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后我和女主剧本拿反了

作者:公子成苏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5章:不,这是你的黄书

      苏野是跟着待家子最先到了最后区域的,后面再慢慢根据品级划定该站哪里。
      
      一个红色衣服的侍君碰了碰他:“唉,那玩意儿你带来没有?”
      
      苏野自然一脸懵:“啥玩意儿?”
      
      红衣男用扇子掩着唇,神神秘秘凑到他耳边悄悄地说:“就,那玩意儿!”
      
      苏野还是很茫然。
      
      红衣男恨铁不成钢:“你新写的赋!你不给我,我怎么拿那玩意儿给你!”
      
      苏野:“……你要拿什么玩意儿给我?”
      
      他的声音不大不小,原本就没有人会注意,但红衣男吓得立即捂住他的嘴:“小点儿声唉祖宗!”
      
      “你不是托我拿胡人月春楼新出的春宫嘛,这回,是彩色的,方便你写赋!”
      
      如果他没有猜错,这人铺垫都如此直白,可见他说的赋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赋,而是类似于许君山之前写的那种带颜色的赋。
      
      苏野目瞪口呆,这边的人都这么开放?他上辈子活了几十年,怎么也没发现这种特色。
      
      太黄了太黄了,他都不习惯了。
      
      见苏野不说话,红衣男道:“你不是忘了吧?你别跟我说忘了,咱可是一起偷过东西砸过人的,你不能这么坑我。”
      
      原来是哥们,苏野道:“不是忘了,是没想起来。”
      
      不过说到写赋,他又不是许君山,读的也不是文科,他哪会写赋,氢氦锂铍硼要不要!
      
      红衣男小心地把一个包裹拿出来,看得出来是书,苏野还没来得及质疑他是不是狂到在公共场合看这种东西,红衣男已经利索地把包裹塞进苏野衣服里:“小君山,加油写哦,我就等你的赋啦!”
      
      说完竟然一溜烟跑了,应该是去他自己品级划定的候场区。
      
      苏野还愣在原地,他没说要的好吗!
      
      但是下意识的,许君山把这个包裹往更深一层里衣放,收了这东西事小,掉出来这东西事大,他脸皮再厚,也不可能把这东西拿出来大喊:“哎,你的黄书!”
      
      保不齐红衣男要回一句:“不,这是你的黄书!”
      
      想想都起鸡皮疙瘩。
      
      后妃越来越多,苏野也越来越惊诧。
      
      上辈子他离开京都的时候,女帝还只有一位青梅竹马的凤后。
      
      那时候她要他做一个选择,上交兵权,她可保他入宫一世,满身繁华。
      
      苏野当然不可能答应,剧情不是这么走的。
      
      他应该冰冷地拒绝,并且说:“臣以为陛下目光长远,心怀天下,因而效劳。可陛下却为求巩固政权,不惜以贵君之位相逼,恕臣无法遵从。臣该做的,便是镇守北境,阻挡戎人。”
      
      他不想沦为她争权的棋子,唯一能做的,只有守好边境,守好她。
      
      似乎只有这样,他可以做略微不同的那个人。
      
      可是女帝不理解男主呀,她的眼神冷的可怕,语气满含凉意:“哦,你的意思是,选中本帝,你后悔了?”
      
      先帝在世之际,曾直言苏野是国之栋梁,万不可缺。
      
      意思就是,苏野站谁那边,就封谁为皇太女。
      
      先帝病重,两位公主又谁都不服谁,为了避免两位公主乱想,只好直接点了兵权最大的苏野来站队。
      
      当时长公主都开始逼婚了,以来日登基凤后之位利诱,承诺只要他站在长公主这边,便给他无上尊荣。
      
      剧情是按照原男主的视角来写的,无非就是原男主暗恋女帝爱的死去活来,又偏因女帝另有所属死不开口,所以才有两姐妹共争一男这种狗血桥段。
      
      唯一不狗血的就是,两姐妹都是为了权力争的男人,争的是男人身后的筹码,而不是什么真爱至上。
      
      女帝不知道,这一局面其实是世代忠臣之家的原男主“苏野”暗中指引的。
      
      长公主和女帝争的厉害,势力却不分上下,先帝迟迟定不下皇太女人选,那么“苏野”便来帮她做这个决定。
      
      虽然已经说好了结果,但先帝还是直接把“苏野”拉出来了,既是挡枪,也是试他到底够不够格来做这个决定皇太女的人。
      
      可这垃圾剧情,本来就是为虐而虐,面对女帝这种质疑,问他是不是后悔了,原男主就很嘴硬:“陛下再问这些做什么,事已至此,陛下已经得到自己想要的了。”
      
      女帝看着他,神情蓦的阴沉:“你是不是后悔了?”
      
      “苏野”沉默。
      
      果真是男默。
      
      结果苏野死于战场,被自己人和敌人一同杀死。
      
      啊,真惨。
      
      上辈子有贵君不当,这辈子还不是得到女帝碗里去。
      
      直到乌泱泱坐满了一群人,苏野才不可置信地问:“这些都是伺候陛下的……?”
      
      伺候女帝的男人?
      
