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后我和女主剧本拿反了

作者:公子成苏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2章:系统预测不靠谱

      【宿主不要这么嫌弃系统好不好,系统也是能预测一些有利于宿主的走向的,比如骑射大典,女帝将遭暗算,宿主可以乘机做任务提爽度啦。】
      
      【嫌弃是真的,不过暗中是什么鬼?】
      
      【就是不能让女帝知道啦~~】
      
      苏野无语望天,女人心深似海,女帝心深似马里亚纳海沟,还暗中,这难道不是表忠心的好机会?
      
      系统:【叮——,宿主目前任务是,拿到榜首,并且获得随身侍奉女帝的机会!】
      
      随身侍奉的一般是近侍官,女帝的近侍官,便是随身侍奉的内官,与女帝最是亲密,几乎是寸步不离,因而成为内侍官都要经过重重挑选,查上九代都不为过,半点瑕疵不能有。
      
      操作系数难度太大了吧。
      
      【你们这个系统也太……烂了。】
      
      系统:【辱骂系统对任务推进没有任何帮助哦?】
      
      【那会影响我攒爽度么?】
      
      【不会的呢亲亲。】
      
      【那不就得了,我舒服,爽度升了。】
      
      系统:【……积攒自身爽度对任务推进没有任何帮助哦亲亲。】
      
      苏野:【……我觉得你可以闭嘴了。】
      
      骑射大典,主攻骑射二类,另以诗书做配,还要考校一些民生问题上的讨论,毕竟,现在是女皇帝,女皇帝的后宫就变成了那老一套,无才便是德。
      
      苏野:【那我有没有金手指?】
      
      系统:【譬如?】
      
      苏野试了试,随手拿起一块尖利的石头一甩,石头稳稳的钉在桩子上,石头拔-出来,入桩五分。
      
      系统:【宿主你……】
      
      功夫还在,就是这副身躯实在太柔弱了:【譬如让我变得强壮一些。】
      
      系统扭扭捏捏。
      
      苏野:【……不是那种强壮……】
      
      什么破路,就这还能开车?
      
      系统羞答答:【宿主额外完成小任务,可以开启道具卡,譬如女帝昨夜大醉,此刻歇在正仪阁,宿主可以去送个醒酒汤晒个眼缘呢。】
      
      正仪阁是女帝小时候与还是将门之子、进宫伴读的苏野一起习字的地方。
      
      苏野刚重生时,为了探查情况试着蹦哒了几天,发现星辰殿除了时不时有人巡逻之外,他在宫中其实受限不多,于是晨光熹微之际,顶着夜幕去了正仪阁。
      
      正仪阁守卫甚是森严,只约莫瞅了几眼,便看到如林的禁军已经巡了几个来回,幽长阴暗的宫墙里整齐的脚步声踏踏作响。
      
      这种守卫在苏野意料之中,毕竟连星辰殿那种冷宫一样的地方,守卫都很多。
      
      苏野戳了戳系统:【能不能把这群人引走?】
      
      系统:【不能呢,系统无法直接影响异世界的人物行为。】
      
      苏野:【你再这么废物,我觉得我真的可以撞脑袋了。】
      
      系统:【……系统预测到女帝亲信马上到达,或许宿主可以选择……】
      
      未见来人面目,苏野咻——地冲过去,捧着醒酒汤跪在地上:“大人啊,让我见见陛下吧,她都几个月不来后宫了,旱都要旱死了啊——”
      
      大人僵硬了片刻,系统也僵硬了片刻,待苏野抬头见了来人,也僵硬了片刻。
      
      这是……周周?
      
      周周是陛下的嫡亲表弟,为人一向和善,他小些时候还到军营跟了他几年。
      
      国舅府世代从文,出了才能贤臣,出了正直言官,出了秉正史官,唯独没有武官。
      
      虽不致重文抑武,却十分反对周周从武。
      
      苏野记得那是个春日,周周扮成乞丐跟了军队一路,离京数城之后,有将领发现他形迹可疑,拿了他来审问,才知道这孩子竟是要来跟他打仗。
      
      当时他说的是:“我家都是文臣,只会笔墨功夫,我就是要做个武将,保家卫国!”
      
