模样,或冷酷或坚决。但很少有如方才那一刻,那么宁静,那么恬淡。
      
      很快便有人送了新的弓箭上来:“君山大人,这是您的弓箭。”
      
      这还有专人专用的?人王贵君都用的公共产品,他搞特殊,不好吧。
      
      “方才那把呢?”
      
      宫人恭着身子道:“这是许大人特地为大人准备的。”
      
      苏野已经听到身后一顿嘲笑。
      
      他竟然有些无言以对,许氏倒是会做,到这种场合还能开个后门。
      
      苏野只好随手拿了起来,试了试,还真趁手,有一种隐隐约约的熟悉感。
      
      搭好箭时才真切看清了弓身上的花纹。猛虎盘蛇,踏步莲花……
      
      这是他的弓,他自己的弓!
      
      这弓不应该早就毁了么?不知为何,他转头看女帝。
      
      但女帝只是静静的看着他,从容而坦荡。
      
      似乎一切有的没的,纯属是他想太多了。
      
      其实这弓还有个名字叫“允苏”,因为女帝名允南,此弓又出自苏水地区,所以她要这么取。
      
      苏野瞄准靶子,心无旁骛,一箭出,似当年气势如虹,所向披靡……而万军枯。
      
      一箭,两箭,三箭……几乎连发,这种静态的靶子对他来说简直不要太简单。
      
      “啊啊啊——君哥!!!”
      
      众人尚在“许君山这个脓包怎么射了全靶”这个震惊中,又来一震惊:他不仅射了全靶,一连中了三个全靶。
      
      此刻被周悦一声大喊,吓了一跳,纷纷皱眉,沉默过后爆发出一阵窃窃私语。
      
      “他什么时候练的?”
      
      “不知道啊,上次我见着他,弄坏了他的衣服,他还哭着求我不要追究来着……”
      
      “这人莫不是,一直在装,就待此刻,让陛下眼前一亮,继而……”
      
      后面不用说什么,大家都懂了。
      
      几个人纷纷赞同:“有理有理……”
      
      因为除了这个理由,再找不到更合理的说法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