      这少说也有百来号人了吧,苏野都要忍不住竖起大拇指了,女帝就是女帝,比山阴公主还牛比。
      
      身旁的宫人恭敬道:“是的,君山大人。”
      
      苏野占的是个官二代的身子,虽然不受宠,但因背靠许氏,这一声“大人”还是要叫的。
      
      其他几个待家子皆看了苏野一眼,仿佛他是个没见过世面的。
      
      苏野:……纵马北漠好几载,驰骋疆场无数仗,我的确没见过这种世面……
      
      这人也太多了,凡是穿戴好一些的都是女帝的男人,而女帝的男人着实是多,苏野霎时觉得,自己来担当提升女帝爽度数值的角色,实在有些勉强了。
      
      后宫佳丽三千人,个个粉黛有颜色,苏野想不通,女帝要钱有钱,要权有权,连男人都比别人多了那么多,她还有什么不爽的。
      
      为了照顾到品级低的,骑射从待家子开始。
      
      同苏野一起站在一起的几位待家子皆被人领了去换衣服,领苏野的宫人却折了方向,并不是去指定的区域。
      
      苏野:“这位先生,咱不是要去换衣服么,您这方向……”
      
      似乎不对啊。
      
      苏野谨慎起来,他停住脚步,准备随时开始作战。
      
      那宫人却笑了笑,说:“君山大人无需多虑,咱是许家的人。”
      
      许氏?
      
      苏野怀着狐疑,不准备继续跟着他走了。
      
      许氏跟他有何关系,他又不是真的许君山。
      
      而且许君山在宫里许氏也是不闻不问,还有什么好说的。
      
      苏野道:“有什么话就在这里说吧,我离得远了,陛下怕是要起疑心。”
      
      那人谄媚道:“公子所言有理。”
      
      他笑着,拢过苏野的衣袖,塞了个东西进去。
      
      苏野忍着鸡皮疙瘩收了,才发现是个便条。
      
      那人飞快溜了,苏野走到无人处拿了便条看,原来这是许氏给许君山递的消息。
      
      “午时……诱女帝去后山伏击……”
      
      啥玩意儿?
      
      许氏要搞女帝?
      
      把女帝弄死了,他的爽度怎么办!
      
      不行,不能让女帝去后山。
      
      苏野在脑中呼叫系统,系统竟然迟迟不出来。
      
      【什么意思,这时候你躲什么躲,出来啊!】
      
      若不知情的人看来,苏野此举,简直像个傻子一样,自顾自的念念有词。
      
      不远处传来脚步声,苏野立即佯装无事,发现来人正是周周。
      
      上辈子恍然一瞬,他重生的这一年,也是“苏野”死了好几年以后了。
      
      再见到周周,苏野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
      
      周周温润道:“君山大人怎么到了这里。”
      
      苏野随口道:“欧,出来吹吹风。”
      
      周周似乎想到了什么似的,温和笑了一下,说:“这里的风比北境的热一些,也不大,解不了热。”
      
      苏野当然知道,北境那种狂风,不把人刮跑算好的了,周周说的太委婉了,北境的风可不止解热。
      
      “是嘛,我不晓得唉。”
      
      苏野觉得尴尬的脚都要抠出三室一厅了,周周道:“陛下召你过去。”
      
      苏野:???
      
      再次呼唤系统无果,苏野只好放弃,心里想着女帝可能会说什么,该怎么应对,这才几步路,就到女帝帐前了。
      
      苏野有些不想进去。
      
      周周做了“请”的姿势,十分温雅,苏野叹了一声,只好进去了。
      
      女帝在帐内看折子,他刚进来这一瞬,刺眼的光从帐外冲进来,女帝皱着眉抬头,这一恍然,竟然瞧着他愣了愣,细长的手指带着正在滴墨的笔,墨滴一下子在折子上开出花来。
      
      此刻看来,竟然觉得她眉眼温柔。
      
      苏野行礼问安,女帝并未搁下笔墨,而是边写边问他:“骑射大典准备的如何?”
      
      苏野同样回答:“准备了一丢丢。”
      
      女帝唇角微扬:“你不用参加了,在帐内候着便是。”
      
      那魁首怎么办,做近侍官怎么办,这可是那抠搜搜的系统给他唯一一个提示。
      
      这……这不能偏离主线啊。
      
      苏野迟疑道:“陛下留臣下来,可有其他吩咐?”
      
      女帝:“没有,是许大人说,你前几次骑射大典发挥的不太好,干脆就不要发挥了,所以留你在本帝身边。”
      
      ……怕不是留他在女帝身边好方便许氏办事。
      
      诱……后山……
      
      这些字眼,真是令人浮想联翩。
      
      虽然他知道不是这个意思。
      
      苏野斟酌道:“陛下,臣真的用心准备了,一定会给陛下一个满意的交代的,陛下就允我这次吧。”
      
      这话,三分颤抖,表示敬畏,三分真诚,表示爱慕,还有四分的泪眼涟涟,表示非去不可的决心!
      
      他都甩出扇形图了,还不够诚意吗!
      
      女帝并未停笔,而是漫不经心问:“为什么那么想去?”
      
      苏野:……还不是为了爽度!
      
      苏野使劲逼出眼泪:“陛下,臣知道你宠爱贵君,可是您可知道,臣也想得到您眼中那不多的光芒。贵君能做的,臣也能做。只求陛下能把爱匀一点给臣啊——”
      
      可谓真情流露,就是涕泗横流!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