      他的原话,是投奔苏野而来。
      
      众将听了,笑得不行,他国舅府的金贵少爷,哪能叫投奔,该是尊来让人给伺候的大佛还差不多。
      
      苏野也知道这个人不能出什么差错,于是给京城的信中,派了信去国舅府,希望他们来把这尊大佛拉走。
      
      可不知何故,原本强烈反对周周大人参军的国舅府,在这封信发出去之后,竟然没有什么消息了。
      
      苏野也怕周周出了什么事情,女帝会为难众将,于是一直将周周带在身边。
      
      好歹是跟过他一起打过仗的人,怎么如今变得死气沉沉,眼中全是枯槁残败,像一具温柔的行尸走肉。
      
      系统把没说完的话咽了回去。
      
      【或许宿主可以选择抱抱大腿……】
      
      这宿主也太上道了,上辈子那么循规蹈矩,难道是想扮猪吃虎?
      
      进入宫里的侍君们都是大家教养出来的,一个个那是相貌俊秀,举止文雅。
      
      这乍一出现一个鬼哭狼嚎来的,侍卫们被这深宫里难得一见的风景震撼地稍稍偏了头过来,又深觉不适,前几天就有个与禁卫私通的侍君被处了千刀万剐之刑。
      
      他们又纷纷硬生生地把头扭了回去。
      
      看热闹哪有性命重要!
      
      周周温声道:“前儿个,陛下去了凌苏殿,昨儿个,陛下去了君正殿。”
      
      系统:【友情提示,凌苏殿住的是女帝最宠爱的王贵君,君正殿住的是当今凤后,女帝的原配哦~~】
      
      那不就是说,是他不得宠爱,女帝才不肯去他殿中,而且他身份卑微,所以不能强求女帝去他殿中。
      
      苏野忍无可忍:【你能不能不要每次说话都“哦~~”,太造作了!】
      
      系统:【系统检测到,目前宿主骚气指数比系统多了95个百分点哦~~~】
      
      苏野:……
      
      “可我……我挂念她的很。”
      
      苏野继续死皮不要脸,情真且意切。
      
      上辈子当将军要避免人物ooc,所以才高冷话少。
      
      这辈子,没了ooc的禁制,苏野完全不怕什么脸面要不要。
      
      能活下去,就是最好的结果。
      
      周周温柔地扶起他:“君山大人先起来,你的确不可以进去,但是我可以帮你代传这碗汤。”
      
      君山,许君山,是他重生这世的名字。
      
      苏野知道自己异状不宜太过,于是装着哭哭啼啼的模样:“大人一定要好好服侍陛下啊……陛下日理万机,来后宫日子少,我能理解。但求她,心情舒畅,每日开怀,已是我最大期盼。”
      
      周周愣了一瞬,神色古怪,苏野见状不妙,忙问:【系统,从前许君山便是对女帝爱的如痴如狂吧?】
      
      系统:【是的,不仅如此,还写了一首赋,专门……】
      
      那不就行了,虽然他本色肯定与许君山不同,但大方向上,人物并没有崩坏嘛,不等系统讲完,苏野继续郑重而深情地说:“还望大人跟女帝说声,不论何时何地,君山,等她!”
      
      嗨呀,这种彩虹屁,就算女帝不受用,也好歹能开心一下,爽度能提升哪怕一点也好!
      
      系统这时才有机会继续说:【还专门写了一首赋来yy女帝,女帝看完之后,大怒,把他关到了最偏僻堪称冷宫的星辰殿。】
      
      【据说,是首黄诗。】
      
      苏野裂开……
      
      许君山是个什么恶心人的玩意儿?yy人家就算了,还凑上去给人看?
      
      难道看片的时候,还要专门到人演员跟前说这个动作不好那个姿势不行不如我教你新姿势吧?
      
      那他刚刚说的这些话,全踩人家雷点上了……太恶心人了。
      
      【……你怎么不提前说……】
      
      系统都声音变得弱弱的:【那你嘴太快了人家来不及嘛~~】
      
      【我觉得……你可以闭嘴了。】
      
      苏野觉得自己可能死定了。
      
      周周看着眼前男子又哭又笑的模样,状似疯癫,觉得他可能关太久了,精神都出了问题。
      
      他有些不忍心,于是把碗接过去,走进正仪阁。
      
      独留苏野在风中凌乱。
      
      女帝正侧着趴在踏上小憩,听见有人走进,她庄正地坐起来,随意地理了理衣角。
      
      周周把碗放在桌子上,拿出银针试了试毒,银针并未变色,他才道:“陛下,可醒了些?”
      
      女帝神情慵懒,唇角微微翘起:“周周,你是怕我不信你?”
      
      周周端正地立在她身前,拿了新的龙袍过来交给宫人:“臣没有,这是许君山给陛下熬的,臣只是以防万一。”
      
      天色未亮,晨雾渐起,天空像是一口巨大的獠牙,装满了星河,偏还放它们闪闪发光。
      
      “陛下,该上朝了。”
      
      女帝的目光却落在那碗醒酒汤上。
      
      周周低着头,面不改色地将苏野的话一一传了,女帝才悠然笑道:“你是说,许、君、山?”
      
      “他终于来了。”
      
      女帝看着那碗汤,一饮而尽。
      
      苏野一直在想,如果女帝高兴是提升爽度,那要是她怒了呢?
      
      万一她不仅怒了,干脆直接把他结果了呢?
      
      系统只说了一句“若是爽度下降,宿主会遭受相应级别疼痛。”
      
      就原地装死了。
      
      艹,谁知道女帝能生多大气,这原始数值本来就是零了,还往下降!
      
      谁知心惊胆战等了一天,都没能等来关于女帝爽度的信息。
      
      到了晚上,系统又出来蹦哒:【呀,超过8小时时限,数值无变化,当前数值为零,宿主再接再厉哦~~】
      
      苏野都要气笑了,你还有脸出来呢!
      
      也是,女帝堂堂一个皇帝,日理万机的,哪有空理他。
      
      幸好女帝没空,幸好幸好。
      
      刚刚他回来的时候,脚步都虚浮了许久,生怕自己再变刺猬。
      
      对于这位女帝,苏野其实印象挺深刻的。
      
      原男主的高冷话少人设也算是保护了他,阻了许多难处。
      
      他第一次见到女帝时,还十分惶恐,心理建设做了许久。毕竟虽然是在书里,可在这个世界,这是个叱咤风云的人物,活生生的武则天啊!
      
      可那个时候女帝才五六岁,长的特别好看,就像瓷娃娃一样,模样特别招人喜欢,他也不例外,她伸出小小的手,他就牵上去了。
      
      MD谁知道后面变得那么变态,简直是笑面虎中的霸王龙,飞机中的战斗机!
      
      前世他咽气之前,女帝还派人送了圣旨过来。
      
      苏野自己知道剧情,明白他的通敌之罪本来就是女帝编造的,就是为了除掉他。
      
      谁让他深得民心,回京之时,从北境至京都,百姓自动辟田为路,与他让道,所到之处,万民夹道欢迎,十几钱的绢花跟不要钱似的扔,声声皆高呼“战神万岁,国朝万岁!”
      
      昂……苏野承认其中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上辈子他做男主时长相是逆天的好看。
      
      连他一个直男,也忍不住早上的时候多看几眼镜子。
      
      他也不想功高震主,但是剧情如此,尽管他再不情愿,也必须要把比装完。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